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峰 宋娇:古代两河流域创世神话研究综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 次 更新时间:2020-09-06 22:26:42

进入专题: 两河流域   创世神话  

李海峰   宋娇  

   内容摘要:古代两河流域历史上存在着丰富的创世神话,可以为研究古代两河流域文明提供重要素材和独特视角。国内外亚述学家对古代两河流域的创世神话虽进行了较多的研究并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但这些研究多局限于文本的校订和翻译,而缺乏对具体历史内容的分析,以及对整个古代两河流域各个时期创世神话的整体性研究。这意味着,对古代两河流域创世神话的研究还存在较大的学术空间。

   关键词:古代两河流域;创世神话;研究综述

   作者简介:李海峰,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宋娇,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

   基金资助:西南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商朝巫觋与古巴比伦祭司研究”(编号:SUW1709423);国家社科重大招标项目“希伯来文学经典与古代地中海文化圈内文学、文化交流研究”(编号:15ZDB088);

  

   神话是研究古代文明早期历史的重要素材。在神话中,创世神话无疑又是最重要的一种类型,因为创世神话“解释了宇宙的起源,描述了世界及其生物和非生物是如何被创造的,那些有形和无形的力量又是如何出现的。它还解释了包括整个宇宙在内的,天地初始的状态以及世间万物、人类和诸神等级制度的由来。”正是在这种释源过程中体现了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状况,从而为研究古代文明提供一个新的视角。由于创始神话在古代两河流域早期文明研究中的重要意义,国内外亚述学家对古代两河流域的创始神话进行了较多的研究,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

  

   一、苏美尔创世神话研究

   苏美尔人最先在古代两河流域南部地区进入文明时代,创造了光辉灿烂的苏美尔文化。但由于苏美尔人处于文明的初始阶段,他们的哲学和神学思想并未形成系统的体系,因此他们也未形成一部专门、完整的创世神话或史诗。但在较多的文学作品如《恩基和宁胡尔萨格》、《恩基和宁玛尔赫》、《恩基与宁利尔》、“苏美尔人的大洪水神话”以及一些其他琐碎的文学材料都体现了苏美人的创世思想。亚述学家对这些作品进行了较为充分的研究,探讨了苏美尔的创世思想。

   (一)《恩基和宁胡尔萨格》

   该神话是在19世纪末在尼普尔被挖掘出土,总共六栏被抄写在一块泥板上。1915年斯蒂芬·兰登对该史诗进行翻译,并以《苏美尔的天堂史诗,大洪水和人类的灭亡》为名将其发表,立即引起许多东方学学者,特别是楔形文字学家的兴趣,并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对该神话做了大量的研究。大部分学者认为,兰登对于该神话的翻译是不可信或者不准确的,他们指出这个神话跟天堂没有关系,而且也没有提到大洪水和人类的灭亡。但他们在之后的翻译中除了删除兰登翻译中明显错误的地方,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依然深受兰登的影响。在这批学者中研究最有价值的是莫里斯·贾斯特罗的《苏美尔起源神话》,他在兰登的基础上对该神话进行翻译,在翻译时释读了较多正确的苏美尔语解读符号,增加了翻译的正确性。随着对苏美尔语语法和词汇了解的增多,之前翻译中完全错误或者模棱两可的地方开始变得清楚。之后,法国热努亚克的东方学学家亨利在卢浮宫博物馆中发现了该泥板抄写本的一栏碎片,并发现该史诗中许多片段是重复的,而且该碎片的译读刚好可以弥补整体泥板的残缺部分。此发现又使史诗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但离完美还有一段距离。1945年,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亚述学家塞缪尔·克莱默教授在前人基础上发表《恩基和宁胡尔萨格:苏美尔人的伊甸园神话》一文,文中除了将该神话用阿卡德语和英语比照翻译外,还把该故事与圣经中伊甸园神话做对比,发现两个故事中的许多情节高度相似,这为伊甸园中许多难解的情节找到了解释。克莱默教授对于该神话的翻译也是第一次值得信服的翻译,后来克莱默教授又对该神话的翻译进行了修订。1949年,兰伯特教授等人对该神话进行了翻译和研究,发表了《恩基和宁胡尔萨格》一文,文中对克莱默教授把该神话与伊甸园神话高度相似的观点提出质疑,认为,这种对比只是为了把该神话与圣经联系起来,两者并没有真正的相关性。他们坚持认为,在该神话中被比作天堂的地方实际上是创世前一种消极、安静的状态。之后,许多学者又对该神话进行部分或者整体性翻译,但是对该神话内容的分析说明缺乏深入的探讨。1969年普利查德教授在总结之前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对该神话翻译并收录于《与旧约相关的古代近东文献》之中。1970年,古典学家柯克在其著作《神话在古代文化和其他文化中的意义和功能》中提出了对于该神话较为形象有趣的解释和说明,如作者认为恩基代表淡水,宁胡尔萨格代表大地,两者的结合其实是农业中灌溉的拟人化。但是文中也有理解失当的地方,比如作者认为旱灾是因为恩基在灌溉时将水流到自然边界之外,这个观点在神话中很难看出。卡茨·戴娜把该神话分为两部分,并分别撰文《恩基和宁胡尔萨格,第一部分:迪尔蒙的故事》和《恩基和宁胡尔萨格,第二部分:恩基和宁胡尔萨格的故事》。文中作者提出了一些较为有价值的观点,如恩基和宁胡尔萨格神话是两个起源神话的组合,除了物种起源神话,还应该包括婚姻神话;恩基在文中之所以快要死去,是因为古代两河流域经常发生旱灾;最终宁胡尔萨格与恩基妥协,并拯救了恩基,是因为万物的产生和发展离不开水源。作者认为神话中的内容其实都是自然和社会生活的内容在意识形态中的反映。

   (二)《恩基和宁玛尔赫》

   《恩基和宁玛尔赫》神话又被称作“人类的创造”神话,主要讲述人类是如何被创造的。这部作品被刻写在两块复制的泥板上,分别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和卢浮宫。前者体积上较大一些,是从尼普尔挖掘出土,后者则是从文物商手里购买而来。不幸的是,当较大的那块泥板被运输到费城的时候,碎成了四部分,这为日后的研究造成了一定的困难。1919年,史蒂芬·兰登识别出其中的两部分,将其拼凑到一起翻译后发表于《苏美尔人的祈祷词和赞美诗》之中。1934年,爱德华·奇拉识别出第三部分,并将其手抄文本发表于《苏美人的史诗与神话》之中。遗憾的是奇拉并没有将自己识别出的泥板与兰登识别出的泥板联系在一起进行研究。1944年克莱默教授释读出第四部分泥板内容,将整个神话的内容进行了梳理,发表在《苏美尔神话学》一书中。作者认为,在创造人类的介质和目的方面,巴比伦人、希伯来人的想法和苏美尔人是相同的。作者根据该神话的内容进一步总结出苏美尔人的宇宙观和宗教观念。对该神话进行全文翻译的是牛津大学的布莱克教授,并将其收录于牛津大学主办的苏美尔文学电子文档集之中。1969年,苏美尔学家卡洛斯·贝尼特的博士论文《〈恩基与宁玛尔赫〉和〈恩基与世界秩序〉:苏美尔与阿卡德文本英文翻译与注释》,对新亚述时期的版本进行阿卡德语和英语的翻译,并且给出了丰富的文献学注释。2013年兰伯特先生又对该神话进行拉丁化、翻译和注释。对该神话最新的翻译是特里萨·罗丹的《苏美尔母亲女神的世界—她们的神话解读》,书中也对该神话进行了初步的分析研究。

   (三)《恩利尔与宁利尔》

   《恩利尔与宁利尔》,又被叫做月神南那的诞生神话,主要讲述月神南那和三个地下世界神灵是如何诞生的。该神话泥板出土于尼普尔,虽然该神话有破损,但主体内容保存的较为完整,该泥板存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后来又发现了九块泥板碎片,其中八块存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另外一块存于古代东方博物馆。最早将该神话翻译发表的是西奥菲勒斯·平奇斯博士,他发表了《恩利尔和宁利尔,古老的男主人和女主人》一文,该文是根据巴比伦版本进行的翻译,但是他只翻译了泥板的第一列和第二列。之后,斯蒂芬·兰登找到了该神话的苏美尔版本,1918年乔治·巴顿教授将该神话的苏美尔版本的正面内容拉丁化并翻译出版,收录于《巴比伦铭文汇编——第一部分:苏美尔宗教文本》之中。1919年,西奥菲勒斯·平奇斯在综合苏美尔版本和巴比伦版本的基础上对该神话进行重新翻译,发表了《恩利尔和宁利尔:神圣的恋人的故事》。该论文增加了巴顿未翻译的泥板背面部分内容,而且将整个神话划分成13部分进行了分析。1844年,萨缪尔·克莱默教授在其著作《苏美尔神话学》中对该神话进行了翻译和分析,将其归入到宇宙秩序建立部分进行论述,瑏瑠他认为,这个神话其实是对恩利尔的赞歌,赞美其是丰产的主人且他的命令是不可以被更改的。

   (四)苏美尔人的洪水神话

   苏美尔人的洪水神话刻写在一块泥板上,出土于尼普尔,现存于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这块泥板破损较为严重,只剩下底部部分。1914年,阿尔诺·波贝尔最先将其亲笔手写的文本发表于《历史与语法文本》。同年,他又将该神话的拉丁化、翻译和注释成果发表于《历史文献》中,引起了许多学者的兴趣,并相继作出了较多研究。1969年,米格尔重新将该神话拉丁化并且翻译,收录于兰伯特和米勒德合著的《阿特拉·哈西斯:巴比伦的洪水神话》之中。1981年,托基尔·雅各博森将该神话重新拉丁化并翻译,取名为《埃瑞都的创世纪》。虽然米格尔和雅各博森在语法和翻译上对该神话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仍然都没有解决令人困惑或者模棱两可的难题,尤其是神话开头部分关于为什么诸神要发动大洪水的灾难灭绝人类的原因问题。1983年,塞缪尔·克莱默教授在米格尔和雅各博森的建议下又重新翻译了该洪水神话发表了《苏美尔洪水神话:回顾与校订》一文,这次翻译虽然较之以前的版本更加准确,但由于没有再发现该神话其他碎片,因此该神话也无法复原其全貌。

  

   二、巴比伦创世神话研究

   乌尔第三王朝的灭亡标志着苏美尔时代的结束,但是苏美尔文明并没有随之退出历史舞台,后来的阿摩利人大量吸收苏美尔文明的优秀成果,如洪水神话《阿特拉哈西斯》则吸收了苏美尔人洪水神话的大量情节和内容。在此基础上阿摩利人还结合自己的民族文化创作了许多新的创世神话,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埃奴玛·埃里什》。

   (一)《埃奴玛·埃里什》

   该史诗最初是由英国人于1848—1876年在尼尼微阿淑尔巴尼帕图书馆的遗址(该处位于伊拉克摩苏尔)中发掘出土。1902—1904年,德国考古队在亚述帝国的首都阿舒尔城又发掘出了该史诗的亚述版本,在这个版本中亚述人用阿舒尔城的主神替代了马都克神的位置,并且赫神和拉哈穆神成了阿舒尔神的父亲和母亲,这种变化在第一块、第六块和第七块泥板中体现的最为明显。之后,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博物馆在1924—1925年期间在基什遗址中挖掘出了完整的新亚述版本中的第一块和第六块泥板。1928—1929年,德国考古队在乌鲁克遗址发掘出了新亚述时期版本的第七块泥板。通过以上的考古发现和从古物市场对残片的购买,这部史诗大体上被修复,只有第五块泥板残缺的较为为严重。

与考古工作同时进行的是对《埃奴马·埃里什》史诗的翻译工作,而且随着考古工作的逐步发展,对该史诗的翻译工作也在不断的深入,相继出现了许多译本。最早将《埃奴马·埃里什》整理出版的是英国亚述学者乔治·史密斯,他把该史诗收录在其著作《迦勒底人的创世纪故事》中,该书是第一次将阿卡德语的《埃奴马·埃里什》转译成英文呈现在人们面前,在其书中史密斯除了对史诗进行翻译外还对所有已经确定的泥板进行了讨论,尽管这些材料略显分散,但是确实可信的。乔治·史密斯的这一著作为后人研究《埃奴马·埃里什》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在其之后亚述学家金发表了两卷本的《创世的七块泥板》一书,该书是金根据阿卡德语的七块创世泥板和其他一些新发掘的碎片重新整理翻译而成,第一卷主要详细地对史诗的原文进行转写、翻译和讨论,第二卷则是该史诗的楔形文字文本。卢肯贝尔在其文章《亚述版的七块泥板的创世神话》中,总结了前人对创世史诗泥板的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两河流域   创世神话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72.html
文章来源:《外国问题研究》2018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