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生: 美国共和党:从GOP到GSP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 次 更新时间:2020-10-29 23:05:55

黄亚生 (进入专栏)  

   在美国国内媒体的报道中,经常用“GOP”这个缩写来代指共和党。GOP的全称是“Grand Old Party”,直译过来就是“伟大的老党”。共和党“伟大的老党”的这个称呼最早可以被追溯到19世纪七十年代。当时美国内战刚结束不久,美国国内政坛和媒体为了纪念和肯定共和党在内战期间为保护美国的完整性所作的贡献,用“勇敢的老党”(Gallant Old Party)和“伟大的老党”来称呼共和党。最终,“伟大的老党”这个称呼保留了下来,而GOP成为了共和党的代名词。

   悲剧的是,当下共和党已经早已背离了“伟大的老党”这个称呼。今天的共和党已经变得愚蠢且反智,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Grand Stupid Party”(“傻大党”)。

   新冠疫情与共和党我在3月份先后通过公众号的两篇文章《黄亚生:一个完美的风暴——特朗普和新冠状肺炎》和《黄亚生:美国应对COVID-19失误的三字原因——特朗普》总结了美国早期应对新冠疫情不利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特朗普和其共和党政府的无能。如今,距离疫情第一次在美国出现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美国对疫情的应对依旧是十分的糟糕。这进一步印证了特朗普和其政府的无能。我这里提到的“无能”包括很多方面,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特朗普和共和党人愚昧反智。在这样一场公共卫生危机里,愚昧反智是致命的。

   特朗普和共和党人的愚昧反智在这场疫情里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且他们自己也成为愚昧反智的牺牲品。最新的例子就是特朗普和共和党人的大规模感染。10月1日,特朗普和其夫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随后进入华盛顿的一家军事医院进行治疗。这就是特朗普和共和党愚昧反智的一个缩影。在特朗普感染消息传出后,陆陆续续又有数十位白宫官员、政府官员、特朗普竞选团队工作人员以及共和党议员被确诊感染新冠,如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肯内妮(Kayleigh McEnany),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肯丹尼尔(Ronna McDaniel),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Mike Lee)和汤姆·迪利斯(Thom Tillis)。

   在特朗普出院回到白宫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镜头前站在白宫阳台上摘下口罩。他用这个举动表示他对科学和知识的蔑视。

   特朗普和共和党官员频频“中招”并不能算是意料之外。特朗普和共和党官员完全无视公共卫生的准则,习惯性的出席人员密集的公众活动,并在活动时不戴口罩。在特朗普感染前,他就已经多次参与线下的竞选集会活动,在这些活动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近,且大部分参与者没有戴口罩。在特朗普感染前,9月26日,他还在白宫举行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活动。在这次活动中,大部分与会者都没有佩戴口罩。虽然会场设立在了户外,但座椅之间距离很近。事实上,10月初的共和党官员大规模感染事件中,很多人都参与了9月26日那场提名活动。美国权威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表示这场活动就是一个新冠病毒的“超级传播活动”。

  

   特朗普不只是不相信科学,而且频频对科学家进行人身攻击。他在本周的一次竞选电话通话中表示,“人们已经厌倦了听从福奇和其他那些白痴的话。这些白痴都是错的。如果我当初听福奇的,美国到现在因为疫情恐怕会死超过50万人(目前美国死亡超过22万)。” ——在10月16日,美国增加了超过70,000人的感染,是2月以来第三次高峰。这就是美国总统在美国迎接疫情的第三次高潮时候所发表的言论。

   共和党过去20年的历史是一部“狂人日记”不光是特朗普愚昧反智,整个共和党就是一个“傻大党”(“Grand Stupid Party”)。我在之前的一篇公众号文章《黄亚生:为什么说华川粉是最不负责任的父母?》引用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政治学教授马托·密尔登伯格(Matto Mildenberger)在2017年12月发表的论文表明,只有31%的共和党人相信人类活动会导致全球变暖。挪威政治学家桑德·巴斯特兰德(Sondre Båtstrand)在2015年发表论文指出,在全球所有民主国家的保守政党中,美国共和党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都属于另类和最极端的。

   其实在特朗普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之前,共和党就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愚昧反智的历史。我在2016年一篇题为《美国很多问题三个字可以说清楚:共和党》中指出,共和党过去2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狂人日记”,共和党里面有相当的一拨人是反科学的,他们既不承认全球变暖,也不承认进化论。他们所持有的是中世纪的价值观念和僵硬的意识形态。

  

   在特朗普之前,共和党就“狂人”频出。比如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因霍夫,他反对全球变暖之说,2015年的一天,他拿了一个雪球走进国会,用这个作为证据说并没有全球变暖,不然全球变暖怎么还会有雪球?在我记忆里,这位共和党参议员还是参议院负责科技拨款委员会的主任,就是说美国的科技研究的生杀大权是掌握在这么个人手里的。我虽不信教但我也要说,“上帝保佑美国!”

   我当时谈到,特朗普不是共和党第一个狂人,也不是唯一一个,而且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只不过特朗普达到了最高水平,并且受到了最大的曝光度。美国GQ杂志曾于2014年评出的20个美国政治狂人,其中17个是来自共和党的。

   2008年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莎拉·佩林(Sarah Palin)也是其中一位。当年记者问她:“你如果做副总统的话,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这位副总统候选人说我家就在阿拉斯加,从那里可以看到俄国。这就是她认为她在外交政策方面的资质。我们可以按这个逻辑去推衍,我现在早上起床后天天能看到美国,是不是我也是合格做美国副总统候选人的资质吗?(声明一下:我自认为是合格的,不管早上起来看不看到美国。)当一名记者问她平常看什么报纸,她说不出任何一家报纸的名字。这就2008年共和党选出的副总统候选人,也就是说如果当总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美国总统就是她了。

   再比如德克萨斯的共和党众议员路易·戈莫特(Louie Gohmert),我建议大家在网上看看跟他有关的视频。他是最让人逗乐的,被公认是美国最愚蠢的政治家。下面是他对政教分离原则的理解:国家不能干预教会, 但是教会可以干预国家。

   好多共和党政治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英语”。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在演讲中表示:“越来越多的进口产品来自海外。”(“More and more of our imports come from overseas.” )我很想知道那些不是从海外来的进口产品是从哪里来的?另外,他在一次有关教育演讲中大声地呼吁大家考虑下面这个问题:“Is  our  children  learning?”这句简单的话存在明显的语法问题。顺便说一下,布什的英文被称为是Bushism。在美国的书店里,你可以买到Bushism的经典语录。

   特朗普的英语水平也是很低的。特朗普多次在公开场合夸耀自己非常非常聪明。但实际上,根据一份对美国每位总统就任后公开场合说的前三万个单词的研究,特朗普的英文水平大体和一个四年级的小学生差不多。另一份研究聚焦在了语法而不是词汇,但也得出了差不多的结果,认为特朗普的英文水平差不多就是小学五年级。另外,特朗普不仅英文水平有限,而且错误频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的推文经常存在各种语病和拼写错误。

   共和党愚昧反智这个观点不是我总结出来的,就连有些共和党人也深以为然。美国路易斯安纳州前州长、共和党人鲍勃·金戴尔(Bobby  Jindal)曾表示,“我们必须要停止成为一个愚蠢的政党。我讲的真的。共和党人是时候应该像个成年人一样讨论问题了。”(“We must stop being the stupid party. I’m serious. It’s time for a new Republican party that talks like adults.” )

  

在这次疫情中,美国、美国经济和美国人民因为这个Grand Stupid Party是执政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以毫不夸张的说,2020年的大选是一次关乎于文明和野蛮,启蒙和黑暗时代的选择。你这一票是投给伽利略,还是投给罗马宗教裁判所?

   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进入 黄亚生 的专栏

本文责编:ya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316.html
文章来源:亚生看G2 微信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