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新明:主体性视域下的自然观审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 次 更新时间:2020-11-01 00:46:03

进入专题: 主体性   自然观  

段新明  

   原发信息:《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201期

   内容提要:人类主体性的呈现与其自然观的发展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完整的自然观对于诱发良好的环保意识和生态行为至关重要。主体性与自然观的协同共生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基于实体主体性的实在自然观,它只具有象征意义,不具有生产能力;二是基于认知主体性的理性自然观,它是否定性和破坏性的,使主体从自然深处得以显现;三是基于生命主体性的情感自然观,其不具有被反思的特征,只是一种言语意义上的情境性的感知状态;四是基于实践主体性的生态自然观,它表达了基于自然环境和社会场景下的系统结构化思维,传递着过程性的有机综合与生成;五是基于后现代主体间性的审美自然观,其行动策略是审美关系的确立,并非生产关系的巩固。

   The presentation of human subjectivity is intrinsically rela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its natural view,and a complete view of nature is crucial to induce awareness of goo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ecological behavior.The coexistence of the two is mainly manifested in five aspects:first,the realistic view of nature is based on the entity subjectivity,which is only symbolic and has no productive capacity.Second,the rational view of nature is based on the cognitive subjectivity.Whether it is qualitative or destructive,it makes the subject emerge from the depth of nature.Third,the emotional view of nature is based on the subjectivity of life,which does not hav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being reflected,but only a situational perception state in the sense of language.Fourth,the ecological view of nature is based on the practical subjectivity,which expresses the systematically structured thinking based on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social scene,and conveys the organic synthesis and generation of process.The fifth is the aesthetic view of nature based on the postmodern inter-subjectivity and its actional strategy is the establishment of aesthetic relations,rather than the consolidation of production relations.

   关键词:主体性/自然观/生态/主体/subjectivity/view of nature/ecology/subject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7AKS011)。

   当代人类生态问题的解决,无论在个体、族群还是国家层面,完整的自然观念对于诱发良好的环保意识和生态行为至关重要。长期以来,由“主体性”“自然观”“生态”等词汇衍生而来的话语意义多是作为一些不证自明的正向态的概念而被大家所接受,其功能在生态文明建设初期不必多言。但当生态事宜的探讨走向深入时,其间的内在联系和共生原理就应该被揭示,这就要求我们积极构建轮廓清晰的相应观念谱系。

  

   一、基于实体主体性的实在自然观

   人类生态意识及其观念的形成和展开过程,是一个与工业社会发展相生相伴的重大事件。回顾历史,工业革命之前生态问题的产生不具备客观现实条件,面对局部生态危机的觉醒是工业革命之后的主体性选择。从知识考古学的角度来看,从自然观到生态观是现代性的创生和发现,它代表着近代以来主体性的话语实践和语义生产。世界范围内的人类文明在其最初几千年的演化进程中绘制的观念图谱中,就文化延展的连续性来说,古代中国文化和古希腊文化无疑对当代东西方社会的影响最为深刻,这种影响的核心因素便是“天人”和“人与自然”之间相互关系的确立。

   在整个农业文明时期,主体性的表现方式大都以实体主体性的形式而出现。这是因为人类的生存还只是自然世界的某种属性,低层次的生产和生活不断地注释着外部环境的他律法则,此时的自然被意向化或神化,意味着“第一实体”。自我意义的主体性只具有外显的生物特征,由其聚合而成的类主体性具有较高程度的自组织特征,社会活动因此而产生并逐渐丰富,但这还不能说明类主体性获得自足独立的存在空间。类主体以集体无意识的仪式表达着对实体主体的敬畏之情,在这一过程中类主体获得了实体主体的镜像之躯。“人与人之间特有的交换在动物界是不可思议的,这种交换凸显了不同文化之间的联系,并提供了关于人类生命的组合进化图景,它完全不同于只遵循统计规则、受自然选择支配的基因组合的进化。”[1]60早期实体主体性的成长历程遵循着技术化的身体逻辑,而并非意识化的技术逻辑,因此实体主体性与其环境共同构成了原初意义的实在自然,这种实在自然只具有象征意义,不具有生产能力。

   中国古代的实在自然观集中体现在“天人”关系的确证方面。虽然在不同历史时期,“天人”关系在本体论、认识论和价值论诸领域表现出不同的内涵特征,但蕴含在“天人”关系中的本质内容一直得以延续。“‘天人合一’实质上讲的就是自然与人的关系。”[2]这里的人不是个体,他是共同体意义上的精神聚集,以类主体的形象出现,是实体主体的派生物。中国传统的农耕文明决定了其文化的核心是农业文化,农业社会在生产方式上讲究安土重迁、安土乐天、农本商末等。这就决定了在日常生活层面人们要因循天意,达成“天人合和”“天人合德”。这种依“天事”而为“人事”的德性文化使社会内容呈现出伦理本位和血缘宗法特性。因此,中国古代实在自然观确立的基点是实体主体的自然化,“天”或者“自然”是第一原理,类主体在综合和趋同的过程中向其靠拢,这一履历是某种反躬自身不断证伪的历程,看似混沌,实则有序。

   古希腊时期的实在自然观建立在人对自然界的描述方面,描述的目的和动机首先是中心,其次才彰显描述的目标体系。古希腊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造就了其海洋文明的特质,人们对于外部世界充满好奇和探索的欲望,乐于接受不确定性所带来的挑战,愿意承受纷繁流变的外部环境赋予自身的不完满性。因此,以众多先贤为代表而聚拢起来的类主体对于变化莫测的物质世界的刻画既遵循实体主体的中心法则,又追求普遍性的和谐、统一、规律、正义等等。同时,这种寻觅的过程也是一个将物理时空主体化的初次尝试,即所谓“人是万物的尺度”,这里的主体化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对象性思维活动,它是基于信仰的热情而驱动类主体走向实体主体的经历。因此,古希腊时期的实在自然观预设了类主体和实体主体双向互动的赋值活动,这种活动在起点时刻是对等平和的,它既未完全撩起实体主体的神秘面纱,又未给予类主体以绝对的人格尊严。这一阶段类主体倾心于实体主体的和谐之美,并以此作为评判德性的最高标准,认识实体的存在不是为了征服,只是为了解释自身。

  

   二、基于认知主体性的理性自然观

   文艺复兴时期,随着生产实践的拓展和社会生活的丰富,早期整体主义的实体主体逐渐开始分化,自我意义上的认知主体得以显现,其标志便是笛卡尔提出的“我思故我在”。这一新的运思范式使对象性思维成为时代的最强音,外部世界被纳入认知主体的势力范围,自然界也首次被真正意义的人性所侵染,理性自然观因应而生。这种观念在其诞生初期的首要目标就是向自然发起挑战,以此来证明认知主体的独特性和能动性。因此,理性自然观初始的实践方式是“我”对于未知境遇的热情投入,为了某种应激性的存在自然以“他者”的样貌映入“我”的视界,而非“你”或“我们”。相比旧有的实在自然观,新近的理性自然观是否定性和破坏性的,它打破了已有的禁忌,但却使“我”脱胎换骨,从自然的深处缓缓走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理性自然观与对象性思维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它们都寄希望于认知主体的庇护。此时的认知主体在神化的自然中还若隐若现,并未完全挣脱外在力量的束缚和羁绊,因此其信奉“知识就是力量”。知识的确证性一方面得益于对世界的重新发现,另一方面源自认知主体的内在信仰。“正是在清教价值体系中,理性和经验开始被认为甚至是确立宗教真理的独立手段。——这种毫不犹豫地把道德霸权给予科学的做法是基于对经验的和超越感觉的知识的统一性的明确假设,以致于科学的证实必然确证了宗教的信仰。”[3]139“近代科学,其基本假设就是一种广泛传播、出自本能的信念,相信存在着一种事物的秩序,特别是一种自然界的秩序。”[3]150这种意识深层次的认知方式的转变,带来的是描绘物质世界的崭新思路和逻辑,自然知识的丰富在社会行动中助力专业化的科学探索活动。逐渐疏远宗教因素,理性自然观也日益变得生动。当对象性思维发展成熟之际,科学知识就成为理性自然观的唯一表达方式,因此,认知主体只关注到知识的强大生产性功能,但却遗忘了知识的革命寓意,知识与权力的内在可能关联。

   理性自然观真正成为时代主旨的口号便是“人为自然界立法”,认知主体的能动性和潜能在其引领下得到了充分的激发,人终于成为目的。一方面为了寻求知识来源的外在依据,另一方面为了实现认知主体在知识生产中的绝对作用,康德在理性和经验之间做出了调和,寻找到了第三条道路。“一般经验的可能性同时也是自然界的普遍法则,而经验的原则,也就是自然界的法则。因为我们是把自然界仅仅当做现象的总和,也就是当做在我们心中的表象的总和来认识的,因此它们的连结的法则,只能从我们心中的表象连结的原则中,也就是从做成一个意识的那种必然的结合的条件中得到,而这种必然的结合就构成经验的可能性。”[4]92康德认为“自然界”并非“自在之物”,而是能够被认知主体所感知到的先天经验现象之和,这种先天经验现象是构成先天综合判断的核心要素,先天综合判断使得杂乱无章的后天感觉经验成为具有普遍性和必然性的科学知识。“自然界”与“物自体”的划界,如果说是康德哲学的小小“瑕疵”的话,毋宁说这是近代哲学从本体论向认识论,或者说是从实在自然观向理性自然观转换过程中的必经阶段。认知主体既是转换的中介,又是其归宿本身,正是在此意义上,启蒙精神的传播是一次从神性到理性自然观,再到人性的意义生发的历程。

理性自然观在指向外部时空存在时显示了某种有限度的特征,那么其无限度的品性又在哪里?认知主体在成就理性自然观这种复合矛盾特性的进程中也实现着自己的蜕变,走向“人为自身立法”的信念。当认知主体以认识者的角色出现时,他必须被动地应对理性自然观所隐藏的不确定性、特殊性的要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主体性   自然观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36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