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冰霖:单位行政违法双罚制的规范建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1 次 更新时间:2020-11-10 22:41:35

进入专题: 单位行政违法  

谭冰霖  
在现代行政处罚中占据日益重要的地位。在此背景下,行政处罚的制度设计应当与时俱进地引入双罚制,从排除个人违法行为的秩序法向预防组织违法行为的规制法发展。从规范角度,单位违法双罚制应采用法有特别规定才处罚的局部适用政策,基于双重构造论分别规定单位维度和成员维度的构成要件,并基于组织抑制的合规理念合理分配单位及成员的法律责任。

   注释:

   *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行政罚款数额设定的法理标准与制度设计研究”(项目编号:19CFX027)的阶段性成果。

   [1]参见刘晓军:《一个单位犯罪、两个犯罪构成——双罚制理论依据新探》,载《政治与法律》2001年第1期,第29页;喻少如:《论单位违法责任的处罚模式及其〈行政处罚法〉的完善》,载《南京社会科学》2017年第4期,第89页。

   [2]值得注意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2019年10月12日印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修正草案)》(征求意见稿)第15条曾规定对生态环境、食品药品等领域的单位违法行为实行双罚制;遗憾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2020年7月3日正式向社会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修订草案)》删除了该条款。参见《行政处罚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载中国人大网,http://ffga1613c51ecaf34855a562203a9a41d444hf0v695n55vfk6pck.ffhi.libproxy.ruc.edu.cn/flcaw/userIndex.html?lid=ff80808172b5f6e30173138b64742c98&from=timeline, 2020年7月3日访问。

   [3]参见王玮:《新固废法新在哪里?》,载《中国环境报》2020年5月8日。

   [4]代表性成果,参见何秉松:《人格化社会系统责任论——论法人刑事责任的理论基础》,载《中国法学》1992年第6期,第70-72页;黎宏:《单位刑事责任论》,清华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熊选国、牛克乾:《试论单位犯罪的主体结构——“新复合主体论”之提倡》,载《法学研究》2003年第4期,第90-97页;蒋熙辉:《论公司犯罪的刑事责任构造》,载《中国法学》2005年第2期,第160-167页;叶良芳:《论单位犯罪的形态结构》,载《中国法学》2008年第6期,第92-105页。

   [5]参见杨解君:《对法人行政违法的“两罚”处罚》,载《中南政法学院学报》1994年第1期,第38-43页;同前注[1],喻少如文,第88-97页。

   [6]李惠宗:《行政罚法之理论与案例》,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05年版,第12-13页。

   [7]《刑法》第30条规定:“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行政处罚法》第3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并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

   [8]同前注[1],喻少如文,第88-90页。

   [9]《公安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载北大法宝数据库,http://ffga4226f29b845e4133ae3b600e3875e7cahf0v695n55vfk6pck.ffhi.libproxy.ruc.edu.cn/fulltext_form.aspx?Db=protocol&Gid=76821c2d3e94dd2a1f9529c77068d6bbbdfb, 2020年7月1日访问。

   [10]胡康生、郎胜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36页。

   [11]参见周海源:《危害性评价应纳入行政处罚制度的基本范畴》,载《法学》2020年第6期。

   [12]例如,《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条规定:“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在刑法理论上,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等行为也被视为典型的行政犯和违警罪。

   [13]王宏君:《论单位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载《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4期,第50页。

   [14]如《水污染防治法》第92、94条,《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108、118条,《食品安全法》第123、135、139、141条,《药品管理法》第118、119、122、123、124、125、126、135、141条,《反恐怖主义法》83~88条,《消防法》第65、67、69条,《网络安全法》第61~69条,《商业银行法》第89条,《证券法》第180~185条,《反洗钱法》第32条,《保险法》第84、87条。

   [15]同前注[1],喻少如文,第88页。

   [16]同前注[5],杨解君文,第41页。

   [17]同前注[13],王宏君文,第48页。

   [18]同前注[1],喻少如文,第91、95页。

   [19]参见朱慈蕴:《公司法人格否认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45页。

   [20]同前注[4],黎宏书,第215页。

   [21][日]佐伯仁志:《制裁论》,丁胜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140页。

   [22]参见陈清秀:《行政罚法》,法律出版社2016年版,第76页。

   [23]同前注[13],王宏君文,第51页。

   [24]同前注[4],叶良芳文,第102页。

   [25]参见《大气污染防治法》第19条、《药品管理法》第6条、《消防产品监督管理规定》第9条、《证券法》第119条、《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4条。

   [26]参见陈兴良:《犯罪构成的体系性思考》,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0年第3期,第53-60页。

   [27]参见[美]科尔曼:《社会理论的基础》,邓方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1990年版,第492页。

   [28]转引自黎宏:《论单位犯罪的主观要件》,载《法商研究》2001年第4期,第54页。

   [29] See Brent Fisse, Reconstructing Corporate Criminal Law: Deterrence, Retribution, Fault, and Sanctions, 56 S. Cal. L. Rev.1186-1204(1983).

   [30]黎宏:《论单位犯罪的刑事责任》,载《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01年第4期,第68页。

   [31]同前注[29],Brent Fisse文,第1191页。

   [32]参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1刑终89号刑事裁定书。

   [33]同前注[29],Brent Fisse文,第1197页。

   [34]同前注[28],黎宏文,第47页。

   [35]参见姚志伟:《技术性审查:网络服务提供者公法审查义务困境之破解》,载《法商研究》2019年第1期,第37-38页。

   [36]同前注[1],刘晓军文,第31-32页。

   [37]双层次的犯罪构成体系理论也认为,“犯罪是一个整体,将犯罪分为客观要件与主观要件是一种理论上的需要。因而,犯罪客观要件与犯罪主观要件是一个事物的两个侧面,是对犯罪进行分析的结果。”同前注[26],陈兴良文,第59-60页。

   [38]参见王雷:《论民法中的决议行为从农民集体决议、业主管理规约到公司决议》,载《中外法学》2015年第1期,第79-81页。

   [39]《德国违反秩序法(续完)》,郑冲译,载《行政法学研究》1995年第4期,第91页。

   [40]参见《信息安全技术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基本要求》(GB/T 22239-2019)。

   [41]同前注[22],陈清秀书,第187页。

   [42]参见张明楷:《期待可能性理论的梳理》,载《法学研究》2009年第1期,第68-69页。

   [43]同前注[28],黎宏文,第49页。

   [44]典型的立法例,参见《水污染防治法》第92、94条,《食品安全法》第123、135、138、139条,《药品管理法》第122-126条,《反恐怖主义法》83-88条,《消防法》第65、69条,《网络安全法》第61-69条,《税收征收管理法》第73条,《证券法》第180-185条,《保险法》第160条以及我国台湾地区“行政罚法”第15条。

   [45] See Coffee, “No Soul to Damn: No Body to Kick”: An Unscandalized Inquiry into the Problem of Corporate Punishment, 79 MICH. L. REV.390(1981).

   [46]同前注[29],Brent Fisse文,第1219-1220页。

   [47]例如,2018年的疫苗事件中长春长生公司被罚款91亿而宣告破产,从公众感情上看该企业固然罪有应得;但有关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称,2019年百白破疫苗、麻风疫苗等疫苗出现全国性缺货也与长春长生停产有关。参见朱萍、陶凯伦、肖苗:《百白破等疫苗缺货调查》,载《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7月19日。

   [48] See United States v. Wise, 370 U. S.409(1962).

   [49]同前注[28],黎宏文,第68页。

   [50]同前注[21],佐伯仁志书,第134页。

   [51]参见陈瑞华:《合规视野下的企业刑事责任问题》,载《环球法律评论》2020年第1期,第30页。

   [52]李本灿:《企业犯罪预防中合规计划制度的借鉴》,载《中国法学》2015年第5期,第177页。

   [53]参见谭冰霖:《论政府对企业的内部管理型规制》,载《法学家》2019年第6期,第75页。

   [54]参见陈瑞华:《企业合规的基本问题》,载《中国法律评论》2020年第1期,第184页。

[55] See Robert Aaron Gordon, Business Leadership in the Large Corporation, Washington, D. C.: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1945, p.305;John Kenneth Galbraith,(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单位行政违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48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