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小霞 高江涛:试论二里头文化时期洛阳盆地和江汉平原的交流通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4 次 更新时间:2020-09-24 23:06:29

进入专题: 二里头文化  

庞小霞   高江涛  

   摘要:江汉平原到洛阳盆地的通道在东周及其之后的历史时期大体分为东、中、西三路。西路是溯汉水、丹水上行经武关道达商洛地区,再沿洛水而下东北进入洛阳盆地。中路是经随枣走廊或涉汉水经南襄通道进入南阳盆地,再由南阳盆地穿越方城隘口至洛阳盆地。东路是穿越义阳三关北上,大概在“陈、郑之间”过召陵北上的道路,到达今郑汴一线后,再向西过虎牢关进入洛阳盆地。中路又可细分两条支线。二里头文化时期明确存在西路与中路。交通道路功用是多样的,除了日常行路,也是文化、经济贸易通道、军事要道,还是承载“资源运输”的通道。

   关键词:洛阳盆地;江汉平原;二里头文化;交通道路

   洛阳盆地和江汉平原是两个独立的地理区域,两地在先秦时期尤其中国古代文明形成的早期阶段扮演着重要角色。两地间的互动交流早在新石器时代已显端倪。二里头文化时期两地也多见对方的典型器物。进入商周以后,两地的交流更加频繁和密切。纵观以往学者的研究尤其商周之前的研究多重在交流的“物”,而忽视交流的“路”。然而交流通道的研究既对早期地理交通研究价值重大,更对早期文明研究意义非凡。因此,笔者在前人研究基础上,以两周时期出土古文字及传世文献提供的材料为线索,充分利用聚落考古和相关新资料,并结合近年专门的田野考察成果,试就二里头时期洛阳盆地和江汉平原之间的交流通道及相关问题作一综合探讨。

   一、江汉平原和洛阳盆地之间地形所反映的重要地理通道

   江汉平原由长江与汉江冲积而得名,位于长江中游北岸,河流纵横交错,具体地理范围上西起宜昌枝江,东迄武汉,北至荆门钟祥,南与洞庭湖平原相连。洛阳盆地北部为邙山黄土丘陵,中部是呈三级阶地的伊、洛河冲积平原,南部为万安山低山丘陵和山前洪积冲积坡地。盆地呈东西狭长的椭圆形。江汉平原位于洛阳盆地的东南,两地区之间呈现平原、丘陵、盆地、山地并存的地貌特点。

   洛阳盆地南下有豫西伏牛山地,该山地是华北大平原(亦称黄淮海平原)的西部接线。山地内部还分布有大小河流,如颍、汝、伊、洛等,这些河流切割山地,形成规模大小不等的河谷,而河谷则成为古今重要的交通孔道。溯洛河而上可达南部的商洛地区;沿洛河而下,从洛阳盆地东出虎牢关进入华北大平原,再向东南和南部的淮河流域平原则地势相对低洼,河网密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经由这里的南北交通要道的分布和交通工具的选择。

   江汉平原的北部是西北-东南走向的大别山-桐柏山,这一线东北是豫东南的华北大平原和豫南山地。在此界限的西端,则是北接伏牛山、西依秦岭、南靠大巴山余脉的南阳盆地,其间汉水的北部支流——唐、白河自北而南流,盆地西边是丹淅流域诸河流的中上游山地。汉水在鄂西北地区向西北逐渐延伸到陕南,而丹水的上游也深入商洛地区的秦岭南坡。在江汉平原的中北部,分布着大洪山,呈西北-东南走向,由于它不与其北的桐柏山相连,故在二山之间相对低平地区便形成了一条与二山走向一致的地理通道——随枣走廊。在大洪山之西,是向东南流的汉水。汉水的西边是鄂西山地,其中位于长江以北,由北向南有荆山、武当山等。而从豫西南的南阳盆地向南沿唐、白河至鄂境襄阳一带曾有南襄隘道的说法,但是这一地理区域内地势较为低平、和缓,似乎称为南襄通道更合理。南阳盆地东北方向的伏牛山与桐柏山余脉连接处有一个重要的地理关口,这个关口是由中原进入南阳盆地最为便捷的通道。这个关口的名称今天称为方城,然而至少《左传》已有“方城”的地名。与此同时洛阳盆地和江汉平原之间另一个关口也至关重要,即上述江汉平原北部桐柏山和大别山交界处翻越南北的三个险要隘口,具体位置在今天的信阳境内。东晋、南北朝时以“义阳三关”命名,其后隶属名称虽有变迁,但是此惯称在历代志书中得以沿袭,三关渊源于春秋时的大隧、直辕、冥阨三塞,其最初的三关关名很可能就是当时的塞名。

   二、传世典籍及出土资料中两地交流通道

   江汉平原到洛阳盆地的通道根据地形和文献线索在东周及其之后的历史时期大体分为东、中、西三路。西路是溯汉水、丹水上行经武关道达商洛地区,再沿洛水而下东北进入洛阳盆地。中路是经随枣走廊或涉汉水经南襄通道进入南阳盆地,再由南阳盆地穿越方城隘口至洛阳盆地。东路是穿越义阳三关北上,大概在“陈、郑之间”过召陵北上的道路,到达今郑汴一线后再向西过虎牢关进入洛阳盆地。

   梳理传世典籍,成书于战国中晚期的《尚书·禹贡》篇已经记载了荆州向中央进贡物产的路线:“浮于江、沱、潛、汉,逾于洛,至于南河。”浮,是走水路的意思。江,今长江;汉,今汉水;洛,今河南洛河;南河,今洛阳至巩县一带的黄河。《禹贡》只是粗略的给出了两地区的交流水路,据此尚无法看出具体的路线。其实文献中载述最多的是穿越方城隘口的中路。在《左传》中有较多楚伐郑的记载,陈伟先生曾辑出多条并指出军行之地大致位于由今河南方城、叶县之间的方城缺口北至郑都新郑一线。中路也称“夏路”,《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越王云:“夏路以左,不足以备秦。”《索隐》引刘氏云:“楚适诸夏,路出方城,人向北行,以西为左,故云夏路以左。”谭其骧先生认为(夏路)“大致即相当于今自南阳盆地东北经方城县东出伏牛山隘口的那条公路”。我们知道出方城到达新郑之后再北行管城(今郑州西北)过虎牢关即可进入洛阳盆地。同时晋楚交往,晋人南下的路线也多沿此通道。《左传·襄公十六年》:“晋荀偃、栾黡帅师伐楚,以报宋杨梁之役。公子格帅师,及晋师,战于湛阪。楚师败绩。晋师遂侵方城之外,复伐许而还。”杜预注,襄城昆阳县北有湛水,东入汝。湛即湛水,昆阳县即今叶县,湛水是汝水南面的支流,或即今沙河。杨伯峻认为湛水之北山有长坂即湛坂,在今平顶山市北。湛阪可能就是今平顶山市西北的山地边缘和缓的坡地,这一区域正处于方城西北出口向北或西北行进的通道上。

   其实这条南北交流的主干道,过方城隘口后北达洛阳盆地的道路至少还有两条支线:其一西北方向,即过方城隘口后西北行,溯汝水上行,再入伊水而进入洛阳盆地。非常著名的楚庄王问鼎中原所经之路线可能就经由此道。《左传·宣公三年》曰:“楚子伐陆浑之戎,遂至于洛,观兵于周疆。”此处“陆浑之戎”学界一般认为居于伏牛山、外方山山地之间。杨伯峻认为概在今嵩县、伊川县境内,可从。讨伐伊川之戎后再进入周都洛阳,行军路线正是过方城后经汝水而伊水再至洛阳的西北支线。西北方向可能还有另一支线,即出方城沿夏路北行,过历或曰栎即今禹州,再经古轘辕关进入嵩山以北的洛阳盆地,文献中也有此路的载述。尽管此路较之经由虎牢关进入洛阳盆地或者上述支线一在里程上近了许多,但是进入嵩山之后险峻异常,绝非日常商旅行人常用之途。

   其二东北方向,即出方城后向东北行,抵达今郑汴一线再西入洛阳盆地。近年公布的北京大学藏《秦水陆里程简册》有这一东北方向的支线里程的记载:

   武庾到阆簜渠三百廿七里。

   对此辛德勇先生曾指出,粮食辎重物资可能多从方城东北行,入阆簜渠,溯流北上再西入洛阳。其实方城东北至昭陵(今河南漯河市)是有水路沟通并在此汇入汝水,汝水与颍水之间则还有一条大水沟通。东北支线这一水路在南北朝及之后利用也较多。北京大学藏《秦水路里程简册》其记录的内容正是秦南郡(包括江汉平原)各地以及由南郡北上途经南阳郡抵达洛阳的水陆通道和路程里至,其中绝大部分内容正是本文探讨的交流通道。《秦水陆里程简册》详细记录了从秦南郡江陵到淯口这一南北干道的水路和陆路里程及各分支支线的里程,又记载了北出秦南郡进入秦南阳郡登攀渚(西陵)、宜民庾、宛县最后抵达洛阳的水路、陆路里程。这里据辛德勇先生的考证,秦江陵概战国楚都郢(今荆州纪南城)一带,淯水即今白河,淯口即白河汇入汉水的地方,西陵和攀渚大概是同一地点在秦邓县内,概今邓州市,秦宛县概今南阳市。此处秦南郡江陵至南阳郡宛县的这段道路正是前文所言的狭义的南襄隘道。可见至少在秦时,这条道路是北出江汉的重要干道。

   值得注意的是,《秦水陆里程简册》还记载了北出南阳盆地到洛阳盆地的最近道路,即历史时期著名的“三鵶路”。《读史方舆纪要》卷46河南重险“三鵶”条有对三鵶的里程和地点的详细载述,并指出“三鵶盖出奇之道矣”。而在南北朝时可能已有三鵶路之称,以险闻名,多次战争中涉及三鵶,在《魏书》、《北史》中多有载述。其后《元和郡县图志》《通典》《太平寰宇记》《明一统志》等多有记载。此处鵶、鸦本一字,或作鸭。徐少华先生曾结合自己实地考察考证魏晋时期的鲁阳、鲁阳关水和三鸦路,他认为三鸦路大致以今鸭河口附近的北(百)重山为起点,溯鲁阳关水(今鸭河)而上至分水岭下,为第一鸦,约60里;分水岭至鲁阳关为第二鸦,南北10里;由鲁阳关沿三鸦水(亦称鲁阳关水,今瀼河)而下,至鲁山县西南之三鸦镇(今瀼河镇),为第三鸦,约40里,全程110里左右。其考证明晰,观点合理可信。而《秦水陆里程简册》中辛德勇先生对雉、鲁阳等关键地点和徐少华先生观点一致,因而两文相较,可知《秦水陆里程简册》中雉县到鲁阳的103里路程正是历史时期著名的“三鸦路”。至此,关于宜民庾到鲁阳三百六十五里,也就容易理解了。宜民庾到雉县、鲁阳的道路共约二百一十里,要穿山越岭,正是后世的“三鸦路”,但却是南阳盆地直接北上最近的路。而另一条路则可能是过方城隘口或转至东北阳县等地再转向西北的鲁阳,显然是秦时北上的又一通道。至此笔者认为三鸦(鵶)路其实是沟通江汉和洛阳盆地的中路路线中的又一支线,根据其险峻奇险的特征,这一道路史料记载中多出奇兵而用之。

   中路通道在很多铜器铭文中也常常出现。昭王时期的安州六器的中甗、中方鼎记载了一个名为“中”的人在昭王南征前被派往南方去考察,做战前准备。尤其《中甗》记叙详备,该铭文曰“王令中先省南国,贯行,(设)在曾。……余令女(汝)史(使)小大邦,至于女,小多,中省自方、登,造□邦,在噩“(《集成》3.949)。《静方鼎》铭文中也有类似省南国的内容“唯十月甲子王在宗周,令师中眔静省南或(国)□,(设),八月初吉庚申至,告于成周。月既望丁丑,王在成周大室,令静曰‘卑(俾)女(汝)□在司曾、噩’。”铭文中的方,唐兰认为即方城,位于河南省西南部,与湖北临近。这其实即上文所言的方城隘口。铭文中的曾,近年随州叶家山西周早期曾侯墓地的发掘,表明西周时期的曾国就在随州东部一带。2007年在随州安居羊子山发现了西周早期的鄂侯墓,联系到早年也曾在此地发现“鄂侯弟历季”青铜器,因而基本可以确定西周早期的鄂国在今随州西部的安居一带。登,即今邓州市。可见中和静巡行南国的路线正是过方城经南阳盆地到随枣走廊的这一线。

   同时另一安徽寿县战国晚期出土铜器鄂君启节铭文也对江汉平原到中原的这条中路路线有详细记载。对此学者著述甚多,其中的舟节部分水路交通多集中在江汉地区,而车节则是主要记载郢都至南阳盆地及出方城东行沿淮水至居巢。尽管铭文中提到的地点和路线具体认识学者之间看法不一,甚至对关键的东周时期的鄂地学者的看法也截然不同,但是铭文内容揭示由江汉平原北上中原,存在经由南襄隘道、南阳盆地、方城隘口这样的交通道路则是共识。

东路的义阳三关作为南北交流的重要关口在传世典籍中也有载述。楚昭王十年,柏举之战发生前,吴国和蔡侯、唐侯联合伐楚,楚左司马沈尹戌为楚令尹子常献出的退敌方略中有三塞的记载,从中也可见三塞的地位非同一般。其曰“子(即子常)沿汉而与之上下,我悉方城外以毁其舟,还塞大隧、直轅、冥阨,子济汉而伐之,我自后击之,必大败之。”塞大隧、直轅、冥阨据杜注:“三者,汉东之隘道。”此处两条道路均有载述,西边方城路,东边三塞即后世的义阳三关。《史记·魏世家》:“伐楚,道涉山谷,行三千里而攻冥阨之塞,所行甚远,所攻甚难,秦又不为也。”这是三塞的又一记载。此外《后汉书·郡国志》刘昭注引《荆州记》曰:“襄阳旧楚之北津,从襄阳渡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二里头文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考古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994.html
文章来源:《南方文物》2020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