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坡:清代江南与徽州之间的运棺网络及其协作机制——以善堂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 次 更新时间:2020-10-07 16:37:45

进入专题: 江南   徽州   善堂   徽商   运棺网络  

张小坡  
思恭堂还规定, 每三年请僧人诵经超度一次, 棺木掩埋后专设一坛, 诵经三日, 并放焰口一台。50

   各地徽州善堂建造丙舍, 只是供暂时无力归籍的身故同乡浮厝其间, 最主要的功能还是将无力归乡的棺柩运送徽州, 为此, 善堂或立一文愿或四处劝捐, 资助同乡棺柩回到故土, 如南昌县新安遗爱堂所言:“生有家不能归, 死后复羁魂异域夜台, 有知良足悲矣。倘有诸子期亲不难扶正邱首, 抑或零丁孤寡, 谁复远负遗骸。爰再集同人兴立一文愿, 岁又可得钱若干缗, 酌定归榇助葬之需, 其章程一仿苏州之诚善堂而酌而裁之, 布置周详, 不遗缺憾。呜呼, 徽人好义, 古已云然。斯举也, 可谓仁之至义之尽矣。” (3) 51松江新安崇义堂仿照苏州积功堂帮贴盘柩回里费用的做法, 根据路程远近, 定费用多寡, 在松江加给棺柩下船及到徽州上山安葬的费用, 并在道光十八年六月制定规条, 以防“愚昧之辈贪利而藉此争多, 刁滑之徒领柩而竟不送到”。崇义堂规定, 凡无力归乡者必须由其亲属托保人到崇义堂说明情况, 运回徽州的棺木按号登记姓名、住址, 保人与亲属书立收领字据, 信客书立承揽字据, 堂中出具连环票据, 发给盘费, 不准混报。如无保人, 一概不准给发, 如有领出后中途抛弃及冒领等情节, 一经察出, 即向所保之人追还领费。凡由保人到崇义堂具保的棺柩, 除给盘费外, 再给从松江扛抬下船费钱280文, 到徽州上山费钱2 000文, 收到收领字据、承揽字据后, 即当面给付。崇义堂还以松江为界限, 根据运回徽州的路程远近制定了盘费贴补标准。52

   各地徽州善堂的做法与松江新安崇义堂大同小异, 基本上都是由善堂劝募一笔经费存典生息, 每年资助若干棺柩回籍, 具体运送过程交由信客处理。

  

   三、徽州境内善堂的设立及运作

  

   徽州地处低山丘陵间, 许多村落偏僻闭塞, 交通不便, 从杭州、汉口等地运来的棺柩招认领抬, 难免迁延时日, 很多时候不得不在各处口岸的河滩上停放数天乃至数十天。为避免同乡棺柩再次经受风吹雨淋之苦, 徽州士绅纷纷捐资, 在徽州水陆交通要道设立登善集之类的厝所, 专门停放外地运回的棺柩, 以等待其家人前来搬运回乡安葬。如渔亭镇为黟县往来要冲, “一年之中自下江扶柩归者指不胜屈……即寄之沙滩或十日或半月, 俟择吉日始迎葬, 十日半月中迎风霜雨雪……一入本乡反置之沙滩, 不能保其数日”, 以盐商为主体的黟县绅商慷慨解囊, 道光二十一年在渔亭镇择地构建厂屋一间, 为归柩暂停之所, “庶风霜雨雪可保无虞”。53这在同治《黟县三志》中也有所记载, 如黟县际村人余元社与胡元熙“在渔亭创立登善集, 买屋为浙来客柩停所, 议有条规, 无力带回者, 即代买地安葬”。54

   由于杭州独特的地理位置, 新安惟善堂成为连接江南各地徽州善堂与家乡的中转站, 除了寄放、运送在杭身故徽州同乡的棺柩外, 还要为苏州、松江、常州、湖州、嘉兴等地徽州善堂运送回籍的棺柩提供暂厝、转运服务。因“旅榇有后无力者载送回籍, 每次约有数十具之多, 随时载到者不卸, 船户势难久待, 且山村僻远, 招认领抬, 难免羁延时日, 复有暴露之虞”。55惟善堂司事提议在徽州一府六县的水陆口岸设义所暂停旅榇, 以方便领葬。但因缺乏经费, 各县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司事人选, 决定暂时先设立一二处, 歙县水南王村就是首批设立的一处登善集。道光四年, 惟善堂司事胡骏誉、孙巨川等人集资在歙县水南王村建造平屋数间, 作为惟善堂载回旅榇暂停之所, “表里相副, 缺一不行, 实至要之善举也”。56道光十八年, 司事陈光德又在沿江山麓大圣山等处置地设立义冢, 凡逾期不领之柩即行埋葬, 而查无后人无法回里之棺, 也在春秋两季运棺结束之后予以掩埋。同年七月二十二日, 惟善堂司事李燮堂、程嘉绶等人在禀请杭嘉湖海防兵备道宋国经给办理惟善堂及六县登善集卓有成效的各司事及踊跃捐输同乡题写匾额以示奖励时, 列举了办理登善集的五大益处, 并从《国语·周语》中摘录“从善如登”四字将六县分设的厝所统一命名为登善集, 一视同仁。惟善堂与登善集之间的关系被誉为“相维相系, 足增日月之升恒”:57

   徽郡六县各口岸现拟定添设数椽, 暂蔽风雨, 分别发领, 须专择就近诚实之人经理, 方能妥协。现在司事中捐地者有人, 奉行者又有人, 将见事成于踊跃也。且分设处所, 实与杭郡惟善义园大有裨益, 按季载送, 杭郡无拥塞之患, 一善也。各岸口就近起卸, 俟其后人认领, 以免跋涉之劳, 二善也。各处有诚实司事周知乡里, 实在贫窘者助其抬费、葬费, 毋滥毋遗, 三善也。积有余资, 各县再置公地, 代为埋葬, 得安故土, 四善也。互相劝勉, 俗厚风敦, 循其程式, 五善也。谨摘周语, 从善如登四字为六县分设, 一视同仁, 统名登善集。

   王村登善集在其后的发展过程中似乎并不太顺畅, 清末徽州知府刘汝骥曾提及, 该登善集初办时, 还能够“停寄旅榇, 限期掩埋, 泽及枯骨, 惠及游魂, 前人好义之诚, 可谓无微不至”。数年后, 因司事不善经营, 每年施棺掩埋寥寥无几, 善举已形同虚设, 清末新政期间, 地方办理新式教育, 遂有人建议提取登善集公产以充学堂经费。刘汝骥细核情况, 权衡轻重之后, 认为学堂固然不可不兴, 但善举亦不能中途废止, 况且事关六县停寄旅榇大局, 非歙县南乡一隅之事。立即批饬歙县知县遴选公正士绅接管登善集, 要求歙县立即遵照, 速筹办理具报。58

   就目前接触的资料来看, 歙县境内设立的登善集最多, 光绪七年, 歙县北乡富堨建造登善集厝所两间。民国时期, 歙县旅沪同乡会出资在深渡建造首安堂, 首安堂丙舍有两处, 一在深渡的满坦, 一在岑山渡的瑶湾, 专门办理自上海运柩回歙及寄厝掩埋等事, 并就近置“恶字等号田二亩三分八厘, 念字号地四亩五厘八毫, 诗字号山三分七厘”, 以田产租息作为维持首安堂运转的日常经费, 捐资者有程霖生、吴青筠、方晓之、曹味蘅等37人。59

   道光年间, 绩溪县在临溪镇设立了义厝, 承接杭州新安惟善堂运送回乡的棺柩, 但须由渔梁抬柩过坝, 绩溪县士绅与渔梁船行及附近埠夫议定了价格, 并订立章程, 呈请歙县知县勒碑在案。咸同兵燹后, 碑石无存。光绪元年, 绩溪士绅程开运、江恒、江学晋等人与渔梁船行及埠夫重新订立价格, 从浦口用小船运棺柩到渔梁, 每棺给钱200文, 自渔梁过坝并运簰至临溪, 每棺给钱348文。为防止埠夫、抬夫、簰夫节外生枝, 借端勒索, 程开运等人禀请歙县知县给示严禁。60

   清代休宁境内的阳湖建有登善集, 万安设有停槥处, 刘汝骥所编的《陶甓公牍》对此有所记载, “阳湖登善集、万安停槥处, 以暂安旅榇为目的”。61另有黟县桂林人程上进, 集资在休宁县的上溪口创办登善集, 收旅榇, 代为安葬。程上进勉力维持登善集20余年, 年过七旬还徒步跋涉, 四处募款至数千金, 而来往盘费均由个人支付。程上进于1918年过世, 弥留之际, 他还念念不忘登善集, 命其子将该集所收旅榇及全部财产移交溪口本处事务所接收, 嘱咐要议订登善集规条, 函请县公署立案。事务所董事汪颂荣与会长汪德光、副会长曹维屏函请休宁县知事, 奖给“急公好义”四字匾额以旌其劳。62

   1918年, 黟县旅沪绅商余之芹、余锦镕、何兰石等人看到上海思恭堂义冢“地滨海斥卤, 又当中外冲道路, 沟渠水泉地风之患必无以免。余亲见其葬事之善而惜其朽之速也, 为愀然者久之”。63便提议在屯溪置办义冢坟山, 但开会讨论具体事项时, 没有得到其他各县同乡的同意, 余之芹等决定由黟县单独募捐办理。64余之芹因年高望重被推为领袖, 先后募得数千元, 遂联合黟县旅居屯溪同乡买地购山, 在屯溪十六都珠塘铺设立善堂, 名为思安堂, 建丙舍以起停由上海运送屯溪旅榇以及作为在屯溪黟县身故同乡的殡所, 并置义山掩埋殡所满期棺柩, 旅榇到埠起卸扛抬与殓埋旅屯身故同乡均使用思安堂所雇堂夫、埠头, 另在思安堂旁边建立了黟县旅屯同乡会, 推选何兰石为思安堂及同乡会会长, 主持善堂和同乡会事宜。思安堂还制定了规条, 按照汉口笃谊堂、上海徽宁思恭堂章程因地制宜地予以增损, 以保证善堂有序运转。

   虽然休宁旅沪同乡没有附和余之芹等人的提议, 参与筹办思安堂, 但时隔不久, 他们也在屯溪珠塘铺建立了专门接收休宁同乡棺柩的思归堂。据1923年休宁旅沪同乡会在《申报》发布的通告可知, 有鉴于“外地潮湿”, 休宁旅沪同乡筹议运柩办法, 决定分头劝募经费以促其成。得到休宁同乡的大力捐助后, 在屯溪十六都珠塘铺地方购买民房数间作为殡舍, “以为外地盘柩暂停之所”。思归堂建成后, 休宁旅沪同乡会便登报周知同乡, 凡是休宁人寄放在思恭堂的棺柩, 无论是否到期, 如果打算运送回乡但苦于经费短绌, 都可以在次年二月底之前持徽宁思恭堂发的进堂票到汪祥泰布号、福泰衣庄或胡森泰绣庄接洽, 由同乡代交信客运送到思归堂暂放, 以备家属就近领葬。寄放思归堂的时间以一年为限, 如到期不认领, 则在义地埋葬, 日后再来起柩运回, 运费自己承担。65

  

   四、内外联动:江南徽州善堂与徽州境内善堂的协作机制

  

   在交通条件落后的时代, 旅外徽州人善堂多借助水路运送棺木, 杭州新安惟善堂则因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江南各地徽州旅榇归乡的集中地与中转站。66散布在苏州、松江、嘉兴、湖州等地的徽州人死后由同乡装殓入棺送到当地的徽州善堂寄放, 确系没有后人或亲属者, 善堂代为埋葬在义冢。因棺木越积越多, 厝所空间有限, 善堂每隔一定时间雇船将棺木运送到杭州新安惟善堂。新安惟善堂查验处理后, 由新安江水路转运到徽州。如前文所述, 为承接外地运来的棺木, 徽州各地在水路交通口岸也设立善堂, 负责停放、转送事宜, 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而严密的运棺网络。

分布在江南的徽州各善堂将同乡棺柩运载到杭州后, 惟善堂中有专人代为照料。每年春秋水旺之时, 惟善堂查验棺柩数目, 雇船运送, 每棺用钱1 000文, 注明住址, 责成船户计日运至各县口岸登善集, 交卸收明后, 由登善集司事缮写总收照一纸交惟善堂备查, 一舱之中以六棺为限, 不许多装, 并分别男女, 毋使混杂。登善集于船户载到之时, 按照惟善堂知照册分别核对查收, 即在通衢市镇张贴各棺柩姓名、住址, 以待其亲属前往领回。或虽有亲属但家境赤贫者, 准其到登善集报明情况, 司事查验属实, 根据路程之远近, 资助其抬棺费用, 或自有山地祖坟可以附葬者, 另给助葬钱2 000文。倘若有经济能力扛抬营葬, 却有意迟延, 或托词家庭困窘, 六个月之内不领回者, 即代为埋葬于登善集义地。亡者本支无后人, 若家族有坟地, 但比较贫穷, 仅能代为安葬, 报人在进堂报明时交待清楚, 裁去联票, 并知照该家族于一年之内春秋两季装载至各县口岸登善集暂厝, 本族即行领回安葬。家族经济稍为宽裕者要支付由杭州到徽州的水脚钱一半, 实在贫苦无力者免除水脚。家族极为贫困者, 要预先知照惟善堂, 领材时注明, 计路途远近, 给付抬工4名, 如果棺柩沉重, 山路崎岖, 给付抬工6名, 另外再贴葬费钱2 000文。葬费由登善集值季司事查实, 临期再付, 70里以外者酌加。该笔葬费, 登善集先行垫付, 待年终汇总时, 知照杭州惟善堂司事寄回, 登善集填付收照以昭核实。亡者之家如无山地可葬, 即报明登善集, 于春秋二季埋葬公地亦可。亡者本家亲族式微, 又无山地祖茔可以附葬, 原报人在报时注明堂簿, 在杭州另置公地, 每逢春秋二季代备灰工, 妥善安葬, 仍勒石标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江南   徽州   善堂   徽商   运棺网络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05.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