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延中:“德性的暴政”是如何炼成的?——勒庞《革命心理学》导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51 次 更新时间:2020-09-15 16:24:48

进入专题: 德性的暴政   勒庞   革命心理学  

萧延中 (进入专栏)  

   任何一项以此为使命的事业,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

   那些声称能够改变人性的理论家们,必然要动用一种超过以往任何一位暴君的权力。

   然而,纵使他们拥有这种权力,纵使革命军队取得了胜利,纵使他们用尽了严刑酷法和接连不断的镇压,大革命留给人们的却只是一堆又一堆的废墟,并且最后不得不以独裁统治而告终。”(pp.342-343)

   在本书中,勒庞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现在不是过去的重复;虽然在历史发展的细节中充满了不可预见的因素,但其发展的主线却遵循着永恒的法则。”(p.346)今天,我们通过勒庞的著述反思这一革命的思想构成和实践过程,以俗人之异己之力充当或承担上帝超越的角色,试图通过建构一种“新宗教”的途径拯救这个黑暗破碎的世界的期望,不仅获得不到光明,反而因着人性的有限性,必定堕入“德性暴政”的悲剧陷阱。

   勒庞《革命心理学》的一项重要论述是他最为得手的关于大众政治心理和由此引发大革命政治民主的思想。本文把这部分内容概况为“丢失身体的人民”与“没有头脑大众”。有鉴于冯克力教授为《乌合之众》一书的中译本馈赠了精彩的“导言”;本书译者之一的佟德志教授也为本书初版做出了长篇分析。推荐读者精读这些文献,此处不再赘述。

  

   注释:

   [1] 《申命记》29:29。

   [2]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第二十一章。

   [3] 其实,在被勒庞称之为“不可思议”的现象表层背后,可能恰恰是某种深刻的心理逻辑。如英语谚语所说“要想找到某样东西,任何东西,一个伟大的真理,或者一副丢失的眼镜,你必须首先相信,找到它是会有一些好处的”。(To find something, anything, a great truth, or a lost pair of glasses, you must first believe there will be some advantage in finding it.)

   [4] 参阅: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权威全译本),冯棠 译,桂裕芳、张芝联校,商务印书馆,2012年版,第 51—53页。

   [5] 参阅:Crane Brinton. The Anatomy of Revolution,revised and expanded. New York:Vintage Books,1965, P. 174. 参阅:高毅《情感时代—读克蓝?布林顿<革命解剖学>》,《二十一世纪》,1993年2月号,第75-81页;李鹏涛、王泽壮《革命的“病理学”—布林顿对“革命”的开拓性研究及其影响》,《安徽史学》,2006年第5期,第5-11页。

   [6] 王养冲、陈崇武(选编)《罗伯斯比尔选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57页。

   [7]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许钧 译,漓江出版社,2003年版,第133页。

   [8] 罗伯斯比尔:《革命法制与审判》,赵涵舆 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120页。

   [9] 参阅:罗伯斯比尔《革命法制和审判》赵涵舆 译.商务印书馆,1965年版,第133页。也有学者把这句话译为:“导致道德沦丧的财富,给拥有财富的人带来的危害,要比没有财富的人来更得大。”(卢金《罗伯斯比尔》,吕世伦译.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第98页)

   [10] 罗伯斯比尔《革命法制和审判》赵涵舆 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184页。

   [11] 参见:王养冲、陈崇武选编《罗伯斯比尔选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359页注释②。

   [12]

   [13] 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尼采的心灵咒语》,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第62页。尼采这种对“平等”实质的这一犀利的透视,一如他说“爱情只不过是一种占有欲望的表达”(见《快乐的科学》)一样的坦率和毫不留情。

   [14] 丽贝卡·拜纳姆:《平等的神话》,吴万伟 译,发表日期:2008-12-29。Rebecca Bynum, The Myth of Equality. In New English Review (June 2008) .

   [15]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商务印书馆,第240、177、194页。

   [16] 米尔顿·弗里德曼、罗斯·弗里德曼:《自由选择:个人声明》,第五章 天生平等,胡骑 等译,朱泱 校,商务印书馆 1982 年版,第135 页。另,参阅:钱永祥《道德平等与待遇平等:试探平等概念的二元结构》,载《全球正义与文明对话》(知识分子论丛第3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17] 陈崇武:《罗伯斯比尔评传》,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48页。

   [18] 参见:王养冲、陈崇武(选编)《罗伯斯比尔选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53、262-263页。

   [19] See, G. Lizerand, Robespierre. Paris, 1937, p. 222;转引自:陈崇武《罗伯斯比尔评传》,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88页。

   [20] 卢梭:《社会契约论》,何兆武 译,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50-51页。

   [21] 王养冲、陈崇武(选编)《罗伯斯比尔选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53页。

   [22] 罗伯斯庇尔:《关于政治道德的各项原则》,载《革命法制和审判》,赵涵舆 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182-183页。引文参照露丝·斯科尔:《罗伯斯庇尔与法国大革命》,张雅楠 译,商务印书馆,2018年版,第366页,有所大幅调整。)

   [23] 同上,第188-189页。

   [24] 罗伯斯庇尔:《关于政治道德的各项原则》,《革命法制和判》,赵涵舆 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 188-189页。

   [25] 参见,斯蒂芬·茨威格:《异端的权利》,赵台安、赵振尧译,三联书店,1986 年版。

   [26] 参阅:露丝·斯科尔:《罗伯斯庇尔与法国大革命》,张雅楠 译,商务印书馆,2018年版,第368页。

   [27] 同上,第403-404页。

   [28] 参阅:郝晓东《罗伯斯庇尔:暴君还是替罪羊》,《科学大观园》,2008年14期。

  

   本文原刊(法)古斯塔夫·勒庞:《革命心理学》,佟德志、刘训练译,山西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感谢作者授权推送。

  

  

进入 萧延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德性的暴政   勒庞   革命心理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90.html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