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革新:舍勒的受苦论与佛教的受苦论的异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9 次 更新时间:2020-07-28 09:02:39

进入专题: 受苦论   舍勒   现象学  

李革新  
有深刻的揭示。一方面, 佛教排斥表层的感官的快乐, 认为这种快乐是众生生死轮回的根源。另一方面, 佛教认为在修行中存在大乐。一个是禅定的快乐, 所谓“禅悦为食”, 即在三禅中是最快乐的。但是这种乐也会把有情束缚在轮回中, 所以要克服对这种乐的贪执。其次是证悟空性的大乐。这种快乐是一种见到诸法实相的真理的极乐狂喜。再次是利益众生的乐。《入行论》中说:“珍贵菩提心, 众生安乐因, 除苦妙甘霖, 其福何能量?仅思利众生, 福胜供诸佛, 何况勤精进, 利乐诸有情。”再次是佛教净土宗信仰的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 有世界名曰极乐, 其土有佛, 号阿弥陀, 今现在说法。舍利弗, 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 但受诸乐, 故名极乐。”只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就可以永远断除苦。最后是佛教的最高修行目标即获得圆满佛果的涅槃之至乐。这些深层的精神快乐也都可以说是佛教徒精进修行和承受痛苦的动力。

  

   舍勒认为基督徒必须放弃自己的理知和“我”才能得到上帝的恩典, 而上帝的恩典是我们获得深层的福乐的根源。这和佛教是非常一致的。佛教也认为修行要放弃自己的分别念, 放弃我慢、我执、我爱等, 才能获得正知正见, 才能获得诸佛菩萨的加持, 最后才能够成就佛果。佛教也强调对诸佛菩萨的信仰, 认为“信是道源功德母”。有的人凭借信心就可以获得成就。佛教认为诸佛菩萨无时无刻不在加持我们, 但是因为我们的业和烦恼的障覆, 我们不能得到这种加持。只有清静业行, 才能得到加持。但是信仰在佛教中并不占据首要的地位。佛教的修学次第是信、解、行、证。佛教强调的是最终的证悟。没有证悟就不可能成就佛果。所以佛教特别强调空性智慧在信仰和修行中的重要性。但是在基督教中, 对上帝的信仰是最重要的。可以说, 佛教和基督教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对空性智慧的认识。

  

   四、苦的熄灭

  

   从某种意义上看, 舍勒并不承认苦的熄灭。他强调的是苦和乐的共存。一方面, 我们是受苦的。因为痛苦和个体生命的牺牲、和整体生命的进化是联系在一起的。生命的进化是不可能停止的, 部分和整体的同契是不可能解除的, 牺牲、痛苦和生命的进化是一致的, 所以受苦也是不可能消除的。在精神位格的领域中, 我们的有限位格的进步也是不可止息的, 我们的有限位格和上帝的无限位格的同契也是不可能停止的, 所以受苦也是不可能彻底消除的。关键不是彻底消除痛苦, 而是以爱和快乐来福乐地承受痛苦。另一方面, 我们也是快乐的, 因为上帝的爱充满我们的心中。和上帝的爱相比, 和信仰带来的快乐相比, 我们的受苦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应该全神贯注于上帝的爱和乐, 而不是自己的表层的苦受。一个基督徒应该在爱中受苦, 通过受苦更深地与上帝之爱同契。“与基督的十字架同契, 并在基督中受苦, 这个基督教的吁求, 植根于另一个更重要的吁求:像基督那样并在基督中去爱。换言之, 不是爱的同契植根于十字架的同契, 而是十字架的同契植根于爱的同契。”19受苦不是脱离爱的同契, 而是回归爱的同契。受苦是为爱的行动而准备, 是像基督那样为爱而牺牲。恭顺、忍耐、谦卑地受苦等被动的德行从属于爱的行动的主动德行。这就是舍勒对受苦的熄灭的回答。如果舍勒还承认苦是最终可以熄灭的, 那么就是死后灵魂进入天国, 和上帝同在。

  

   舍勒批判了那些试图想彻底消除痛苦的学说。他认为西方文明和佛教都试图彻底消灭苦。古代西方文明走的是英雄式的抗争之路。不论是犬儒主义还是斯多亚派, 他们都试图以理性认识彻底否定痛苦的存在。这种英雄主义对爱和属于爱的快乐是一无所知的。现代西方文明是从外部反对痛苦产生的客观根源, 包括自然的和社会的原因。现代文明认为只要我们发展了技术、医疗、工农业等, 消灭了痛苦产生的根源, 例如贫困和战争, 我们就可以最终消除痛苦。现代文化是主动型的英雄式的反抗痛苦。佛教试图从内部彻底消灭痛苦。佛教将万物和个体都转变为幻象, 痛苦也最终非实在化。舍勒认为佛教不是要消除痛苦本身, 而是要彻底消除对痛苦的抵抗。我执和烦恼是痛苦的根源, 所以破除我执和烦恼才是最根本的。他看到:“佛陀之信念与西方英雄主义这两种看似对立之两极的思想方式均不认识 (使人升格的) 受苦和非高贵的 (使人降格的) 受苦之间的区别, 以为凡受苦均是坏, 应当消除。”20他认为基督教是被动型的英雄式的承担痛苦, 是一种“受苦英雄”的理念。基督教既完全承认痛苦的存在, 又不会对痛苦和不幸听之任之, 而是以恭顺和福乐的态度主动承担痛苦。

  

   对于佛教来说, 苦的熄灭就是涅槃。佛教追求的理想就是通过修行达到寂静解脱的涅槃境界。涅槃是断灭一切烦恼习气的寂静妙乐的状态。《阿含经》指出:“贪欲永尽、瞋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烦恼永尽, 是名涅槃。”涅槃寂静和普度众生是佛教追求的理想。这种最终的理想被称为灭谛。

  

   小乘佛教的涅槃就是成就阿罗汉的果位。阿罗汉是指依照佛的教导修习四圣谛, 脱离生死轮回达到涅槃的圣者, 意译为应供、杀贼、无生。所谓杀贼就是指杀掉烦恼之贼。阿罗汉通过最后的灭受想定而入有余涅槃或者无余涅槃。之所以把烦恼称为贼, 是因为佛教认为真正的敌人不是外在的, 而是内心的烦恼。应供是指阿罗汉因为证得了道果, 堪受人天的敬仰、供养、礼拜, 为众生作大福田。无生就是指阿罗汉断了见思烦恼, 跳出了三界生死轮回, 最后进入无余涅槃。所谓“我生已尽, 梵行已立, 所作已作, 不受后有”。

  

   大乘佛教反对小乘佛教仅仅追求自我寂灭的涅槃。大乘佛教的涅槃则是指成就佛果。在《涅槃经》中, 涅槃境界被看作是常、乐、我、净。佛果具有断和证两种功德。断就是断除烦恼障和所知障, 证就是获得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佛具有三身四智、无眼六通的功德。“三身”是指法、报、化三身。“四智”就是妙观察智、成所作智、平等性智和大圆镜智。“五眼”就是指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六通”是指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他心通、神足通、漏尽通。所以佛果是最究竟最圆满的境界。当然, 成就佛果的目标并不是为了自我的安乐, 而是为了度化无边无际的众生。

  

   舍勒关于在爱和乐中受苦的思想是非常深刻的。他可能认识到, 试图彻底消灭痛苦的思想会导致对痛苦的拒绝, 这样反而会导致更大更多的痛苦, 因此以福乐的心态忍受痛苦才是最好的方法。这种观点和大乘佛教的在轮回中度众生的思想是比较相似的。大乘菩萨的精神是“智不住三有, 悲不入涅槃”。也就是说, 菩萨的智慧使他不会再堕入轮回, 菩萨的慈悲使他自愿在轮回中救度众生。《华严经》描述菩萨的境界是:“犹如莲花不著水, 亦如日月不著空。”但是佛教强调这种境界必须以空性智慧为基础, 没有这种空性智慧, 就无法真正度众生。如果说舍勒还承认一种苦的最终熄灭, 那就是死后往生天国。这和净土宗的往生西方是比较相似的。但是佛教强调往生西方后并不是一种静止的死灭的状态, 而是在西方极乐世界继续学习和修行, 最终成就佛果、普度众生。

  

   五、结束语

  

   人生在世, 苦多乐少。人人都在避苦求乐。快乐和痛苦是每个人都面对的根本问题。只有认识了快乐和痛苦的奥秘, 我们才能认识人性的奥秘。古往今来的智者大多都在寻找避苦求乐的方法。这也应该是我们研究哲学和宗教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当代哲学似乎对这个问题不够重视, 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学院式的概念思辨和逻辑研究中。其实, 我们只有认识了快乐和痛苦的奥秘, 才能理解什么是哲学和哲学何为, 否则我们的哲学研究就只是一些繁琐而空洞的概念游戏, 对于人生没有什么意义。或许, 只有把苦乐作为思考的重要问题, 哲学的复兴才是值得期待的。

  

   注释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29页。

  

   2 同上, 第631页。

  

   3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31页。

  

   4 (2) 同上, 第634页。

  

   5 (3) 同上, 第634页。

  

   6 (4) 同上, 第637页。

  

   7 (5) 同上, 第649页。

  

   8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38页。

  

   9 (2) 同上, 第640页。

  

   10 (3) 同上, 第640页。

  

   11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41页。

  

   12 (2) 同上, 第641页。

  

   13 (3) 同上, 第642页。

  

   14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36页。

  

   15 (2) 同上, 第670页。

  

   16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72页。

  

   17 (2) 同上, 第672页。

  

   18 (3) 同上, 第649页。

  

   19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69-670页。

  

   20 (1) 马克斯·舍勒:《舍勒选集》 (上) , 刘小枫编,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9年, 第654页。

  

  

    进入专题: 受苦论   舍勒   现象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296.html
文章来源:《现代哲学》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