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曼莉 蔡旺: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三个基本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4 次 更新时间:2020-08-22 15:25:42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   共同体意识  

李曼莉   蔡旺  
在当前波谲云诡、纷繁芜杂的世界背景下,“怎样把这些原生的社会势力融合为单一的民族政治共同体”,已经成为任何一个民族国家所面临的棘手问题。在这样复杂的形势影响下,西方敌对势力企图通过台湾问题、香港问题以及国内民族分裂势力等对中华民族共同体进行颠覆、渗透与破坏,阻滞了祖国的统一大业。因此,保障国家的统一是每一位中华民族成员共同的心愿,也是中国各民族人民的最高利益,关系着我国社会主义事业顺利开展,更关系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对此,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过程中,不仅需要国家集中强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整合各种社会资源促进全国各族地区的发展,缩小地区差距和民族差异,增加中国各民族的同质性,将中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让国家政治共同体成为各民族的最高庇护所;而且要从情感导向入手,弘扬中华文化,多渠道开展民间交流活动,推进中华民族全体成员、海峡两岸之间的相互认同,并最终体认统一的中华民族共同体。

  

   其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各民族通向全面发展与共同繁荣的金色桥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离不开内部各民族的发展与繁荣,因此,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聚全民族之力让各民族群众过上美好生活是中国共产党解决民族问题的价值坐标。在解决各民族共同繁荣这一问题上,经济建设是走出发展滞后泥沼的“阿莉阿德尼之线”。只有党和政府致力于加强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建设,逐步缩小发展差异,进一步增进各民族间的共同性,从物质利益上保障各民族成员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认同意识。这种在发展中熔铸而成的认同意识,也就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思想表征,反过来又有助于整合各民族为一个高度统一的整体,并以整体的力量推进民族国家的繁荣发展。反过来,如果少数民族同胞的物质生产状况进一步恶化,他们在心理上就易形成相对剥夺感与被疏离感,长此以往,也会逐步背离党和国家的发展趋势。如果这种离心力聚合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民族分裂主义思想,从而危及国家的统一与稳定。鉴于此,新中国的民族政策从一开始就确立了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的理念,这是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根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代化发展,已取得了举世瞩目、令中国人民感同身受的巨大成就。以广西为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预计115万以上贫困人口脱贫、1400个以上贫困村出列和14个贫困县摘帽”。扶贫工作取得较大进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正成为现实。但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与全国同步进入小康社会,仍面临艰巨任务。只有牢固树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铸就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实现共同繁荣发展,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因此,党和国家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过程中,使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归属感不断增强,从而实现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从而推动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

  

   其三,铸就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巩固社会主义和谐族际关系的金钥匙。《尚书·尧典》有载:“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可以看出,和谐理念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共同的价值追求,中国各民族成员的思想观念中蕴涵着和谐的文化基因。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国内各民族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守望相助、团结友爱的共识,各民族成员都是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成员,各“家庭成员”凭靠着几千年延续下来的这种共识,牢牢地维系住了“中华民族共同体”这个政治实体。然而,历史上也不乏族际纷争的例子,每当和谐的民族关系缺位之时,民族之间就极有可能陷入族际纷争的窠臼。而族际纷争所带来的损害不仅是多方面的,还是多层次的。对各民族自身而言,族际纷争使本民族发展的有利条件和外部环境受到严重损害,无休止的民族纷争极大地消解了本民族的发展精力,其结果就是阻滞了各民族的稳定发展;对整个国家而言,国内民族间的激烈对抗将会导致国家治理的难度与统治成本的激增。统治阶级为降低、消除民族关系的不和谐所带来的风险与威胁,必须得消耗大量资源对民族关系进行协调、缓解与疏导,使国家重回往日的统一稳定。因此,无论是对民族自身而言还是对国家的稳定统一而言,实现和谐民族关系的核心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价值取向。需要注意的是,当前全球化浪潮席卷着全世界,我们在思考和分析中国这个多民族国家内部的族群关系时,也很难逃开全球化这个宏大的叙事背景。西方敌对势力除了通过军事、外交等手段对我国内部事务(国内各民族族群关系当然属于内部事务) 的直接干预外,还通过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政治、经济、文化与人员交流输送意识形态(如某种宗教) 和认同意识(如“民族”概念),这可能间接影响到国内各民族群众认同意识的结构和族群关系。然而,毋庸置疑的是,世界上的任何文明体系,都是在与其他文明的交流碰撞中发展起来的。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言:“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已成为世界的了。”在不可逆转的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中华民族也正在经历一次重大的历史转型,一方面享受了廉价商品所带来的物质生活的便利的同时,也被卷入无情的激烈的竞争之中;另一方面也把中华民族带入到一个同质的世界,原有的文化与生活方式被强制破坏。这些潜移默化的、深层次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外来影响,犹如潘多拉魔盒一般,隐藏着西方发达国家谋取全球霸权的特殊取向,使中华民族面临既要实现现代化又要维护自身利益的两难选择,从而发生文化身份认同的危机。因此,在全球化加速推进、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的过程中,我们更要着力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构建和谐的族际关系。

   三、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现实路径何以生成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现实之路,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由思维转变为实践、自由转化为必然、从主观层面过渡到客观层面的关键环节。关于这一问题的思考和分析,学术界已经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现实之路进行了多维度、多层次、全方位的探微,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丰富的研究成果。有学者从国家认同视阈出发探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构筑,认为新时代“只有强化各族群众的国家认同、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巩固爱国统一战线,使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内的中华儿女牢固树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紧密团结、唇齿相依,才能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汇聚中国力量、凝聚中国智慧。有学者则从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抓手,指谓了构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文化路径,为新时代构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厚植文化根基。还有学者认为从共享发展出发夯实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培育的基础,并从政治共享是命运之绳、经济共享是利益之本、文化共享是精神之根、民生共享是情感之托四个方面阐发了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现实物质基础和精神之源,为构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大厦”打下颠扑不破的“地基”。

  

   学术界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以上种种探讨,总体而言,是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内容(政治、经济、文化) 三方面所做出的横向展开,为推进这一问题的研究提供了多元化的思考维度以及多样化的思维路径,为学术界的后续研究提供了一定的合理参考。然而,笔者认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重要主题之一,也是事关国家和民族兴旺的一项长久而系统的工程,既是一个目标,也是一个过程,这一命题本身实际上就指涉了这样一个根本问题——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现实路向何以生成?对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铸牢来说,它是一个必然性及可能性的结合体。必然性指在目前的时代以及在历史的发展中我们必须去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可能性指的是对于民众和具体的国人而言,接受不接受这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培育,外界是不可能也没办法强制的。只有顺应自然,让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深入骨髓、融入血液,变成各族人民的自觉意识或者说自觉的行为,才能够真正升华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因此,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要从横向与纵向展开,从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四方面中生成,将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培育符合新时代所需要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系统,以此来促进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第一,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夯实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政治基础。自古以来,在中国漫长的国家建构的历史长河中,由秦朝初步确立、汉朝逐渐完善的天下“大一统”体制,变为中华民族自觉适应、主动追求、共同维护的价值坐标。为维护“大一统”体制,中央实行了多样化的民族政策,如“因俗而治、臣服朝贡、怀柔羁縻”等办法,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正是不断凭靠对民族政策的认知与认同而生成,并经历了从“自在”到“自觉”的思维范式转换。因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组织进行的民族识别不但妥善处理了中国各民族间的平等地位与族别身份问题,而且也为在少数民族聚居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奠定了基础。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把坚持统一与自治、坚持民族因素和区域因素相结合的创新政策。而实施该政策的目的则是为了各民族的团结互助,实现各民族的共同发展与繁荣。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进一步完善政治制度和法律法规等政治行为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各民族的繁荣发展保驾护航。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加强党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学习以及民族团结教育,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主线做好各项工作。”同时,自2014年以来,世界范围内的民族问题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从“伊斯兰国”崛起引发极端宗教恐怖主义和中东难民危机,到美国佛格森小镇事件揭开持续不断的大规模种族冲突;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民意测验式“独立公投”,到英国苏格兰合法独立公投等,正是在这样的世界民族问题变局中,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在不同场合强调把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时代的现实国情相结合,以增强中华民族共识、增进各族人民福祉为主旨,回应了迫切需要解决的一系列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综观历史与现实,皆证明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指导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解决民族问题的行动指南,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思想保证。因此,我们在新时代的历史进程中,必须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夯实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政治基础。

  

第二,形塑共享发展的经济共同体,增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物质基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生成与实现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抑或是文化的呢?历史唯物主义指出,物质生活是社会生活与精神生活的基石。“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培育和铸牢本质上是由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规律决定的,即上层建筑必须适应经济基础的性质与发展状况,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因此,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冲突中、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现有矛盾中去阐明。如果从地理学和经济学的双重视角来看,中国的民族地区多处于全国交通网与经济发展网的末梢,贫困发生率高,中华民族共同体内部存在不平衡发展状态。如果经济利益因素被长期忽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大厦”也将面临坍塌风险,从而也会直接影响到精神层面的认同与心理的归属。因此,中国共产党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认准了经济建设对维护祖国统一与民族一体化的重要性,各民族共建共享,缩小各民族在经济发展方面的差距,保障社会物质公平,消除贫困现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使各民族“一个都不能少”地共享改革开放发展的成就。“据统计,‘十二五’期间民族八省区减少贫困人口1712万,减贫率43.7%。”也就是说,党和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扶贫优惠政策,初步摸索出一些解决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群众温饱问题的途径,以共建推进共享,民族地区转入市场经济的现代化轨道,逐步与全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融为一体,为少数民族地区扶贫工作创造了支撑力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   共同体意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570.html
文章来源:《广西民族研究》2020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