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生态文明战略下的东亚农业——在世界乡村复兴大会的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5 次 更新时间:2020-10-05 10:26:51

进入专题: 生态文明   东亚农业  

温铁军 (进入专栏)  

   今天大家谈土地制度,谈合村并居,一般都简单的从农业上讲,让农民住进七八层高楼,生产工具放哪?小型农机具拖拉机往哪放?只让农民按建筑面积折算出进城住楼的面积,还得让他花钱买房。就没想进了楼以后,所有小农经济的农牧结合,多元化的庭院经济全都被毁。养鸡的变成吃鸡的,卖蛋的变成吃蛋的,养猪变成吃猪的。依靠这样的保障体系能保障得了14亿人吗?世界上没见过这种自毁安全体系。

   有些官员的官僚主义和教条主义直接影响国家安全。这种凭教科书想象出的一个浪漫主义政策体系,自以为在做某些符合理论逻辑的改制,其实是在破坏掉国家的生存基础。所以每每谈论乡村制度,常会引起我强烈的愤懑。这些年照搬教科书,可以叫做“换神运动”,为了打鬼而请来钟馗,为了打尖船利炮请进来矛盾的德先生和赛先生,最后把德先生那套程序主义变成了今天大家都必须遵循的颠扑不破的村级直选制度体系。殊不知,这一通“打”,毁掉的还有自己的生命根源和文化传承。西方神是绝对排斥性的,就因为换了神,整个政策制度体系都是这套新神的体系。今天乡村的年轻人大量地去信西方的宗教,本土儒道释三教合一的包容性却被扔掉。要知道,如果没有这种包容性,中华文明怎么能延续几千年,怎么能形成乡村聚落?及时同一个姓氏的家族内部化机制,也因时间长了早已出了五服,各房能力强弱差异性明显,如果没有这种文化包容性,如何能够邻里相望,守望互助?当他们受到大规模侵袭,如何能够家族整体南迁?到现在福建广东仍然陈林半天下,大姓往上都能找到在中原地带的根。

   所以乡村制度要有文化基础,要有中华传统文化的根基。今年土地管理法修改,我们最低要求是同权同利,说到底那只是一个浅层次的要求,更深层次的要求是回归到乡土中国的传统文化上。

   五、战略方向:重构新型集体经济推进生态资源价值实现

   近年来的制度条件下,土地虽然作为承载山水田林湖草的一个紧密的结构体系却早就被拆开切碎,如果第三方公司按照农业产业的产出简单做出一个所谓的土地价格评估,然后再用一个粗暴的市场制度把它卖掉,那就是一套非常糟糕的政策安排。

   我们今天主张具有空间正义的生态资源不可简单粗暴的进入市场。作为非标资源,它具有公共性,要体现生态空间资源开发中的空间正义或者叫生态正义。中央讲乡村振兴,要推进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东”,恰恰是一个相对不容易被市场化、不容易交易的生态资源的空间正义的体现。

   生态正义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延续中都有所体现。土地产出我们有义仓;要修河我们有河田;要建立宗庙宗祠延续宗族文化,我们有族田有庙产;要传承教育,我们还有学田。越是靠近南方山区,私田占比越少,在广东有些洪水容易泛滥的地方,公田占比重高达80%以上,过去当地人叫祖宗田、太公田,在今天被叫做村社集体经济。这并不是斯大林主义,而是我们历史文化延续的一个客观结果。

   所以,我们试图把资本市场里一级市场形成股票初始定价这一内部化定价过程搬入到“三变”改革中,用于重构新型集体经济,使得非标的空间生态资源体现空间正义,内部来完成这些资源的股权化。

   进一步,由集体形成的资源或者资产管理公司,代表一方百姓的利益,以包括土地在内的空间资源、生态资源对外发行绿色债券。然后用债券发行在县一级建立平台去对接外部金融投资,以使得国家大量增发的货币不再依靠美元流入来发行,而是依靠我们自己生态资源的货币化过程。于是货币有途径回流到乡土社会,以解决乡村资源丰富,但是资本稀缺的矛盾。

   如此这般,我们就把(国家主权能够控制的)生态资源和(国家主权应该控制的)货币纳入到一个形成闭环的经济过程之中,就能实现以国内经济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战略,弱化我们被迫硬脱钩,特别是国际金融资本体系去中国化的过程中会受到的负面影响。

   人民币原来被动地锚定在美元上,后来锁定一篮子货币,而现在,人民币可以锚定于本国的生态资源货币化、资本化的过程中。这样,只有中国的乡村制度立足于整个国家的战略转型需求,而不再以教科书想象出来那个简单的生产资料为根据,我们才能更好的思考中国的乡村生态化发展应该做出怎样的制度安排。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态文明   东亚农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094.html
文章来源:乡村发展研究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