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铮云:具题与折奏之间:从“改题为奏”看清代奏折制度的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 次 更新时间:2020-10-19 08:26:08

进入专题: 清代   题本   奏折   改题为奏  

刘铮云  
Kuhn) 在《叫魂》 (Soulstealers) 一书所呈现的。 (1) 道光以下诸帝对改题为奏议题的沉默无疑中断了统治阶层对此议题的关怀, 也中断了几代人对此议题的历史记忆。张之洞对改题为奏问题的记忆如此短暂, 可能受其影响, 当然这更让人意识到个人阅历的局限, 以及时间因素对制度维系的影响。当然这些问题必须放在传统中国官僚体制运行的架构下来讨论, 不是这篇小文所能承载的。

  

   注释

  

   1 Silas H.L.Wu, Communication and Imperial Control in China:Evolution of the

   Palace Memorial System, 1693-1735, Cambridge, Mas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0, pp.34-65;庄吉发:《清代奏折制度》,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1979年, 第17-36页。

   2 杨启樵:《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 香港:三联书店, 1981年, 第八章;Wu, Communication and Imperial Control in China, pp.66-106;庄吉发:《清代奏折制度》, 第37-60页。

   3 “同一入告, 何必分别名色, 着将向用奏本之处, 概用题本, 以示行简之意”。参见《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329, 乾隆十三年十一月下, 台北:华联出版社, 1964年, 第33a-b页。

   4 (1) 《大清德宗景皇帝实录》, 卷486, 光绪二十七年八月, 台北:华联出版社, 1964年, 第12-b页。

   5 (2) 邓诗熙:《清代本章制度之“改题为奏”考》, 《史学集刊》1937年第3期;庄吉发:《清代奏折制度》, 第92-98页。

   6 (3) 庄吉发:《清代奏折制度》, 第46-56页, 引文见第52页。

   7 (4) (台北) 故宫藏康熙朝奏折计有3712件, 其中请安折计1438件, 上谕154件, 奉上谕3件。

   8 (5)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宫中档奏折》 (以下简称《宫中档》) , 文献编号401002951, 康熙四十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闽浙总督梁鼐奏。

   9 (1)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1001106, 康熙四十九年十月八日, 直隶巡抚赵弘爕奏。

   10 (2)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1000695, 康熙四十五年十月一日, 直隶巡抚赵弘爕奏;文献编号401000696, 康熙四十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直隶巡抚赵弘爕奏;文献编号401000697, 康熙四十五年六月十八日, 直隶巡抚赵弘爕奏。

   11 (3)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1001904, 康熙四十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贵州巡抚陈诜奏。

   12 (4)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1001682, 康熙五十九年八月六日, 河南巡抚杨宗义奏。

   13 (5)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1001443, 康熙年月日不详, 四川松潘总兵官路振扬奏。路振扬于康熙五十五年至雍正元年出任松潘总兵官。参见 (台北)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与国立故宫博物院合作建置人名权威数据库,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ttsweb/html_name/search.php。

   14 (6) 庄吉发:《清代奏折制度》, 第37-41页。

   15 (7) 杨启樵:《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 第164页。

   16 (8) 此词见《宫中档》, 文献编号402012883, 雍正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兵部左侍郎副总河嵇曾筠奏。

   17 (9)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20033704, 雍正十一年四月十日, 署陕西固原提督总兵官李绳武奏;文献编号402003139, 雍正十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广西按察使耿鳞奇奏;文献编号402015011, 雍正十一年六月二十七日, 湖北布政使钟保奏;文献编号402003132, 雍正十一年八月十六日, 四川布政使刘应鼎奏。

   18 (10)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2016198, 雍正六年十月二日, 江西按察使胡瀛奏;文献编号402008945, 雍正六年四月十六日, 浙江提督陈天培奏。

   19 (1)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2016770, 雍正八年五月二十九日, 署理陕西总督查郎阿奏;文献编号402009777, 雍正八年四月二十八日, 署理陕西总督查郎阿奏;文献编号402008640, 雍正九年四月六日, 湖北巡抚魏廷珍奏。

   20 (2)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2017693, 雍正五年九月二十五日, 刑部侍郎署理陕西巡抚张保奏。

   21 (3)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2013950, 雍正六年一月二十日, 广东巡抚杨文干奏。奏折上杨文干未写明官衔, 然根据 (台北) 中研院与国立故宫博物院共同建置人名权威数据库, 杨文干于雍正三年至六年间出任广东巡抚,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ttsweb/html_name/search.php。

   22 (4) 《宫中档》, 文献编号402017559, 雍正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宣化镇总兵官黄廷桂奏。

   23 (5) 《大清世宗宪皇帝实录》, 卷96, 雍正八年七月, 台北:华联出版社, 1964年, 第4b-6a页。

   24 (6) 《大清世宗宪皇帝实录》, 卷96, 雍正八年七月, 第6a-7a页。

   25 (1)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军机处档录副》 (以下简称《军机处档》) , 文献编号005600, 乾隆十五年四月二十八日, 山东巡抚准泰奏。

   26 (2)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364, 乾隆十五年五月上, 第2b页。

   27 (3)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364, 乾隆十五年五月上, 第15a-b页。

   28 (4) 《 (光绪朝) 大清会典事例》, 卷2, 《宗人府二·封爵等级》, 北京:中华书局影印, 1991年, 第22a页。

   29 (5) 关于形制的讨论, 参见庄吉发:《清代奏折制度》, 第69-75页。

   30 (6)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624,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上, 第9a-10a页。

   31 (7) 《军机处档》, 文献编号013496, 乾隆三十六年二月十九日, 湖广总督吴达善奏。

   32 (8)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879, 乾隆三十六年二月下, 第20a页。

   33 (1)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1437, 乾隆五十八年九月下, 第1a-3b页。

   34 (2)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206, 乾隆八年十二月上, 第14b页;《 (光绪朝) 大清会典事例》, 卷13, 《内阁三·进本》, 第166b页。

   35 (3)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471, 乾隆十九年八月下, 第20b页。

   36 (4)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769, 乾隆三十一年九月下, 第17b页。

   37 (5)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乾隆朝上谕档》, 第17册, 第304号, 北京:档案出版社, 1991年, 第104页;《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1417, 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下, 第11a-b页。

   38 (6)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1069, 乾隆四十三年十月下, 第18a页。

   39 (1) 《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1462, 乾隆五十九年十月上, 第15a-b页。

   40 (2)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乾隆朝上谕档》, 第18册, 第1485号, 第640-642页。

   41 (3) 以上引文参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乾隆朝上谕档》, 第18册, 第1485号, 第640页。

   42 (4) 《 (光绪朝) 大清会典事例》, 卷13, 《内阁三·进本》, 第167b-169a页。

   43 (1)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乾隆朝上谕档》, 第18册, 第1486号, 第642-643页;《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 卷1481, 乾隆六十年六月下, 第12a-b页。

   44 (2) 《军机处档》, 文献编号002805, 乾隆十三年八月, 闽浙总督喀尔善奏;文献编号027431, 乾隆四十五年六月十八日, 江南河道总督陈祖奏。

   45 (3)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258, 嘉庆十七年六月, 台北:华联出版社, 1964年, 第31a页。

   46 (1)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171, 嘉庆十一年十一月下, 第2b-3b页。

   47 (2)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196, 嘉庆十三年闰五月, 第15a-16a页。

   48 (3)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196, 嘉庆十三年闰五月, 第1920页。

   49 (4)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258, 嘉庆十七年六月, 第31a-b页。

   50 (5)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259, 嘉庆十七年七月, 第3a-4a页。刑部议定的十六条款包括:谋反大逆但共谋者、谋杀祖父母父母者、妻妾谋杀夫之祖父母父母者、妻妾谋杀故夫祖父母父母者、杀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为首者、谋杀期亲尊长外祖父母者、采生折割人为首者、子孙殴死祖父母父母者、纠众行劫在狱罪囚持械拒杀官弁为首及下手杀官者、尊长谋占家产图袭官职杀功缌卑幼一家三人者、发遣当差为奴之犯杀死伊管主一家三人者、罪囚由监内结伙反狱持械拒伤官弁为首及下手杀官者、妻妾因与有服亲属通奸同谋杀死亲夫者、卑幼图财强奸谋杀尊长者、杀一家非死罪二人如死系父祖子孙及服属期亲者、强盗会匪及强盗拒杀官差罪应斩枭者。参见《 (光绪朝) 大清会典事例》, 卷750, 《刑部二八·事应奏不奏》, 第278b-279b页。

   51 (6)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306, 嘉庆二十年五月, 第22b-23b页。

   52 (1)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196, 嘉庆十三年闰五月, 第23a-24a页。

   53 (2)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 卷314, 嘉庆二十年十二月下, 第8a-b页。

   54 (3) 《军机处档》, 文献编号061190, 道光八年八月十七日, 松筠奏。

55 (4) 《 (光绪朝) 大清会典事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清代   题本   奏折   改题为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99.html
文章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