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国义:《申报》初创:《地球说》的作者究竟是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 次 更新时间:2020-09-07 08:57:31

进入专题: 申报   地球说   作者   蒋其章   高云麟  

邬国义  
则下降之气, 其聚于中心者亦圆, 气之聚于中心者既圆, 则重浊之凝结而为地者, 安得而不圆?” (1) 《申报》作“盖天形既圆, 则下降之气亦圆, 下降之气既圆, 则重浊之凝结而为地者, 安得不圆乎?” (2) 行文上作了一些简略。此外, 如高文结尾时引:

   曾子曰:“如天圆而地方, 则是四角之不揜也。”此地圆之说之最古者。若夫《尚书考灵曜》所云:“地有四游。”又与西人天静地动之说不谋而合。然则地球之说, 岂独西人知之哉! (3)

   《申报》只是在“曾子曰”前加了“《大戴礼》引”四字, “不揜”改做“不掩”, “岂独”改做“岂特”, 其余在文字上均一仍其旧。

   就全文来看, 《申报》可以说基本上就是高氏原作。自然, 两者在译名与文字上也略有改动。如:高文“葡萄亚”, 《申报》作“蒲萄亚”;高文“层层相丽”, 《申报》作“层层相附”;高文“四时昼夜均平”, 《申报》作“四时昼夜相平”;高文“日光仅及温道”, 《申报》作“日光仅过温道”。都仅是文句上一些小的改易。由此可见, 《申报》上刊载的那篇《地球说》, 无疑是从《诂经精舍三集》中直接移植而来的。从时间上说, 高文在先而《申报》在后, 两者的渊源、承袭关系是十分明显的。而此文明确标出作者是“高云麟”, 则使原先的不解之谜豁然明朗。真可谓如俗话所说, “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工夫。”

   应当说, 在《诂经精舍三集》课艺中出现《地球说》并非偶然。从书院传统来说, 阮元创办的诂经精舍一直比较重视“实学”, 书院课士“问以十三经、三史疑义, 旁及小学、天部、地理、算法、词章” (4) , 虽说其内容还是以经史为主, 但有关天文、算学、地理等科技方面的内容, 也得到了相当的重视。而随着鸦片战争以来西学的刺激, 精舍作为当时享有盛誉的浙江“名牌学府”, 其教学产生了一系列相应的变化, 其中包含了不少西学方面的内容。从《诂经精舍三集》所收录的课艺内容来看, 如集中有《以冬至为长至辨误》、《三江既入考》、《黑水考》、《用西洋法制造活字板议》和上所说《地球说》诸篇, 便涉及天算、地理和自然科学知识等有关西学的内容, 就是明显的例证。

   联系《三集》中另外一篇戴穗孙撰写的《地球说》, 戴文开头说:

   推算之说, 西法密于中法, 今术优于古术。言古术者, 以地居中心也;言今术者, 以日居中心也。其以地为中心者, 谓地静而方也;其以日为中心者, 谓地动而圆也。

   文中又引《易》、《春秋元苞命》云“天左旋, 地右动”, 《尚书考灵曜》云“地恒动不止而人不知, 譬如人在大舟中, 闭牗而坐, 舟行不觉也”, 以及《河图括象图》、《尸子》、《白虎通》等, 并言“地动之明证”, 来说明地球“惟圆故能动”的道理。戴穗孙指出:“读泰西人书, 又得地圆之证四……言之凿凿, 固已明辨皙矣。《大戴礼》引曾子曰:‘如天圆而地方, 则是四角之不揜也。’谓地体而圆, 自古而然, 不自西人始也。然则地之得名为球者, 非以其体圆之故乎?”以下又称, “考地球经度, 自北而南, 分为五带”云云, 讲述了地球分为五带和五大洲, 地球如橄榄, 是椭圆而非浑圆, “略举管窥所及者如此” (5) 。同样论述了地圆说的理论及其基本证明。

   由上而言, 虽说两文各有侧重, 然其引证内容与基本原理均差不多, 又都出自诂经精舍学生之手。这显然与当时书院在教学上重视西学密不可分。可以这么说, 在某种程度上, 诂经精舍已非传统意义上的旧式书院, 而是已带有近代气息的新式书院。精舍刊刻学生的优秀课卷汇为《文集》, 对于青年学子来说无疑是一种有益的鼓励。而两篇《地球说》之所以被评为佳作而选入集中, 也正是书院教学风气与导向的重要体现与反映。

   而高云麟《地球说》一文之所以刊于《申报》, 则应与后来成为《申报》主笔的蒋其章直接相关。关于高云麟其人的具体情况, 我们留待后面再说。据前所说蒋其章自填的《履历》, 他曾在杭州诂经精舍学习。在《诂经精舍三集》“集内同人题名”中, 也列有“蒋其章子湘”之名。集内除上所说《地球说》二篇外, “辞赋”卷三并收有蒋其章所作《玉带生赋》 (丁卯年) 和诗作《南屏山谒张忠烈公墓五排一百韵》。作为精舍学生中的习作范文, 两人均有考试课卷刊刻于《三集》之中。由此可知, 蒋其章与高云麟均是诂经精舍的高材生, 是前后级别相近的同窗校友。就在高云麟撰写此文的次年即同治六年 (1867) , 高氏即考中浙江的举人。时蒋其章正在书院学习。而在三年之后, 蒋氏也于同治九年中举。虽说尚不清楚两人在诂经精舍时期交往的具体情况, 但两人既为同窗学友, 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 几年后蒋其章应美査之邀, 入申报馆任报社主笔, 为了宣传有关天文科学知识的需要, 便将高文略事修改, 将其刊登于《申报》上。

   对勘高氏原作与《申报》刊出之文, 经蒋氏修改的主要有以下几处:1.高撰《地球说》开头说:“今之谈天者, 均言地球之说始自西人。其证有四。” (1) 《申报》文改作:“近世言天文者, 辄谓地球之说创自泰西。不知古书中早具言其理, 特未详辨其形, 非至利玛窦、汤若望诸人始独辟奥窔也。其说盖有四证。” (2) 突出说明中国古书中已经阐明此理, 而非始于明末入中国的传教士利玛窦、汤若望诸人。2.高文第四证谓:“又地影蔽月则月蚀。惟地体圆, 故闇虚之蔽月者亦圆, 若地形方则影亦方矣。其证四也。” (3) 原文写得比较简略, 也较难懂。《申报》则修改为:“又地影蔽月则月蚀。凡月蚀时, 有一黑影遮盖月光。因此时日月相对地毬适在中间, 日光照着地毬, 不能射到月中, 故地影得以遮盖月光。而其影正圆, 可知地毬全体必圆。证四。”文字上作了较大的改动, 使说理显得更为清楚。3.此下高文小结说:“有此四证, 地圆之说瞭如指掌”, “似其理惟西人知之矣, 不知中国古书虽未明言地球, 而《周髀》所载测日景之法, 与《授时》所载测月蚀之法, 实已隐具其理。” (4) 《申报》则改作:“按之中国古书, 如《周髀》所载测日景之法, 《授时》所载测月蚀之法, 实已明明揭示矣。”将原文中国古书“虽未明言”地为球形, “实已隐具其理”, 改而强调“实已明明揭示矣”。在语气上更为肯定, 以与文章开头相呼应, 彰显了中国古人在这方面的认识与作用。除此之外, 还有一些文字上的修饰与改动。

   《地球说》经蒋氏修改在《申报》头版上以类似社说的形式发表, 无疑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如前所说, 高撰《地球说》最初在《诂经精舍三集》以课艺的形式刊印, 既是书院学业成果的展示, 同时也对外发卖, 作为诸生课艺的范文, 在江浙一带的书院及应考的举子中自然会引起一定的反响。但其传播的范围, 仍局限于科考应举的知识精英层面, 在社会上影响不大。就当时来说, 那时一般的国人尚囿于“天圆地方”的认识, 惊讶于“地球是圆的?外国人不掉下去?”的迷思之中。在这种情况下, 蒋其章在1872年申报馆任职之初, 对此文作了若干修改, 并在《申报》这一公共传媒上刊载出来, 确实可以说是中国近代第一次“见诸报端的天文地理知识”的大众科学启蒙。而此文一经在《申报》这一有影响力的大众传媒刊出, 显然扩大了《地球说》科学内容在民众中的传播与影响, 使当时一般普通大众知道了地球说的科学知识与原理。应当说, 蒋氏在这方面的贡献也是值得肯定的。因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此文也可以说是高、蒋两人合作的产物。

  

   三

  

   高云麟似乎名不见经传, 故需对其情况作一必要的考察。

   据现有的资料可知, 高云麟 (1846—1927) , 字白叔, 浙江仁和 (今杭州) 人。其家族是杭州著名的大族。祖先世居山阴前梅里, 从高祖高士祯起始迁居杭州。曾祖高崇文、祖父高凤墀, 曽参与创建杭州普济堂, 都热心于当地的慈善事业。其父高锡恩 (1804—1869) , 原名学淳, 字古民, 是道光咸同间著名的诗人。数岁能为诗, 长益肆力经史, 并究心经世之学, “讲求河漕、水利、舆地之学, 究极本末” (1) 。与郭麐、姚燮、龚自珍等诗歌唱酬, 文采照耀。曾七应乡试不中, 遂绝意进取。后累以助军赀授官同知, 加道衔, 阶中宪大夫。一生写诗数千首, 史称其“诗典丽自喜, 多近梅村” (2) 。著有《友石斋集》。其叔父高学治, 字叔荃, 一字宰平, 也是当时的名儒。从事朴学, 治三《礼》及四家《诗》, 旁罗金石, 亦好宋明儒书。治学严谨, 尤注重操守。以贡生选乌程训导。后执教于诂经精舍, 又为东城讲舍山长。光绪年间章太炎就读于诂经精舍, 曾向其问学。后章氏还写过一篇《高先生传》, 以纪念他们的一段交往 (3) 。

   从高氏的教育环境来说, 他出身于诗书传承之家。高父很注重子女的教育问题。传载高锡恩中年丧偶之后, “旁绝姬侍, 督课诸子, 引掖后进” (4) , 亲自督导诸子。其家有兄弟三人, 他排行第三, 自幼即承庭训, 此后又受到正规的书院教育。谭献《复堂日记》便称, 高氏“父子兄弟怡悦家巷, 授受文史” (5) 。李慈铭《中宪大夫仁和高君墓志铭》也说:“人多言高氏之昆, 力学有文, 皆本庭诰, 父子兄弟之相师法。” (6) 在太平天国时期, 高锡恩携家人避乱渡江, 居住会稽。五年之后, 至同治三年 (1864) 后才返杭。据此, 高云麟应在此后入杭州诂经精舍学习。

   高氏出生于这样的家庭, 对其成长是很有影响的。作为著名的诗人, 其父高锡恩对西学有较浓厚的兴趣。如所著《友石斋集》卷八《夷闺词》, 其中第三首云:“寄语侬家赫士勃, (自注:夷妇称夫曰赫士勃[husband]。) , 明朝新马试骑来。”第八首:“纤指标来手记新 (自注:夷俗定妇, 必婿亲以戒指插女之指。) , 度埋而立及时春 (自注:夷人呼娶亲为‘度埋而立’[to marry]。) ” (7) 是在近代以音译外语入诗最早的诗篇。钱锺书在《汉语第一首英语诗〈人生颂〉及有关二三事》中, 便列举了他的以上二首诗作 (8) 。其兄长对高氏也颇有影响。大哥高炳麟, 字昭伯, 号我庵。童年即好诗古文辞, 一疑末彻, 恒废寝食, “读书锐敏, 识解尤异” (9) 。治经, 精小学, 为仁和附贡生, 后官候选训导。以积瘁得心疾早卒。著有《我庵遗稿》。二兄高骖麟, 字仲瀛。仁和廪贡生, 好学深思, “温温学古, 通天文步算” (10) , 也为才俊之士。

   据载, 他们兄弟几个与后来著名的学者如谭献、李慈铭等均有密切交往。高炳麟与谭献订交, 又往复论文, 在《与谭子论文书》中称:“与足下交久, 诸同人中具高才卓识, 足以远轹千古, 近驾一世者, 莫足下若也。” (11) 李慈铭与其大哥也甚为相得, 于咸丰初游杭州时, 两人相晤西湖上, “与谈古今学术文字, 甚得也” (12) 。同治六年, 李氏应聘在杭校勘经籍, 又与其二兄高骖麟共事。当时他俩均在书院就读, 谭献是诂经精舍的监院, 并称高氏兄弟“学行方著, 称于时” (13) , 谓其“两子竞爽, 家学益昌” (14) 。

在诂经精舍的几年间, 高云麟受到严格的传统经史教育, 也接受了西学的影响。他以一些学者、名儒为师, 专心治学, 心无旁骛, 如有记载称:“季子云麟亦勤稽古, 有文行” (1) 。关于高氏兄弟在书院学习的情况, 如谭献《复堂日记》同治四年记载说:“高仲瀛来谈艺。究心实学, 有志于天文律算, 乃欲通西人之术, 以求制夷, 可谓大义凛然。” (2) 从中可以看出, 高骖麟讲求经世实学, “有志于天文律算”的情况, 云麟在这方面应受其影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申报   地球说   作者   蒋其章   高云麟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85.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2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