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盾:“词”为何物:对现代汉语“词”的一种重新界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7 次 更新时间:2020-10-10 23:08:01

进入专题:   动态词观  

邓盾  
而是比词大的单位(词组)。因此,“最小”这一鉴定标准在执行时所面临的问题是:有什么方法可以用来判定(2a)这种类型的组合是词还是词组?

   对于上述问题,陆志韦等(1957:6-9)提出的扩展法在学界影响最大。(2a)所代表的片段,比如“红布”,到底是词还是词组,很多语法著作和笔者所知的所有现代汉语教材都借助了扩展法来进行判定。比如朱德熙(1982:34)提出了四条区别复合词和句法结构(即词组)的标准,其中一条是:“不能扩展的是复合词,能扩展的是句法结构。”朱先生给的例子是:“生姜、大车(用马或骡子拉的车)、金笔(自来水笔)”是复合词,而“生肉、大车、金表”是句法结构,理由是后者可以扩展为“生的肉、大的车、金的表”,而前者不可以。

   扩展法最关键的问题是:到底什么是扩展?比如能否根据“嫩生姜、旧大车(用马或骡子拉的车)、新金笔(自来水笔)”来断定“生姜、大车(用马或骡子拉的车)、金笔(自来水笔)”可以扩展,因此是词组?遗憾的是,笔者所知的文献都只是通过实际的应用来例示扩展法,没有对扩展法给出严格精确的定义。更遗憾的是,文献上运用扩展法所得出的结论,如果仔细推敲,很多均缺乏根据。比如说认为“生肉”可以扩展为“生的肉”,因此“生肉”是词组,这其实是站不住脚的。运用扩展法得出的结论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扩展后得到的片段(称之为B)与扩展前的待判定片段(称之为A)之间具有派生关系。如果B根本不是由A扩展而来的,就不能根据B来下结论断定A是否可以扩展,从而判定A是词还是词组。仍以“生肉”和“生的肉”为例:

   (3)认为“生肉”是词组的观点预设的“生的肉”的生成过程:

   a. 第一步,取“生”;

   b. 第二步,取“肉”;

   c. 第三步,组合“生”与“肉”得到“生肉”;

   d. 第四步,取“的”;

   e. 第五步,将“的”插入“生肉”,扩展“生肉”得到“生的肉”。

   只有(3)中的生成过程成立,才能保证“生的肉”与“生肉”之间的派生关系,才能说“生的肉”是“生肉”扩展而来,然后才能进一步说因为“生肉”可以扩展为“生的肉”,所以是词组。但事实上,“生的肉”是按照如下的步骤生成的:

   (4)“生的肉”的实际生成过程:

   a. 第一步,取“生”;

   b. 第二步,取“的”;

   c. 第三步,组合“生”与“的”得到“生的”;

   d. 第四步,取“肉”;

   e. 第五步,组合“生的”与“肉”得到“生的肉”。

   本文之所以认为(4)才是“生的肉”的实际生成过程,是因为朱德熙(1961、1966)令人信服地论证了“生的肉”里的“的”是一个后附性成分而不是一个插入性成分。“生的肉”做层次分析应该是“生的/肉”(“生的”和“肉”组合得到“生的肉”)而不是“生肉”加“的”(“的”插入“生肉”得到“生的肉”)。如果接受(4)才是“生的肉”的生成过程的结论,不难看出,在上述过程中,根本没有出现“生肉”。也就是说,“生的肉”不是“生肉”通过扩展而来的,两者不具有派生关系。既然如此,就不能以“生的肉”作为依据来下结论说“生肉”可以扩展为“生的肉”,所以是词组。

   正因为扩展法没有严格的定义,如果照葫芦画瓢,按照文献上已有的实践来贯彻执行扩展法,会得出完全反直觉的结论。比如若要根据扩展法来判定“生的肉”这个片段是词还是词组,因为“生的肉”不能被扩展为“*生的的肉”,所以“生的肉”是词4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插入“的”这种方法来执行扩展法,去判定“生肉”和“生的肉”这两个语言片段的性质,会得出“生肉”是词组而“生的肉”是词的结论。很明显,这一结论很难令人接受。

  

   三 对现代汉语词的一种重新界定

   上一节讨论了目前学界通行的现代汉语词的定义存在的问题。为解决这些问题,本文主张从语言生成的动态视角来认识词。以动态词观为基础,本文把现代汉语的词重新定义为:“在以语素为起点生成句子的过程中产生的,具有句法完整性(syntactic integrity)的最小语言片段。”下面先介绍动态词观和句法完整性的具体内涵,然后再论述新的定义如何能够解决通行定义存在的问题。

   3.1 动态词观与句法完整性的内涵

   动态词观作为词的一种认识论5,其具体内涵是:词不是先于句子生成而存在的、在句子生成时现成可取的静态单位,而是在句子生成过程中产生出来的单位。也就是说,在本文看来,词不是所谓的词库里存储着的可直接取来用于句子生成的原材料,而是在句子生成过程中的产物,是话语生成过程中产生出来的过程物。一般认为,语素和词都是词库里的单位,语素在词库里通过构词规则组合成词,词再作为起点性的原材料单位,从词库进入句法,在句法里根据句法规则组合生成词组和句子。换句话说,词是句法生成过程的起点,其产生先于句子的生成,与句子的生成无关(朱德熙,1982:25)。本文认为,现代汉语语法体系的基本单位库里静态存储的、直接可取的现成原材料是语素这级天然单位,语素才是句法生成过程的起点。另外,现代汉语的语法体系并不存在构词部门和造句部门以及构词规则和造句规则的区分,生成的部门只有一个,即句法;生成的规则也只有一套,即句法规则。词和词组、句子一样,都是在以语素为原材料的言语生成过程中通过句法规则相互组合而产生的。

   以上述认识论为基础,本文采用句法上的完整性作为界定词的鉴定标准。事实是:在以语素为起点造句的过程中,语素与语素相互组合一旦生成了一个词,这个词就具有了句法上的完整性,具体的体现是词的内部组成成分不能进行句法上的操作。词的这种完整性特征,在很多语言里都有事实上的体现。下面仅举一个英语例子来进行简单说明。green house这个片段,有语音形式上的手段来标示其性质。如果片段的主重音落在house上,片段整体是一个名词词组,义为“绿的房子”。如果片段的主重音落在green上,片段整体是一个复合名词,义为“温室”。也就是说,green house是词还是词组,有语音上的标记,这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事实。有意思的是,当主重音落在house上,即green house为名词词组时,其内部组成成分green可以作为句法操作的对象,比如能受到程度副词very的修饰,得到very green house“很绿的房子”。但是当主重音落在green上,即green house为复合名词时,其内部组成成分green不能作为句法操作的对象,比如不能用程度副词very去修饰green。这一事实表明:词具有句法上的完整性,而词组没有这个特点,此即著名的“词项完整性假说”(Lexical Integrity Hypothesis)的事实依据(参看Di Sciullo & Wiliams,1987:46-54)。陆志韦等(1957)提出的扩展法背后所隐藏的出发点应该也是词的完整性:正因为词具有完整性,所以不能被扩展。可惜的是,扩展法作为一种方法,因为缺乏定义和认识论的支持,文献对它的使用并没能很好地体现出词的完整性特征。

   基于上述讨论,本文提出如下界定词的操作程序和判定标准:

   (5)动态词观下界定词的操作程序与判定标准:

   在以语素为起点造句的过程中,组合成分X和Y得到了片段XY,如果:

   a. X或Y可以进行句法操作,那么片段XY是一个词组,其组成成分X和Y都是词;

   b. X和Y都不能进行句法操作,那么片段XY是一个词,其组成成分X和Y都是词内成分。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5)规定了判定的对象只能是由两个成分组成的片段。单个语素不与任何成分组合,我们无法判断其身份。比如单独拿出“人、大、去”中的某一个语素,我们无法判定它是不是词。只有知道接下来与它组合的成分是什么,才能做出判断。比如说与上述三个语素组合的分别是“呢、的、吧”,由此得到“人呢、大的、去吧”,因为这三个片段都不具有完整性(具体证明可参考下文对“吃的”的证明,此处略),所以三个片段整体都是词组,每个片段内部的两个组成成分都是词。如果与上述三个语素组合的分别是“民、方、处”,由此得到“人民、大方、去处”,因为这三个片段都具有完整性(具体证明可参考下文对“吃头”的证明,此处略),所以三个片段整体都是词,每个片段内部的两个组成成分都是词内成分而非词。不难看出,这样的结论是符合事实和直觉的。

   本文把(5)中的关键概念“句法操作”定义为成分的组合(merge)。一个成分X可以进行句法操作,就是X可以和另一个成分Z进行组合(组合的语序无关紧要,XZ和ZX都是X进行句法操作的结果)。(5)中的句法操作需要满足如下条件:成分X进行句法操作的结果(即X与Z组合得到的片段XZ或ZX)必须与X在句法功能上保持一致。举例来说,若X是“生肉”里的“生”,X进行句法操作意味着与一个成分Z进行组合,上述要求规定Z可以是“很”,因为“很生”与“生”的功能一致,但Z不能是“的”,因为“生的”与“生”功能不一致。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5a)用了表示析取(disjunction)的“或”,因此只要X或Y中的一个可以进行句法操作,XY这个整体就不具有完整性。(5b)用了表示合取(conjunction)的“和”,只有X和Y都不能进行句法操作,XY这个整体才算具有完整性。

   3.2 解决通行定义存在的问题

   首先看虚的成分以及扩展法给通行定义带来的问题。运用新的定义,上文讨论过的“生肉”和“吃头”会被鉴定为词,而“生的肉”和“吃的”会被鉴定为词组。

   先看“生肉”。在造句过程中,组合“生”和“肉”得到“生肉”这个片段。事实是:“生肉”一旦生成,就具有了完整性,片段内的两个组成成分“生”或“肉”都不能进行句法操作,比如说二者分别带上进行修饰的成分,其结果是不合法的:“*很生/肉、*生/那块肉”。既然“生肉”生成后具有完整性,按照新定义的鉴定标准,“生肉”是词。

   再看“生的肉”。上文已经指出,“生的肉”的生成过程是先取“生”,再取“的”,组合二者生成“生的”;然后取“肉”,将之与已经生成的“生的”组合,生成“生的/肉”。先看组合“生”和“的”生成的“生的”。事实是:“生的”生成后,不具有完整性,因为其内部组成成分“生”可以与修饰成分组合,结果是合法的:“很生/的”。既然“生的”生成后不具有完整性,按照新定义的鉴定标准,“生的”是词组。再看组合“生的”与“肉”得到的“生的/肉”,这个片段也不具有句法上的完整性,因为其内部的组成成分“肉”可以与修饰成分组合,结果是合法的:“生的/那块肉”。既然“生的肉”生成后不具有完整性,按照新定义的鉴定标准,“生的肉”是词组。

   接下来看“吃头”和“吃的”。造句时,组合“吃”和“头”得到“吃头”,该片段生成后具有完整性,因为其内部组成成分“吃”不可以与状语或宾语等句法成分组合:“*经常吃/头、*吃螃蟹/头”,根据新的鉴定标准,“吃头”是词。与之相对,组合“吃”和“的”得到“吃的”,该片段生成后不具有完整性,因为其内部组成成分“吃”可以与状语或宾语等句法成分组合:“经常吃/的、吃螃蟹/的”,根据新的鉴定标准,“吃的”是词组。

在“生的肉”这类片段的定性上,新的鉴定标准要优于扩展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动态词观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38.html
文章来源:《世界汉语教学》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