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不逾矩应当成为法律与道德的屏障

——陈行之思想小品辑录(20)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3 次 更新时间:2020-09-10 07:40:47

进入专题: 法律   道德  

陈行之 (进入专栏)  
正是所谓“燕雀岂知鸿鹄之志”,在田垄间刨食的家雀是不知道食肉动物心理的,在他们那里是无所谓良心更无所谓退化不退化的,捕食和猎杀本身就可以给他们带来绵延无绝的快感。可悲的是,我们这些家雀总是凭借着我们的心思去揣度食肉者的良心,结果总是为他们所饕餮。

  

   197. 齐奥塞斯库夫人活在幻觉里

   齐奥塞斯库夫妇死得挺突然,也挺凄惨的,坊间流传着很多传言。在这些传言中,我印象深刻的是齐奥塞斯库夫人在跟她丈夫一起被逮捕的时候,一脸错愕,厉声呵斥来绑她的年轻人:“我是你们的母亲!”年轻人自然不认为丫是他们的母亲,捆绑动作有些粗暴,从来都养尊处优神圣不可侵犯的齐夫人哪里受得了这个?于是生气地说:“你们把我弄疼了!”没有人理会她,历史严格按照自己的剧本快节奏进行着演出,几个小时以后,这对不可一世又绝对可怜的总统夫妇就被人用乱枪打死在一堵土墙跟前了。

   我在想齐夫人这个人,也真是蠢得可以——当你大权在握的时候,你说你是罗马尼亚人民的母亲,罗马尼亚人民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但迫于巨大的国家权力淫威,除了在心底里诅咒之外,谁还敢说什么呢?尊贵的齐夫人蠢在把权力压制制造出的假象当做了真实的现实,活在一种自造的幻觉之中。不同以往的是,在深刻的国家变局之中,历史这次终于义无反顾地站出来了,它不但指证你不是人民的母亲,相反,你、你丈夫以及围绕你们周围无数掠夺民脂民膏的权力者,不过是一帮子剥夺人民权利和自由的为非作歹之徒,是这个国家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你竟然还陶然于“我是罗马尼亚人民的母亲”,岂是一个“蠢”字了得?!这已经是丧失理智近乎于癫狂的癔人臆语了!

   你看,一个人若丧失了真实感觉会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耐人寻味的是,几乎所有诸如此类的人都活在幻觉里,都存在着这种匪夷所思的扭曲心理。这件事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任何阻碍或剥夺人民自由的人,脚下的路在终极意义上都是不自由甚至是通向死亡的。

  

  

   198.不逾矩应当成为法律与道德的屏障

   不逾矩可以解释为一种人生态度,或者说道德选择,表示某人知道自己的分量,并且知道这种分量的边界在哪里,晓得哪些事情可为,哪些事情不可为。很早的时候一个叫孔丘的家伙这方面做得比较好,老人家晚年总结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意思是他十五岁时并不知道什么叫“不逾矩”;三十岁时也不知道,四十岁时同样不知道;好不容易熬到五十岁,连天命都知道了,还是不知道何谓“不逾矩”;到了六十岁,什么风雨都经历过了,什么人都见过了,可谓是阅尽了人间沧桑,就连“我×你八辈祖宗”的话也能乐呵呵听进去,竟仍然不知道什么叫“不逾矩”;到了七十岁,老人家面对人生尽头的无限苍茫,才终于捋着胡须感慨说:“嗯,我知道了。”可见,“不逾矩”三个字内容丰富着呢,不是那么好把玩的,一般人还真无法了解它的品性,更无法洞悉它的智慧,所以,我们经常说自负或者自夸地引用“三十而立”怎么着怎么着的话,却很少引用“不逾矩”之说。

   这件事说明什么呢?至少说明很多人并不认为“逾矩”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们甚至是很愿意“逾矩”的,因为“逾矩”不仅法律和道德的成本低廉,还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而“好处”又是人人都喜爱的东西,何乐而不为呢?久而久之,“逾矩”,也就是突破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就成为了社会常态,政治领域、经济领域、文化领域的弄潮者乃至于混迹于市井街头的引车卖浆者流,基本都是这样的,彼此并没有很大的分别,司马迁那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极为精准地概括了这种情景。

   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变得晦暗未明、无法无天起来的。

  

  

   199.历史的逻辑

   马克思有一句话说得很好:“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的。”每次读到这段文字,我都感觉马克思是说,无论你是谁,你都远非获得神力的超人,你做不到历史条件不容许你做的事情;不管是往前走还是往后走,历史条件都会在暗中制约着你、限制着你——这是一种警告:“制约”,就是警告你欲速则不达;“限制”,就是警告你历史不容许倒退,一步也不容许!事情也许就是这样简单。

   也正因为这样,历史在历史中很少出现反常的情形,它基本上还是沿着正常的路径发展着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里面一定有许许多多我们未曾了解的原因。在无数原因之中,我想大概就有参与历史创造的人无论有多少局限有多少残缺,所幸他们基本上都还懂得自重即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反过来说,凡是历史出现反常事件即出现波澜曲折的时候,一定是历史事件的参与者缺乏自重,自认为可以随心所欲创造历史,孔子所言即“逾矩”了的时候。这样的时候虽然不多,但也绝非绝无仅有,否则我们将无法理解在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中,为什么时常会出现一些“开历史倒车”而最终被历史惩罚的人了。

  

  

   200. 思想者的痛苦既来源于精神活动,亦来源于世俗冷漠

   思想者的痛苦既来源于形而上的精神活动,亦来源于形而下的世俗冷漠。前者是灵魂事件,后者是生存故事。生存故事往往更加残忍,很多思想者不是死于思索,而是死于无情和冷漠。

   我们说一说被誉为“五十年来中国唯一思想家”的顾准吧!

   1973年,第二次被打为右派的顾准受尽了精神和肉体折磨,然而他没有停止思索,在无边无迹的晦暗之中,他持续不断地思考着,他写道:“科学与民主是舶来品,中国的传统思想没有产生出科学与民主。如果探索一下中国文化的渊源与根据,也可以断定,中国产生不出科学与民主来。不仅如此,直到现在,中国的传统思想还是中国人身上的历史重担。”这位思想先行者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一定是痛苦的,然而这种痛苦与妻子为了保护孩子不得不与他协议离婚,儿女们决绝地公开宣布与他断绝父子关系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我们难道不可以想象,在这个冷漠无情的世界上,思考反而会使他感到一丝丝温暖吗?

   1974年11月,顾准被确诊为癌症晚期,他自知来日无多,很想见见自己的子女——易中天先生描述道:“这个念头如此的强烈,以至于顾准咬紧牙关,又做了一件违心的事。在顾准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后,在朋友们的强烈呼吁下,经济研究所决定给他摘掉‘右派’帽子,但前提条件或者说必须履行的手续,则是在一张预先写好‘我承认我犯了以下错误……’的认错书上签字。这对顾准无异奇耻大辱,同样将死不瞑目。因此,尽管来人反复说明,他们完全出于好意,顾准仍倔强地表示,承认错误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他不需要、也不在乎摘什么帽子。但是,当他听朋友们说,‘如果你摘了帽,子女们就会来看你’时,顾准忍痛含泪用颤抖的手签上了这个死都不肯签署的文件。他流着泪对骆耕漠、吴敬琏说:我签这个字,既是为了最后见见我的子女,也是想,这样也许多少能够改善一点子女的处境。这可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顾准的这份痴情实在感天动地,就连经济所‘革委会’的负责人也动了恻隐之心,去信给顾准的幼子,要他们来医院护理。然而得到的答复是:不来,不来,就是不来!顾准的幼子……回信说:‘在对党的事业的热爱和对顾准的憎恨之间是不可能存在什么一般的父子感情的。’‘我是要跟党跟毛主席走的,我是决不能跟着顾准走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采取了断绝关系的措施,我至今认为是正确的,我丝毫也不认为是过分。’他们终于一个都没来,恩断义绝。”(援引自易中天《走进顾准》,2012年)

   在一个扭曲的时代,政治是扭曲的,经济是扭曲的,文化是扭曲的,在这一切的扭曲之后,一定是人性的扭曲,这种扭曲甚至可以爬过家庭的边界,像某种史前生物一样充斥在房间里的所有角落,“人”只能成为它有毒粘液的消融物。在如此这般寒冷彻骨腐臭不堪的世界里,一个高尚的灵魂要忍受多么剧烈的痛苦折磨,难道还用想象吗?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残酷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罗曼·罗兰:《米开朗基罗传》)而我要说的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残酷的真相后与人生诀别——顾准选择的就是这样的诀别,他是那样决绝,死的时候,他咬紧牙关,什么都不再说了。

                                                          

   2020-9-8

  

   作者赘言

   2010年,我开始随手记录下一些零碎感想,并不定期整理和发表出来,谓之“思想小品”。这些思想小品每辑10则,分别冠以标题,彼此没有内容上的联系。目前(包括本辑)已整理发表二十辑(共200则),它们分别是:

   第一辑:《思想在一定条件下是炸药》(2010-10-23)

   第二辑:《我们的无知无边无际》(2010-10-26)

   第三辑:《个人处境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精神意义问题》(2010-10-27)

   第四辑:《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2010-11-6)

   第五辑:《活着是一项严肃的工作》(2010-12-10)

   第六辑:《哲学让世界变得通透》(2010-12-14)

   第七辑:《爱潜藏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2011-1-25)

   第八辑:《试图逃脱禁锢的人往往被自己禁锢》(2011-5-10)

   第九辑:《精神维度决定着人所达到的高度》(2012-3-13)

   第十辑:《绝望是杀死爱情的最后一颗子弹》2012-11-8

   第十一辑:《人性的,归根结底是人性的》(2013-1-15)

   第十二辑:《被真理照耀过的心灵永远不会再陷入黑暗》(2013-1-20)

   第十三辑:《遥远的道德训诫》(2013-2-7)

   第十四辑:《革命是淤塞导致的溃决》(2013-2-17)

   第十五辑:《天堂和地狱都在人的心里》(2013-3-30)

   第十六辑:《艺术不仅仅是达到愉悦的工具》(2013-5-12)

   第十七辑:《人活在他的本质之中》(2013-8-3)

   第十八辑:《肉体追赶不到灵魂到达的地方》(2014-9-19)

   第十九辑:《历史运动中的个人驱力》(2015-12-29)

   第二十辑:《不逾矩应当成为法律与道德的屏障》(2020-9-8)

   这些文章网络上都可以找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

                                                             

    陈行之谨启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律   道德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