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东:维特根斯坦论意义盲人及人工智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4 次 更新时间:2020-09-05 19:31:10

进入专题: 意义盲人   语言游戏   家族相似性   图灵测试   人工智能  

王海东  
貌似“意义盲人”不如人,但要是人们制造出一个全面胜过自己的“通用机器人”,或“超级人工智能”,有自己的意识,那如何能保证它不对人类产生伤害呢?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一直会是“友好型机器人”吗?无人能保证。美国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拟定的“机器人三定律”:“第一,不伤害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第二,服从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的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第三,自保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但不得违反一、二定律。”[25]这也无法保障人类未来的安全。

   而维特根斯坦的“意义盲人”方案,不失为一个权宜之计,也就是在没有找到更好的人工智能安全性方案之前,那就将人工智能塑造为一个“意义盲人”,虽然它具有超凡的智力,但却是“空心人”,没有自我意识和自由意志,没有本能冲动与情感体验,没有认知能力以及心理结构,它既不能生成意义,也不能理解意义,灵动而鲜活的意义流与它无关,那么“创造”与“毁灭”的钥匙,永远不会交到它的手上。同时,未来人工智能的长远发展方向,也隐藏在维特根斯坦的方案里,那就是逐渐超越“意义盲人”,让人工智能不仅拥有高超的智力,还能够创造出部分有益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意义”。不过,这是危险与希望并存的探险!而哲学家的睿智和洞察力,也尽在其中!更为科学而安全的人工智能之路,期待未来的“机器人学”(Robotics)能够给出前瞻性的方案。

  

刊于《云南大学学报(社科版)》2019年第4期。

  

   参考文献:

   [1][英]卡鲁姆·蔡斯:《人工智能革命》,张尧然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第9页。

   [2]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全集》,第9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58页。

   [3]同上,第58-59页。

   [4]同上,第59页。

   [5]同上,第59页。

   [6]同上,第59页。

   [7]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全集》,第10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176页。

   [8]王海东:《维特根斯坦与哲学的未来》,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110页。

   [9]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全集》,第9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60页。

   [10]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全集》,第9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35页。

   [11]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全集》,第9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66页。

   [12]同上,第169页。

   [13]维特根斯坦:《蓝皮书和褐皮书》,涂记亮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10页。

   [14][英]卡鲁姆·蔡斯:《人工智能革命》,张尧然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第8页。

   [15]Dddiane Proudfoot.Robots and Rule-Following.Edited by Christ of Teuscher.In Alan Turing:Life and Legacy of a Great thinker[M].New York:Sprinker,1998,p.377.

   [16]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全集》,第9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270-271页。

   [17]参阅谭铁牛:《人工智能的历史、现状和未来》,载《求是》,2019年第4期。

   [18][英]卡鲁姆·蔡斯:《人工智能革命》,张尧然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第6页。

   [19][美]迈克斯·泰格马克:《生命3.0》,汪捷舒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18年,第31页。

   [20]同上,第37页。

   [21]同上,第88页。

   [22][英]卡鲁姆·蔡斯:《人工智能革命》,张尧然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第30页。

   [23][美]迈克斯·泰格马克:《生命3.0》,汪捷舒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18年,第43页。 

   [24][美]迈克斯·泰格马克:《生命3.0》,汪捷舒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18年,第43页。

   [25][英]卡鲁姆·蔡斯:《人工智能革命》,张尧然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第164-165页。

  

  

    进入专题: 意义盲人   语言游戏   家族相似性   图灵测试   人工智能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