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基:转型时期南非宪法法院的策略与底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3 次 更新时间:2020-10-18 07:30:43

进入专题: 南非宪法法院     违宪审查     司法审查  

李宏基  

   从裁判结果观察,大法官们意见基本一致,分歧较少。其中,全体一致判决共32例。剩下存在分歧的案件仍旧是保持大体一致,比较少出现法官派别林立的情况。因而在实践中,协同意见较多,反对意见较少。

   表1 大法官意见分布表

   总的来说,转型时期48个案例可以归为三大类型。第一,涉及24例公民权利案件。典型案例如S v. Makwanyane案,其中8例经实质审查被驳回,或认为合宪。第二,涉及9例建设宪政民主国案件。这类案件主要牵扯政治权力的分享,国家与社会秩序建设。典型案例如Executive Council, Western Cape Legislature and Others v.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and Others。第三,因程序问题或因程序问题驳回而未做出实质裁判的案件,共计15例。

   倘若我们关注做出实质裁判的案件,那么主要包括16例公民基本权利案件和9例宪政民主国案件。在受到支持的公民权利案件当中,根据1993年临时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权利,笔者对法庭多数意见主要保护的权利进行划分:16例案件中,10例涉及公平审判权,1例涉及个人自由与安全,1例涉及生命权,1例涉及隐私权,3例涉及平等权。南非宪法法院在转型时期最为关注的案件,莫过于公平审判权和平等权。

   表2 得到支持的16例公民权利案件分类

   在9例宪政民主国类型案件中,案件类型分布就较为平衡,这些问题基本涵盖了从中央到地方,从立法、行政到司法方方面面的内容。

   表3 9例宪政民主国案件分类

   由上述分析可知:转型时期南非宪法法院的裁判重点在于保护公民权利,以及处理政府权力的划分与平衡。在宪政民主国案件中,南非宪法法院并未过于强势,也未接连做出诸多强硬判决。

   (二)死刑废除案

   1990年8月,Makwanyane、Mchunu等六人在约翰内斯堡抢劫一辆运钞车。警方当场击毙3名犯罪分子,1人逃离,仅剩下Makwanyane、Mchunu两人被抓捕归案。警方也付出4人死亡,1人重伤的代价。两位抢劫犯在约翰内斯堡被起诉,检方指控他们涉嫌多项谋杀、抢劫罪。根据南非1977年刑事程序法,几项罪行累加足以判处死刑。被告上诉至南非最高上诉法庭,上诉法庭维持原判。其实,这场审判早在1993年就结束了,但是南非临时宪法颁布后,辩方律师主张南非刑事程序法死刑规定违反了临时宪法。于是南非宪法法院受理此案,审查刑事程序法中死刑规定的合宪性。

   20世纪50年代以来,南非死刑问题备受争议。20世纪80年代南非社会动荡不安,黑白矛盾激化,死刑成为官方治理社会的重要手段。1989年最后一名死刑犯被送上绞刑架后,死刑在南非司法执行中暂且告一段落。为了缓和政治冲突和分歧,释放和解信号,1990年2月时任总统德克勒克宣布,除非极端严重犯罪,死刑执行一律停止。总统官方声明肯定了司法实践中对死刑的废弃,不过立法层面尚未废止死刑制度。

   作为剥夺生命的刑罚手段的死刑本应是惩罚犯罪,但是南非死刑长期主要适用于黑人群体的现状使得黑人团体对死刑留下恶劣印象。非国大乃至他们代表的黑人视死刑为整治违抗白人命令的政治手段,因而极力主张废除死刑。他们认为,“死刑反对政治犯罪和在普通刑事犯罪中不恰当适用于黑人犯罪分子,这成为种族隔离时期许多罪恶当中最为严重的一种”。虽然种族隔离时期死刑具有政治目的,社会大众并未积极响应废除,因为一般认为死刑仍然能够有效遏制犯罪。人权律师团体主席布莱恩•柯林认为,南非社会首先应当树立人权观念,民众自然就会理解废除死刑的争论。

   S v. Makwanyane案在1995年2月15日至17日期间开庭,这也是宪法法院在2月14日正式运转后正式审理的第一个案子。但是判决却拖延了3个多月,直到6月6日才正式宣判。面对这个棘手问题,大法官们总体上同意废除死刑,但是理由不尽相同。最后,查斯卡森院长撰写了法庭意见,另外9位大法官独自发表协同意见。查斯卡森认为,没有正当限制生命权的理由,因而死刑是违反临时宪法的。他遵循“两步测试法”, 首先回答《刑事程序法》第277条第1款第1项是否违反了南非《临时宪法》第9款关于生命权的条款。紧接着,法院审查死刑对生命权的限制是否正当合理。

   法院认定,死刑显然违反《临时宪法》第9款“任何人都享有生命权”。大法官将国外宪法价值引入,把加拿大、德国、美国和欧洲人权法院域外司法裁判内容作为说理内容论证生命权的内涵和价值。查斯卡森据此认为,死刑是一项残忍、不体面和不人道的刑罚。这种立论基础是为了驳斥威特沃特斯兰德检察官的说法。后者认为,判定什么是残忍、不人道、不体面的标准取决于社会态度,而南非社会并不认为针对极端谋杀案的死刑是惨无人道的。同时,各地对死刑执行标准分歧甚大,各种人为因素掺杂进审判考量因素,死刑的适用反映了法律的不平等。

   南非宪法法院考察死刑合理性时,并不认同死刑的严苛性、民意倾向二者能够成为允许死刑存在的正当理由的观点。首先,犯罪率居高不下,警方应该尽力抓捕,司法应当有罪必罚,而非依靠死刑恐吓犯罪分子。其次,民意好恶并不能成为法院裁判的判断标准。宪法法院有义务、有责任维护宪法的精神与理念。

   据民意调查显示,当时64%的南非民众支持保留死刑,因而这个判决引起舆论轩然大波。判决也被认为未考虑多数人的期望。事实上,仍然有459位死刑犯被关押在监狱。宪法法院认为,这批死刑犯仍需等待法院做出最后判决或是给予其他刑事处罚。死刑废除迎合国际人权的发展趋势,但是废止的时机是否适当常常为人讨论。1994年以来,南非犯罪率居高不下,国家治安状况一直未见好转。因此,社会呼吁恢复死刑制度的声音从未消停。虽然至今南非民众对于废除死刑充满不解,但是南非宪法法院敢于为了宪法赋予的生命权,而拂逆民意,无疑反映了它推行宪法的坚定立场。

   (三)挑战中央政府权力案

   南非宪法法院面临最为棘手的问题,或许是与政治部门之间的对抗冲突。宪法法院面临的一个涉及中央与地方权力关系的案件,就是Executive Council, Western Cape Legislature and Others v President and Others案。南非新政治秩序引人瞩目的政治活动是从中央到地方多种族共同参与的民主选举。1994年4月、5月,南非民主大选选举出总统和国家议会成员。1995年,各省召开地方议会选举。本案事关1995年11月1日开普敦都会城区的选举,倘若裁判拖延过久,那就会延误正常选举时间,地方选举开局受挫。同时,案件裁判也会影响地方选举形式,因而南非各阶层都对宪法法院的裁判格外关注。

   南非地方政治转型的共识文件是在1994年1月20日正式通过的《地方政府转型法案》(以下简称《转型法》)。1994年2月2日,法案正式生效,比临时宪法的生效时间更早。南非地方政治错综复杂,旧有地方体制在政治和解后保留较为完整,地域差异直截了当地呈现在《转型法》之中。依照《转型法》,南非划分为14个独立区域,根据各地历史和政府架构产生3种不同的立法、行政权力分配模式。4个地区直接隶属中央政府;6个地方成立自治政府,立法、行政机构享有相当大的自主权;剩下4个地区建立独立州政府,立法、行政部门较为独立。1993年临时宪法进一步巩固《转型法》的法律地位。临时宪法规定:地方政府不得调整,与地方转型法案不一致也应维持到依照该法履行的地方选举正式结束。然而《转型法》仍留有松动缺口,《临时宪法》第235条第8款授予国家总统修订该法案的权力,以便推动其适用和解释。1994年11月23日,议会同意修正《转型法》,正式授予总统以政府公告方式修订《转型法》。在西开普省的地方政府交接过程中,各部门负责人因为权限不清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发生矛盾。为保障转型政府和选举有效运转,以曼德拉为首的中央政府正式介入。1995年6月7日,曼德拉总统宣布了一项政府公告,即《转型法》第三修正案。该法案修订《转型法》第3条第5款,将地方委员会成员的任命和解聘权从省政府转移至中央政府。第二天,曼德拉总统又宣布第四修正案,修订《转型法》第10条,原本有权决定地方政府内部权限划分的行政官权力受到限制,同时修正案具有法律溯及力。中央政府公然干涉转型时期的地方政府内部权限划分的行为使得西开普省尚存的各政府机构和部门大为哗然。他们认为,中央政府修订的法案明显侵犯当初划定的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划分原则,因而紧急起诉总统等政府部门。根据临时宪法附录3中的宪法原则,他们主张总统的行政行为可能会侵犯各省政府保有的权力。

   首先,宪法法院多数意见认为,宪法原则不能在此直接被解读和运用于当下政府制度。因为根据宪法原则条文来看,其制定用途仅限于在新宪法审查之中。但是,这部法案第16条A项确实违反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政府各部门间的权力划分原则。作为多数意见撰稿人的查斯卡森指出,议会授予行政部门的行政权违反了临时宪法。在此,他开始反思行政部门的行政权范围。他认为,行政部门可以在法律的框架内制定“附属性立法”,但是绝不能像《转型法》一样被授予修订法律的权力,因为这违背了分权原则。他引述了美国、爱尔兰、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等地区的法律和判例论述。反过来,议会也不能毫无限制地立法和授权,必须服从宪法新秩序。更进一步,该法案违背了《宪法》第235条第8款“行使行政权的权力范围”。法官认为,行政权不能超过它目的所必要的限度。而且,这已经侵犯了附件6中包含的省立法权限。因此,该法案的两部修正案都违反了临时宪法。当宪法法院宣布总统违宪时,宪法法院和政治部门的关系异常紧张。以曼德拉为首的行政部门在判决公布后发表的电视讲话中表示尊重宪法法院的判决和宪政秩序,但曼德拉也表达了对南非宪法法院的不满。

   这次中央与地方权限冲突使得南非宪法法院面临自身权力与行政权之间的正面对抗。一方面,判决结果是南非宪法法院试图维护整个宪法秩序,推动宪法实施的结果;另一方面,危机最终得以化解或许有赖于司法部分、行政部门尊重宪法秩序的共识,同时反映了政府各部门之间对分权原则的尊重。这两方面无疑对宪政民主国的建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宪法法院在此一气呵成完成了中央与地方、议会与行政分支的权力界限的初步界定,同时也承受住政府其他部门的冲击和考验。

  

   四、南非宪法法院:宪法推行者

   置身于南非全面转型阶段中,南非宪法法院被赋予了诸多重要权力。它大胆而果断地做出诸多宪法判决,重塑了南非社会、政治、法律制度。我们在肯定南非宪法法院所作所为时,或许该更深入讨论宪法法院的角色与成因。

   (一)南非宪法法院的五年功绩

   南非宪法法院在短暂五年内从制度设计图纸演变成运转顺畅的法院,对社会和自身都起着诸多积极作用。第一,南非宪法法院推动了临时宪法实施,捍卫了公民第一代权利。首先,南非宪法法院废除死刑、鞭笞等肉刑,保障人的尊严。其次,它保障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隐私权等权利。最后,它赋予南非公民平等地位。南非宪法法院诸多平权判决让原本处于弱势地位的黑人、同性恋等群体获得了特别保护。由此可见,南非宪法法院顺着权利保护的历史潮流,将公平审判权、平等权、公民自由等保护问题视为重点。

第二,南非宪法法院促进南非社会和平转型。转型时期的南非社会是一个不稳定的火药桶,无论是积久成病的经济发展模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南非宪法法院     违宪审查     司法审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8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