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天栋:理解共同体的社会基础变化:以“关系范式”为研究进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7 次 更新时间:2020-11-25 23:14:35

进入专题: 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  

金天栋  

   摘 要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立意高远的全球话语。然而,作为共同体的放射性话语,目前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仍限于描述,尚未构成科学概念。因此,有必要以共同体为逻辑起点,采用社会学的“关系范式”,通过史实推演,考察共同体社会基础的流变过程,厘清传统共同体如何演进至现代共同体;国内共同体又如何引申至国际共同体;个体主义的国际共同体是否具有向人类命运共同体演化的趋势,从而达到界定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目的。此外,该研究还指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着力点,即减少重复性的价值研究并侧重实践向度的制度设计与创制。

   关键词 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 社会基础 制度与机制 关系范式

   一 、引言

   “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自提出以来,学界研究成果颇丰,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之作。但作为共同体的放射性概念,

   本文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本质上是国际共同体,即由一般性“共同体”(而非国内意义的共同体)概念水平转移所形成的新概念。因此,在概念(范畴)的层级划分上,乔瓦尼·萨托利(Giovanni Sartori)的古典主义范畴化不适用于此,而是需要运用放射式范畴化将一般性“共同体”设为核心概念。而国内共同体与国际共同体可以不必有属性叠置,但又皆为核心概念的子概念。有关古典主义范畴化与放射式范畴化的阐述,See David Collier and James E Mahon,Jr.Conceptual “Stretching” Revisited: Adapting Categories in Comparative Analysis[J].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1993,87(4):845850.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由来与内涵的解读仍聚焦于描述性论述,因而不具有操作性,以致被迫停留在缺乏学理性的政策话语层面,被国外学者定性为“空洞的理想”或“花言巧语”。

   Denghua Zhang. The Concept of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in Chinas Diplomacy: Meaning,Motives and Implications[J]. Asia & the Pacific Policy Studies,2018,5(2):198; See Axel Berkofsky. “The Chinese Dream” and Chinese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ies—Rosy Rhetoric Versus Harsh Realities[J]. AsiaPacific Review,2016,23(2):109128.确切地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目前仍只是思想,而非科学概念,其科学性有待进一步充实挖掘。所以,有必要正本清源,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放射源即共同体作为研究的逻辑起点,根据史实对概念本身进行推演,从而达到界定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目的。为此,本文采用社会学的“关系范式”(relational paradigm)

   对于关系本体地位的论争不在本文讨论范畴。而且,从全文论证过程来看,本文对关系范式的使用属于方法论,即一种意义框架,以此作为分析共同体形态的研究或思维方法,这样也与标题的意涵相契合。考察共同体的流变过程及其理论内涵:首先,根据“关系范式”的核心即互动和由它所建构的“互动参照框架”(interaction frame of reference)及其制度化后塑造的“社会构型”(social configuration),为共同体概念设定制度与控制机制两个操作指标;

   埃利亚斯(Elias)提出社会构型,即构成社会的互动网络。但由于任何互动网络都存在规范与制度(理想的“霍布斯状态”并未出现),不然人类就会从事“无导向”的无序化活动,所以本质上社会构型可与社会结构进行概念互换,即行为体之间的制度化关系。因此,社会构型(结构)就是由制度均衡与控制机制所构成的关于人类互动的网络。如果缺乏制度与控制机制,人类社会将只体现生物性,进而导向无序、缺乏方向感和穩定性的状态。See Nick Crossly. Towards Relational Sociology[M]. Abingdon: Routledge,2011:30;[德]诺贝特·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发生和心理发生的研究[M].王佩莉,等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Peter L Berger and Thomas Luckmann.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ty: A Treatise in the Sociology of Knowledge[M]. London: Penguin Books Ltd,1991:6570.其次,通过制度与机制变迁考察共同体的社会基础为什么和如何变化;再者,解释单元层次的共同体概念为何会转移至体系层次成为新概念;最后,揭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特征与研究缺陷。该研究试图澄清:传统共同体如何演进至现代共同体;国内共同体又如何引申至国际共同体;个体主义的国际共同体是否具有向人类命运共同体演化的趋势。

   二、共同体概念的操作指标选取

   共同体理念在中国蕴含于孔孟的“大同”思想;在西方则由“两希文明”孕育。

   例如《礼记·礼运》《孟子·滕文公》《孟子·尽心》等典籍中皆有据可循,但在古中国,该思想最早的出处是《诗经》中的《国风·魏风·硕鼠》;在西方,柏拉图与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最先传达共同体的相关表述。参见[古希腊]柏拉图.理想国[M].郭斌和,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M].高书文,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17.但无论中西,共同体理念之共性在于向“善”,采用礼治与法治手段来维护共同利益。而“礼治”与“法治”的本质是关于治理的方法论探索,即制度设计与实践。那么制度缘何产生?理性选择理论、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等“一般性理论”

   本文将“理论”划分为“一般性理论”与“具体研究纲领”。前者是设定相关变量与分析框架;后者是根据一般性理论进行因果变量的论证。See Peter J Katzensein,Robert Keohane and Stephen D Krasner,eds.Exploration and Contestation in the Study of World Politics[M]. Massachusetts: MIT Press,1999:67.都有制度生成和变迁的解释。根据这些解释,共同体的制度安排或是理性选择的结果,或是社会结构的功能需求使然。显然上述实体理论的元理论要么是个体主义,要么是整体主义。

   就个体主义而言,本体论个体主义把个体实在视为社会现象的基本分析单位,这种观点过于单调。它简化了个体周围的信息,使其成为孤立原子,并把社会性概念仅当作分析个体与现象的工具,剔除此类概念所蕴涵的意义。

   对个体主义的相关简要批判,See Nick Crossley. Towards Relational Sociology[M]. Abingdon: Routledge,2011:1021; Pierpaolo Donati. Relational Sociology: A New Paradigm for the Social Sciences[M]. Abingdon: Routledge,2011:172174.而方法论个体主义在用国际关系理论分析国家行动时,个体属性被视为恒量,从而使“大多数个体主义者都把身份与利益看作是外在给定的,所以只关注行为效应”,

   Alexander Wendt. Social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9:27.有着将个体行动的解释归为目的论的隐义。本体论整体主义也预设实体,但与个体主义的个体实在不同,整体主义设定的是社会实体,其理论的特点是整体淹没个体,共性消融个性,

   与整体主义相关的简要批判,See Nick Crossley. Towards Relational Sociology[M]. Abingdon: Routledge,2011:721; Pierpaolo Donati. Relational Sociology: A New Paradigm for the Social Sciences[M]. Abingdon: Routledge,2011:174176.通常強调同质性。

   但也有强调异质性,在整体中保留个性的共同体,如亚里士多德的温和整体主义。不过这类整体主义仍被西方政治哲学斥为“把戏”。而方法论整体主义被质疑为因果倒置,往往对现象做出目的论解释。

   如其实体理论结构功能主义认为,个体部分总是发挥特定功能服务于系统以维持“供需”结构的稳定,进而保障系统正常运行。众所周知,结果不等于目的。系统的生存需要个体满足相应功能:这是倒置因果的目的论表述,而非依据时间先后所形成的因果论。所以,结构功能主义被批判为机械、静态结构的“决定论”。 因此,尽管个体主义和整体主义有其合理性,但也存在不可忽视的缺陷。

   归纳起来,其缺陷如下。一是它们都为还原论:个体主义将制度构建还原为个体利益;整体主义将制度构建还原为社会实体的整体性需求。二是它们都存在目的论解释:个体主义认为制度构建是来自外在既定利益的吸引所致;整体主义认为制度构建是约束行动者以维持社会结构稳定的功能需要使然。三是它们对社会关系的源动力认识过于单调:还原论与目的论使整体主义与个体主义都认识到社会运行存在源动力,但却又忽略对源动力本身的解释即忽视互动过程。所谓互动或关系在传统认知中或是个体叠加,或是作为集体载体的自发行动。所以在社会学准则中,社会关系与社会互动成为同义语。

   Pierpaolo Donati. Relational Sociology: A New Paradigm for the Social Sciences[M]. Abingdon: Routledge,2011,Foreword.国际关系学亦被指出缺乏互动解释。

   秦亚青.关系本位与过程建构:将中国理念植入国际关系理论[J].中国社会科学,2009(3):7072.而上述缺陷使得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方法论上与它们是保持距离的。

   具体有关个体主义与整体主义不适合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法论的理由,参见金天栋.共同体的理论流变与概念内涵[D].华中师范大学,2019:2835.因此,有必要从作为社会事实的互动关系来给出制度生成与变迁的新解释,而社会学的“关系范式”可为此提供有益的视角。

   关系社会学的理论硬核是互动,而“社会关系乃重复互动的生活轨迹”。

   Nick Crossley. Towards Relational Sociology[M]. Abingdon: Routledge,2011:28.在个体主义或整体主义那里,互动结果则被投射到个体或作为“一”的整体。整体主义尽管意识到社会的涌现性(emergent properties),

整体拥有自身的独特之处,它是不同于个性也无法还原的。Nick Crossley.(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665.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 2020年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