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兴云:孔乙己典型论

——《孔乙己》问世百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1 次 更新时间:2020-09-12 21:10:21

进入专题: 孔乙己   鲁迅  

谷兴云  
平常就是两碗酒,一碟茴香豆;他以酒为友,为乐,为生活享受。从小说艺术构思看,因为好喝,才常来酒店,也才有那些纷争,那些故事。

  

   偶然做些偷窃的事,重点在偶然二字。偶然,就不是喜好,不是惯犯;偷窃有损读书人品格,但不很严重,无伤根本。文本写偷窃事例三次,两次明写是偷书,一次是偷东西(这次是不是书,没写明)。又以孔乙己自辩:“窃书不能算偷……”,区分窃书不算偷东西,把书排除在东西之外,表明孔乙己看重书,看重读书,看重读书人。他偶然偷窃,是其备受凉薄的主要口实。这样写,均系构思之需。

  

   以上,分述孔乙己典型蕴含的,多方面身份与性质。接着似应予以综述:

  

   孔乙己,旧时代的苦人,潦倒的读书人,虽饱受社会凉薄,沾染文人恶习,却能对抗社会歧视,守护良好品行,保持真诚与爱心,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好人;作者精心塑造这一文学典型,借以表现对社会痼疾,对人性卑怯的关注与深思。

  

三 典型的意义


   孔乙己典型的意义,可从不同角度评述。下面略陈浅见。

  

   1. 一面社会人生的借镜

  

   阅读经典著作,因修养、眼光等的不同,而存在认知差异。就《孔乙己》而言,一般人(粗读者)看后,也许留下如此印象:老早以前的故事,微不足道的文人,穷愁落拓,迂腐可笑……有教养、肯思考的读者,就会视为借镜,从旧时看今日,有所领悟,受到启迪。所悟与所启,不尽相同。比如——

  

   历经坎坷,遭际不顺者,可能在镜中,认出本人的模糊身影,而感慨丛生:孔乙己潦倒终生,饱受世人凉薄,一肚子学问(知道“回”字有四种写法),却无从施展,就连想教小孩子写字,都被回绝。这不就是自己吗?处处碰壁,时时受压,空怀鸿鹄志,报国却无门,甚至养家糊口,也成问题。命途多舛,时运不济,胳膊拧不过大腿,徒唤奈何。这就是人生?

  

   关注历史,研究政治者,从镜中看到现实:“一般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薄”,今时是否存在?知识者中有没有苦人?受不受凉薄?肯动脑的,自会得出结论。旧有“十儒九丐”之说,今语:古时穷儒还是人,现在老九不如狗。而“知识分子最无知识”之论,乃至“知识越多越反动”等断语,一时甚嚣尘上。曾为座上宾,或成阶下囚。此即读书人(知识分子)现状?孔乙己如生现世,又将如何?昨天今日,惊人相似。

  

   对社会、人性问题有兴趣者,可能以孔乙己为镜,得出结论:孔乙己的种种遭遇,实为社会与人性问题。鲁迅致力研究和改善,国民性这一大事,在百年后的今天,远未根本解决,现状依然堪忧。试看舆论导向,多年来,讲文明树新风,宣讲光荣与耻辱,弘扬社会价值,就因为有所欠缺,存在严重不足。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改善中国国民性,摒弃民族劣根性,任重而道远,须坚持不懈,长久努力。

  

   2. 一颗光耀苍穹的新星

  

   孔乙己典型的塑造,其艺术之精湛,手法之纯熟,堪称小说楷范。鲁迅自述其作品(包括《孔乙己》),曾说及“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这评语是很确当的。如细化这一评语,或可以“精,深,淡,巧”四字,解读孔乙己典型的塑造艺术。

  

   精:如人物,仅个体三人(孔乙己、掌柜、小伙计“我”),群体三个(酒客多人、邻舍孩子三五个,掌柜取笑时聚集的“几个人”),即显示出一般社会,及其对读书人的凉薄。如语言,以2500余字的篇幅,表现了孔乙己的一生。“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13字,写出人物的身份、处境……

  

   深:开掘深,即“表现的深切”。国民性问题,关系中国人及中华民族的根本,这是一个超越时代,超越制度的深层次主题。(国民性的产生与存在,历史久远,不限一时代,一制度。)孔乙己及其遭遇,既表现了国民性的消极方面,也包含了积极方面。

  

   淡:色彩淡,感情、态度淡。“对于苦人是同情,对于社会是不满,作者本蕴蓄着极丰实的情感。”却显现为,“作者态度的‘从容不迫’”?。 在淡然、平静的语调中,蕴蓄着热烈、深厚的感情。

  

   巧:叙述方式与人称,巧。文本中的“我”,实系两个。12岁的小伙计“我”,与孔乙己同在酒店,就近观察与关注,孔乙己的行止、语言,亲见众人对他的凉薄;20多年后的“我”,追述当年故事,既可再现原来场景,人物纠葛,又有事后反思,评述更客观、可信。

  

   文学典型孔乙己,创作于“狂人”之后,两相比较,孔乙己具有原创性,独特性。(鲁迅自评:“《狂人日记》很幼稚,而且太逼促,照艺术上说,是不应该的。”?又曾提及,1834年,俄国的果戈里就已经写了《狂人日记》;自己的《狂人日记》是后起的,以后“脱离了外国作家的影响”?。)在鲁迅小说原创人物系列,苦人系列,读书人(知识者)系列,包括典型系列中,孔乙己均属“第一”,首见。

  

   从新文学的历史看,鲁迅是中国现代小说的开创大师,其作品“显示了‘文学革命’的实绩”?。孔乙己的上述几个“第一”,也是中国现代小说,乃至中国文学的多个“第一”。

  

   百年之后品经典,到此打住。终篇语是——

  

   孔乙己,一颗光耀苍穹的文学新星。

  

   注释:

   ⑴鲁迅:《叶紫作〈丰收〉序》,《鲁迅全集》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219页。

   ⑵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鲁迅全集》第4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513页。

   ⑶据孙伏园 孙福熙《孙氏兄弟谈鲁迅》,新星出版社2006年版,第172页。

   ⑷周作人:《鲁迅小说里的人物》,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8页。

   ⑸周作人:《鲁迅的故家》,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30页。

   ⑹参看孙伏园 孙福熙《孙氏兄弟谈鲁迅》,新星出版社2006年版,第172页。

   ⑺周作人:《鲁迅小说里的人物》,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0页。

   ⑻周建人口述周晔编写:《鲁迅故家的败落》,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0页。

   ⑼孙伏园孙福熙:《孙氏兄弟谈鲁迅》,新星出版社2006年版,第172-173页。

   ⑽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鲁迅全集》第4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512页。

   ⑾鲁迅:《关于知识阶级》,《鲁迅全集》第8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87页。

   ⑿鲁迅:《忽然想到·七》,《鲁迅全集》第3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61页。

   ⒀鲁迅:《鲁迅自传》,《鲁迅全集》第8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304页。

   ⒁参看周作人《知堂回想录》,三育图书有限公司(香港),1980年版,第52页。

   ⒂鲁迅:《〈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鲁迅全集》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238页。

   ⒃参看孙伏园 孙福熙《孙氏兄弟谈鲁迅》,新星出版社2006年版,第172页。

   ⒄鲁迅:《致傅斯年》,《鲁迅书信集》上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年版,第24页。

   ⒅⒆ 鲁迅:《〈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鲁迅全集》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239,238页。

  

    进入专题: 孔乙己   鲁迅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4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