谢必震:四十年来中琉关系史研究概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4 次 更新时间:2020-11-30 11:26:33

进入专题: 琉球   中琉关系  

谢必震  

   中琉贸易细分起来有中国册封琉球的贸易,除了赏赐贸易外,册封使团也都夹杂着私人贸易。有琉球的进贡贸易,有中琉民间贸易,还有琉球的中介贸易。中琉贸易研究史料丰富,史籍记载的贸易物品多达千余种,琉球历朝进贡的贡品还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其中有各种漆器、纺织品、折扇、雕漆围屏、马具、盔甲、倭刀等。可见,中琉贸易研究在古代中国贸易史上具有典型的意义。40年来,学界对中琉贸易的研究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中琉贸易综合研究、不同时期的中琉贸易研究、中琉贸易政策的研究、关于中琉贸易物品的细化研究和琉球中介贸易的研究。相关的研究成果有林仁川的《明代中琉贸易的特点与福建市舶司的衰亡》、俞玉储的《清代中国和琉球贸易初论》《再论清代中国和琉球的贸易》《三论清代中国和琉球的贸易》、郑国珍的《中琉历史商贸交往在“海上丝绸之路”中的地位和作用》、刘兰青的《论清代中琉封贡与贸易的关系》、陈智为的《明清时期中国与琉球贸易关系探析》、徐斌的《郑和下西洋与琉球海上贸易》、陈汉诚的《明代福州市舶司的兴废与中琉朝贡贸易》、徐晓望的《明代漳州商人与中琉贸易》《明清中琉贸易与福建经济》、赖正维的《清康乾嘉时期的中琉贸易》、柳岳武的《康乾年间中琉宗藩贸易研究》、丁春梅、林京榕的《清政府对琉球朝贡贸易政策初探》、俞玉储的《清代琉球贡船进出口贸易税率考析》、王雅萍的《从遗留在琉球的中国古物试论琉球的中继贸易——一个海上交通史的考察》、朱淑媛的《试析琉球铜在清乾隆朝前期的补充作用》、毛宪民的《故宫蔵日本刀具与琉球贡刀考》、张舒、张正明的《从一则史料看清王朝与琉球王国的贸易》、李健的《“联动”与“调控”:洪武七年李浩往琉球“市马”考述》、谢必震的《试论明代琉球中介贸易》、聂德宁的《明代前期中国、琉球及东南亚多边贸易关系的兴衰》。

   中琉航海不可避免有飘风海难事故。日本学者赤岭诚纪撰有《琉球大航海时代》,对明清时期中琉航海飘风海难做了具体的统计。台湾学者刘序枫专门致力于中琉飘风难民的研究,有系列论文发表。40年来,中国学者对中琉航海飘风难民的研究多有涉及。关于飘风难民所论及的内容主要有飘风难民的事件记述、中琉双方对飘风难民的抚恤护送制度、飘风难民所引起的“台湾事件”等,相关的论文有李少雄的《清代中国対琉球遭风船只的抚恤制度及特点》、徐艺圃的《乾隆年间白氏飘琉获救叙事述论》、朱淑媛的《有清一代救护琉球国难民考》、李国荣的《从历史档案看雍正朝中琉难船互救关系》、米庆余的《琉球漂民事件与日军入侵台湾(1871-1874)》、修斌、臧文文的《清代山东对琉球飘风难民的救助和抚恤》、岑玲的《清朝官员与漂流到中国的琉球船乗员的言语接触》《清代档案所见琉球漂流船之船货——以芭蕉布为中心》、史复明的《乾隆二年琉球遭风至象山难民获救始末考——兼论《清史稿·属国“琉球传”指误》。\r

  

   三、关于琉球闽人三十六姓与留学生的研究

   40年来,闽人三十六姓移居琉球和琉球留学生来华学习亦是中琉关系研究的热门话题。若说琉球研究有什么谜,明朝是否有赐闽人三十琉球给琉球就是最大的一个谜。都说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明太祖朱元璋赐闽人三十六姓给琉球,可是你若将《明实录》二十五年从头翻到尾就能发现,《明实录》并无“赐琉球闽人三十六姓”的记载。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琉球的史料又有许多闽人三十六姓的记载,包括琉球闽人族谱,那些郑氏、梁氏、金氏、林氏、蔡氏、毛氏、阮氏、王氏、陈氏、红氏的族谱,开宗明义地告诉世人,琉球这些姓氏的先人都是洪武年间从福建迁来的。不仅如此,今天的冲绳地区,还有闽人宗亲总会——久米崇圣会,下面还设有各个姓氏的宗亲会,譬如阮氏国鼎会、陈氏我华会、梁氏吴江会、王氏槐王会等,这些宗亲组织与福建福州、长乐、龙海、漳州等地的祖祠已建立了联系。这一切又都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历史上确实有闽人移居琉球。“明赐琉球闽人三十六姓”的确是个谜,这个谜不仅仅是有无赐姓的谜,还有赐哪些姓氏的疑问。学者们围绕琉球闽人三十六姓衍生出来的课题展开讨论,方宝川撰写系列论文《明代闽人移居琉球史实考辨》《关于明初闽人移居琉球若干问题的再思考》《福建家谱与琉球久米村家谱比较及思考》,对明赐是否赐琉球闽人三十六姓进行考证,方文认为,明朝赐姓确有其事,但是《明实录》没有记载也是事实,原因是当时的条件下并无一次赐姓的可能,而是在长期的中琉交往中,闽人早已移居琉球,明朝政府赐姓是为了将其身份合法化,以利于中琉之间的朝贡往来。谢必震撰有系列论文《略论明代闽人移居琉球的历史作用》《明赐琉球间人三十六姓考述》《古琉球的华裔伟人》,谢文主要从明朝赐姓给琉球的原因,以及移居琉球闽人在中国文化向琉球传播过程中的作用等方面加以阐释,证明移居琉球闽人是琉球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力量。傅朗撰文《<明实录>确有明洪武闽人三十六姓移居琉球的记载》,该文基于《明实录》有多种的版本,尤其是参与《明实录》编纂的清人汪楫在其出使琉球后,撰有《中山沿革志》一书,书中明确记述明洪武二十五年赐闽人给琉球,以此证明汪楫编纂的《明实录》有洪武赐姓的记载。更多的学者从移居琉球闽人的具体人物、琉球闽人的社会地位和作用等方面进行研究,相关的论文有庄景辉的《明清赐姓琉球的蔡襄后裔》、傅金星的《泉州人在琉球及其贡献》、白晓东的《略论琉球的中国移民问题―从谱牒数据记载移民琉球谈起》、赖正维、黄珊的《闽人与琉球》、陈宜耘的《从“琉球家谱”看清代琉球人赴闽勤学》、叶恩典、陈丽华的《明代冠帯琉球通事林易庵家史考略》孙清玲的《论“闽人三十六姓”在中国海外移民史上的特殊性——东亚朝贡体制下的海外移民个案分析》、陈创的《琉球与明三十六姓》、王立芳的《移民琉球与东南亚的闽人》、李冰的《东渡琉球的“闽人三十六姓”》、吴永宁的《关于“闽人三十六姓”姓氏源流问题之探讨——闽人旧族谱研究》、杨邦勇的《明清闽人三十六姓与琉球宗教文化的发展》、夏敏的《寻找琉球“闽人三十六姓”》、黄颖、李湘敏等《琉球闽人家谱研究的几个问题》、张沁兰、赖正维的《明清时期闽人与琉球交往考论》。

   在琉球闽人三十六姓的研究上还有一桩谜案,16世纪初葡萄牙药剂师多默˙皮列士(Tomé Pirez)撰写了他的游记《东方志:从红海到中国》,书中第四章琉球,记述了从琉球来的“Guores”。500年来,学界不知“Guores”指何人。该书的中译者何高济先生在这一注释中认为“Guores”是“高丽人”;日本学者中岛乐章却认为 “Guores” 是日本人,而多数的欧洲学者认为“Guores”是葡萄牙语琉球人的音读。有连晨曦撰文《琉球闽人与Guores关系考》,解开了这一直困惑学界的谜团。1512-1515年,葡人皮列士在马六甲看到来自琉球的Guores,书中描写这些人衣着阔绰,善于经商。连文从琉球《历代宝案》中梳理了那个时期到东南亚贸易的琉球人,从行船执照确认他们就是所谓的琉球闽人,琉球闽人来自福建,而福建,尤其是福州地区自古以船为生的船民(疍民)被世人称之为“曲蹄”。这些以船为生的疍民,许多就是当年被朝廷赐给琉球的善操舟桨闽人,即福州的疍民,“曲蹄”这一贬称也就被他们带到琉球。人们仍习惯称呼琉球闽人为“曲蹄”,事实上,“曲蹄”的福州话音读就是“Guores”,连晨曦的论文通过这一环环紧扣的论证,破解了这个历史谜团。

   目前专门研究琉球闽人的著作有两部:陈硕炫的《琉球闽人家谱资料研究》、赖正维的《东海海域移民与汉文化的传播:以琉球闽人三十六姓为中心》,两书集中考释了移居琉球闽人三十六姓的姓氏源流,对闽人三十六姓的著名人物作了细致的论述,对闽人三十六姓在琉球强化王权、社会变革、科技进步、文化繁荣、对外关系诸方面的作用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见解独到,史论结合,值得一读。

   来华琉球留学生是中琉关系的研究的一个亮点。由于《国子监志》《南雍志》、国子监琉球馆学教习的著述、来华琉球留学生的诗文著作这些史料大量的存在,使得来华琉球留学生的研究颇为引人瞩目,关于赴华留学生的研究,这是其它国家的留学生研究无与比拟的。

   自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琉球向中国派遣第一批留学生开始,直到琉球王国,先后一共派遣了25批,80余人,这是指派往国子监学习的,史称“官生”。另外琉球还派遣大量的留学生在福建各地学习,历史上称这类学生为“勤学”。来华留学的琉球学生,他们学成回国后开创了琉球社会诸多的领域,他们与宗藩制度的建立与发展关系密切,他们是琉球王府政治集团的骨干,他们强化了王府政治,建立了琉球职官制度、法律制度、教育制度,在琉球传播了儒学、传播了先进的中国生产科学技术、传播了中国文化,学者们就是围绕着琉球留学生在华学习,以及学成回国后的历史作用展开研究的。中国对于琉球留学生的培养,给予生活方面的待遇,教习的配备,活动的安排都是学者们研究的范围。这些方面的研究论文有谢必震的《明清时期中国培养琉球留学生述略》、秦国经的《清代国子监的琉球官学》、刘耿生的《明清国子监的琉球留学生》、朱淑媛的《清代琉球国贡使官生的病故及茔葬考》、赖正维的《福州先生与琉球学生》、黄新宪的《琉球的“闽人三十六”后裔在华留学考述》《封贡体制与琉球来华留学生教育》杨冬荃的《明代国子监琉球官生考》、林少骏的《潘相与清代国子监琉球官生》、何兰萍的《清代中国培养琉球医学人才的个案研究——以《琉球百问》为中心的考察》、王庆云的《清代国子监师门对琉球官生诗文创作的影响》、张明明的《清代琉球官学教育的嬗変与革新——以潘相《琉球入学见闻录》为中心》、张明明、程芸的《清代科挙生态与琉球官生的诗歌创作——以孙衣言《琉球诗课》为研讨中心》、许可的《琉球对华派遣留学生的政治动因与作用探析》、文円的《清代琉球勤学人与“临时通事”》、周朝晖的《琉球官生与国子监的湖南教习》、林少骏、章敏的《略论明清琉球来华留学教育、对“一帯一路”倡议下国际教育交流的启示》。从上面罗列的关于琉球来华留学生的研究成果来看,相形之下,学界对同时期的朝鲜、安南、俄罗斯等国来华留学生的研究都不及琉球。

  

   四、关于中琉文化交流的研究

   毋庸置疑,文化的传播是人口移动形成的,上节闽人移居琉球与琉球赴华留学生固然是中琉文化交流的重要途径,中国册封琉球使团、琉球进贡中国使团也是中琉文化交流的重要途径。此外中琉双方的飘风难民,民间私人贸易商的往来也是文化交流的渠道。我们从40年来的学者研究成果看到,中琉文化交流研究涉及的面极其广泛有儒学、教育、生产技艺、医药卫生、文学艺术、宗教民俗等。

   儒学教育方面,主要研究有谢必震的《明清时期中国教育制度对琉球的影响》、崔军锋的《儒学与明清琉球教育事业的发展》、赖正维的《程顺则与儒家文化在琉球的传播》、陈威瑨的《琉球儒者蔡温儒学归属再探》

   生产技艺方面,主要研究有赖正维的《略论明清时期福建生产技术在琉球的传播》《明清时期福州手工技艺在琉球传播与影响》、王晓云的《福建番薯在琉球的传播》、吴永宁的《略述明代福建对琉球造船发展之影响》、杨建军、崔笑梅的《琉球红型与中国印花布的关系探究》、李晓丽的《中国漆器与琉球的文化交流》、曹建南的《冲绳茶文化的历史与发展》。

   医药卫生方面,主要研究有朱晟的《北京同仁堂二百年前与琉球交流》、傅朗的《清代中国药材输入琉球考》、冯立军的《浅谈明清时期中国与琉球中医药交流》、何兰萍的《从《琉球百问》看清代中医在琉球的传播》。

   文学艺术方面涵盖的内容比较庞杂,我们大致梳理一下有诗文、语言、音乐、舞蹈和绘画等。

诗文研究方面有两部专著,一为黄裔的《学海探骊:中国现代文学及琉球汉诗研究》;一为夏敏的《明清中国与琉球文学关系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中琉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70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