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坡:清代江南与徽州之间的运棺网络及其协作机制——以善堂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 次 更新时间:2020-10-07 16:37:45

进入专题: 江南   徽州   善堂   徽商   运棺网络  

张小坡  
不致湮没, 如不愿埋葬他乡, 欲归故土, 即运回登善集公地掩埋。如有其家属假冒家境赤贫, 希图领取葬费或妄称借贷者, 概不准应, 以杜绝觊觎无赖的风习。若查实该家属借端滋扰, 司事即禀县令解押具结, 运载至某县登善集厝所, 即在该县具禀饬差押葬, 以除后患。 (2) 67

   自杭州运来的棺柩抵达口岸后, 登善集司事要亲自到场, 照册查点核对进厝, 登记号谱以免领材时出现差错。来领材者, 惟善堂已议定规则, 每棺雇抬工4名, 路远则加2名, 抬费按路程远近照例给发, 不准额外索要, 如有滋扰生事者, 送官究治。每年三月、九月选择一位诚实稳健之人, 从登善集支给工费, 抄录号簿, 到六县寄放棺柩之家, 催领其抬去以免耽搁。如果亡者有祖坟却无力营葬, 其亲属到登善集领柩, 补贴葬费钱2 000文, 远者加倍。如有水路可通, 即于水旺之时搭载小船送至口岸。倘若催领之人找到亡者本家, 每棺另给酒资200文以奖励其勤劳, 若连催不领, 即于次年三月代葬义地。惟善堂的补助费有赤贫、孤寡之别, 全在登善集司事察看情形, 酌量资助以全善举。每逢葬期, 司事要亲自前往监督并检查墓穴之深浅, 不得草率掩埋, 灰料务须坚固, 日后亡者本家来迁另葬, 不致朽烂难收。埋葬经费宜照旧章, 每棺用石灰140斤, 土工4名, 每人给钱130文, 工人听从登善集安排, 不准分坊把持, 如有恃强阻挠者呈官惩究。墓前碑石长3尺, 出土阔1尺、厚4寸, 同匠人讲定工价, 不得多索迟误, 凿字标明字号某县某乡某人某年月, 埋葬部分涂墨上油, 以便迁葬时容易辨认, 不致模糊。登善集择用诚实工友一人看守厝所, 每年付给辛资, 须查看是否漏雨渗水, 如果怠惰误事, 传唤不到, 即另换人承值。每年清明、中元两节, 祭祀福仪纸箔, 由登善集照例备办, 若本地有捐输纸箔者另登捐簿照收。惟善堂中置办公匣一具, 存放银洋账簿、契据等重要账籍, 一人管匣, 一人管钥匙, 每年至腊月初十, 诸司事邀集同人结账, 誊清交出, 轮流挨管, 只有烟村登善集司事4人系自愿协力办公, 银钱出入概不与闻。倘若惟善堂有徇私舞弊情形, 查出公同议罚。 (1) 68

   黟县渔亭镇的登善集经司事数年努力, 捐募而来的经费已颇为可观, 除了渔亭镇经营盐业的商人每年照引派捐堆金钱五、六十千文, 舒光裕堂祠会每年捐洋钱8元外, 共收到元银400两、洋银674元、钱22千900文, 去掉买地、建屋两大宗开支, 登善集剩余款额全部存入渔亭镇四家典铺生息, 定以周年6厘行息, 四家典铺轮流值年, 分两季交纳, 春季二月、秋季八月俱交经理银钱的司事收当, 不得愆期挂欠, 捐钱则付登善集收账支用。69

   道光二十九年, 登善集制定了16条章程, 呈准黟县知县备案。登善集置号簿一本, 每年以年岁日期编列字号, 凡资送回黟之棺到达渔亭埠时, 值年司事者即照数目及地方、姓名查点核对, 挨号登载号簿。无论晴雨天气, 棺柩到埠后要即刻抬移入登善集厝所安放, 其事委托渔亭镇船行轮流管理, 以专责成。抬棺进集, 听凭船行雇请埠夫, 每棺公议力钱100文, 但必须另派一名出行人同去监督安放, 亦要每棺送酒钱20文给此人, 有棺几具, 即照棺数付其酒钱, 由船行开明印票, 交值年典铺查对给发, 以免蒙混。集内所存棺柩, 听凭其亲属随时来领, 司事查对号簿照发, 注明某年某月某日某人领去, 是由簰载还是用夫抬, 悉听其便。如果有实在贫困无力者, 公议每棺资助簰力钱360文, 而从杭州到达渔亭以及抬移棺柩入集, 其间的全部费用皆由公款支付, 登善集不取领棺之家分文, 倘若有埠夫勒索阻挠, 即由司事送官究治。凡停厝集内没有领走的棺柩, 每年逢二、八两月, 司事查照号簿另写布告, 将姓名、里居注明, 并写清楚定以某年某月为限, 如不领送回家, 登善集届时将予以埋葬等内容, 张贴各乡, 催促其亲属领回, 以免厝所拥挤, 妨碍后来的棺柩存放。集内所停棺柩除张贴布告催领外, 对于那些不能领回的无主棺柩, 则由登善集代为葬埋。凡惟善堂送到入集的棺柩, 停放时间以一年为限, 如满一年不领即掩埋于登善集义地, 立碑刊明姓氏。如果埋葬后遇有亲属前来起迁领去安葬者, 听其自便。登善集掩埋无主棺柩, 定以每年清明节前后, 每棺用石灰240斤、红石石碑一块, 埋葬时司事必须查对号簿, 注明某年某月某日, 迁葬义地时亦要邀请值年典铺同去监督, 不得浮浅草率。登善集原为黟县旅殁他乡无力回籍之柩停设, 只准安放惟善堂送来本县的棺柩, 附近居民和渔亭镇各商家的棺柩以及经过渔亭的其他县的棺柩一概不准徇情寄放。公议由登善集抬棺至义地掩埋, 并做堆安碑、挑灰等项人工, 每棺共给大钱500文, 规定石碑长3尺、宽1尺、厚3寸, 碑上刻某共某字, 每块石碑刊字及送到登善集内, 共给钱100文。遇到疾风暴雨的恶劣天气时, 必须进登善集厝所查看有无漏雨进水等情况, 该事交船行中之出行人承办, 每年给酒资钱2 000文, 发现漏雨隐患即告知值年典铺动工修理, 而司事亦须不时亲自查看, 以免蒙受欺蔽。每年逢中元节, 即延请渔亭镇的门图僧众在义地施放焰口一坛以妥孤魂, 议定诵经钱1 400文, 锡箔纸衣并供献香烛等项, 议定开支银一两换成钱零买, 如有捐助纸衣者听其功德。70

   从上可见, 江南各地的徽州善堂、杭州惟善堂与徽州境内的登善集三者形成分、总、分的关系, 构成了一张相对完整的运棺网络图景。各地徽州善堂接收身故同乡棺柩, 暂时寄放于丙舍或掩埋于义冢, 再定期将棺柩运送回乡。惟善堂为在杭徽州同乡提供服务的同时, 更主要的是处理江南各地徽州善堂运来的棺柩, 通过新安江将棺柩集中运回徽州。徽州境内的登善集负责把惟善堂运来的棺柩送到死者家中安葬, 完成最后一项环节。惟善堂与各处登善集在长期的运行过程中形成了内外联动的协作机制, 规章制度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强调棺柩顺利运送回乡, 注重对贫困死者家属的抚恤, 是一种比较务实而有效的救助方式, 解决了徽州同乡的身后之忧。

  

   五、结语

  

   清代以来江南各地徽州善堂的有序运行较好地诠释了旅外徽州同乡组织“事死如事生”的慈善理念, 他们所构建的独立于官方之外的民间社会救助体系, 体现了旅外徽州人互相周恤, 互相照应的团结协作精神。

   中国人对死亡充满神秘感与敬畏感, 高度重视身后之事。处理亡故同乡的后事是各地徽州会馆的主要事务之一, 江南各地徽州善堂的普遍设置, 是在清嘉庆、道光年间, 宾兴局等各类社会组织也大多在这个时候出现。各地徽州善堂虽然是会馆的附属慈善设施, 其管理人员也多来自会馆, 但大多独立收支, 其经费由同乡捐输, 比较通行的办法的是征收一文愿捐, 这是具有强制力的捐输方式, 否则很难负担运棺过程中产生的庞大支出。

   徽州人讲究落叶归根, 只要不是贫困至极或无后人, 多在死后运送回乡安葬, 善堂就是为暂厝棺木以待起运回籍而设立的, 有的设在义冢旁, 有的附在会馆内, 有的则单独建造, 情况多样。因善堂厝所空间有限, 难以容纳越积越多的棺木, 大多数善堂都规定了棺木寄放的时限, 如超过期限, 确无后人, 就代为安葬在义冢。善堂所设义冢的日常管理工作则是安排有序埋葬, 谨防外人盗葬, 定时查访坟墓有无坍塌破漏, 为岁时祭扫提供方便等。

   各地徽州善堂因经济实力不同, 在为身故同乡提供服务方面也有所差异。经费充裕的上海徽宁思恭堂、松江崇义堂等服务的链条就向前后延伸, 同乡故后, 善堂负责扛抬进堂, 对贫难收敛者, 善堂还捐助棺木、衣衾等。棺木扛抬进堂后, 有一系列的章程规定如何寄放、掩埋。距离徽州不是特别遥远的善堂还提供运柩回乡的服务, 江南各处徽州善堂的工作重心就是处理运棺事宜, 这些地方也多是水运条件优越之处, 能够用船运输棺木。因地理之便, 杭州成为江南运棺的集中点和转运站, 与其他善堂相比, 杭州新安惟善堂不但规模庞大, 业务也相对繁重, 该堂主要负责接收江南徽州善堂运送过来的棺木, 再经由新安江转运回到徽州。因徽州境内交通殊为不便, 运送回来的棺木要辗转多次, 才能最终到达亡者的家中。为了给回乡棺柩提供方便, 徽州境内在水陆口岸设立登善集、思安堂等善堂, 接收转运外地来的棺木, 发挥着和惟善堂同样的功能, 这就形成了一张内外联动的运棺网络及协作机制。如果对江南和徽州之间的运棺图景进行比喻, 杭州惟善堂就如同一台抽水机, 把分布江南各处的溪水抽上来, 汇聚在惟善堂这所湖泊里, 经过新安江这条水渠, 流到徽州境内的田地里。如此繁琐冗长、耗时耗财的运棺过程, 是一般家庭无力承受的, 徽州善堂的行为确实是值得称道的善举, 弥补了地方政府社会救助乏力的缺憾, 成为徽州人源源不断走出家乡, 安心在异地拼搏的重要保障。

  

   注释

  

   1 民国《新安义园征信录·新安六善堂募启 (同治辛未年起) 》, 不分卷, 民国九年铅印本, 第24页a。

   2 (1) 日本学者夫马进的专著《中国善会善堂史研究》 (伍跃、杨文信、张学锋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5年) 考察了曾广泛存在于中国的善会与善堂的历史。他以明末清初为中心, 探讨了善会善堂出现的历史背景及其开端, 论述了清代善会善堂的育婴事业和救助节妇的具体状况, 分析了善会善堂与国家、社会、都市行政、行会、中国近代地方自治的关系等重要问题, 对善会善堂的结构、内涵、运作实态及其和国家、地方社会的关系都作了细致探讨。夫马进回应了日本明清史学界盛行的“乡绅支配论”和西方史学界关注的“公共领域”观点, 认为这两种论说都不符合中国历史的实际。梁其姿的专著《施善与教化---明清的慈善组织》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1年) 以时间为序列, 考察了明清时期的慈善组织, 依次讨论了明代以前慈善观念与慈善组织的历史发展, 明末至乾隆之间的善会历史, 善堂发展到嘉庆道光以后意识形态的改变, 以及这种意识形态与小社区发展的关系, 提出此时慈善组织反映了“儒生化”。该书主要探讨了两个问题, 一是透过民间慈善组织发展的历史, 考察社会经济改变与价值观改变的关系, 二是公共领域的问题。指出, 从明清慈善组织的历史发展来看, 所谓“公共范围”虽然有发展地方社会自主的潜质, 但是由于善堂领导阶层在意识形态上或社会身份上的限制, 这个潜能并没有太大的发挥。杨正军《近30年来中国善会善堂组织研究述评》 (《开放时代》2010年第2期, 第149-158页) 一文对近30年来国内外学者有关中国善会善堂的研究进行了梳理, 可资参考, 此处不再赘述。

   3 (2) 范金民:《清代徽州商帮的慈善设施---以江南为中心》, 《中国史研究》1999年第4期, 第144-153页。

   4 (3) 王日根、徐萍:《晚清杭州徽商所建新安惟善堂研究》, 《安徽大学学报》2013年第6期, 第90-97页。

   5 (4) 王振忠:《万安停槥处:一处徽州慈善设施的重要遗存》, 《寻根》2015年第3期, 第60-65页。

   6 (5) 光绪《塘栖新安怀仁堂征信录·塘栖重建新安会馆序》, 不分卷, 光绪戊寅年初刊, 第1页。

   7 (1) 民国《新安思安堂征信录·序》, 不分卷, 民国九年第一刻, 第1页a, 此份材料承黄山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刘芳正博士惠赐, 谨致谢忱。

8 (2) 《昭文县为梅园公所卜建存仁堂给示勒石碑》, 苏州博物馆等编:《明清苏州工商业碑刻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江南   徽州   善堂   徽商   运棺网络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05.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