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池瑜: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定位与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 次 更新时间:2020-09-04 09:44:04

进入专题: 艺术学理论  

陈池瑜  
并发表《艺术科学论》《从美学到一般艺术学》等文。马采提出“事实艺术学”和“基础艺术学”概念,他认为对艺术作品的研究是艺术史,如绘画史、音乐史、艺术史研究艺术的生成和发展的历史事实和艺术的形式、内容的变迁,目的在于确立艺术的事实,在学术研究上代表客观具体的倾向,可以称为“事实艺术学”。而和艺术史相对的是艺术理论,处理艺术的一般现象,在学术研究上代表主观抽象的倾向,马采将此称为“基础艺术学”[3]。作为基础艺术学的艺术理论和作为事实艺术学的艺术史,都是艺术学理论的主要组成部分,艺术学理论即是一般艺术学、普通艺术学。艺术学理论学科首要任务当然是要研究一般艺术原理,以及艺术史学理论与方法,研究艺术批评及理论。这种研究对象和成果,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学术基础和学术支撑,也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独立存在和设立的价值所在。如果在这方面我们没有建树、缺乏成果,那么就违背了设立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初衷,就会使艺术学界的工作者和研究人员感到失望。

   门类艺术学或称特殊艺术学、个别艺术学,现在学科目录中被列为二级学科或三级学科。这些二级学科或三级学科中的美术学、音乐学、戏剧学等,就是门类艺术学或特殊艺术学。这些部门艺术学中,主要包括两大内容,即艺术创作或艺术表演部分,如美术学中的绘画、雕塑创作,音乐舞蹈学中的作曲、音乐演唱、舞蹈表演,戏剧学中的戏剧创作与戏剧表演,这些都是艺术中的“术”科,或“技术”科目,或叫艺术实践科目。这些专业的教师大部分都是从事这些艺术实践,即美术创作、艺术设计、音乐舞蹈戏剧表演和教学,而学生中大部分也是从事艺术实践方面的学习,这是门类艺术学学科中的主体。此外,美术学、音乐学二级学科或三级学科中还包括理论方面,美术学中包括美术史、美术理论、美术批评;音乐学中包括音乐史、音乐理论与音乐批评。门类艺术学中,要处理好理论与创作的关系,如美术学学科中,美术理论、美术批评是从美术创作或评论作品中发展起来的,美术理论和批评特别关注新的美术创作实践活动,从新的美术作品、新的媒介材料、形式风格、新的美术观念和思潮中总结提炼出新的美术理论,并开展对古代美术史和现当代美术史的研究工作,使美术史论研究和美术创作并列发展,共同推进美术学学科建设。美术史论、音乐史论就是要在美术学和音乐学中,总结概括美术史发展规律、美术基本原理或造型艺术原理,以及艺术史学理论与音乐美学基本原理等。这些科研成果,是美术学、音乐学学科中的重要构成部分。

   另一方面,各门类艺术学的成果,即美术学中的创作成果和美术史论研究成果、美术批评成果,以及音乐创作与表演成果、音乐史与音乐美学研究成果、音乐批评成果等,它们既是美术学、音乐学中的学科支柱,同时也都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基础;它们既是独立的学科门类,同时又都关联着艺术学理论,即关联着一般艺术学,所以,门类艺术学和艺术学理论的关系,就是个别艺术学和一般艺术学的关系、特殊艺术学和普通艺术学的关系。各个门类的艺术学的发展,就为一般艺术学、艺术学理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如果各门类艺术学发展得不够好,那么艺术学理论就缺少学术支撑,就是空中楼阁。所以,从事艺术学理论研究的人员,要时刻关注部门艺术学研究的新成果、各艺术门类中新的创作形式与风格,这样,艺术学理论学科才有源源不断的活水流动,才能生气勃勃、光景常新。

   现在出现的问题不是在门类艺术学中,而是在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各艺术学门类,如美术学、音乐学等这些二级学科、三级学科,它们一方面从事美术创作、音乐创作与音乐表演,一方面从事美术史论和音乐史论研究,它们的研究对象很明确,没有多少歧义。而在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出现了研究对象和部门艺术学交叉重复的情况,因此,就出现了以下问题:艺术学理论作为一级学科,其边境与范围究竟在哪里?它和二级学科、三级学科如美术学、音乐学(史论研究)的界限在哪里?特别是在艺术史研究中,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东南大学等学校艺术学理论专业的博士生所写的博士论文,常常被评审专家认为和美术学、设计学、音乐学等重复,而拒评或给予不及格。在近年来的几次全国艺术学学会、年会及艺术史专题会议上,以及国务院学位办艺术学理论学科相关会议上,这些问题也被提出来讨论。所以,艺术学理论作为一级学科与部门艺术学的矛盾,主要是艺术学理论学科方面出现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笔者在艺术学年会和艺术史会议上的专题发言和相关讨论中发表过意见。

   首先,这些矛盾是一般与个别的矛盾、普通与特殊的矛盾。一般存在于个别之中,个别中包含有一般性和共性,也就是普遍性存在于特殊性中,特殊性中包含有普遍性。艺术史领域这个问题比较突出,如有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博士生写博士论文,选题有书法史或设计史,被评审专家拒评,说这是美术学或设计学学科的选题。实际上在艺术理论艺术批评领域,这一问题也存在,只是在理论掩盖下不太显眼。如艺术批评对当下艺术现象、艺术活动、艺术作品进行分析评论,评论者根据自己熟悉的艺术门类和研究的艺术门类,选择美术、音乐或者电影、电视作品与现象进行分析评价,也不可能将所有艺术门类当下的艺术创作统统评价一番。当然,批评家可以通过评论美术或者音乐、文学戏剧、电影电视艺术,从个别现象中发现一般性的艺术问题或艺术发展趋向,总结艺术普遍规律。在艺术理论研究中,艺术理论家从美学宏观角度以历史的眼光审视艺术史,提出艺术理论体系,是可能的。如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三卷本《美学》(第三卷又分上、下两册,共四册)中,考察从古代东方庙宇建筑、金字塔到古希腊雕塑,从文艺复兴绘画到近代浪漫主义音乐最后到诗的历史过程,总结出艺术史发展的规律,即循着感性物质体积同理性精神之间的矛盾冲突到和谐统一到再冲突之间的运动过程。黑格尔运用哲学逻辑的方法与历史的艺术史方法的结合,提出并论证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艺术是理念的感性形象的观点。法国史学家丹纳在《艺术哲学》中通过宏观考察古希腊罗马雕塑、中世纪神学与艺术、近代文艺复兴绘画,以及17、18世纪的音乐、戏剧、绘画,论证美学就是植物学,决定艺术兴衰和发展变化的原因是时代、环境和气候这种理论。所以,对艺术史及不同门类艺术的综合研究,往往可以帮助提出新的艺术理论体系和思想。但有时对个别艺术门类的研究,也能升华为一种艺术理论,如20世纪初英国批评家克利夫·贝尔的《艺术》,就是以批评塞尚及印象主义绘画为主,讨论造型艺术,提出艺术“是有意味的形式”的形式主义艺术观。

   从艺术理论、艺术批评的角度来看,有的理论家、批评家比较广泛地联系多个艺术门类或美术史、音乐史、戏剧史上的著名作品、流派、风格与形式,举例论证某种理论观点,概括出相应的艺术规律,提出艺术见解,这是可能的,但要像黑格尔那样建立艺术史学理论体系也是很难的。那么在具体的艺术史研究中,由于不同的艺术门类,在媒介材料、形式语言、风格技巧方面各有其特殊性,一般来说,一位艺术史学者真正能够深入到一个艺术门类,研究其艺术史如美术史、音乐史已经很不容易了。跨门类的艺术史专家很少见,如既是美术史家,又是专业的音乐史家,这是很难做到的。西方人讲的艺术史(Art History),主要是美术史,而音乐史、戏剧史是另外的。笔者于2018年在德国讲学时专门询问过艺术史家玛利亚·森教授,有没有德国艺术史学家写过包括美术、音乐舞蹈、戏剧在内的这种综合性艺术史,她回答说:“没有。”从专业方面来讲,有学术价值的艺术史,主要是门类艺术史,如美术史、音乐史、戏剧史等。目前,综合性艺术史大多为鉴赏性的,这类著述可算艺术鉴赏、美育通识类的成果,很难成为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史。

   当然,艺术学理论学科在艺术史方面也可以有所作为,笔者认为可以在以下三个方面着力:第一,加强对艺术史观、艺术史学理论和方法的研究,这种研究可以从美术史、音乐史、戏剧史中总结出史观和史学思想。目前,我们特别应该重视对中国古代绘画、书法、音乐舞蹈、戏曲戏剧史学理论的开掘和研究,建立中国艺术史学理论体系。第二,运用艺术哲学、艺术美学及艺术史学理论,指导门类艺术史或艺术史专题研究,力争从艺术史上的作品、形式及背景中,通过深入研究,提出新的学术观点。第三,提倡和尝试运用跨门类和跨学科方法对各门类艺术中相近相关的问题进行交叉研究和比较研究,也有可能对艺术史学理论和艺术史中具体问题的理论研究提出新的见解。

   其次,是一般艺术史与门类艺术史即美术史、音乐史研究中的交叉问题,也就是目前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博士学位论文引发的问题。艺术学理论学科在2011年提升为一级学科,全国设立了几十个艺术学理论博士点和硕士点。以博士点为例,博士生如果都选择艺术理论、艺术史学理论、批评理论、艺术哲学等内容来写作博士论文,要在理论上有所突破和新的建树,难度是很大的。所以,大多数博士生选择艺术史的内容来写作。但艺术史是一个广义概念,选题必须具体落实到画家、书法家及作品,或者音乐、戏剧作品及形式风格来研究。不可能写一篇艺术史的博士论文或者研究论文,将绘画、雕塑、书法、建筑、工艺美术、音乐、舞蹈、戏剧、电影各取一点,这种杂乱文章不可能是什么艺术史的文章,也很难通过博士论文评审与答辩。本来艺术学理论学科有很大自由,反倒是现在本专业的专家们作茧自缚,把具体写作绘画史、书法史、音乐史的论文踢出艺术史外。笔者认为,如研究顾恺之、董其昌、关汉卿、《乐记》的博士论文,博士生如所在的学科点是美术学、戏剧学、音乐学,当然就是这些学科的论文,如博士生所在的学科为艺术学理论,自然也就是艺术史论文。当然,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博士生选择这些题目时,可以更多地考虑挖掘画家、音乐家、戏剧家及作品的普遍性意义和一般性社会意义,挖掘其规律性。但也要遵循艺术史问题和个案研究的规则。不要奢望去写包罗万象的艺术史论文,当然,有时两个学科艺术史交叉研究,如从汉代画像石图像中的乐器与音乐表演形象来研究汉代音乐,这当然是可以,但不能认为这样交叉了就是艺术学理论。而另有人研究汉画像石中的非音乐题材,没有将汉画像石图像和别的艺术门类结合研究,而仅仅研究其美术造型特点和形式,就不是艺术学理论中的艺术史,而只是美术史了,这就很偏颇了。笔者认为,这种研究发生在美术学学科中就是美术史,而发生在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就是艺术史。

   此外,艺术学理论学科建立近10年,这些博士点单位有的设在综合性大学,有的设在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电影学院、音乐学院、戏剧学院,笔者认为这恰恰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大好环境。即使是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的艺术学院,虽然只有艺术学理论一个一级学科,但仍有美术学、影视学(北京大学)、设计学(东南大学)作为基础,同时还有文艺学、美学学科作为艺术学理论研究的参考学科,借鉴美学、文艺学理论与方法帮助艺术学理论学科建设,也是一条路径。其他专业院校的艺术学理论学科点,依靠其某一艺术门类,如美术学院、音乐学院、戏剧学院,它们依靠美术学、音乐学、戏剧学,这是对艺术学理论很有利的条件,那么美术学院艺术学理论学科特点,肯定表现在美术史研究和美术理论研究方面,音乐、戏剧、电影也一样。笔者认为,这使艺术学理论学科有了坚实的相关艺术门类做支撑,使艺术史、艺术理论研究具体而深入,避免空谈、浮夸和华而不实,而不能将此反而看成一个负面的东西。对于艺术学理论研究工作者,懂得一门具体艺术并有从事门类艺术史研究的基础,然后从事艺术理论与艺术史研究,只会带来好处和便利。同时,艺术学理论学科又可以指导和帮助美术学、音乐学、戏剧学的史论学科建设,这正可以形成一般与个别、普遍与特殊的互补,相得益彰,共同发展。这正是艺术学理论学科在我国发展的优势,我们应该顺应这个优势,推动艺术学理论学科不断发展,取得学科建设的新成就。

   参考文献:

   [1]蔡元培.美术的起源[J].新潮(第2卷),1920(4).

   [2]陈中凡.艺术科学的起源、发展及其派别[J].大学月刊(第2卷),1943(9).

   [3]马采.艺术学与艺术史文集[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7.

  

  

    进入专题: 艺术学理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艺术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47.html
文章来源:《艺术教育》2020年8月刊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