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朝阳:熙宁末年宋交战争考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7 次 更新时间:2020-09-03 21:10:52

进入专题: 北宋   熙宁   交趾   战争  

陈朝阳  
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 (980) , 权臣黎桓取代丁氏成为交趾实际的统治者, 至道三年, 宋真宗即位, “四月乙卯, 静海军节度使、交趾郡王黎桓加兼侍中, 进封南平王。” (5)

   大中祥符三年三月, 大将李公蕴趁棃氏高层争位之时, 篡夺实权, 开始了李氏统治交趾的时代。可以看出, 从名义上来讲, 交趾还是宋王朝的一个郡国, 但实际上, 其内部完全是独立的政权。

   交趾李朝在李德政和李日尊掌权的时候, 国运日隆, 具有强烈的国家意识和国家经营策略 (1) 。表面仍然对北宋中央政府以臣属的身分出现, 实际上已经开始有扩展和侵略的野心。李德政在北宋和侬智高之间充当两面派的角色, 来谋取自己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侬智高父子屡叛李德政, 李德政先杀侬存福, 后又生擒侬智高, 但是出于政治的原因, 又释放侬智高, 他的企图应该是明显的, 不仅用侬智高家族的影响来控制当地民众, 而且可以用侬智高的割据势力来牵制北宋中央政府的精力, 使其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发展自己的势力。

   侬智高于皇祐四年 (1052) 乱宋事件则改变了这种三角关系的走势。李德政一方面对北宋朝廷主动请缨, “请出兵助讨。” (2) 另一方面当侬智高向交趾请求支援的时候“又允其请” (3) , 他仍然想在这场战争中根据形势的发展来掌握外交上的主动权, 宋将狄青识破了李德政的阴谋, 上书宋仁宗:“李德政声言将步兵五万、骑一千赴援, 非其情实。且假兵于外以除内寇, 非我利也。以一智高而横蹂二广, 力不能讨, 乃假兵蛮夷, 蛮夷贪得忘义, 因而启乱, 何以御之?请罢交趾助兵。” (4) 可以说狄青在处理这件事上是极其有谋略的。宋政府平定侬智高一事, 也让李德政见识到北宋的国势和军威, 北宋政府还是有能力有信心平服远境上的动乱。

   如果说李德政对北宋政府是表面臣服, 内怀叛乱之心的话, 那么他对待周边弱小政权则恣意攻击。特别发兵攻征占城, 对占城百姓大肆屠戮“追斩三万级……生擒五千余人……血塗兵刃, 尸塞原野” (5) , 掳人妻女, 夺人财宝, 充分暴露出李氏政权对外扩张之本质。交趾对占城侵略取得的军事胜利, 也让其尝到了战争甜头, 李日尊在位时, 于熙宁二年入侵占城, “获其主制矩, 及其众五万人” (6) 。熙宁末年发动对宋战争, 不能忽视交趾统治者对外战争的本质。

   当然北宋政府对其亦是严加防范的, 当交趾侵略占城的时候, 北宋朝廷“访自唐以来所通道路凡十六处, 令转运使杜杞度其要害而戍守之” (7) 。仁宗时北宋对交趾李朝的戒备政策, 使得李德政不敢轻举妄动。

   神宗即位后, 李日尊自上帝号, 表明交趾已经完全具有独立主权国家的意识和能力, 侵略的本质和野心的膨胀使得交趾开始主动攻击宋政府。宋边臣积极经营边境, 充实军事力量, 在给交趾造成威慑的同时, 也给予其口实, 加快了交趾的侵略步伐。历史没有假设, 如果宋政府一味地疏于防备, 难免不会让一个有政治野心的国家以另外的借口觊觎的。

   这次战争的爆发有其必然性。北宋与安南之间的关系是随着各自实力的消长而趋于缓和或紧张。北宋立国之初, 宋太祖无力对抗安南, 表面上维持着宗主与藩属的君臣关系, 实际上却不得不承认安南独立政权的存在;宋太宗即位后, 南方统一大局基本完成, 收复交趾为中国郡县, 定作他外交目标之一, 可是宋太宗此次征伐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宋真宗对交趾基本采取安抚政策;宋仁宗至神宗前期, 北宋同交趾的关系趋于紧张, 双方在局部边界经常发生摩擦, 北宋方面则以安抚、不生边事为其主导思想, 故双方之间的冲突并没有酿成严重的战争危机。但是安南国势日隆, 常采取攻掠状态, 加上摄位的女主倚兰元妃亦是一位具有强硬政治手腕和政治能力的人。李圣宗末年, 交趾侵略占城, 久攻不下。倚兰元妃代夫在国内主持朝政, 在她的治理下, 交趾境内“民心化洽, 境内按堵, 尊崇佛教, 俗号‘观音女’” (1) 。李圣宗看到倚兰元妃的政绩后, 得到鼓舞, 攻破占城。交趾李仁宗于神武四年 (1072) 即位时年仅七岁, “尊生母倚兰元妃为皇太妃、嫡母上阳太后杨氏为皇太后, 垂帘同听政, 太师李道成夹辅之” (2) 。第二年, 倚兰元妃就除掉了杨太后和李道成, 成为交趾真正的统治者。

   对于国势处于上升状态, 且又有扩张意识的交趾来讲, 在和宋的双边关系中, 一旦宋方边政稍有变动时, 其扩张意图便暴露无疑。因此反对变法的士人将交趾侵宋归结到王安石变法是不符合事实本质的。

  

   二 宋方对战争的准备

  

   熙宁八年十一月, 交趾侵宋, 主动挑起战争之后, 为应对这一突发战争形势, 北宋政府首先组建行营的指挥机构, “命置安南路经略使司以预经制其事” (3) , 该司设马步军都总管, 为大帅统军之职 (4) ;副都总管, 副帅之职, 为都总管副贰, “宋朝马步军都总管, 以节度使充;副总管以观察以下充……自今路分总管、钤辖以上, 许与都总管司同议军事, 路分都监以下, 并听都总管等节制, 违者以军法论” (5) 。另设属官管勾机宜文字一名。根据史料现把行营职官列表于下:

  

   士兵是行营的主体, 军、将是北宋军队的编制单位, 安南行营有三军九将组成。战争爆发后, 宋神宗着手调集军队, 至熙宁九年正月, “九将军马除三将已行, 三将令随招讨司往, 三将令招讨司至谭州度远近追呼”(4) 。九将军马的选配:

   第一种, 调拨正规军, “发河北第三十五将赴桂州, 第十九将驻潭州” (5) 。“陕西、河东见选募赴安南马军” (6) 。此外, 还有“在京留住军马、南京后军、京西就食马军” (1) , 这些军队在七月下旬到达潭州, 集结完毕。

   第二种, 从广东、福建、江西、施州、黔州、陕西、河东募兵。由广西经略司遣使臣从各州军“选配军少壮有胆勇勘披带者赴桂州, 每约五百人团成一指挥教阅, 以新澄海为名, 不及, 即据数收管, 日支口食, 候及半年教成, 即依教阅澄海给请受” (2) 。“诏广东、福建、江西募兵, 令更简黥徒壮勇者别为一军, 合所募共万人, 以备招讨司济师。” (3) 夔州路转运副使董钺“乞于施、黔二州募义军千人赴安南” (4) 。

   第三种, 调拨河北等路及开封府界在京开修沟河, 及筑堤柱占人兵处所役厢军“应副安南征讨” (5) 。

   第四种, 选募峒丁和土丁。熙宁九年四月, (陶弼入左江峒诏谕) , “因点集旧所籍丁壮得二万七千余人, 分三等, 以二万隶诸将” (6) 。熙宁九年七月, 郭逵等言:“今相度止可令巡防使臣等部领土丁弩手, 于要害处驻扎, 往来照管, 侯其人情驯熟, 渐次经营措置, 斯为顺便。” (7)

   综合以上兵源, 兵额约十万人, 马一万匹, “军兴, 粮草最为大计” (8) 。“师旅之兴, 无若刍粮为急” (9) 。出征军队是如何供给及供给程度等诸多问题, 是安南行营必须要面临的。按照北宋军政制度, 一般由政府供给行营的物资需求, 因此安南行营“经由州县镇用物并官给, 毋得假借科率于民” (10) 。首先我们来考察一下安南行营军用粮草的筹措。熙宁八年十二月, 中书欲差官诸路转运司计置筹措粮草, 安排“著作佐郎任迪计置广南东路米五七万石、豆十万石, 大理寺丞许选计置广南西路米五七万石, 泗州推官蹇序辰计置荆湖南路米三万石, 秘书丞范峋计置福建路米三万石, 并许裁留上供及借诸色钱物支用, 仍计会广南西路运至于合支用州军输纳, 其广东、福建、湖南常平斛斗权止支散, 以备移用, 兼令及时收籴” (11) 。

   熙宁九年正月癸未, 安南招讨司言:“发兵八万, 当备十月干粮八千万斤。” (12) 这八千万斤的军粮就由广南西路转运司相度, “如所造作可存留, 即依数办集于桂、全州” (13) 。据此说明行营粮食问题主要取给尽可能接近战事发生地, 广南东路、广南西路、荆湖南路、福建路作为供粮的主要区域, 通过挪用常平仓民用粮及市糴两种方式来筹措军粮。筹措军粮就需要大量资金, 熙宁八年十二月, 宋政府“诏支广南东路铸钱监钱十万缗, 及进纳斋郎、助教等补牒, 为钱五万缗, 应副西路转运司” (1) 。熙宁九年正月, 拨付给广南西路转运司“三司银十五万两, 江南两路常平钱十万缗” (2) 。二月, 又特借常平钱十万缗以便“广南西路转运司市籴买刍粟” (3) 。四月, 都提举市易司“支金六千两应副安南” (4) 。除了转运司协助筹措军粮外, 行营本身有时也要自行解决粮食供给, 熙宁九年二月专门任命行营副都总管赵卨为都大提举计置粮草。 (5) “多赍金帛随军, 遇有降附州峒, 即优价博籴粮草。” (6) 截止熙宁九年七月, 朝廷下拨给广南西路转运司钱四十六万余缗, 转运司利用这笔钱已购得“粮三十六万石, 粟豆四万四千八百余石, 草三十六万余束, 并牛、羊、猪、酒, 应副宣抚司须索” (7) 。

   安南行营战时武器和粮草的给养补充, 有三种方式:士兵量力自负、军中辎重队运输和组织民夫随军运送。士兵自负的数量应该不占主要比例。宋朝军队中都配置了一定数量的辎重兵, 这些辎重兵的职责就是负责押送和运输军队需用的军械、粮草、被服、营帐等物资。就安南行营来说, “凡踏白开道及辇辎重, 皆峒丁也” (8) 。

   在这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中, 仅仅靠军中辎重兵运输物资是不能够满足行营行军需要的, 必须调发数量庞大的民夫来往前线运送粮草。由于行营粮草的筹措与调拨是由转运司负责, 时任广西转运使的李平一奏道:“将来大军进讨, 合用般粮人夫四十余万, 乞自湖已南, 一例差科前去。” (9) 朝廷认为李平一的计划过于张惶, 惊动人情, 命郭逵仔细经画, 郭逵从士兵内部寻求解决粮食运输方案, “今计度将来入界随军粮草, 除人马量力自负, 及于出产处买水牛驮米, 其牛便充军食, 如军食不阙, 即充屯田耕稼使用。可减省米及脚乘, 并将九军轻重不急之物权留。量差禁军相兼充火头等, 亦不妨战斗, 可那厢兵或用小车、骡子往来驮载, 及将不得力马更不带行。如此擘画, 可于 (李) 平一所奏合用般粮人夫内减一半外, 只以二十万人节次般运, 供军食用” (10) 。虽经百般裁减, 但还是需要二十万人来保证军需物资的供应。

   综上所述, 可以看出由于交趾侵略战争的爆发, 使宋方不得不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来“以暴治暴”, 求得边境的安宁和平。

  

   三 战争的过程及结局

  

   神宗熙宁八年十一月, 交趾以水陆两军进犯北宋西南边境, 李仁宗命检校太尉阮常傑“领水军出永安, 攻钦、亷。宗亶领陆军, 出永平, 攻邕州” (1) 。

阮常傑率领交趾军于十一月二十日陷钦州, 二十三日陷廉州, 然后与宗亶合围邕州。邕州知州苏缄誓与城池共存亡, 一方面组织军事力量抗击侵略, “兵得二千八百, 召僚吏与郡人之材者, 授以方略, 勒部队, 使分地自守” (2) 。另一方面向刘彝请求援兵, 刘彝派广西都监张守节帅兵救之, 但是张守节逗留不进, 苏缄又以腊书向提点刑狱宋球告急, 宋球得知消息后, “惊泣, 督 (张) 守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北宋   熙宁   交趾   战争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3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2012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