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国义:《申报》初创:《地球说》的作者究竟是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 次 更新时间:2020-09-07 08:57:31

进入专题: 申报   地球说   作者   蒋其章   高云麟  

邬国义  

   摘    要:

   1872年《申报》创刊首月刊载的《地球说》, 被称为是中国近代第一次“见诸报端的天文地理知识”的大众科学启蒙。但是, 关于其作者究竟是谁, 却是一个百年未解之谜。根据同治年间刊本《诂经精舍三集》等资料, 我们可以肯定《地球说》的实际作者并非是《申报》主笔蒋其章, 而是浙江杭州诂经精舍的青年学子高云麟。

   关键词:《申报》; 地球说; 作者; 蒋其章; 高云麟;

  

   一

  

   《地球说》是1872年《申报》创刊首月刊载的一篇重要言论。2005年10月, 我国自主研制的“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船发射成功, 搭载飞船一起升空的还有丝绸版的《解放日报“神六”纪念特刊》。在这份特刊头版居中的位置上, 便醒目地刊登了百年前《申报》上的这篇旧文, 并配以大字标题, 称地球之说“中国古书早明示, 岂特西人知之哉”。文中指出, “地球说”理论在中国古书上早有记载, 表明中华民族在数千年前就开始了对宇宙的思索。为引起公众更多的关注, 同时在《解放日报》上影印当年《申报》, 并重新刊出《地球说》原文, 加以“编者按”, 称这是在中国近代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大的报纸上, 刊登的“中国最早见诸报端的天文地理知识文章, 现将全文登录如下”云云 (1) 。如此, 旧文重刊, 赋以新义, 目的是以之传承文明, 见证历史。

   不过, 关于《地球说》一文的作者究竟是谁, 却是一个百年未解之谜。《解放日报》配发了《〈地球说〉, 奇文当年谁写就?》, 文中开首指出:“先人给我们留下一个谜。———是谁, 在133年前, 挥毫写下《地球说》?”指出那时的报刊文章也不署名, 而据新闻史权威方汉奇分析, “一般来说, 这篇在头版类似社评的言论, 最可能是主笔写的。” (2) 于是叙写了追寻该文作者曲折详细的过程。由于这段时期中, 申报馆内没有人事档案可资查考。先是找到“申报史编写组”的研究人员, 把视线聚焦到《申报》创始人美查聘请的三位早期主笔———蒋芷湘、钱昕伯、何桂笙三人身上, 最后聚集到举人蒋芷湘身上。在不排除还有其他作者的可能下, 联系到《地球说》的内容及表述, 认为相对而言, “还是蒋芷湘最有可能”。随之报社人员走访了浙江省档案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乃至刻有全国进士名录的京城国子监的碑林, 逐一查找考证, 但却所获甚少。只是从《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中, 知道他名蒋其章, 字芷湘, 浙江钱塘人, “光绪三年丁丑科 (1877) 第3甲第49名进士, 浙江钱塘人。”至于其他有关情况, 则不得而知。再继续追寻家谱, 在堪称收藏家谱最全的上海图书馆, 馆藏计有153种蒋姓家谱, 亦均搜检无果。文章最后说:“我们的追索, 只能暂告一段落了。所有的, 都只能是一种推测;可能性大小, 也只是相对而言。但我们已经找到了, 先人留下的这一份足以遨游太空的厚礼;我们已经找到了, 从百年《地球说》到科学发展观的无尽思索与启迪……” (1) 虽说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 谁是《地球说》作者仍留悬念, 不过这样的追寻仍然很有意思, 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读者的好奇心与求知欲。

   那么, 《地球说》的作者究竟是谁?他是不是就是《申报》第一任主笔蒋其章, 抑或是其他人呢?

   由于史料的散落, 关于蒋其章其人生平事迹, 历来鲜为人知。即使是一些报刊史的权威之作, 如戈公振的《中国报刊史》、方汉奇的《中国近代报刊史》等, 在论述《申报》初期创刊时, 对《申报》这样一位早期重要人物, 均甚少记载, 可以说几乎是个空白。但实际上, 在清代科举考试的案卷《清代朱卷集成》中, 则留存了他两次参加科举考试、有关其家族及个人履历的记录:“蒋其章, 字子相, 号公质, 又号质庵, 行一, 道光壬寅年四月二十四日吉时生。浙江杭州府学廪膳生。钱塘县商籍。肄业诂经精舍、敷文、崇文书院、东城讲舍, 前肄业紫阳书院、上海敬业书院。著有《泽古堂集》卷。” (2) 这无疑是弥足珍贵的资料。此外, 在《同治九年庚午正科浙江乡试录》、《杭州府志》、《重修浙江通志稿》、谭献《复堂日记》、李慈铭《越缦堂日记》, 以及《申报》和清人诗文集中, 均有不少关于蒋其章的记载。

   综合科举档案、地方志、诗文集等相关资料, 蒋其章 (1842—1892) , 字子相, 亦作子湘、芷湘, 浙江钱塘 (今杭州) 人。其祖籍安徽歙县, 家世徽商, 后迁居杭州。曾祖父蒋袁慰, 乾隆时举人。从他的祖父、父亲起, 均是杭州的廪贡生、候选教谕。他自幼即承庭训, 此后又受到正规的教育, 为杭州府学廪膳生。在青少年时代, 曾先后在杭州、上海两地的诂经精舍、敷文书院、崇文书院、东城讲舍, 以及紫阳书院、上海敬业书院求学。后于同治九年 (1870) 考中举人。1872年初美查筹备创办《申报》时, 以“武林名孝廉”邀其加盟。如早期《申报》主笔黄协埙所说:“《申报》者创自英人美查, 而延华人蒋君芷湘主笔政。” (3)作为《申报》第一任主笔, 蒋其章一开始便参与主持《申报》的编务。同时, 他还承担了《申报》附属月刊《瀛寰琐记》的编辑事务。

   在申报馆任职期间, 蒋其章以蘅梦庵主、小吉罗庵主、蠡勺居士等好几个笔名, 发表了大量的诗文。在《申报》开办不久, 他还到过日本, 写有《长崎岛游记》。此外, 还与美查合作翻译了近代第一部翻译小说《昕夕闲谈》, 在《瀛寰琐记》上连载。后他于光绪三年 (1877) 考中进士, 便离开了报馆, 于次年春赴任敦煌县令。此后又出嘉峪关赴新疆, 在阿克苏、喀什噶尔任左宗棠步将张曜的幕僚, 又随之至济南任职, 前后约有十多年之久。综其生平仕履, 可说是一个经历十分丰富而复杂的人物。有关其详情, 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拙作《第一部翻译小说〈昕夕闲谈〉译事考论》中第三节“蒋其章其人事迹”和拙文《〈申报〉第一任主笔蒋其章卒年及其他》的论述 (4) 。

   不过, 需要指出的是, 即便查清了蒋其章的生平资料, 但问题仍然难以解决。即使如有的论者认为, 这篇在头版类似社评的言论, “最可能是主笔写的”, 但这毕竟只是一种可能性, 而非必定如此。由于以上所说的《地球说》一文并未署名, 因而事实上我们也难以判定蒋其章即是该文的实际作者。

  

   二

  

   在追踪蒋其章的相关资料时, 笔者却意外地发现, 《地球说》的实际作者并非是蒋其章, 而是另有其人。此人为高云麟, 浙江杭州人, 是蒋氏早年在诂经精舍读书时相前后的同窗学友。

   在同治九年庚午 (1870) 合刊的《诂经精舍三集》中, 其中就有两篇《地球说》, 一篇署名“高云麟”, 一篇署名“戴穗孙”。经比勘对照, 署名“高云麟”的那篇《地球说》, 与《申报》上刊载的《地球说》虽说语句稍有改易, 但基本内容、文字是一致的。从时间上说, 则比《申报》上刊载的早了整整六年。

   按杭州诂经精舍为清代名臣、大学者阮元于嘉庆初所创办, 位于浙江杭州西湖孤山之麓。此后书院历有兴废。咸丰年间, 精舍毁于战乱。同治五年 (1866) , 又进行重建。不久, 经学名家俞樾主持精舍讲席, 前后掌教达三十余年。作为中国近代江南著名的书院, 诂经精舍对于学业突出、考课优秀的学生, 不仅给予奖励, 还将其诗文佳作结集出版。自阮元亲自主持选刻文集以来, 所谓“简其艺之佳者, 刊为《诂经精舍文集》” (1) , 此后选刻学生佳作便成为书院一项固定的制度。自嘉庆至光绪末, 共刊出《诂经精舍文集》八集, 计八十二卷。而《地球说》一文就收录于《诂经精舍三集》卷二“辞赋”之中。

   《诂经精舍三集》为颜宗仪、沈丙莹、俞樾任书院山长时编次刊刻, 收录了自同治丙寅至庚午 (同治五———九年, 1866—1870) 五年的官师课艺。其中包括:同治丙寅年 (1866) 辞赋二卷、经解一卷, 山长海盐颜宗仪编, 监院谭廷献、钟鸾藻校刊;同治丁卯年 (1867) 辞赋一卷、经解一卷, 山长归安沈丙莹编, 监院谭廷献、杨文杰校刊。以上两种分别刊于同治五年五月和同治六年五月。前有同治六年浙江巡抚马新贻序, 序文称:太平天国时, 浙江的书院、精舍皆毁于火, 及新贻奉命抚浙, 诸书院以次修复, 而由颜宗仪主讲诂经精舍。“浙东西人文渊薮, 虽遭兵火, 而讲院既兴, 学者弥盛, 阅时既久, 作者如林。太史复为择其雅者, 锓板以传。盖所以作兴实学, 犹文达意也。” (2) 指出刊刻文集的目的是为了经世致用, “作兴实学”。又说:“课艺刻既成, 后将分年续刊, 监院谭君廷献请序于予, 因为言予之所见以为之序。” (3) 至于此后三年的课艺, 则由继任的山长德清俞樾续编, 监院周承漠、孟沅、章浚等校刊, 刊印于同治七年至九年之间。

   从编次刊刻情况来看, 高云麟、戴穗孙两文均作于同治五年丙寅 (1866) 。据集中所附丙、丁两年“校士官师题名”及“集内同人题名”, 又注云:“未选课艺者另外”。在有关“同人题名”中, 其中即有杭府“戴穗孙同卿”、仁和“高云麟白叔” (以上丙寅年) , 以及杭府“蒋其章子湘” (以上丁卯年) 的记载。 (4)

   高云麟撰《地球说》一文, 先后从七个方面论述地是球形的道理, 指出“地球说”理论在中国古书中早有记载, 并非从西方引入的“舶来品”。文中首先指出, “今之谈天者, 均言地球之说始自西人。其证有四。”此下列举四证, 以证明此说。这里引录前三证如下:

   以为天下至平者水, 至广者海, 今试于海岸用远镜遥窥去舟, 必先见舟隐, 后见桅隐;若窥来舟, 则先见桅旗, 后见舟舰。夫舟大桅小, 人所知也;大者易见, 小者难见, 又人所知也。今乃反之, 盖由舟浮水面, 为地之圆处所蔽, 故桅虽小, 转先见耳。其证一也。又当明武宗时, 西洋葡萄亚有人由西驶行, 过大西洋、亚墨利加洋, 由太平洋、南洋、印度洋、小西洋, 仍回大西洋葡萄亚。若地形不圆, 何能自西往, 自东还乎?其证二也。又赤道北则见北极, 不见南极;赤道南则见南极, 不见北极。若地非浑圆, 观星者安有南北之异。其证三也。 (5)

   其结论是:“有此四证, 地圆之说瞭如指掌。虽地静地动, 说有不同, 而地球总无异议。”对照《申报》所刊《地球说》, 文中说:

   夫天下至平者水, 至广者海, 今试于海岸用远镜遥窥去舟, 必先见舟隐, 后见桅隐;若来舟, 则先见桅旗, 后见舟舰。舟大桅小, 人所知也;大者易见, 小者难见, 又人所知也。今乃反之, 盖由舟浮水面, 为地之圆处所蔽, 故桅虽小, 转先见耳。证一。又当明武宗时, 西洋蒲萄亚有人由西驶行, 过大西洋、亚墨利加洋, 由太平洋、南洋、印度洋、小西洋, 仍回大西洋蒲萄亚。若地形不圆, 何能自西往, 自东还乎?证二。又赤道北则见北极, 不见南极;赤道南则见南极, 不见北极。若地非浑圆, 观星者安有南北之异。证三。 (6)

   从以上“四证”来看, 如高文称“其证一也”、“其证二也”、“其证三也”、“其证四也”。《申报》完全采用了前三证的原文, 称“证一”、“证二”、“证三”, 两者的内容、行文基本是一致的。只是第四证文字略有修改 (见下) 。

高文此下又说:“徒以西法言之, 其可证地圆者, 四端之外, 亦尚有三焉。”以下再举三方面加以说明。有关“三说”的内容, 《申报》同样采取了高氏的原文, 只是在文字上作了一些小的改动。如高文:“盖天形既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申报   地球说   作者   蒋其章   高云麟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85.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2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