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我的日本疫情日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10 次 更新时间:2020-11-14 12:36:35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周俊  

  


   本文受权节选自《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光——21人16国域外疫情观察日记》,魏磊杰 主编 当代世界出版社 2020年版

   我是周俊,旅日十年,现为早稻田大学现代中国研究所招聘研究员,早稻田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科硕士、博士。

  

   理性与客观地了解当代日本,有利于我们取其所长,避其所短。疫情下的日本,为我们提供了极好的观察机会。然而,疫情时刻都在变动,众生百态亦十分复杂。因此,我的疫情观察日记,只是反映了事物的一个侧面。管中窥豹,一个侧面所反映的诸多问题,或许也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

  

   01. 2020年2月17日,星期一

  

   不谈时事

  

   今天,日本国内开始正式发现确诊病例,感染者总数达46人。这并不包括早先的“钻石公主号”,而指的是日本国内社群的感染病例。目前,日本媒体主要仍在报道中国方面的疫情,日本民众对于已悄然袭来的疫情似乎并没有什么警觉性。大家的生活一切照旧。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当中,普通民众不会主动讨论时事问题,甚至会有意避开这类话题。日本年轻人常用的通讯软件是Line,我与一些日本朋友也有Line群组,有体育主题的、有野炊主题的……但他们从不在群内讨论任何时事话题。通俗地说,就是“分得清说话场合”。其实,他们并不是没有自己的看法,而是因为日本社会是一个社会角色泾渭分明的“专家知识型”社会。各个领域的专家非常受尊重,大家对领域之外的发言都十分谨慎。普通日本民众一般会选择聆听专家的意见,而不是优先表达自己的主张,因为草率的发言被认为是无知的表现。

  

   同时,大部分日本年轻人对于时事政治确实不感兴趣。根据2017年的统计,20岁至30岁的年轻人参加国会议员选举的投票率只有34%。在年轻人看来,政治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一般感受不到政治给他们造成了什么不便,因此也缺乏关注的动机。有社会评论家认为,是日本过于平静和谐的生活造就了这种现象,他们把这种现象称为“和平白痴”。美国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其著作《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中所写的可能就是这种现象。

  

   年轻人这种对时事问题漠不关心的态度可能也会表现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的问题上。我不知道日本的新冠疫情会往哪个方向发展,但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年轻人不会有过激的言论和行动。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将使日本的政治缺乏活力。但同时,这也可能有助于避免社会意见的激烈对立。

  

   02. 2020年2月21日,星期五

  

   不会啃骨头的日本人

  

   今天,日本的确诊总人数达到79人。电视及新闻媒体每天都在报道新冠疫情,但日本民众对疫情本身似乎并没有重视起来。他们觉得这只是流感的一种,死亡率不高,并且主要发生在邻国。

  

   当然,对于总人口超过1亿的日本来说,79人的确诊人数确实很少。这个数字显然很难引发日本民众的警惕感。但是,日本民众也不是毫不作为。许多商场、超市、公司、会场都在入口处摆放了消毒液,并特意贴出了提示。其实,摆放消毒液的习惯日本一直都有,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另外,我们知道,日本原本就是一个使用口罩的大国,在日常生活中,许多日本人时常戴着口罩出行。日本家庭一般也都习惯使用漱口药液。目前来看,日本民众只是维持了他们一直保持的卫生习惯,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做出什么特殊反应。这和中国国内的情况存在一些不同。

  

   最近几天,日本新闻媒体报道了“蝙蝠可能是新冠病毒宿主”的消息。数位日本朋友非常好奇地问我,你们那里真的有人吃蝙蝠吗?我回答说,至少我没吃过,也没见人吃过,但是食用野生动物用于滋补身体的文化倒是有的。总而言之,日本朋友对于中国的饮食文化非常惊奇。因为日本的食物供应链处于比较现代化的状态——他们甚至不太会啃带骨头的食物。日本超市的肉食品均是加工制成品,超市里几乎看不到“排骨”或带骨头的鸡鸭。当然,日本人是食用鸡翅的——这可能也是他们最常食用的“带骨头的肉制品”。他们食用鸡翅的样子十分笨拙,一般也只是食用容易吃的部分,然后把翅尖或是粘连着肉的骨头全部扔掉。他们绝不会去啃个精光,因为他们从小就没有这方面的“练习”。我曾经和一个日本朋友开玩笑说,你啃过甘蔗吗?他一脸诧异地说,他只接触过蔗糖,但从没有亲眼见过甘蔗,更别说直接啃甘蔗了。

  

   无论是卫生习惯,还是饮食习惯,日本都可以说是一个后现代的国家。这与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很大不同。另外,日本人还保持了一个非常传统的习惯——“室内禁止土足”。日语中,“土足”是指“室外用的鞋子”。也就是说,许多室内环境是不能穿鞋进入的,或者需要换鞋。例如,任何一个日本人在家庭内都不会穿室外用鞋走动,这是绝对禁止的。所有的小学、初中、高中的教学楼以及体育馆内,也都需要换室内用鞋。而且,日本人对气味十分敏感——特别是女性。所以,日本的市面上充斥着各种用途的芳香剂,消除汗味的、消除脚臭的、消除香烟味的,甚至还有专门消除烤肉烟熏味的……我不清楚这些社会条件会对这次日本疫情产生多大程度的影响,但是,这种社会条件一定是观察日本疫情时需要考虑的要素。

  

   03. 2020年2月27日,星期四

  

   应对疫情的快与慢

  

   现在,日本国内已有声音在批评中央政府应对疫情的迟缓,特别是媒体报道。政府应对疫情的快与慢,到底用什么指标来衡量,这是一个难题。

  

   日本最初的疫情应对是围绕“钻石公主号”问题展开的。“钻石公主号”停靠在横滨港,船员与乘客都被要求在船上观察两周,事实上他们处于隔离的状态,所以日本计算感染人数时,一般不将“钻石公主号”的感染者计算在国内总感染人数中。

  

   日本中央政府成立应对疫情的特殊机构——新冠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部长是安倍首相)——是在1月30日。2月14日,又成立了新冠病毒感染症对策专家会议(议长是脇田隆字,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所长)。当时,日本国内还未有感染者确诊。所以,仅从应对疫情的组织建构来看,日本中央政府对疫情的反应很难说得上是迟缓。

  

   一位日本知名教授对我开玩笑说,观察日本灾害疫情应对措施的一个重要的晴雨表是看政府如何对待幼儿园、中小学校等教育机构,因为日本在任何灾害中首先考虑的是保护孩子,孩子的问题就像是机器的开关,这个环节一有动作,其他方面马上就会全部动起来。

  

   就在今天,安倍首相正式向全国高中、中小学发出请求,希望这些教育机构全面停课。但他的请求并没有强制力,因为根据日本《学校保健安全法》第20条的规定,学校停课的决定权在学校所有者手中。也就是,县立学校的决定权在县,市立学校的决定权在市,私立学校的决定权在该校董事会,以此类推。因此各地可以自己判断形势,做出自己的选择。

  

   实际上,在今天安倍首相向全国教育机构发出请求以前,一些有确诊感染者的地区早已根据自身独立的判断让部分学校停课了。也就是说,在应对疫情的反应上,日本各级地方政府没有等待中央政府的表态,自己便早已率先行动起来了。这是因为日本采用的是多层级的分权结构。每一个层级的地方政府长官并非来自中央政府的任命,而是由自己地区的选民投票选出的。因此,日本从中央到地方的各个层级政府之间并非领导与被领导的上下关系,而是平行的合作关系。这种结构使他们在处理问题时具有很大的灵活性,而另一方面自然就不可能做到全国上下步调一致。即使在一县之内(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各市各村在停课问题上的应对也不一样,有的地方停课时间长,有的短,还有的则是缩短上课时间。

  

   综上所述,日本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到底是快还是慢?每个人的答案可能不一样。但如果将应对措施的多样性当作效率的一部分来考虑,日本的应对很难说是不及格。

  

   04. 2020年3月6日,星期五

  

   谣言的困境

  

   现在,日本的疫情正在扩散,但速度还比较缓慢,感染者总数为333人。社会整体秩序虽然非常稳定,但还是出现了许多网络谣言。有的说“病毒怕高温,喝热水可以治疗”,有的说“病毒会通过下水道传染”,还有的说“要吃生姜、大蒜、辣椒……”

  

   其中,影响最大的一个谣言是,“因为疫情,中国的卫生纸工厂已经停产,日本马上就快没有卫生纸了”。受到这个谣言的影响,日本各地商店的卫生纸马上开始畅销——真是一纸难求。关于卫生纸的谣言,也流行于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突然之间大家都开始在意自己的屁股——一个平常总被忽视的人体部位。

  

   日本被认为是民智成熟度很高的社会,但是,面对卫生纸的谣言,也还是出现了短暂的混乱。目前,各地已经开始逐渐趋于平静。这些天,日本的电视和新闻媒体不厌其烦地向民众解释,日本98%的卫生纸都是国产,不存在断货的可能性。有些商店、超市为了稳定人心,特意将卫生纸堆积如山,摆放在显眼的位置。一位日本朋友对我感慨,“日本真是丢人,竟然因为卫生纸的谣言堕落到这个地步”。

  

   针对谣言的问题,日本政府一般不采用严刑峻法式的高压态度。依据日本《宪法》第21条第1款,日本民众享有所有的表达自由。但《宪法》第13条又为这个自由设置了条件,也就是不能违反公共福祉。因为这个限制条件,日本刑法的名誉损毁罪、信用损毁罪、业务妨害罪便可适用于谣言问题。到目前为止,日本因为散播谣言而获罪的案例并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见。例如2016年日本熊本县地震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因为散播“狮子从动物园逃出来了”的谣言而被逮捕,理由是这个谣言妨碍了动物园的正常工作业务。但是,也有许多日本法学专家提醒,公权力在处理谣言的问题上一定要谨慎自戒,对事实也需要仔细核查,否则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越过红线,变成了“压制不同意见”。如何处理谣言问题,确实是一个两难的困境。

  

因此,除了政府措施外,日本还设有专门应对谣言问题、核对信息的NPO组织。其中,成立于2017年的“Fact Check Initiative Japan”最具规模。该组织的理事会成员多为大学教授、律师,并与许多日本新闻媒体都保持着合作伙伴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