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雨蕾:朝贡体制的另一面:朝鲜与琉球使臣在北京的交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8 次 更新时间:2020-08-26 16:57:08

进入专题: 万历时期   朝琉关系   朝贡使臣   朝贡体制   交邻关系  

杨雨蕾  

   摘    要:

   朝贡体制是传统中国处理对外关系事务的一般行为模式, 同时对中国周边地区之间的交往也产生着重要影响。万历年间 (1573-1620) , 朝鲜和琉球面对当时东亚社会复杂局势, 为缓解各自所面临的现实困境, 藉由双方到北京的入明朝贡使臣交换国书、互赠礼物, 积极恢复通交。在此过程中, 明代朝贡体制为双方“交邻”关系的重建提供了通道。

   关键词:万历时期; 朝琉关系; 朝贡使臣; 朝贡体制; 交邻关系;

  

   朝贡体制是传统中国处理对外关系事务的一般行为模式, 长期以来, 学界对此的探讨较多以中国为中心, 重点从中国对外交往的角度出发, 分析不同历史时期中国和周边各国家、地区所构建的册封朝贡关系的内容、特点等。近年来, 不少学者开始关注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视角, 相关研究成果陆续出现①, 深化了人们对于朝贡体制内涵和外延的认识。然而, 因为史料不足等因素, 这方面的分析还较有限。本文主要利用明代朝鲜使臣入华行纪——“朝天录”, 同时参照《明实录》《朝鲜王朝实录》和琉球《历代宝案》等相关史料, 讨论万历年间 (1573-1620) 明代朝贡体制下, 作为藩属国的朝鲜和琉球两国朝贡使臣在北京交往的史事, 分析其交往的具体情况和社会背景, 以期在当时东亚局势的大背景下, 深入认识这一时期的朝琉关系, 并希望从周边地区之间关系的视角, 认识明代朝贡体制的另一个侧面。

   我们知道, 传统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制度在明代发展到高潮。时入华朝贡国数量之多、朝贡规模之大、组织管理之完备, 前所未有。万历《明会典》记载入明朝贡国家地区的总数超过100个, 虽然其中不乏徒有朝贡之名, 但是众多国家地区的使节来往于明朝是不争的事实。这些国家和地区中, 朝鲜和琉球尤为突出, 被认为是与明朝建立册封朝贡关系的代表。朝鲜使行来往最多, 除了明政府规定的一年三贡定期使团, 还有相当多不定期的使行入京②。琉球仅次于朝鲜, 永乐时规定其二年一贡, 后来是一年一贡, 但现实中并不严格执行, 使行次数远超于此①。频繁来往于明朝的两国使行, 常会有在北京不期而遇、相互交往的情形。相关研究目前仅见松浦章对嘉靖十三年 (1534) 入明朝贡两国使者的相遇进行讨论, 主要揭示该个案双方交流的实况②。

  

   一、万历前的朝琉关系

  

   早在1386年, 朝鲜半岛还处在高丽王朝统治时期 (918-1391) , 出使明朝的贺正使李崇仁 (1349-1392) 在明太祖上早朝以及觐见皇太子时遇到琉球使臣, 因此作《咏流求》诗, 曰 :“插羽仍将帛裹头, 斑衣却使别人羞。说来言语甚, 土贡唯看果下驹”③, 颇有些文化自得的吟唱。1392年, 朝鲜王朝 (1392-1910) 建立, 很快向明朝行“事大”之礼, 频繁派遣使臣入明朝贡。时琉球山北、山南、中山三王并立, 均派遣使臣入明。到1429年琉球统一, 继续入贡明朝, 没有间断。

   万历朝前, 两国入明朝贡使臣在北京偶有相遇, 相互的交往基本上属使臣间的私人行为。官方层面, 两国存在直接的通交。1392年, 朝鲜王朝刚建立, 琉球中山王便遣使入朝鲜④。之后, 察度又多次派遣使臣。据统计, 太祖年间 (1392-1398) , 中山王4次派使臣到朝鲜, 或遣送被倭掳掠以及遭风到琉球的朝鲜人, 或进献方物⑤。之后在朝鲜定宗 (1398-1400) 、太宗 (1400-1418) 年间, 中山国不断有使臣到朝鲜。对此, 朝鲜的态度虽不算积极, 但也是“受而厚报”⑥。太宗十六年 (1416) , 朝鲜首次派使臣前往琉球, 带回“为倭寇所掳、转卖于琉球国四十四人”⑦。世宗 (1418-1450) 时期, 朝鲜方面亦有派遣使臣到琉球的记录。

   琉球统一后, 双方这种使臣互往更为频繁。据《朝鲜王朝实录》的记载, 琉球使臣入朝鲜最多的时期是在世祖年间 (1455-1468) , 共有15次, 超过一年一次。之后有所减少, 成宗年间 (1469-1494) 有13次, 燕山君时期 (1494-1506) 2次, 中宗年间 (1505-1544) 仅3次⑧。琉球使臣前往朝鲜主要是从事贸易活动, 送还朝鲜漂流人和一些被倭所掳、之后又被转卖到琉球的所谓“被掳人”;而朝鲜方面多以答谢和送还琉球漂流人为主, 兼以赍送书籍。从来往的国咨上看, 双方都采用明国号⑨, 表明其在承认明朝朝贡体制的基础上建立友好“交邻”关系。

   不过这种“交邻”关系到16世纪初因为“伪使臣”事件的频繁出现而告一段落。所谓“伪使臣”事件, 是指日本商人冒充琉球使臣到朝鲜半岛从事贸易活动。事实上, 世宗 (1419-1450在位) 以后, 琉球和朝鲜的交流逐渐被博多港和其他北九州地区往返琉球的船只所控制, 许多情况下, 琉球政府授权由这些地区的商人代表琉球使节和朝鲜往来⑩。但代表琉球使臣的商人常常改变琉球和朝鲜官方往来的内容, 甚至自称琉球使臣从事贸易活动。1423年, 朝鲜方面就发现“有称琉球国使送人, 将土物来进, 其书契、图书皆非琉球国” (11) 。之后, “伪使臣”事件时有发生。这些伪使臣大多是九州、对马岛的商人。据统计, 从1461年到1524年共有21次琉球使臣入朝鲜的记录, 但其中大多数是伪使臣 (12) 。到16世纪初, 朝鲜方面以此为由断绝了和琉球的直接通交。

  

   二、朝贡使行和万历年间朝琉在北京的国书往来

  

   对朝鲜而言, 断绝通交虽然可以避免倭寇的侵扰, 但也直接影响到与琉球的事务往来, 尤其在处理漂流民的问题上, 诸多不便。1530年, 7名琉球人遇海难漂到济州岛, 朝鲜方面在确认其琉球人身份后, 礼曹就如何处置经过了一番讨论①。起初朝鲜打算交付给对马岛使节②, 由他们转送回琉球。但是, 琉球人得知这一消息, “以手指其顶, 中夜痛苦”③。于是朝廷再次商讨, 最终决定由当年的正朝使行入送至明朝, 交由明政府转送④。1589年, 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从而拉开了万历朝双方通过入明朝贡使臣在北京国书往来的篇章。

   这一年七月, 朝鲜方面将漂流到珍岛的三十余名琉球商人顺付冬至使之行, “解送于中原”⑤, 第二年他们回到琉球⑥。之后东亚地区笼罩在丰臣秀吉对外征战的计划和行动中, 史料显示双方似乎并无往来。直到万历二十三年 (1595) 朝鲜与倭的战事稍有所平静, 入明朝贡的琉球使臣才将表达谢意的咨文和礼物“两色绢各十匹”交由到北京的朝鲜冬至使闵汝庆 (1546-1600) 带回⑦。万历二十五年 (1597) 八月, 朝鲜方面在派出冬至使奇自献 (1567-1624) 使团时 , “亦为移咨修谢 , 并送礼物。是一谢而一报矣”⑧。此“一谢一报”为16世纪初双方断绝通交后的首次国书往来。对于咨文中的称谓, 朝鲜方面还颇斟酌了一番 :

   承文院启曰 :“琉球世子元咨自书其名。而我国回咨, 依元咨因书其名, 似为未安。去其宁字而空其地似当。右咨下书琉球国中山王世子, 亦为未安。本国元咨, 亦只书朝鲜国, 今亦 (除) 中山王世子等书, 而但书琉球国, 似为稳当。”传曰 :“知道。”⑨

   时琉球尚宁王虽已于尚永王 (1573-1589在位) 去世的第二年 (1590) 即位, 并在万历二十二年 (1594) 以琉球王世子身份派使臣入明请封, 但由于抗倭战事等各方面缘由, 明朝直到万历三十四年 (1606) 才予正式册封⑩。因此这期间尚宁王都以世子的身份向明朝、朝鲜致送国咨。在遵从明朝朝贡体制的原则下, 考虑到与琉球建立的是平等的“交邻”关系, 朝鲜最终决定在以朝鲜国王名义回送的国书最后, 只书“琉球国”, 形成了一种颇为特殊的国书形式。

   朝鲜的回咨, 《历代宝案》的记录较为完整 (11) , 《朝鲜王朝实录》也留下一部分相关内容 (12) 。从《历代宝案》的资料看, 回咨引述不少琉球给朝鲜的咨文内容, 其中写到:“上年本国所差进贡官员, 京师常遇贵国使臣, 倾盖与语, 备闻荷询人民、政事、土地、物产, 归踵启知, 足见重劳远念。此情此义, 令人激切, 感佩数岁, 乏船往来, 以通音信, 而图报一念, 须臾不忘。” (13) 这里“上年本国所差进贡官员”即为琉球1595年派遣的入明使臣, 咨文后面还记载了使臣的姓名和官职。引文中我们看到, 此次双方使臣在北京相遇, 授受国书和礼物外, 朝鲜方面私下还询问琉球的物产、风俗等国情。朝鲜的回咨写到:“我皇上声教所暨, 普天之下, 凡有民社, 冠带而国者, 皆皇上臣子也, 即俱北面受命为兄弟之义。”很明显, 朝鲜认为, 两国建立所谓“兄弟之义”的“交邻”关系, 必须是在明朝宗藩体制的框架内开展。此次朝鲜方面的回礼包括“白苎布二十匹、白绵绸二十匹、人参三十斤”。 (14)

   此后, 通过到北京的朝贡使行, 就上述朝鲜送还琉球漂流民事件, 双方又有多次谢报之举。先是万历二十七年 (1599) 十一月, 到北京的琉球使臣将所携带的官方咨文和礼物传授当年朝鲜的冬至使行, 以感谢朝鲜对琉球漂海人的帮助。这次琉球使团的情况, 《历代宝案》有载 :

   琉球国中山王世子尚 (宁) 为进贡谢恩请封等事, 今特遣长史使者通事等官郑道等赍捧表文一通, 坐驾小船一双, 装载马肆匹、生硫黄一万斤、黑漆霸沙鱼皮靶腰刀二十把、红漆霸黑漆靶镀金铜结束枪壹拾柄、线穿铁甲贰领头盔、全细嫩土夏布贰拾匹、花螺一百个、海螺贰千个赴京进贡谢恩所据。……

   万历二十七年贰月拾柒日给。①

   《明神宗实录》也有“琉球中山王世子尚宁奉表进方物谢恩请封命进收”②、“命侍郎朱国祚宴侍琉球进贡陪臣郑道等”③的内容。可知该使团为尚宁王派出的进贡谢恩请封使。

   朝鲜使团则是当年九月抗倭战争结束不久所派出的冬至朝贡使团, 正使韩德远 (1550- ?) 。因为是例行, 所以《明实录》和《朝鲜王朝实录》对此行均未多加记载, 《朝鲜王朝实录》只是记录了使团归国带回明朝所颁赐的新历, 由于没有及时复命, 司宪府主张要对韩德远“慢忽不敬之罪”问责的内容④。

   不过该使团书状官赵翊 (1556-1663) 撰有《朝天录》⑤和《皇华日记》⑥, 记录使行经过。《朝天录》为沿途所作诗词, 《皇华日记》则为纪行文。《皇华日记》记载使团于九月十一日渡鸭绿江, 十月二十三日抵达北京东馆, 十一月二十二日踏上回程, 第二年 (1600) 正月初一渡江回到义州。使团来回行程近四个月, 在北京停留一个月, 其间与琉球使臣相遇。通常情况下, 新年正旦是传统中国一年最为重要的节日, 在此期间也是各国派遣使臣入贡的高峰期, 不同国家使臣常常因此在北京相会。万历年间朝琉两国恢复交往也正是借此机会通过双方的入明使臣建立起来。

   双方的交往, 赵翊记录得颇详细 :

   (十一月) 十八日, 琉球使卜物则初十日已为到馆, 而使则今日始入来云。闻琉球有本国移咨, 且送礼物等件, 令下辈问见于其寓。

十九日, 通事往琉球馆, 面见使臣, 亲问其由, 则先送咨文草, 元本则事必经禀礼部, 然后可以相授。而时未见朝, 不果。为之云琉球文, 即令从人致谢。盖琉球国人数十漂海到本国, 本国厚待之, 指路以送, 故琉球国中山王感其恩, 移咨以谢。礼物 :细嫩土夏布二十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万历时期   朝琉关系   朝贡使臣   朝贡体制   交邻关系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646.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 Academic Monthly 2014年1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