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如何开展新型集体经济与乡村治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92 次 更新时间:2020-09-14 08:28:33

进入专题: 新型集体经济     乡村治理  

温铁军 (进入专栏)  

  

   这里边还有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就是刚才说到的山水田林湖草综合系统开发。山水田林湖草是非标资产,处在资源形态的时候,还不可以进入市场做交易,于是这里边就可以引入股票一级市场的交易方式,股票一级市场上,村集体自己就是做市商,得去跟村庄发展有关的投资者去做对价,通过对价确定这些非标性资源性资产如何变成可标的价值化资产。这些对价关系意味着,什么人是村庄下一步开发的合作伙伴,他就可以被叫做股票一级市场的战略投资人。比如,如果要开辟一个唐昌国家农业公园有限公司,谁是农业公园的投资人,就得去跟他对价,通过谈判,形成唐昌面对的雪山这个景观的投资价格,以及一片多样化的物种资源的价格。还可以邀请有关的技术部门来参与对价,只要参与者能让这个资源的价值增加。大家都来加入,多种投资主体在这样一个对价关系之中,就形成各种股权的定价。

  

   就好比上市公司,一个上市公司上市成功与否的标准,是它的股票价格,是否通过股市最终实现,是增了呢还是减了。如果减了就是上市不成功,如果增了那就是上市成功了。上市公司不是把资产直接推进二级市场,直接推进二级市场意味着社会公众都来出价,那就不对了。因此集体经济在把非标性的资源性资产变成可标的价值化资产的时候,首先要采用股票一级市场的内部定价方式。同样用战旗村的案例来说,当年战旗村,集体资产已经被私人承包了,当集体要拿回来的时候,用什么方式呢,用资金,给流动资金定价,最终的交易是把已经被私人承包的这些企业收回来了,他们所采取的方式其实是内部定价方式 。所以,要克服过去的习惯,不能把村里的资源直接请一个投资商来,由投资商直接招商引资直接开发,这个教训非常惨痛。

  

   我最近在福建的永泰县,它相当于福州市的后花园,自然资源非常好,各种各样的古庄寨、明清建筑,大量保留着,数千栋老建筑。有一个村,他们简单化了,把最优质的山水资源叫一个开发商来给占有了,那就把山水田林湖草一个系统被切了一块,剩下的可能就没有这么高的价值了。开发商一拉栏杆,收门票。他们剩下的整个一条沟系的资源被切了沟口,里边想开发,门口已经被人家封了,很麻烦。再举个例子,可能感受会更直接一点,当年开发海南岛的时候,那个黄金海岸,一片金沙滩,蓝天碧水,因为当时三亚那地方很穷,被当成荒滩卖给了外商。外商建起了五星级酒店,到高峰的时候一个床一万,卖的就是这里的金沙滩、蓝天碧水。结果是按荒滩的价格给人家了,平面资源给人家了,等于把那空间资源一块转让了,而且一次性转让70年,再想往回找也找不回来了。如果一个村集体相对来讲比较有实力,就可以先建立内置金融。像华西村,他就是收购了一个财务公司,变成了他的内置金融。华西村所有的企业,都必须通过这个财务公司来做资金往来,财务公司收10%,就等于把金融这个工具纳入进来。如果搞了内置金融,就可以用内置金融作为一个金融工具,作为一个杠杆来做交易。比如说,一栋房子值多少钱,一个院子值多少钱,什么情况下可以定价呢?有人过来贷款,贷款需要抵押,拿房产一抵押,价格就出来了。做几宗内部的交易,资源价格就被金融这个杠杆撬出来了。所以说,通过内部的定价方式,形成村庄非标资源的可标化价值,然后才能把它推出去对外交易。

  

   在面向社会上交易之前,一定先有一个内部定价的过程,这就叫做一级市场。通过内部定价,把资源——比如这块山,这块水,这块田,这个房子,不同的资源性资产——做成股权,这是多元化的股权形成过程。我们知道股票一级市场,通过内部的对价交易,可以形成5种股权,那如果我们借鉴股票一级市场,我们也会形成多种股权,只有多种股权才有多元的财产主体,在这个体系之内互动,才有治理。这么讲,就等于把集体经济的三变,资金怎么变股金,资源怎么变资产,村民怎么变股东,给大家做了个解释。三变才能重构新型集体经济。

  

  

  

   有效治理集体授信设置多元股权

  

   接着谈一下治理。刚才其实已经说了,现在大多数村庄都已经是精英在控制,也就是中小资本家,基本都是企业主。而企业家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唯一目标。如果我们现在村里边的党政一把手基本上都是企业家了,难道能改变追求利润最大化为唯一目标的行为方式吗?哪怕就是个作坊主,也是小资本家。所以我们的农村现在基本上都是精英在控制,而精英的主要成分都是中小企业主。中小企业的阶级定位可以定为中小资本家,那么基层治理怎么搞?怎么让基层干部改变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追求企业利润最大化,变成追求社会的公共收益最大化?我刚才举那个例子,说山东烟台那个组织部长现在已经很有名了,是个女部长。她的做法就是以组织的制度体系,以党的制度体系要求党支部书记、村书记必须执行党的基层工作条例。这两个东西是个矛盾,按照教科书,他应该追求个人利润,按照党的基层工作条例,他必须追求公共利益,这时候就出现了我刚才所说的那个问题。

  

   当把城乡融合战略纳入到乡村振兴的时候,比如现在高书记要搞的100多栋院落开发,他说会对社会开放,什么人会对他这个院落感兴趣呢?首先是了解湿地的人,是一种认同亲水环境的人,这些人一定是社会中产阶级,因为大富之家——排在中国人1%的那些巨富,早就海外买个岛啊,私人飞机啊,游艇啊,这种消费了。那什么人是我们这个乡土的、民居的消费主体,什么人愿意在这上边投资呢?往往是社会中产阶级,全世界范围内中产阶级有一个共同的政治诉求叫做绿色主义,要求资源环境的可持续,这是世界上中产阶级有积极意义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和过去做的阶级分析不一样,因为过去没有做过中产阶级分析,做的是资本家阶级和劳动者阶级,这是对抗的阶级矛盾,这是过去的理论。但是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中国已经产生了三到五亿的中等收入人群,官方叫中等收入人群,其实在世界上通行的概念这叫做中产阶级,中国的这个群体,数量是美国中产阶级的两倍半,欧洲中产阶级的三倍。中国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中产阶级群体,但却没有把他拥有的内在能量激活,并且导向正确方向。这是我们今天坚持正确政治方向的不足之处。我们怎么坚持呢?朝向绿色方式,这是我们国家战略应该调整的方向。我们应该利用这些认同绿色主义的中产阶级来做调整。这是今天农村治理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在基层做工作组织的人,可以看到现在城乡融合过程中,最愿意去消费乡土文化的就是中产阶级。到战旗村来的,不是大富之家不是亿万富翁,来的基本都是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中产阶级。也没有多少劳工阶级来过。因此,大富之家不来,劳工阶级不来,来的基本上是中产阶级。讨论治理,得了解清楚在村里形成的一个社会结构是什么,当高书记要把这个院落做成一个社会投资开发的时候,首先要弄清楚,谁来开发你这种院落?谁才愿意消费你这种亲水环境?谁才愿意享受这种乡野的但又不是那种独栋的。那些大富之家要么占一山头,要么开一条沟,要么海外买一岛,要么人家干脆瑞士去了,未必要来这待着。所以从这个发展的角度来说,将来面对的在战旗成为业主的这些人主要是中产阶级。那好对高书记来说就提出一个新的挑战,怎么面对这些中产阶级,形成有效治理。如果引入了100户院落的投资人,他既是投资人,他也是治理对象。如果回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上,叫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治理,基本上属于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结合的一种社会关系。

  

   当说到多元股权的时候,先拿高书记做的事作为案例来跟大家分析。如果我作为中产阶级,大家也都知道我是典型的中产阶级,因为大学教授嘛,工资够高,在城里应该一般都有一两套房子了,再增加也没有意义,又不想当房东。那么,就想找点东西南北中,找点能休闲的地方,这是起码的要求。高书记这是个不错的地方,那我来投资,我要你一个院落。那我怎么才能变成你的村民?你得替我想啊,否则我的投资怎么能长期呢?我怎么变成你的股东,那你得替我想啊。我的办法是什么?是投资人可以拥有某一个专业合作社的20%的股权,只要拥有这20%的股权,我就变成你的股东了。村民可以变股东,投资人难道不可以变股东吗?可以。法律规定,不超过20%。那什么叫做20%呢?我投资装修,改造这栋院落,我投多少,你给我按照投资做出一个股权比例,然后组成你的合作社。比如说,我的投资保证20%的这种条件下,三户院落构成一个合作社,那你给我凑5个身份证组成一个物业合作社了,我就是你的合作社社员了,我就占了20%的股权了,合理合法。这样我就会参与这个合作社的治理,比如社章怎么制定,这就变成了一个多元的参与过程了。多元参与就是治理吗?这个治理关系是合理合法的,而且它同时又是在你的地盘上,你可以收租,何乐而不为?新的治理结构就是这样形成的。

  

   大家都知道浙江,很多人都去过两山提出地,浙江安吉县办两山讲习所,就是说总书记在这提出的两山理念。那里怎么开发村庄?在安吉县,大家都知道余村,就是这次3月30号总书记又去的那个村。这个村,光上海人3000,自己本村人不到1000,原来1000多人走出去了三分之一,还剩下七八百。也就是说,外来的上海人投资开发这个村落的,人数是本村人的好几倍,并且还有很多在上海工作的外国人,也到他这儿来了。他们怎么把物业变成人家愿意投资的财产呢?除了承认投资人做的改造、装修都是资产,而且在村里有股权,是村集体的股东,参与村里的分配,除了这些之外,投资人担心的是是今天投了这栋民宅,明天变卦了,收不回来投资,担心白投了吗?但如果是个集体化的公司,就敢投资了。一旦形成多元治理,这个经济过程客观上要求一个治理过程。如果投资人完全没有参与治理的能力就不敢投资。

  

   所以,怎么让业户放心,怎么能够形成一个有效治理。有效治理是配合第三产业业态开发的,不是按照一个文件、按照一个法律搞了一套就能完成的,包括现在都被大家公认有效的那种网格化治理,等等。没有结合业态变化,就算网格化了,不过是看成本大小,如果当地有足额的财政,就维持的住,如果没有足额的财政,网格化是一个高成本的治理。如果能够形成一个多元股权,让大家愿意投资,愿意加入进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治理的前提。

  

   还有个重要的要讨论的话题,就是今天多的是钱,少的是资源。过去招商引资是因为没钱,现在实体经济普遍不景气,实际上国家大量印钞,想让他进入实体经济,进不去。因此现在钱淤在金融机构内部,在转圈子,投不出去,现在是钱多,钱到处找可投资的领域,找不到。所以现在连很多过去按教科书浪漫主义去行事的一些学者也在积极鼓吹应该放开农村的物业,允许市民下乡,大家也都基本接受了这一套。总书记最近也明确提出,城市化是个方向,逆城市化也是个方向。什么叫逆城市化,市民下乡就是逆城市化,他说如果城市化是以乡村的衰败和破坏为代价的,就得逆城市化。怎么才能贯彻这个,战旗是在总书记提出乡村振兴后来的第一个村,战旗村怎么让战旗继续高举,要看其逆城镇化怎么做的。就得有一套办法,除了财产关系的安排,还有治理关系的安排,这就是高书记面对的新挑战。

  

所以,当我们讲到乡村振兴的内容的时候,五句话缺一不可。我跟很多地方干部接触,听到最多的是地方干部讲,乡村振兴不要讲一千一万,首先要把产业兴旺抓起来,离开产业兴旺别的都别提。我说,错了,中央讲的是五个方面缺一不可,并且是综合起来才叫乡村振兴,产业兴旺针对的是生态空间资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型集体经济     乡村治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7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