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玉成 马天航:中国政治学40年:议题设置与政治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8 次 更新时间:2020-08-15 01:36:59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学40年  

桑玉成   马天航  

   作者简介:桑玉成,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马天航,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研究生。上海 200433

   内容提要:1979年邓小平同志提出“补课说”以来,政治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得以恢复。在40年的发展中,中国政治学在院系建设、人才培养、成果译介、本土研究、国际交流合作和学术共同体培育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中国政治学发展与改革开放的进程相辅相成,改革实践为政治学研究提供了重大的课题,政治学的研究成果也助力改革攻坚克难向前推进。随着新时代的到来,一种以全组织和强技术为载体的新国家形态浮现出来,必将成为政治学研究的首要问题。

   关 键 词:中国政治学/改革开放/学科建设/新国家形态

   197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改革开放不仅催生了自然科学春天的到来,同时也焕发了哲学社会科学的生机和活力。1978年5月发端的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引发了全社会破除“两个凡是”的迷思;同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的基本路线。这些都为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基础。中国政治学的恢复与发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得以实现的。如果按照1979年邓小平同志提出政治学等学科需要“补课”为时间节点,那么今年正好是改革开放之后政治学发展的第40年。在这40年里,政治学补了些什么课,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作出了哪些方面的学术贡献,在已经进入新时代的当下,政治学又需要关注哪些重要的议题,本文对此做一探讨。

  

   一、恢复与重建:我们补了些什么课

   关于政治学补课的说法,是邓小平同志提出来的。在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不久,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同志在理论务虚会上指出:“我并不认为政治方面已经没有问题需要研究,政治学、法学、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①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照搬苏联的经验,把政治学看作资产阶级的“伪科学”,并于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过程中,将这类专业在大学中正式取消。②1960年代初,中苏在一些重大理论问题上分歧公开化,北大、复旦等高校先后建立政治学系,但是这个时候的政治学系的教学研究内容并非学科意义上的政治学,而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③为了满足外事工作的需要,1964年前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把政治学系改建为国际政治系。三校分工明确,北大负责亚非拉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人大主攻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复旦研究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和对外关系。然而,随着“文革”爆发,教学培养被迫中止,1970年后虽然开始招生,但是教学科研条件都难以得到保障。④总体上,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政治学在新中国的前三十年经历坎坷,底子薄弱,补课势在必行。再者,正如邓小平同志后来指出的,改革是全面改革,不仅仅需要经济体制的改革,还需要政治体制的改革,甚至要把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与否视为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志。⑤为了稳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我们必须要恢复政治学的理论研究。

   从早期的“补课”工作来看,大致上包括了如下一些基本方面。

   (一)成立政治学会,搭建研究平台。为了推动政治学的研究,搭建政治学研究平台,一些省市陆续成立政治学会。早在1977年,湖北省就率先成立了政治学会。⑥1980年12月,“中国政治学会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全国除一些边远省市外,有24个省市***的150多名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国政治学会章程》,选举产生了中国政治学会理事、名誉会长、顾问、会长、副会长、常务理事,并任命了秘书长和副秘书长。名誉会长为钱端升教授和邓初民教授。会长为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张友渔教授”⑦。1981年8月,山西省政治学会成立;同年10月和12月,上海市政治学会和黑龙江省政治学会相继成立。此后,其他的一些省市政治学会也陆续建立、蓬勃发展,成为改革开放之后生长最快的一类学术社会团体。

   (二)院系重建与人才培养。改革开放不久,高等学校也很快恢复了政治学专业各类学生的招生和培育。1979年,天津师范大学政法系招收中外政治思想史硕士研究生。从1981年起,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吉林大学⑧率先在国内设立政治学专业,其中,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于1981年招收了第一批政治学专业本科生。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从国际政治专业和国际共运专业选调15名本科生,组成“政治学班”。⑨1982年3月到6月,中国政治学会和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委托复旦国际政治系举办第一期政治学讲习班,来自22个省市60多名相关学科科研人员参加学习。⑩开设课程包括:政治学原理、比较政治制度、行政管理、中国政治思想史、法学基础、宪法与行政法。这为此后各高校政治学及相关专业的开设培养储备了一定的师资力量。这个政治学讲习班起到了“亮相、启蒙、播种”的作用。1985年底,国家教委在广州召开政治学教学研讨会,确定了加强发展政治学学科建设的方针。随后,中国政法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均设立了政治学专业。1986年,武汉大学、兰州大学、郑州大学率先设立行政管理本科专业(11),上海大学、苏州大学、河北大学等先后设立政治学专科和干部专修班。(12)1985年到1993年,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吉林大学和武汉大学等高校先后获得了政治学理论专业的博士点。(13)各校政治学专业培养出一批本科生、硕士、博士和干部专修生。在此过程中,政治学院系渐成体系与规模,国家和地方社科院也成立了政治学研究所等相关机构。(14)

   (三)译介国外政治学著作。恢复与重建需要放开视野,广泛吸收。在恢复与重建的早期,学界译介了大量国外政治学的知识与研究成果,其内容涵盖了经典著作和最近的一些研究,区域上以欧美为主、苏东次之,兼顾其他国家和地区。教材和经典作品的译介以各类丛书为代表,包括“当代学术思想译丛”“政治学丛书”“二十世纪文库”“现代外国政治学术著作选译”和“汉译世界名著丛书”等。少数作品同时被多种丛书收录,比如亨廷顿的《变动社会的政治秩序》和阿尔蒙德、维巴的《公民文化》等。如表1所示。

表1 国外代表性著作的译介(作者整理)

  

   除了专业书籍之外,学界还通过创办刊物或者在原有综合性刊物上开辟专门的栏目,译介国外政治学研究的成果。1978年创刊的《国外社会科学》专门为国外政治学的最新成果提供版面,内容包括社会主义的发展,苏联东欧的体制改革,英法等国的政党政治,美国政治学、行政学和国际关系研究的前沿,当代民主理论等,为国内学界了解国外政治学的发展打开了一扇窗。1980年起,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筹)和中国政治学会联合主办了《政治学参考资料》(季刊),1984年第1期(总第14期)起更名为《国外政治学参考资料》,1985年起更名为《国外政治学》(双月刊),截至1990年初停刊,累计出刊50期。这是国内最早的专门介绍国外政治学研究成果的杂志,涵盖政治理论、政治制度、体制改革、行政学、国际政治学、政治思潮、政治学说史、书刊评介、国际会议和学术交流等诸多方面,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政治学人的视野。

   (四)编撰出版政治学教材及知识读本。国内学者在学习借鉴国外成果的基础上,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结合改革开放的实践,陆续编辑出版了一系列的教材、期刊和著作,为学科的恢复和发展添砖加瓦。以教材编写为例,赵宝煦主编的《政治学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2年)是改革开放后国内第一本政治学通用教材,该教材以阶级分析理论为主线(15),阐述了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一般问题。此后,多本政治学通用类教材问世,包括皮纯协、王邦佐、孙关宏主编的《政治学教程》(河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丘晓主编的《政治学原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王惠岩主编的《政治学原理》(吉林大学出版社1985年);王松主编的《政治学基础概论》(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云光主编的《社会主义政治学》(人民出版社1985年);王邦佐、孙关宏、王沪宁主编的《政治学概要》(复旦大学出版社1986年)等。(16)这些教材虽然各有特色,但是在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观点来统领政治学方面基本上是一致的。(17)一些行政学的教材也相继出版,比如夏书章编著的《行政学新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86年),以及黄达强、刘怡昌主编的《行政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等。

   除了编写通用类教材,一些政治学的专业著作和知识读本也相继问世。张友渔、钱端升、杜任之等老教授担任主编,组织广大中青年学者针对特定议题和区域国别编著了两套著作。第一套是“政治学知识丛书”,包括《国家元首》(许崇德著)、《会议规则》(吴大英、谢怀英著)、《历史上的家长制》(王玉波著)、《立法权与立法程序》(孙承谷著)、《行政管理》(周世逑著)、《文官制度》(龚祥瑞著)等。第二套是“外国政府体制丛书”,分别介绍世界各种类型国家的政府机构和人事制度,包括《日本政府体制与官员制度》(谭健著)、《法国政府机构与公务员制度》(吴国庆著)、《英国行政机构与人事制度》(袁兴昌著)、《南斯拉夫国家机构与干部制度》(刘成彬、许万明著)、《瑞士政府机构与公务员制度》(王建邦著)、《苏联政府机构与干部制度》(张沛著)、《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机构与官员制度》(灿智、晓绪著)、《奥地利国家机构与官员制度》(龚常、幽野著)、《澳大利亚政府机构与文官制度》(薛厉廉著)、《罗马尼亚政府机构与干部制度》(郭庆云编著)等(18)。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政治学理论与现实的联系愈发紧密,代表性作品包括:刘泽华等的《专制权力与中国社会》(1988年),姜琦、张明月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党际关系史》(1991年),徐勇的《非均衡的中国政治:城市与乡村比较》(1992年),周星的《民族政治学》(1993年)等,其中一些著作在当时具有明显的开拓性。(19)

   相比之下,本土专业期刊的发展稍显迟缓。1981年11月,上海政治学会开始内部刊发《政治科学通讯》,每两月一期,由上海市几个高校轮流负责编辑、油印等工作,发给学会会员学习参考,共印12期,发表论文94篇,约23万字。1984年8月,上海市政治学会创办《政治学信息报》,每月一期。这是一份政治学研究的理论性报纸,共出26期,1987年1月停办。(20)1982年6月,《政治与法律》由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创办,原名《政治与法律丛刊》,为季刊,1984年1月出满7期后更名为现名,为双月刊。(21)上述三份刊物只有《政治与法律》延续至今,但是自1980年代中后期,该刊主要发表法学类论文,政治学类作品越来越少。直到1985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创办《政治学研究》,该刊将理论和应用相结合,兼顾国外成果引介和国内问题的分析,这才真正把政治学专业期刊的名头做实。虽然经历了1990至1994年的停刊,但自1995年复刊至今,《政治学研究》都是全国唯一公开发行的政治学专业学术理论刊物,是中国政治学科发展的重要标志。

另外,各高校学者编译出版了多种政治学百科全书、辞典等工具书,为专业学者的研究和政治学爱好者的学习提供便利。代表性作品包括丘晓等主编的《政治学辞典》(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皮纯协、徐理明、曹文光主编的《简明政治学辞典》(河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邓正来、宋新宁、王浦劬、张小劲等编译的《布莱克韦尔政治学百科全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86年)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学40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科建设与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466.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19年第1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