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新民:沚斋谒仙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6 次 更新时间:2020-09-18 00:10:15

夏新民  
只见永正老师,银发鹤颜,仙风道骨,与我内心的想象十分吻合。他家客厅里满满一面墙,书房里满满一面墙,密密麻麻,摆满了古色古香的书籍,这也不出我的意料。但我内心,仍涌现一种莫名的感动。 “一闻简编香,如入芝兰室。”,“清芬蔼阶庭,賸馥沾党术。”尘世喧嚣中的心灵,即刻净化。

   我请先生给其大作《沚斋丛稿》《诗注要义》《百年文言》等几本著作上题字。他问起我的名字,我答道,夏新民。他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我应道,我和我大表弟的名字,都是我外公起的。我叫新民,大表弟叫至善。

   我向先生请教,《百年文言》序中,诗不可学的论点。请教《诗注要义》中,提到的“今典”问题,等等。他都一一循循答之。

   先生说,注释“今典”,比“古典”更难。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诗人曲笔隐约,注家避嫌忌讳,诗中所涉及的其人其事,未足以在典籍中留下记载,即使有记载,亦未必能流传下来。事过境迁,集体记忆亦复遗忘,后人欲得当时真相,自然要花更多精力去钩沈索隐。我虽孤陋,也有此阅读的体会。稍远的,如聂绀弩。当代的,如何永沂,张宝林,杨启宇,陈和世,等等诗词名家,他们的诗,凡针砭时事处,皮里阳秋,曲笔隐约,随处可见。

   言谈兴致间,又有邓步峰老师李经纶两位老师登门。他们几位,是多年好友。我原以为,来沚斋拜谒两位老师,意外惊喜的是,见到四位神仙。

   几位老师言谈之间,我也了解到步峰老师坎坷的经历,可用八个字概括:一进一出,亦商亦文。进出不论,慧者自知。商文者,他先后担任澳门学人出版社社长,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澳门《诗词净土》主编,南京市楹联家协会顾问等职。他的诗文尤显平淡,但韵味极深。有其《自题小照》为证:

   劫波泳罢二毛生,

   瘦骨缘何未识弯?

   文见媚颜心顶肺,

   事逢霸脸发冲冠。

   挑灯枉读三千卷,

   补履空爬四百山。

   试问罗浮修道者,

   世情能当白云看?

   而经纶老师,以七绝见长。其叙事咏史,别有韵味。“兴到张弓如满月,弦声渺处一天诗”(述怀和永沂兄)。四十多年前,回忆那疯狂的年代,他曾有诗:

   三更树影远幽明,

   隐隐鸮鸣续断声。

   踏月人归从僻径,

   千峰雪满不知平。

   《深夜郊行》1976年

   几位老师,先后均有诗集惠赠于我,这是后话。

   我在沚斋,大半天时间,聆听四位老师娓娓谈吐,如沐春风。五人中,我年龄最小,学识最浅。稍可自在的是,我与四位老师志趣相同,心境相同,三观相同。政治面貌,也相同。

   中午,我们一起去珠江边一家粤式餐厅进餐。边吃边谈,意犹未尽,又一起去珠江边散步,以永正老师为中心,三三两两,分分合合,谈兴不减。五人中,他年龄最大,是智者中的智者。他神清气朗,古朴飘逸,犹有风采。

   此刻,江边的人,江上的船,稀稀疏疏,不见往日的繁忙。江风轻轻吹来,惬意极了。我想合影,留下记忆。一位青春少女正好路过。我递上手机,对她说,来来来,请给少先队员们拍一个合影照吧。她眼睛四周一扫,怔住了,不见少年。我赶紧说,我们都是少先队员。

   她一笑,我们也都笑了。于是,在珠江江畔留下了美好的瞬间。

   我想,在这喧嚣的尘世,还有什么能比仙骨剑气,鹤颜童心,更弥足珍贵的呢?

   是为记。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9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