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铮云:具题与折奏之间:从“改题为奏”看清代奏折制度的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 次 更新时间:2020-10-19 08:26:08

进入专题: 清代   题本   奏折   改题为奏  

刘铮云  

   然而, 十多年后, 我们看到中央部院亦不排斥将应办事项改题为奏的案例。清代每年都自云南解运数百万斤的铜至北京, 以供铸钱之用。道光二十年八月间, 云南巡抚颜伯焘奏请清厘铜本案。 (1) 户部议覆时, 除了议请将每年额拨铜本银两提早数月拨给以方便周转外, 并请以后滇省请拨铜本银两及户部指拨都一并改题为奏, 以归简捷。八月十四日, 道光皇帝批准了户部的议覆。 (2) 同年十一月, 户部尚书潘世恩在议覆颜伯焘奏请题拨壬寅年 (二十二年) 铜本银两时, 同时要求贵州巡抚于次年请拨癸卯 (二十三年) 铅本时也应改题为奏, 并表示户部指拨银两时也会同样以专折奏明, “以归简易, 而昭画一”。 (3) 显然, 为追求时效, 简化公文流程, 中央部院也加入了地方督抚要求改题为奏的行列。

   到了咸丰朝, 改题为奏的项目从财政相关转到人事问题上, 但都是紧急的个别事件。根据吏部尚书花沙纳的一份奏折, 咸丰五年 (1855) 九月二十六日, 军机大臣面奉谕旨:“顺天府府丞一缺, 现有武闱乡试差使, 着该部改题为奏, 即行开单请旨简放。钦此。”顺天府府丞系正四品官, 一向由科甲出身人员开列具题, 由内阁侍读学士、通政使司参议升任。 (4) 由于咸丰朝武乡试都在十月初举行, 提调官由府丞出任, 咸丰皇帝此举显然只是要争取时间。咸丰十一年都察院奏准, 京畿掌道协道如同时出缺, 应拣选正陪, 由题改奏请补。 (5) 京畿道系清代都察院十五道 (光绪三十二年增为二十道) 之一, 乾隆二十年后位列诸道之首, 地位重要。掌道与协道为其正副长官, 二者同时出缺, 机关无人掌理;补缺公文由题本改为奏折, 当属救急的个别权宜措施。

   不过, 改题为奏的救急角色要等到英法联军入侵时才会得到更大的发挥。咸丰十年八月初八日, 咸丰皇帝意识到英法联军即将进入北京, 仓皇避走热河。豫亲王义道当时受命为留京王大臣, 与大学士桂良同留紫禁城办事。 (6) 九月初二日, 义道等接获朱批, 同意在京各衙门紧急本章得依其先前所奏改题为奏。 (7) 义道等虽即行知会各衙门遵照办理, 却又于十九日再度奏请“通本未便改题, 垦请暂缓办理”。他们的理由是:

   惟通本一节本章繁多, 系各直省督抚专衔具题之件, 若令其改题为奏, 路途窎远, 时日久稽, 恐于公事转有窒碍;所有办事人员多未及随赴行在, 又不能按日进呈。臣等公同商酌, 现在抚局已成, 自可暂为展缓, 请于回銮之后, 再与部本一体票拟进呈, 以归画一。 (8)

   义道等先是为求时效, 奏请将在京各衙门紧急本章改题为奏, 但在获准后, 又考虑各省题本如果一体改为奏折, 一来路途遥远, 二来行在人手恐有不足, 故又再度请将地方题本先留京, 等待皇帝回京后再行进呈。咸丰皇帝显然不认同如此消极的做法, 三日之后下旨:

   本日据义道等奏:通本未便改题, 恳请展缓办理一折。朕因各衙门应办事件, 积压日久, 清理为难。昨日已谕知留京王大臣等饬令派出随扈各部院堂司各官, 迅赴行在当差, 所有应进本章自应陆续呈进, 免致愈积愈多。若俟回銮后概行呈递, 未免披览太劳。着义道等查明从前巡幸木兰旧例, 本章系几日一进, 照例办理。至各衙门紧急本章自应改题为奏。其余本章均有一定限期, 亦不得任令稽延, 转滋流弊。着与通本一体票拟进呈, 以疏积滞。将此谕令知之。 (1)

   咸丰皇帝的考虑是, 本章不可积压, 否则日后很难清理, 因此在各衙门补足行在人力的情况下, 除了在京或直省紧急本章可以改题为奏外, 所有本章, 包括通本, 都应该依时进呈, 不得稽延;本章俟回銮后始行呈递不在他的选项内。因此, 他要义道依循历来巡幸木兰旧例办理, 按时进呈。 (2) 君臣对于通本应否进呈固然不同调, 但都同意如果事件紧急, 可以奏折取代题本进呈。奏折的简捷流程被认为适合在危机时刻取代题本, 但也仅限于紧急事件, 其余寻常案件还是必须依例具题。

   然而, 咸丰朝首见一时权宜性的改题为奏事件成为了惯例, 历同、光二朝, 直到宣统年间, 地方官都以相同的理由奏请改题为奏。咸丰八年十二月七日湖广总督官文奏请准予湖北省每年需造册送部查核之“各标镇协营原额增添裁汰缺额兵丁马匹船只各数目改题为奏”。他的理由是:

   楚北自咸丰二年以后屡遭兵燹, 各标协马匹年额倒毙例由棚银买补者, 因饷干积欠未发无从添买, 即额设战舡亦因无款兴修, 或被贼毁失无存, 均俟库款稍充, 分别筹项买补齐全后, 再行循例题报。 (3)

   咸丰皇帝朱批:“该部知道。”咸丰十年三月初十日与十一年七月七日官文又以同样的理由分别为咸丰八年、九年之题报事奏请改题为奏。 (4) 到了同治朝, 官文依然以同样的理由奏请改题为奏。 (5) 继任的李鸿章 (6) 及署理的郭柏荫、李瀚章也是循例办理, (7) 而当李瀚章于光绪朝再任湖广总督时, 仍然不改其志, 继续奏请“暂照案改题为奏”, “应俟库款充裕添补齐全后方可循例题报”。 (8) 随后继任的总督, 如谭继洵、张之洞、端方、陈夔龙、杨文鼎等, 也都曾针对此案上过同样性质的折子。 (9) 因此, 从咸丰八年一直到宣统元年 (1909) 的51年间, 湖北省每年该盘点的兵丁马匹战船数目在经费添补齐全前都是暂照案改题为奏。惯例一旦形成, 一般官员只是照案办理;如果统治者不在意, 一切照旧, 行礼如仪, 无人会去深究其原委。无怪乎在光绪二十七年八月废止题本后, 原本该用题本的公文都已“按照新章改题为奏”了, 湖广总督端方于光绪二十八年十二月所上的折子开端仍然写道, “为湖北省各标镇协营原额增添裁汰缺额兵丁马匹战船各数目照案改题为奏恭折仰祈圣鉴事”。 (1) 同样的字句也见于光绪三十四年十二月五日陈夔龙的奏折。 (2)

   到了同治朝, 除了上述承继咸丰朝的湖广总督案例外, 仍可见到一些救急性、权宜性的改题为奏事件。同治三年 (1864) , 同治皇帝在接到曾国藩奏报江南省贡院修理工竣的折子后, 即谕令礼部改题为奏, 迅速办理简派江南省十一月将举行乡试的考官事宜。 (3) 江南省贡院于太平军占领期间受损, 六月间江宁收复后即鸠工兴修, 预计九月二十日完工, 十一月举行乡试。曾国藩遂于九月十一日具折请旨简放主考官。他指出, 向来八月乡试, 都是在六月二十日礼部进本, 二十二日简放主考。这次十一月乡试似应在九月二十二日简放考官。 (4) 同治皇帝的谕旨颁于十九日, 距二十二日只有三天, 显然时间紧迫, 同治皇帝因而谕令礼部改题为奏, 希望能够加速办理。

   不过, 在同治朝, 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非急迫性却仍然改题为奏案例, 即使最初提出时可能只是一种权宜措施。同治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署通商大臣江苏巡抚李鸿章会同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与户部奏准:

   各海关洋税收支数目均以咸丰十年八月十七日为始, 按三个月奏报一次, 扣足四结, 专折奏销一次;仍从第一结起, 造具每结四柱清册, 送部查核, 毋庸按照关期题销, 以清界画而免稽延。其各关应征常税仍令各按关期照常题销, 以符旧制。 (5)

   清代海关每年征收税银一向系按照关期将收支各数具题报部。而洋税因英法两国各二成扣款统自咸丰十年八月十七日起以外国三个月为一结, 按结由各关奏报一次。李鸿章等的考虑是, “若仍照常税之例办理题销, 是入数既不能不以结期为断, 出数又不能不以关期为断, 关期与结期互有参差, 入数与出数即多轇轕”。 (6) 因而, 决定将各海关洋税收支数目均以咸丰十年八月十七日为基准日, 仍按三个月为一结奏报一次, 每四结专折奏销一次, 也就是每十二个月改题为奏, 报部核销, 而常税仍照原有体制依照关期具题。这明显是考虑洋税征收便利所作的调整。另外, 我们也看到同治八年盛京刑部侍郎志和奏报, 奉天省奉旨补行计典有举无劾改题为奏事。 (7) 奉天省每三年的大计有举无劾依例改题为奏的案例在光绪朝也可见到。 (8) 至于为何奉天省的计典须改题为奏, 目前尚不清楚。

  

   五、光绪朝的改题为奏

  

   虽然清政府在光绪二十七年废止了题本, 让改题为奏案例走入历史, 但是, 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 在废题本的谕令发布前, 朝廷上下未见关乎是否该废题本的讨论, 见到的依然只是改题为奏的奏疏。从光绪二年开始, 礼部、吏部、刑部分别奏准了几件改题为奏的案例。根据《会典》, 光绪二年咨准, 当年丙子恩科宗室会试题目改题为奏。也就是将宗室会试题目纸并考官等请安各折, 于十七日士子出场后, 一并交出, 于十八日一同具奏。 (9) 光绪三年, 为因应封篆期内例不进本的规定, (10) 吏部奏准, 每年十二月月选人员, 如系有关缺分者, 于次年正月二十日以前改题为奏。 (1) 光绪九年四月二十日山西巡抚张之洞奏请将该省积压数十年之久未造报请销积案改题为奏, 以期简易。得旨, “着照所请, 该部知道”。 (2) 光绪十七年九月三日, 刑部因为各省审拟寻常盗案题奏不能画一, 奏请将此等件一律改题为奏;同时亦请将各省罪应斩绞的人命等案, 一并改题为奏。两案均得旨“依议行”。 (3) 不过, 令人不解的是, 光绪十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山西巡抚张煦又奏请将该省寻常盗案依陕西省前例改题为奏, 以期迅速。得旨, “刑部知道”。 (4) 张煦是在光绪十五年四月十日陕西巡抚任上奏请将寻常盗案改题为奏, 获准实施。 (5) 不过无论如何, 如果只是因为各省题奏不能画一, 就将所有盗案无分轻重, 一律改题为奏, 当朝统治者对其先祖雍正、乾隆与嘉庆三帝所念兹在兹的体制问题显然已不在意了。十年后题本的被废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根据庄吉发的研究, 光绪二十六年庚子拳变八国联军进入北京, 是清廷废除题本的关键。 (6) 当年七月二十一日, 慈禧与光绪皇帝离京, 前往山西太原;八月, 因晋省荒歉, 供应不继, 且省城电报不通, 联系困难, 遂于闰八月初八日启程往西安; (7) 九月初四日抵西安府, 驻跸行宫, (8) 直到次年八月二十四日始启銮回宫, (9) 十一月二十八日返抵京城。 (10) 这一年期间, 先是湖南巡抚俞廉三于二十六年八月六日与闰八月十二日二度上奏, 以“驿道梗阻”, 请求递送行在紧要本章, 可酌量改题为奏, 以免迟误。 (11) 九月十二日, 军机大臣以“行在无档案可核, 请饬各督抚于本年寻常年例题本, 暂缓送部, 俟回銮后再行照常办理;紧要事件准其改题为奏”。 (12) 十月二日, 全权大臣大学士李鸿章奏“请将题本暂缓送阁”。 (13) 换言之, 回銮以前, 朝廷不处理一般性公务, 仅受理紧要事件, 也就是所有改题为奏案件。庄吉发认为, 九月十二日即为“清廷颁布改题为奏谕旨的确切日期”。 (14) 不过, 如果观察后来的发展, 军机大臣九月十二日紧要事件奉准改题为奏的谕旨应该只是原则性的宣示, 具体的紧要事件仍需个案奏准。例如, 九月二十一日, 山西巡抚锡良奏请, “嗣后遇有副将以至守备各缺例应题补者, 随时改题为奏;俟部务整理后, 仍规复旧章”。 (15) 十一月六日, 吏部尚书敬信等奏, “京员悬缺太多, 应补各官, 请改题为奏, 免旷职务;其月选官及分发人员, 请俟和议有成, 即简在京王大臣先行验放, 以示体恤”。 (16) 此后一直到光绪二十七年八月十五日颁旨废题本前, 改题为奏一直是朝廷处理本章问题的基调, 废止题本一直不曾是个选项。即使触发决定废题本的李鸿章等所上的折子也仅止于改题为奏。

光绪二十七年八月七日, 李鸿章与荣禄等因为与列国和约签订, 上折奏报留京办事人员接收并移回大内办公情形与整顿内阁题本办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清代   题本   奏折   改题为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99.html
文章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