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我的日本疫情日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3 次 更新时间:2020-11-14 12:36:35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周俊  
或是乘坐地铁时,车厢内的荧光屏时常也会以滚动字幕的形式发布关于灾情的信息。日本的电视节目也是如此,滚动字幕的形式十分常见。而像日本雅虎之类的网站主页也会在头条位置介绍相关情况。这些其实都是依靠日本的“全国瞬时警报系统”实现的。

  

   日本的这套防灾预警系统有三个显著特征。第一,覆盖日本全国。第二,有统一的母系统,又有可以弹性应对不同情况的子系统。第三,在第一点和第二点的基础上,国家与民众个人之间实现了直接有效的信息连接。事实上,实现第三点对于应对灾情非常重要。因为这是缓解社会性恐慌、消除谣言的重要措施。即使是不会软件使用社交软件的中老年人,也可以通过广播通知的方式第一时间了解到目前灾情处于什么状况,自己该如何应对。相反,如果国家无法将灾情相关信息第一时间持续、准确地传递给民众,就会给谣言及社会恐慌的形成提供空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日本将这套预警系统用于新冠疫情。这有两种可能的原因。第一,目前疫情还未达到事关日本存亡的危机程度。第二,病毒对于肉眼来说是无形的。这套预警系统实际上无法有效应对。例如,通知避难场所并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对于疫情而言进行社会性隔离才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是,从传递信息和稳定人心的角度来说,这套深入基层的系统确实是日本防疫防灾体系中的一张“底牌”。

  

   14. 2020年4月22日,星期三

  

   所谓礼仪之邦

  

   今天,因为需要办理一些事务性手续,我不得不出门一趟。经过日本政府再三的呼吁,市区街头的行人已经大为减少。除了不得不出勤的公司白领,市区内似乎已经看不见闲逛的年轻人。时近黄昏,本是下班的高峰期,但原本热闹非凡的新宿却显得十分冷清。

  

   本想在回家的路上随便找一家餐厅解决晚餐,但是一路经过的大多餐厅都已进入打烊状态,实在不便叨扰。在拐角处,偶然发现一家拉面店仍在营业,门口挂着告示,写着“受疫情影响打烊时间提前至晚上10点”。我停下脚步,隔着橱窗审视了一番,店内客人很少,大家的座位也都保持了距离。于是,我选择尝试一下这家拉面店。

  

   我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戴着口罩的店员抱歉地告诉我,现在做拉面要稍微多花一点时间。正当我等待之时,突然听到店内某位顾客大声地呵斥道,“你这个混蛋!干吗碰我”。我寻声望去,原来是另一位顾客进店入座时不小心从背后蹭到了他。这本是一件小事,但在疫情笼罩之下,人与人的触碰似乎变得异常敏感。被呵斥的那位先生立马还击道,“谁是混蛋啊?我又不是故意碰到你的,只是这儿过道比较窄嘛”。于是,双方开始了大声地“论战”,同时保持了两米左右的物理距离。之后这两位先生似乎意识到了店内其他顾客投去的异样眼光,大约两三分钟之后便自动消停了下来。先行呵斥的那位先生很快便吃完了拉面,离座而去时小声嘀咕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小心”。店内客人很少,也无人交谈,所以每一个人都似乎听得十分清楚。那位“不小心”的先生抬起头,似乎还想争辩什么,但又把头扭了过去,保持了沉默。一切回到了平静。不得不说,这种争吵在平时的日本公共场所是比较少见的。

  

   我们知道,日本因为深受中国汉唐文化的影响,对于礼节十分地重视。清末民初的一代名儒辜鸿铭先生认为,日本男士达礼,妇人容貌昳丽,所以“唐代的中国人就如现在的日本人”。即使是在当代,大多来到日本旅行的中国游客都仍会惊叹,日本是一个高素质的礼仪之邦——特别体现于餐饮酒店等服务行业。当然,现在中国国内也有许多“日本论”者认为这种看法过于美化日本,因为日本人的礼节是一种虚伪做作的假象。最常指出的例子便是,日本公司白领下班后到居酒屋三杯两盏之后烂醉如泥的不堪场景。到底哪种说法更正确,到底日本人的品德与礼仪如何,这实在是一个谜。

  

   就像我今天在拉面店内看到的这一幕。要说日本人道德水平高,那怎么会因为如此小事便争吵起来?但要说日本人道德水平低,在无人劝阻的情况下,那两人又为何会自动消停下来?——并且两人的冲突也没有进一步升级(打架在日本社会是比较少见的)。有学者指出,日本人的礼仪品德是重外而轻内,重社会公德而轻个人私德。我认为这个分析是比较中肯且符合实际的。

  

   15. 2020年4月27日,星期一

  

   歧视与关怀

  

   今天,日本感染者总数达到13 422人。疫情之下,日本的社会问题逐渐变得复杂化。也或许是,原本就存在的复杂问题开始表面化。首先是歧视的问题。歧视与欺凌,一直是日本校园存在的顽症。最近,京都产业大学的歧视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前段时间,京都产业大学的学生出现了多例感染者。因此,网络上充斥着歧视该大学学生的言论。有饮食店贴出了禁止该大学学生进店的告示,还有人给大学寄去匿名的威胁信,要求校方公开感染学生的姓名与住所。这种现象受到了日本舆论的强烈谴责。

  

   但是,脆弱的人性显然经不起疫情的刺激。日本的新闻报道称,有的夫妇因为长期蜗居家中,导致家庭矛盾暴发,甚至导致离婚。有的家庭还出现了家庭暴力的问题。目前,日本各地都开通了与疫情相关的保障人权、解决心理问题、调解家庭矛盾的办公室及咨询中心。这类维护心理健康的举措似乎非常有必要,因为许多伤害往往发生在我们目不能及的地方。

  

   17世纪英国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有一首著名的诗,叫作《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诗中写道,“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无论谁死了,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人与人之间看不见的连带感,实际上最值得珍惜。

  

   疫情之下,有对京都产业大学的歧视,但也有对弱势群体的关怀。仅就大学而言,许多学校都采取了措施,对本校学生进行各式各样的援助。有的学校开始向所有学生发放援助金,有的学校采用的是减免学费的方法,还有的学校是开设了与疫情相关的基金项目。目前,大部分学校都开启了网络授课的方式,有的学校还会给学生寄送笔记本电脑与提供无线网络。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在积极地行动,摸索应对疫情的方法。

  

   4月22日,日本的一则新闻报道,根据“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的舆论调查显示,受到疫情的影响,每13个大学生中,就有1人在考虑退学问题。最主要的原因是受到疫情影响,打工的收入一下子没了,所以在经济上无法继续学业。这并非耸人听闻。我们知道,日本的学生一般从高中开始,便普遍开始打工,但此时主要是赚取零用钱。而到了大学,许多学生已经是靠打工赚取自己的生活费甚至学费,因为许多家长并不承担这一笔费用。

  

   2019年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84%的大学生都在打工,33%的大学生没有从家里拿一分钱。甚至有的学生平均每天的饮食费用只有300日元(约合人民币20元)。许多学生选择不上大学,都是出于对支出与收入的权衡。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疫情只是让原本就残酷的现实变得更为残酷。

  

   疫情之下,我们需要更多的关怀,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的关怀。衡量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时,这是非常重要的尺度。

  

   16. 2020年5月1日,星期五

  

   社会治安与义理人情

  

   目前,日本的社会秩序非常稳定。甚至可以说一如既往,除了出行人流大大减少以外,其他一切都显得特别祥和。根据日本的新闻报道,疫情期间,日本的刑事案件数量还出现了下降趋势。人们的出行减少了,这也是一种自然的结果。然而,平静的水面下,总会有些暗流涌动。

  

   今天,《日本经济新闻》的一则消息称,根据日本警察厅的不完全统计,3月上旬至4月下旬之间,利用新冠肺炎名义进行金融诈骗的案件达到32件,总计涉案金额达311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00万元)。具体的案例比如在网上购买了口罩、消毒液之后,卖家却没有寄出货品。或者是有人伪装成政府办事人员,假借发放政府补助金的形式,发送带有病毒的链接,以此盗取对方的信息。还有人伪装成地方政府的办事人员,说是将提供政府发放的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600元)补助金,于是需要对方提供银行卡信息。据称,受骗的人多为中老年人。

  

   发放10万日元补助金,是日本中央政府对日本国民的承诺,只要你手上有日本的住民票,并且提出申请,就可以获得。其中也包括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留学生等。这样看来,10万日元补助金给诈骗案件提供了空间。从涉案金额来看,不算是小数目。但放眼日本全国,却也未必称得上是天文数字了。

  

   值得关注的是,在疫情之下,日本警察维持社会治安的机能仍在正常运转。这非常关键。最近,我出门去超市购物,或去公园散步,都能看到日本警察骑着自行车在社区街道上巡逻。在日本,几乎每一个路面电车或地铁站点前,都会有一个小型派出所,日语称之为“交番”,就是交替站岗的意思。这种小型派出所一般只有两三名警察,但它的功能很广,并不局限于解决治安问题。附近居民碰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都可以到附近的小型派出所去寻求帮助。问路是很常见的。警察会十分友善地拿出专用地图,向你进行说明。我甚至看到过小朋友去小型派出所向警察借用打气筒,给自行车的轮胎打气。而当你在日本丢失物品时,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到附近的小型派出所进行一个登记,接着便是等待。这绝不是一种形式主义,因为在日本,失物物归原主的可能性很大。并且,日本全国的小型派出所之间具有横向的联系网络,在A地丢失的物品,可以在B地的小型派出所取回。总而言之,日本警察的社会性功能是比较全面的。最近我每天去超市购买食物,都会从附近的小型派出所前路过,警察仍坐在那儿,只是挂起了一层透明的塑料隔膜。

  

   其实,围绕10万日元政府补助金的问题,几天前还出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日本新闻报道称,某些日本黑社会组织的头目表示,将不申请这10万日元的政府补助金。例如,日本关西地区某个组织的头目表示,自己不会去申请这10万日元,因为不想被人说碰到困难了就去依赖国家,这种行为在道上是会被鄙视的。而日本关东地区某组织的头目则表示,我们这种游手好闲的人没资格拿这笔钱,所以我本人不会去申请,下面的年轻人想申请的话请自便。而且拿了这笔钱的人,要对当地社会回馈10倍的贡献才行。

  

这似乎不太符合社会的一般常识,但这又似乎比较符合日本黑社会组织自身的常识。日本政府文件及法律行文当中,一般将黑社会称为“暴力团”。而黑社会组织一般将自己称为“任侠”“极道”。顾名思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