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如何开展新型集体经济与乡村治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2 次 更新时间:2020-10-20 21:59:40

进入专题: 新型集体经济   乡村治理  

温铁军 (进入专栏)  

   什么是集体经济

  

   集体经济就是收租经济

   刚在会议室跟大家讨论昨天会议(“郫都区集体经济发展与乡村治理研讨会”)的要点,我通过昨天大家的讨论,将学到的东西归纳为一条:今天中央提倡搞集体经济,很多人不知道集体经济是干什么的,我告诉大家今天的集体经济主要不是搞生产,而是学会吃租。我今天早上跟大家说,你们想想过去在农业社会,地主是干什么的?是吃租的。除了收租他还干什么?地主至少是掌握了他这块土地上的生产情况,也就是信息,佃农能生产多少,哪些佃农适合种哪些地,应该给他配牲口,还是配农具等等,这些在传统农业管理上的管理责任是地主的。那再进一步,地主当时收租收的是实物租,打下多少稻谷,大家按照定额来分成,比如四六开还是五五开。

   按定额分成,分成以后地主成规模地集中了地租,其实就是集中了粮食,集中了农产品。肯定不能自己吃啊,于是他就变成了一个零成本地获取最大化的农业剩余向市场供给的规模流通主体。所以在农业社会,在我们没有进入土地革命之前,地主是土地的所有者,他们的主要功能是收租。

   同理,我们今天农村集体是土地的所有者,是资源的所有者,当然和以前性质不同了,那他去干活吗?就像地主会去干活吗?如果我们一定要让村集体除了收租之外,还得去干农活,那就无异于过去让地主下田去干活,让佃农们进城打工,位置就颠倒了。当然不是说过去一定对,没有对错,我们只是打个比方。好让大家理解,集体首先是吃租的。

   大家看现在还有一些集体经济的典型,比如华西村,华西村是把自己的土地上全部种了厂房,种厂子不种地了,于是收的是厂租。再看广东珠三角四小虎,顺德、佛山、南海、中山这些发达的农业地区,村集体在干嘛呢?全都在收厂租。今天在战旗,高书记在收什么租呢,他在收资源租,在收风景租,在收铺租,十八坊也好,小吃街也好,农庄也好,所有这些东西是租出去给租户,然后村集体吃的是铺租,就是商业租。想想这就变成什么呢?过去的地主收的是第一产业租,华西收的是第二产业租,广东四小虎收的是第二产业租,战旗村高书记收的是第三产业租。是不是这么回事?有时候大家说我们搞不了集体经济,我们村什么也没有,那是因为没有把村集体放在吃租者的地位上。

   所以告诉大家集体经济是什么,是吃租经济。农业社会吃的是地租、农业租,工业社会吃的是厂租,现在是生态社会,吃的是资源租、空间租,是铺租。战旗村搞民宿、农家乐、酒店,其实是分享了床板租。刚才在会议室,有市里来的同志说,现在市委书记提出的是要让成都变为雪山脚下的花园城市,大家也知道我们在战旗村很轻易就能看见雪山。那很重要的收租题材就是雪山脚下的唐昌、雪山脚下的战旗,甚至可以说是都江堰旁边清水的战旗。所有这些讨论说明什么?我们今天的集体经济想要有发展,就应该把集体收租的租源、收租的来源搞得多多的。把超过集体之外的,不能收租的资源搞得少少的,这集体经济就发展起来了。

   大家说集体经济很多地方空壳村,已经都分了,没有东西了,我们还怎么发展集体经济。就是因为还没有把自己脚下、没有把村集体能够掌控的那些资源变成收租的租源。很多地方搞不起来,搞不起来的原因是还没有搞清楚当地的租源是什么。

  

  

   如何重构集体经济

  

   “三变”才能重构新型集体经济

   1、资金变股金--集体经济的资产来源及政策基础

   今天中央文件讲三变改革。第一条是资金变股金,这个说起来很容易,大家都知道资金可以变股金,但是什么资金变为什么股金,讨论的不够。现在是党要求农村贯彻发展集体经济的方针,组织部从中组部下来,一直到各级组织部,都有发展集体经济的资金,这个资金如果撒了胡椒面,那就等于没有把资金变股金。

   很多地方把投到农村的资金全部变为集体的流动资金。比如给村里搞项目,但这个项目下达到这个村子的时候,项目资金变为村集体的流动资金,然后集体来使用做项目,这不就形成集体资产了吗,怎么就不能消灭集体经济空壳村呢。资金变股金,什么资金呢,政府投到农村的资金变成集体的流动资金,这些资金形成的资产变成集体的固定资产,这不就是资金变股金了吗?很多人说集体是空壳,我说是因为大家长期以来没有把资金变股金这条中央政策落实到位。有些部门就是拿着项目资金去跟那些企业勾兑,从中跑冒滴漏,分点、拿点,这难道不是普遍现象吗?

   如果一旦把这个资金下达为集体资金了,那基层一个村里面会有无数双双眼睛盯着这个钱,再想跑冒滴漏就很难了。因此我们很多部门现在要求必须招投标,必须得第三方评估,必须得交给那些有资质的公司,这些东西,其实是给自己的跑冒滴漏制造了无数的借口,就是不愿意把资金变为集体的股金,自己掌握着。于是当这些项目修到村的时候,老百姓会替你照顾着吗?会替你管着吗?会替你爱护吗?这样的项目下达到基层的结果,是你管不了、管不好、管起来不合算这三条。为什么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呢,只有当你把资金下达到村,变成村的股金,村里面去修了,去做了这些设施了,才会替你管,帮你管好,有了问题才及时解决。

   为什么要给村集体,说的很清楚了,下到村里的项目,尽管完全合法地把这套程序走完了,但其结果并不好。所以,为什么不能把国家下拨的资金给集体呢,反正是要发展三农的。与其部门把着、管着,不如资金变股金,做给村集体,现在很多地方试点县都已经有成功经验了。如果不放心,资金部门可以保留所有权,把处置权、分配权、收益权等等一概下到村集体,保留所有权监督,保证投到农村的基础设施资产不被私有化。也可以以所有权做股,在县级构建一个平台公司来发展集体经济,可以有各种各样制度性的调整和组织结构安排。比如我们郫都区的深改办、成都市的深改办,应该考虑如何借助中央提出的加强集体经济的政策潮流,来调整我们农村的三农结构,把我们郫都区、唐昌镇、战旗村变为一个雪山下的大花园。

   刚才跟大家说,我所有的知识都是跟大家学习学来的。只要大家有学习精神,见缝插针地学习,虚下心来,向所有交流的对象学习,就一定会有所创新。今天大家还是愿意听我的,可能是因为我学的多,我把每一个人所讲的东西,都从中尽可能去找到他的知识点,然后把这些知识点变为我们可以融会贯通的知识体系。好了,就告诉大家这个集体经济是吃租的,第一产业吃的是农业租,第二产业吃的是厂租,第三产业吃的是铺租,加上床板租。说到底,就是怎么能调整结构,怎么能借助三产,把我们的租搞得多多的。

   国家进入21世纪新时代,最重要的战略调整就是生态文明战略。我们这个国家很有意思,政权体系是一代一代接着干,久久为功,不翻烙饼不折腾,这个生态文明谁提出来的,难道是我们现在的总书记提的吗?是上一任啊。2003年,中央提的是科学发展观,难道不是我们现在的发展战略吗?现在仍然是我们的指导思想,是我们的方针。科学发展观提出之后,当时就要求放弃单纯GDP的思想,不要再追求GDP,这难道不是很早就提出的吗?2003年就提出不要再单纯追求GDP,但是那个时候各地地方政府都在激烈地竞争着GDP,很难改过来。然后就提出能不能改变核算方式,把统计体系改了,改成绿色核算体系。这样剧烈的去竞争GDP,导致社会关系高度紧张,所以中央2004年提出和谐社会,同时又由于大家在竞争GDP的过程中,外资正好滚滚流入中国,于是各地都抢占土地,狂征乱占的结果就是农民大量的发生群体性治安事件,一时之间上访告状每年增加10000多起,最高的年份能增加到17000多起。所以2004年提出和谐社会的同时,针对农民大规模上访告状这样的客观挑战客观压力,提出农业减免税,所以和谐社会靠什么来实现的呢,把农民的税费负担一次减到零, 2004年开始推出试点,2005年全国实现,2006年完成了。

   如果大家还记得,按那个时候的说法,沿用了几千年的农业税赋一次性减到零。但接着也带来一系列问题,在县以下办的涉农企业,跟着一块减税了,县乡村三级的收益大幅度减少,债务就开始暴露了。因此,2005年农业免税的同时,中央提出的重大战略叫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那时候开始向农村投入,县乡村三级不是负债了吗,不是没钱了吗,不是不能向征收税费了吗,那谁来解决问题呢?当时的国家总理就明确提出,县以下三农的责任由中央和省两级承担,不再像过去由县来承担责任上收中央,中央和省两级承担。所以说,这个政策变化是非常实事求是的,生态文明重大战略转型,是上一届就已经开始了。从科学发展观提出,和谐社会提出,农业免税政策提出,新农村建设这个国家承担投资责任的战略的提出,然后国家大规模向农村投入基础设施。那个时候就是水、电、路、气、宽带,五通进村。

   国家大规模向农村投入,从2005年开始,把农村的绝对地租变成了极差地租。过去地主,如果把土地整平整了,有了对土地的投入,就意味着产生了极差地租。如果农田高低不平,没有修整,就只有绝对地租,这种地一般都是愿意租给那些干活能力不强的人;而平整过的能够有较高产出的土地,则会租给人高马大能干活的人,这样产出高产生的租量也大。2005年新的农村建设,最先搞的就是农田水利基本建设,让水、电、路、气、宽带都进村,其实意味着把农村中过去只能产生的绝对地租现在变成产生极差地租,这原本就是发展集体经济的一个极好的机会,集体可以多吃租。

   只有产生增量租的时候,村集体跟农民之间的分配关系才能建立。可惜那个年代,我们没有像这次总书记发动乡村振兴这么明确的指导思想,因为乡村振兴战略在十九大通过的时候,总书记明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这是一个重大的改变。以前没有强调过正确政治方向的说法,也因此在那个年代,我们看到的是大量的跑冒滴漏,大量的贪腐问题。不是说那个政策不对,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那个年代并没有加强集体经济,像高书记这些人村干部,很难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相当多的资源是漏出了,或者叫做本来产生了极差地租,但这个租值耗散了,哪去了?跑冒滴漏了。所以那个年代,我们确实产生了一大批贪腐的官员,弄的后来新一届领导班子上台以后,第一件大事就是先把反腐的问题解决,要不然群众反应太大了。大量加强官方投入,如果投下去以后很多都变成了一部分人中饱私囊了,肯定不行。

   那一轮新农村建设,大量向农村投资,一开始几千亿,后来上万亿,确实缓解了农村很多投入不足的问题,提高了农村产生租值增量的可能性,但是并没有带来农村集体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主要原因应该说是没有强调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中国是一个不断进步的体制,当年有这些问题,现在就要有新的指导思想解决这些问题。于是现在就讲,要把三变改革、重构新型集体经济当成一个由组织部门来贯彻的任务,就是因为有多个部门在以往的15年的大规模投入过程中间,占了好处。组织部门可能不太容易在这个过程中间拿多少好处,这不是夸他们,因为组织部不是经济部门,而过去搞五通进村的部门,也已经形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利益分配。刚才我讲到,把部门投到农村的设施性资产做股变成农村集体的资产,那有些部门可能想不明白,总会以为这是我部门的。那哪是你的啊,那是国家投资,只不过通过你这个部门投下去的,怎么会是你的呢?

那现在的做法,就是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由组织部门出面,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基层工作条例,这个基层工作条例就有发展集体经济的内容,就该组织部门来干。为什么呢?组织部门管干部,组织部门管是有道理的。经过过去15年的大规模投资,农村形成了巨量的资产,数以百万亿的,但是没有让这些资产变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型集体经济   乡村治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12.html
文章来源:双绿66人论坛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