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宇:黎族家屋生命力象征与空间秩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 次 更新时间:2020-08-12 22:28:02

进入专题: 黎族家屋  

谷宇  

   摘要:家屋不仅是黎族社会文化象征的物质载体,它还在人与物的关系互动中被赋予生命。家屋建造过程中的立柱仪式、灶的设立及烹饪、女性生育及其对花婆的供奉等,将人的生命与家屋联系起来并展现家屋的生命力。食物作为家屋与外部环境、人与鬼灵之间的一道屏障,将外围象征男人和女人的两个圈层与内部人与家屋生命的核心区域隔离开来。这样的圈层,投射出家屋中以家族长为核心的社会结构特征和黎族人的宇宙空间分类与秩序。

   关键词:黎族;家屋;生命力;文化象征;空间秩序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岭南传统村落保护与利用研究”阶段性成果(17ZDA165)

   作者简介:谷宇,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博士后流动站驻站研究人员(北京,100081)。

   引言

   黎族作为海南岛的原住民,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中形成独特的家屋社会。家屋不仅是黎族在山地热带雨林恶劣自然环境中最重要的栖身之所,也是黎族日常生活、仪式实践、信仰观念的象征性表达方式。它不仅是一个物质载体,且犹如人一样具有生命。它本身所包含的建筑与文化属性、人与物的关系、仪式实践与象征表达,以及它们之间的动态关系都应该以新的视角受到广泛关注。

   家屋作为社会组织和仪式象征的集合体,延续了列维-斯特劳斯以家屋社会视角对亲属制度和社会结构的探讨。结合象征人类学的发展,人类学家开始关注家屋内的空间秩序和文化分类体系。C.Cunningham对印度尼西亚帝汶岛的Atoni家屋与亲属关系和文化秩序的分析,不失为东南亚家屋社会研究的经典之作。家屋的类别可以用来区分不同族群或社群的分类,因而,家屋乃是一个基本的文化分类概念。

   随着岛屿东南亚家屋研究的不断增加,学者们不仅以不同家屋类型来反思列维-斯特劳斯的家屋概念,同时试图在方法论上有所超越,并提出以“内部视角”来进行南岛语族的家屋研究,从岛屿东南亚丰富的民族志材料中寻找可以反思家屋研究的固有路径,关注不同社会文化背景下,当地人特有的本土观念和社会空间秩序。例如Clifford Sather、James J.Fox等学者,从南岛语族家屋方位和空间秩序的研究,衍生出对其宇宙观的深入探讨,在特定位置和家屋布局中,通过仪式过程和人的文化实践,展现出相应的宇宙秩序,这也是各个民族宇宙观在家屋中的投射。

   沃特森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呼吁人类学家关注东南亚本土建筑,他以印度尼西亚的家屋为对象,在印尼及其西方(殖民)社会文化相比较的大背景下,强调东南亚家屋建筑丰富的符号象征;结合布迪厄身体实践与惯习的理论,通过分析家屋与居住者的关系、家屋在宏观宇宙和微观世界中所凝聚的社会和象征意涵、家屋对居住者世界观的塑造等内容,将家屋视为有生命的实体,在人和家屋相对应的生命历程中,揭示出人的认知世界和行为模式。此后越来越多学者开始将家屋作为一个有生命的整体来探析人在其中所形成的文化实践、象征体系和动态发展历程,从而也将家屋研究导向建筑人类学领域。

   此外,Janet Carsten等学者开始注意到人类学对家屋建筑本身的忽视。随着20世纪末物质文化研究的复兴,人和物的关系重新引发学者的思考,建筑本身的物质及其文化属性被人类学家纳入到家屋研究的考察范畴,在家屋之社会和象征意涵基础上,开始思考建筑、社会和象征之间的动态关系,并突出建筑与人的关系。Iban长屋、Lahanan长屋、Lio家屋、Rotinese家屋和毛利人的Meeting-house等等,已不再单单是亲属关系的载体和象征,而是富有生命的家屋。家屋本身像人一样,经历从起源、建造、延续到破损的生命历程,并伴有相应的仪式和象征意涵,形成各个民族或族群独具特殊性的空间观念和认知体系。

   本文将黎族置于环南中国海区域研究的视角下,基于笔者2018年2~7月在博士研究基础上经过6个月追加调查,通过对东南亚特别是南岛语族家屋社会的回顾和参考,从家屋角度切入,并将家屋视为一个有生命的实体,通过分析家屋建造、空间布局和方位秩序,结合其间的仪式实践和文化象征,进而展现出家屋被赋予生命力象征的过程,以及家屋中人与物的关系。

   本文所调查的王下乡杞黎位于海南西部中心山区昌化河谷,这里高温多湿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为黎族提供了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但同时也使黎族遭受疟疾等疾病和自然灾害的侵扰和威胁,而家屋成为黎族村民最重要的庇护所和社会组织形式。王下乡辖三派、钱铁、洪水、大炎4个村委会,13个自然村,共707户,3264人,是一个纯黎族人口的乡镇,其中哈黎443人,杞黎2821人,杞黎占总人口的86.4%。出于生态保护目的,王下乡如今主要依赖橡胶及其林下经济为主要经济收入来源。随着现代化发展,黎族的居住模式早已发生了改变,对黎族家屋及其文化属性的研究,实为抢救式保护和记录无文字黎族口口相传的地方性知识。

   一、立柱仪式:黎族家屋建造及其生命力来源

   黎族在适应海南山地热带雨林自然环境及其生产生活中,形成了以船形屋为主要特征的各式传说和家屋文化符号。典型的船形屋外貌犹如倒扣在地面的一艘船只,低矮的墙壁支撑着房屋结构,长长的茅草几乎垂落在地,在房屋四周形成可以遮阳挡雨的房檐,平日人们会在房檐下放置一些农具。随着黎汉交往互动增加,黎族逐渐受到汉族房屋建造的影响,将房屋墙体增高,屋顶也改为金字形,更加便于采光和通风,形成了王下乡这样的金字形茅草屋。

   黎族家屋建造过程分为选地、立柱、绑竹条、挂泥巴、盖茅草、完工宴请、分猪肉几个步骤。每年农历十月左右,黎族要上山砍伐木材、收割野生的茅草、采摘藤条竹条,并将之晒干待来年的二三月建造房屋之用。黎族对于动工建屋的时间甚为重视,一般龙日、蛇日、马日等都是适宜建房立柱的好日子,而家中有人过世或者虎日等不吉利的日子都必须刻意避开。

   地基的选择乃是房屋建造的重要基础,黎族一般要选择一块比较宽敞的空地,除了自家建屋,还要留出一些空间用于家屋分家后再建新屋,以形成家族聚族而居的居住格局。此外,为了测试所选地段的地热情况,黎族会在选定的地方挖一个洞,洞里放置一碗水,上面用树叶或者薄木板轻轻覆盖,等到第二天再来查看水的蒸发程度,蒸发快地热强的地方不宜建造房屋。

   黎族的家屋沿河流而建,房屋分为头部和尾部,房屋头都是朝向河流下游处,以立柱为开端搭建起整个房屋结构。王下杞黎的房屋基本以8根柱子作为核心支撑,选用一种杞黎称之为“cai vax muuei”的硬度好、不易腐烂的树木制成。立柱时首先要确定头柱所在的位置,它是前门一侧最中间较高的1根立柱,立好头柱之后再立同侧的两根柱子。同样,在后门所在位置也树立3根柱子,即先建房屋头、后建房尾,这样便奠定了家屋的基础。

   立柱仪式是家屋建造的开端,这个确定根基的过程也象征着家屋生命力的来源。在立柱之前,黎族要用三根手指捏一撮籼米、一撮糯米放入那些为立柱挖好的深约五六十厘米的洞中,寓意来年这个家屋可以有好的收成、风调雨顺。其中籼米乃是日常食用的主食,糯米用来酿造糯米酒,它们是黎族饮食结构中最重要的两部分。同时,米和酒都可以象征女性及其滋养能力。何翠莲在对西南景颇与载瓦社会的讨论中谈及,家屋是男性的象征,水酒是母乳的象征,理想的人是男女相互构成的男女同体的人,亦是男女共同构成的家屋。

   由于黎族地处热带雨林之中,高温湿热的气候对应着祛除燥热的文化象征,即立柱时所举行的洗礼仪式。立柱的洞里放入米粒后,还要在洞里洒点水,寓意建造的家屋能够让人感到凉爽舒服,居住者无病无灾、顺利平安。不同于Iban人建房仪式的顺序,黎族是在立柱前进行洗礼,而Iban人是在建房后由一群年长妇女对着中心立柱tiang pemun做仪式洗礼,给立柱降温。这些洗礼仪式都象征着新屋的建立,犹如给一个新生儿洗礼,标志着新屋进入整个社区。

   在前后门两侧各自矗立的柱子,也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征含义。中间高的这根称为ngwoux gaeux,即象征男人,两侧两根矮一点的柱子称为ngwoux dhoei,象征女人。这不仅显示出男女夫妻作为家屋的基础,也突出了黎族父系社会结构的特征。也就是黎族常言道的:“男人在家里的地位,犹如顶梁柱,妇女的家庭地位就像这些柱子,要低于男人,女人在家里的地位不能高过男人。”

   男女夫妻关系构成家屋社会的基础,象征男人的头柱成为家屋中的仪式核心,最重要的祭祖的仪式总是在头柱靠近山一侧的位置举行,供奉祖先鬼的祭品被挂置在这根头柱上,祈求祖先庇佑家屋及家人健康平安、顺顺利利。这也对应着黎族以家族长为核心的家屋社会结构。马来西亚东部砂捞越州生活的南岛语族Iban人也有这样类似的立柱仪式。Iban人的长屋中,存在1根象征来源和根基的立柱tiang pemun,它是房屋建造时首先被立起来的柱子。它不仅是家屋的基础,也是家屋的仪式中心,而这个立柱的生命之源,来自家屋之主的仪式供奉。这样的现象在西南社会也普遍存在,景颇族载瓦人的“生命柱”及景颇族守护在屋后高处的祖先或神灵,是家的孕育力源头表征,可见,黎族家屋的生命之源,同样来自于家族长对家屋的管理维系和祖先鬼超自然力量的守护。

   立柱后,就要建造房屋主体结构。通常小的家屋要建6根立柱,大一点的家屋要在两侧的墙壁上加两根或者更多的柱子,然后搭建起中间最长的横梁,以稳定整个家屋结构,再分别搭建起屋顶的金字形三角,并用木枝将屋顶编织出数个方格,用于叠放茅草。为了建造墙壁,人们要在每侧墙面底部插入1根粗木,再在上面垂直插上很多条小木棍,以竹条、藤条在木棍之间绑出经纬线,间隔出较小的格子用来涂抹泥巴。这种泥巴乃是特制而成,黎族通常选用山中的红黏土,掺入干茅草,妇女们担水浇其上,男人们用脚将茅草踩进泥里。和好泥巴后,男人和女人在屋内、屋外各站一排,将泥巴涂抹在木棍和竹条上,泥巴墙便告完成。由于有亲戚和村里人的帮助,这一看似耗时费力的建造程序,也只需几天时间便可以完成。

   最后的步骤是封顶覆盖茅草。黎族妇女用白藤条将茅草捆成排,每排长约1.5米。男人在绑好的屋顶上,从房檐的底部开始铺开,一层层压制直到房顶,每隔一排茅草,用藤条捆绑,使其稳固。一座房屋大概需要一百多排编制好的茅草,墙体高,耗费的茅草少,墙体低矮,消耗的茅草就要多一些。一座房屋每隔两三年更换一次茅草,茅草耐用的话,也可以维持三五年。木结构的茅草屋,需要不断地翻新修葺茅草顶才能够保证房屋的牢固。

   建造工作完成后,主人家要准备酒菜宴请所有前来帮忙建房的人。狗肉是男人们喜爱的肉食且在宴席上必不可少。此外还要杀一头猪,猪肉除了煮食以外,要留下一部分切割成块,用长长的竹签串成肉串(生肉),分给前来帮忙的所有人,每人各带一串回家,以此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

   新屋建成后,灶作为家屋的核心,只有立了灶的房屋才能够称为真正的家屋。年长的黎族老人从山里精心挑选三块石头立起“三角灶”,并举行祭“灶鬼”仪式。之后,人们才可以搬入新屋,一个真正的家屋就此形成。

   黎族进入新建的家屋后,在此结婚生子、生产生活。家屋像人一样有生命力,同时也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损坏甚至残破倒塌。何翠莲从家屋与人观的角度,来探讨西南少数民族的社会建构。家屋从建立、兴盛到衰败,犹如人的生、老、病、死的生命过程。通常家屋会随着分家由家中幼子继承,经过不断修葺和维护,家屋能够在子嗣之间传承。如若遭遇人口搬迁或继嗣中断,家屋也会面临废弃,就像人会面临死亡一样。家屋也如人一般存在周而复始的生命循环。

   二、家屋布局与空间秩序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黎族家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446.html
文章来源:《思想战线》2020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