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尚勇:佛教影响下的人生困境书写——试论赵壹《穷鸟赋》的渊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 次 更新时间:2020-10-04 21:59:32

进入专题: 赵壹   穷鸟赋   佛教   佛学  

孙尚勇  

  

   摘 要:赵壹《穷鸟赋》对人生困境的表述接受了佛教以鸟譬喻人生困境、佛教对人生困境的其他譬喻化表述、佛教以人生为痛苦的四谛说、佛教宣扬的佛陀信仰等题材和思想因素的综合影响。《穷鸟赋》是东汉较早接受佛教信仰、语言和义理等多重影响的文人文学文本,对于理解佛教在东汉生存发展的一般状态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赵壹;《穷鸟赋》;佛教

  

   赵壹,字元叔,东汉汉阳西县(今天水市西南)人。生当东汉后期党锢之祸的年代,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早年穷困乡里,后得到河南尹羊陟等人的称荐,名动京师,然屡次拒绝州郡礼遇和朝廷征辟,以郡吏卒于家。赵壹作品留存无多,《后汉书·文苑传下》载录了他的《刺世疾邪赋》和《穷鸟赋》。这两篇作品被视为东汉后期抒情小赋的代表,前者继承了先秦关注人类群体困境的传统,是东汉后期文学常见的政治批判主题;后者颇为特殊,其题材和思想渊源迄今未见认真的讨论。本文希望对《穷鸟赋》的渊源问题提出一个可能的解答,借此进一步讨论佛教对东汉文化和文学发生影响的机制。

  

   一、《穷鸟赋》的独特性

   《刺世疾邪赋》抨击春秋以降至东汉后期“宁计生民之命,唯利己而自足”的变态政治,认为“德政”和“赏罚”都不足以拯救这个日渐衰颓的人类世界,而只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愈加“怨酷”,“埶族”(“埶家”)与“单门”之间的分层愈加严重。在赵壹看来,这些现象的根本在于“执政之匪贤”[1]2630-2631。赋语言犀利,感情激烈,思想尖锐,表现出深刻的人文关怀和批判精神,其“抗论当世”[1]2633的勇气令人钦佩,故历来颇受关注。《刺世疾邪赋》的底色则是极度的绝望,代表了东汉后期士人普遍的末世感。1但此赋过于质直,语言表达完全受制于激烈的情感驱遣,故文学性并不突出。《穷鸟赋》虽更短小,只有112字,但在思想深度和文学性两方面都更加出色。这两篇赋一着眼于群体的困境,一着眼于个体的困境,二者相得而益彰。刘熙载《艺概》以“径直露骨”四个字笼统评价赵壹的两篇赋[2]92,并不准确。

   据《后汉书》本传,赵壹身长九尺,高大魁梧,“美须豪眉”,为人傲岸。跟许多才华出众、个性挺拔的人一样,赵壹“恃才倨傲”,数次获罪乡里权贵,几乎遭遇不测,后来得到一位友人的帮助才摆脱了困境。获救之后,赵壹给这位友人写了一封表示感谢的信。信中他表示,不敢明确地把造成他危险困苦境地的人和事一一明白地道出。——也许他也无法说得清楚,因为像他这样的个性,招致的敌对面一定很多,可能有点像后来“世人皆欲杀”的李白。故只能在信的末尾附上这篇《穷鸟赋》以表达他身处困境之中的焦虑和获救之后的感恩之情。赋全文如下:

   有一穷鸟,戢翼原野。罼网加上,机穽在下。前见苍隼,后见驱者。缴弹张右,羿子彀左。飞丸激矢,交集于我。思飞不得,欲鸣不可。举头畏触,摇足恐堕。内独怖急,乍冰乍火。幸赖大贤,我矜我怜。昔济我南,今振我西。鸟也虽顽,犹识密恩。内以书心,外用告天。天乎祚贤,归贤永年。且公且侯,子子孙孙。[1]2629

   赋中说一只无路可逃的鸟,在原野上耷拉着翅膀。它的上方有长柄的网,下方有暗藏机关的陷穽,前方有捕鸟的苍鹰,后方有驱赶的猎人,右方有系着丝绳的箭和弹丸,左方有拉满的弓弩。四处乱飞的弹丸和箭,交织汇聚在这只鸟的四周。它欲飞不得,欲鸣不可,举头畏触网,摇足恐堕穽,内心恐怖焦灼,身体冷热交加。此赋换韵一次,两部分意义相对独立。前一部分自开头至“乍冰乍火”,用穷鸟作譬,以第三人称形象化地讲述穷鸟身处的困顿境地。后一部分换成作者第一人称的口吻,说自己很幸运,犹如穷困的鸟碰到了一位怜悯和同情他的大贤,这位大贤以前曾经在南边救助过它,现在又在西边施以援手,鸟虽然愚妄无知,但能懂得大贤的“密恩”。赵壹希望用这篇赋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同时也上告苍天,希望上天赐福给这位大贤,愿他长寿,能够获得公侯的爵位,子子孙孙,永享富贵。

   《穷鸟赋》以一只穷困的鸟来比喻作者本人所面临的生存困境,颇见想象力,文学色彩浓厚,并非刘熙载所说的“径直露骨”。从赵壹的经历来看,赋中的困境表述可能并不仅仅针对某一具体事件,应当包含着他对人生的复杂体悟。陈君指出,“在罗网密布的党锢之祸的十八年中,类似的‘穷鸟’主题应该在文学创作中非常流行”。[3]109陈君所举例证有陈留老父“乃离密网,以就党锢”;蔡邕《翠鸟诗》“幸脱虞人机,来亲君子庭”;刘政“穷鸟入怀”之语等。然而这些作品都极简单,仅关注网罗一点,与赵壹《穷鸟赋》之上下前后左右六方之困境描述大不相同。《穷鸟赋》对后来同题材作品具有极大的启示意义,祢衡《鹦鹉赋》和曹植《野田黄雀行》都深受赵壹此赋的影响。但祢衡《鹦鹉赋》写“挺自然之奇姿”的鹦鹉没能摆脱困境反被关进了“雕笼”[4]2656、2661,它最终无法摆脱困境,可供选择的只能是屈服于困境;曹植《野田黄雀行》写“见鹞自投罗”的黄雀因少年的搭救而脱离苦难境地[5]1088,这与《穷鸟赋》遭逢大贤脱离困境相同,但其困境描述仍然比不上《穷鸟赋》。更重要的是,祢衡和曹植的这两篇作品,都未能超过赵壹《穷鸟赋》的思想深度和人性力度。曹植又有《鹞雀赋》[6]1590,写雀以智慧与鹞搏斗最终脱险的故事,构思颇类于下文所引佛陀所说罗婆鸟故事。以鸟来喻写人所处的某种情境,后来类似题材的作品颇多,思想倾向虽然有些差异,但都不同程度受到赵壹《穷鸟赋》的影响。2

   人类群体困境的表述在先秦文献中比较常见,而个体困境的表述在赵壹之前却很少见到。尤其是《穷鸟赋》中上下前后右左六方都没有任何出路的个体困境的极端表达,身处困境当中的人,只能束手无策,心怀莫大的恐惧,等待外界的拯救,这是前所未有的。《刺世疾邪赋》继承了先秦对群体困境的关注,代表了赵壹所处时代士人的共同思想倾向;其《穷鸟赋》则开辟了集中深刻地揭示人类个体困境的全新文学传统,甚至可以说它创造了一个以“穷鸟”为核心意象的话语体系。这是赵壹对中国文学,乃至中国思想的一大贡献。但截至目前,学术界对《穷鸟赋》的这一意义却阐发无多,对《穷鸟赋》的渊源也没有明确的认识。

  

   二、“穷鸟”与“大贤”

   《穷鸟赋》的独特性,还可以从它与前代相近题材作品的对比中获得了解。《穷鸟赋》之前有贾谊《鵩鸟赋》。《鵩鸟赋》假托与鵩鸟对话以自我排解,“致辨于情理”[7]135,未曾以鸟来比喻人类的生存状况,其思想源自道家。出土年代属西汉后期的《神乌赋》主要讲述“雌乌与盗乌搏斗,重伤几卒,雄乌欲与共死生,雌乌陈述大义,劝雌乌更娶贤妇,又告诫其勿偏听妇言而使亲子受苦,最后雌乌自投而死”[8]833,赋中仅仅讲述与穷鸟不同的乌故事,亦未直接点明故事的喻义何在。

   赵壹稍前,顺帝永和五年(140)大将军梁商上表论招降羌胡有曰:“匈奴寇畔,自知罪极,穷鸟困兽,皆知救死。”[1]2960梁商所用“穷鸟”以及前述刘政“穷鸟入怀”的语源和思想都在先秦。《文子·下德》:“民困于三责,即饰智而诈上,犯邪而行危,虽峻法严刑,不能禁其奸。兽穷即触,鸟穷即啄,人穷即诈,此之谓也。”[9]404《荀子·哀公》颜渊曰:“臣闻之:鸟穷则啄,兽穷则攫,人穷则诈。自古及今,未有穷其下而能无危者也。”[10]547《孔子家语》卷五颜回曰“人穷则诈”下有“马穷则佚”[11]392-393,余同。《韩诗外传》卷二第十二章颜渊曰:“兽穷则啮,鸟穷则啄,人穷则诈。自古及今,穷其下能不危者,未之有也。”[12]45《新序》卷五颜渊曰:“兽穷则触,鸟穷则啄,人穷则诈。自古及今,穷其下能无危者,未之有也。”[13]141以上诸种先秦至西汉文献所载,没有明确透露“鸟穷”“兽穷”云云到底来源在哪。《淮南子·齐俗训》曰:“故谚曰:鸟穷则噣,兽穷则,人穷则诈。”[14]814据此可知,“鸟穷则(即)啄(噣)”为春秋以后口头流传的谚语。

   《左传·文公十七年》载,郑国执政子家写信给晋国执政赵盾,先引“又曰:鹿死不择音”之言,接着说:“小国之事大国也,德,则其人也;不德,则其鹿也,铤而走险,急何能择?”孔疏引服虔曰:“鹿得美草,呦呦相呼,至于困迫将死,不暇复择善音,急之至也。”[15]1860“鹿死不择音”与“鸟穷则啄”意同,意思相当于“困兽犹斗”“狗急跳墙”等成语,以及今日传在人口的“兔子急了还咬人”等俗语,与赵壹“穷鸟”意象的内涵有很大区别。赵壹在旧有“鸟穷则啄”“鹿死不择音”强调“自卫其生命”的传统之外[16]1346,赋予了“穷鸟”处于困境而束手无策只能等待外力拯救的新内涵,是东汉后期思想史转向的一个表征[17]436-439。

   《穷鸟赋》“大贤”矜怜的语典和思想渊源可能稍见复杂。

   大贤,才德出众,接近圣人的人。“贤”是东汉知识界普遍关注的问题。王充《论衡》有《定贤》[18]1103,专门讨论确定贤的标准问题;王符《潜夫论》有《贤难》[19]39,专门讨论为“贤”之难;赵岐《孟子章句》数次言及大贤3;黄巾领袖张角自称“大贤”或“大贤良师”4。《穷鸟赋》之“幸赖大贤,我矜我怜”,其语典当出于《论语》。《子张》:“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拒人也?’”5子张话语中的大贤尚非名词,可能在此前后,大贤亦用作名词。子张的意思是,我之为“大贤”君子,能够做到“嘉善而矜不能”,并不存在一个谁拯救谁的问题。可知,《穷鸟赋》“幸赖大贤,我矜我怜”的语典虽来自子张,但是赋中这句话的意义指向是寻求外力拯救,与《论语》子张的话没有内在关联。

   《穷鸟赋》中鸟遭遇困境而寻求大贤帮助的情节,本生经和相关佛经中比较常见。我们不妨看看《毘婆沙论》记载的一则故事:

   曾闻佛共尊者舍利弗一处经行,时有一鸟,为恐怖逼切故,趣舍利弗影,犹故恐怖,举身战栗。复趣佛影中,恐怖即除,止不战栗。尔时尊者舍利弗合十爪指掌,而白佛言:“世尊,此鸟在我影中,恐怖战栗,在世尊影中,止不恐怖战栗。”佛告舍利弗:“汝于六十劫中,习不杀心。我于三阿僧祇劫,习不杀心故。”世人皆言:世尊遍慈,乃至及鸟。[20]324

   此经异译亦有相似内容:

   曾闻世尊与舍利子一处经行,时有一鸟,为鹰所逐,怖急,便趣舍利子影,怖犹不止,举身战栗。复越佛影,身心坦然。时舍利子合掌白佛:“如何此鸟至我影中,犹有恐惧,才至佛影,心无惊怖,身不战栗?”世尊告言:“汝六十劫,修不害意,我于三大无数劫中,修不害意。汝有害习,我已永断,故令如是。”时世皆言:乃至小鸟,佛慈荫故,令怖畏除。[21]430

   以上故事叙述一只为鹰所逐的鸟寻求佛陀的庇护,最终摆脱困境,获得身心的坦然。这一故事与部派佛教和初期大乘佛教对佛陀的神化和信仰化塑造有密切关系。此鸟至舍利弗身影犹有恐惧,至佛陀身影则不再感觉怖畏,即《穷鸟赋》所云之“大贤矜怜”。听受这一故事的人认为“世尊遍慈,乃至及鸟”“乃至小鸟,佛慈荫故,令怖畏除”,《穷鸟赋》之“犹识密恩”与此亦相接近。《穷鸟赋》所感恩的“昔济我南,今振我西”的大贤,至少两次在不同的困境之中拯救了赵壹,其品格亦颇似神化的佛陀。要之,《穷鸟赋》中身处困境者仰赖大贤的拯救,这一点与《毘婆沙论》所载鸟故事完全相同。

  

三、“穷鸟”的困境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赵壹   穷鸟赋   佛教   佛学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08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