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彤东:从中国哲学角度反思人工智能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0 次 更新时间:2020-09-28 00:11:48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白彤东  
《自然辩证法研究》2018年第11期。

   9(12)博古睿研究所是一个支持对大问题的跨文化研究的一个机构,其关心的一大问题就是人工智能。

   10(13)Berggruen,Nicolas,How Do You Plan to Raise Your Super-Intelligent Child?,The Washington Post,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worldpost/wp/2018/02/27/ai/,2018-02-27.

   11(14)本文引用的《韩非子》根据的是陈奇猷:《韩非子新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不过,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韩非子的办法好像也不管用。韩非子认为只有赏罚二柄是最有效的控制工具,任何原则、法律、机构都要建筑在其上。但是,这样的一个架构会遇到我们前面提到用原则来规管机器人所面对的问题。一般来讲,强人工智能的强就在于它可以超越任何给定的规则。也就是说,强人工智能注定会让建立在规则上的规管失败。

   12(15)当然,所谓西式的“创造性”教育,确实与民主思想发展有关系。下面我们会看到,儒家对民主政治有所保留。因此,在批评创造性教育上,儒家也是有潜在的角色的。

   13(16)白彤东:《反对民主式的教育》,苏晓冰译,《思想与文化》第12辑,2012年;Bai Tongdong,Against democratic education,Journal of Curriculum Studies,2011,43(5).

   14(17)Kuhn,Thomas,The Essential Tension,from The Third University of Utah Research Conference on the Identification of Scientific Talent,ed.C.W.Taylor,Salt Lake City:University of Utah Press,1959,pp.162-174.

   15(18)参见Eberstadt,Nicholas,Our Miserable 21st Century,The Commentary.https://www.commentarymagazine.com/articles/saving-conservative-judaism/,2017-02-15。他对这一危机有深入细致的讨论。

   16(19)白彤东:《主权在民,治权在贤:儒家之混合政体及其优越性》,《文史哲》2013年第3期。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039.html
文章来源:《中州学刊》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