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华:全真道教的现代宗教仪式及其科本分析——以香港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 次 更新时间:2020-07-28 08:57:30

进入专题: 全真道教  

李大华  

   摘    要:全真道教最初很可能没有成套的宗教仪式,却因宗教发展的需要建构了自己的宗教仪式。正一教和全真教虽然各有自己的宗教仪式,但彼此差别不大,也共享某些仪轨和科本。香港全真教的宗教仪式既遵大传统,也有自己的小传统。“三忏两朝”宗教仪式的流行,因应了社会的需求。全真教主要的科本皆包含了尊重生命价值、劝善度人、悲怜普惠的内容。

  

   主题词:宗教仪式;全真教;科本

  

   各种宗教皆有自己的宗教仪式,彼此只有简约与复杂的差别而已。这些宗教仪式(道教称“科仪”)既满足了宗教自身的需要,更是满足了社会的需要,它能够带领信众一道参与宗教体验,宣泄宗教情感,寄托超俗远思。

  

   一、全真道教的宗教仪式

  

   全真教作为道教新生教派,有无斋醮科仪,这在学界有些争议。其实,这主要在哪个意义上讲。既然宗教皆有宗教仪式,全真教当然也有,只是它是否从一开始就有?或者说它是否以斋醮仪式见长?答案是否定的。这可从两方面看:第一,全真教创始人既是一觉独悟,就没有严格的师承关系,甘水镇遇仙真点化,这当限于悟道,而不可能将复杂的斋醮仪式教与他;第二,全真教既是以修炼心性见长,就不可能又以斋醮法事见长。

  

   全真教究竟何时有比较系统的斋醮科仪,这是值得探讨的。王重阳在其著述中很少提及斋醮之事,他在传教过程中所做的皆为心上功夫,大概只在二三处提到醮事与篆符,《终南刘蒋姚二官设醮》:

  

   谈心应遇佳时,下修成大醮仪,俗喜逢真吉善,今虽有罪慈悲。怀道德洪禧助,拔先宗胜广施。谢圣贤多拥护,人名姓已天知。1

  

   《道友作醮篆符简》:

  

   抵良辰集众仙,将玉篆遂同编。丝不断依从古,口相传各取阗。字金书谁敢悟,田丹诀我惟先。然水木火金土,一灵符便奏天。1

  

   这两处文字尚不足以证明重阳是自己做斋醮法事,还是只去观斋醮法事;如若他亲做这类法事,这算重阳传教的大事,那么理当在文献中反映出来,且有仪轨的记述,就像丹阳、长春所做的那样。另外,在秦志安撰的《重阳王真人》中也有一则:

  

   (重阳)初游登州,望仙门外,见画桥太险,遂言曰:“此桥异日逢何必坏。”众皆莫晓其意。后经一纪,太守何公恶其险极,遂毁其险而平甃之,今改遇仙桥者是也。继有文登县作醮,于五色云中见白龟甚大,背有莲花,祖师端坐于莲蕊之上,须臾侧卧而归。县宰尼厖亲见其事,拈香恭礼,命画师对写真容,三州之人皆仰观焉。2

  

   这则斋醮法事虽与重阳有关,却只是重阳身后的言传逸事了,而李道谦所编《七真年谱》中也不提重阳与斋醮法事。真正与斋醮仪式有直接关系的,当在丹阳、长春的传道过程中。

  

   丹阳的著述中有不少的词赋是记述斋醮法事的,如《加持马从仕宅醮》:

  

   悟来乐道恣情咍,醮食须求面一杯。幸遇黄冠行法事,助他清醮谨[让]禳灾(依《道藏辑要》改)。加持洁已居环堵,追荐亡灵上玉台。瑞气祥云相引去,蟠桃赏玩宴蓬莱。3

  

   这是应邀做幽科法事以追荐亡灵。《甘水仙源录》载王利用所撰《全真第二代丹阳抱一无为真人马宗师道行碑》记述:

  

   冬十月下元日,文登令尼庞古武节,请师作九幽醮,师谓姚铉、来灵玉曰:“空中报祖师至,青巾白袍,坐白龟于碧莲叶上。龟曳其尾,见于云表。道俗欢呼,焚香致拜。居无何,回首侧卧,东南而去。”(重阳坐白龟于碧莲叶上之事,当与秦志安所述事同)4

  

   又是一次幽科法事。《金莲正宗记》载《丹阳马真人》:

  

   壬寅年五月,东牟大旱,嘉苗槁矣。遍祷山川,一无所应,州县官长礼请先生,庶获沾足。名香一爇,膏雨沛然。逮秋七月,郡人设大醮于朝元观,连日阴雨,道俗惶恐,疑将败其坛墠,先生曰:“无忧,今日必晴。”果如其言。……癸卯年四月十三日主行芝阳醮事,而风雨大作,众人哀祷,庶获晴霁。先生叩齿冥目,似有所祝,须臾,云敛日出。4

  

   这是祈雨醮事。不过,丹阳《洞玄金玉集》中有一首《发叹歌》道出了另一个实情:

  

   芝阳道友访文登,非是寻芳觅翠荣。具说宰公投尺牍,邀予掌醮救亡灵。救亡灵,事最好,有些小事当分剖。惟恐后进相效颦,赶斋赶醮不修道。不修道,怎了仙?了仙须炼气绵绵。倒卷辘轳灯树落,斡旋宇宙性灵圆。性灵圆,当积行,引人回首归清静。慈悲援溺布桥梁,恻隐扶危立梯隥。立梯隥,作渡舟,度人物外作真修。奈何道友求追荐,孜孜祷我救阴囚。救阴囚,如何是?予乃无为清静士。未尝趁醮和天尊,不会登坛行法事。行法事,请黄冠,洁己登坛作内观。予应加持处环堵,默祷本师天仙官。天仙官,重阳也,发叹起慈行悯化。千重地狱枷锁开,一切亡灵罪情舍。罪情舍,暨孤魂,同游紫府入仙门。不夜乡中得真乐,长春洞里捧金樽。5

  

   在这首歌里,丹阳说出了两个实情:第一,重阳师教与他的本事,并非斋醮法事,而是内丹修炼之事,在他看来,内丹修炼才是“真修”,所谓“了仙须炼气绵绵,倒卷辘轳灯树落,斡旋宇宙性灵圆”,说的正是颠倒乾坤、三还九转的内丹修炼功夫。而斋醮法事,虽是“救亡灵”“和天尊”,究竟是外事,非直接修道。第二,丹阳自身也并不擅长斋醮法事,而当他被人簇拥着推上法坛之时,他也就只好勉强行事,此时他在内心默默祈祷重阳师能够“发叹起慈行悯化”。《七真年谱》中也记述了不少丹阳的斋醮法事,兹不赘述。

  

   在长春的著述中,有关斋醮的记载更是不少。《磻溪集·世宗挽词》:

  

   臣处机,以大定戊申春二月,自终南召赴阙下,蒙赐以巾冠衫系,待诏于天长观。越十有一日,旨令处机作高功法师,主万春节醮事。6

  

   《磻溪集·登州修真观建黄箓斋》:

  

   承安四年冬十月,大兴黄箓演金科。赤书玉字先天有,白简真符破邪久。三级瑶坛映宝光,九巵神灯摛星斗。巉岩破残酆都山,列峙升仙不可攀。四夜严陈香火供,九朝时听步虚环。千门万户生欢悦,六街三市齐铺设。金花银烛相辉映,表里光明自通彻。忽闻空外显嘉祥,萧索轮囷有异常。玉帝传宣行大赦,仙童骑鹤下南昌。幽魂滞魄皆超度,白叟黄童尽钦慕。天涯好事未尝闻,压尽山东河北路。6

  

   在这首叙事诗中,作者既描述了黄箓醮坛的设置、阵列、符咒、灯火、仙乐、步虚,也讲述了自己在醮坛上的神圣体验,如玉帝传宣行大赦,仙童骑鹤下南昌,幽魂滞魄皆超度,以及此时所呈现的一片吉祥欢畅的人神共舞景象。《长春真人西游记》中记载了许多长春从大雪山回来的路上所行醮事:

  

   十月朔,作醮于龙门川。望日,醮于本州岛朝元观。十一月望,宋德方等以向日过野狐岭见白骨所发愿心,乃同太君尹千亿醮于德兴之龙阳观,济度孤魂。前数日稍寒,及设醮二夜三日,有如春。……十二月既望,醮于蔚州三馆。师于龙阳住冬,旦夕常往龙冈闲歩,下视德兴,以兵革之后,村落萧条,作诗以写其意云:“昔年林木参天合,今日村坊遍地开。无限苍生临白刃,几多华屋变青灰。”又云:“豪杰痛吟千万首,古今能有几多人。研穷物外闲中趣,得脱轮回泉下尘。”甲申之春二月朔,醮于缙山之秋阳观。……九月初吉,宣抚王公以荧惑犯尾宿,主燕境灾,将请师作醮,问所费几何?师曰:“一物失所,犹怀不忍,况阖境乎?比年以来,民苦征役,公私交罄,我当以观中常住物给之,但令京官斋戒以待行礼足矣,余无所用也。”于是作醮两昼夜,师不惮其老,亲祷于玄坛。醮竟之夕,宣抚喜而贺之曰:“荧惑已退数舍,我辈无复忧矣。师之德感,一何速哉!”师曰:“余有何德,所祷之事,自古有之,但恐不诚耳,古人曰‘至诚动天地’,此之谓也。”……丙戌正月,盘山请师黄箓醮三昼夜。是日,天气晴霁,人心悦怿,寒谷生春,将事之夕,以诗示众曰:“诘曲乱山深,山高快客心。群峰争挺拔,巨壑太萧森。似有飞仙过,殊无宿鸟吟。黄冠三日醮,素服万家临。”五月,京师大旱,农不下种,人以为忧。有司移市,立坛恳祷,前后数旬无应,行省差官赍疏,请师为祈雨醮三日两夜。……丁亥,自春及夏,又旱,有司祈祷屡矣,少不获应,京师奉道会众,一日请师为祈雨醮,既而消灾等会亦请作醮,师徐谓曰:“我方留意醮事,公等亦建此议,所谓好事不约而同也,公等两家,但当殷勤。”遂约以五月一日为祈雨醮,初三日为贺雨醮。三日中有雨,是名瑞应。雨过三日,虽得非醮,家雨也。或曰:“天意未易度。师对众出是语,万一失期,能无招小人之訾邪?”师曰:“非尔所知也。”及醮竟日,雨乃作。翌日,盈尺。越三日,四天廓清,以终谢雨醮事,果如其言。7

  

   从长春斋醮所祷之事来看,有祈雨、禳邪、消灾、度亡等,最大的醮事乃黄箓大醮,这一醮事所应对的正好是平民百姓,在战乱年月里,它适应了最普遍的社会需求。至于长春与王处一共同主持金世宗“万春节醮事”,则又是一盛事了。

  

   然而长春在哪里学来的斋醮仪式,不得而知,但他做了那么多的斋醮法事则是事实,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他和丹阳等最终掌握了斋醮仪式,或许他和丹阳一样经历过被推举上法坛做醮事的经历,尽管他们当时还不擅长法事,但社会需求的力量是强大而不可抵御的,推动着他们很快学会,并将所学到的付诸实际,就像是他们从师傅那里学来,从来就会做法事一样。从他们所做仪式来看,虽然阳事、阴事科仪俱备,只是这些科仪并非皆属后来人们所称的全真科仪,长春所行之黄箓斋应当是杜光庭、蒋叔舆所增益的《无上黄箓斋仪》,长春羽化后白云观弟子为他所设“灵宝清醮三百六十分位”,也当不出正一、灵宝所行之仪则。反观重阳羽化之时,马邱谭刘四子护柩,归殡终南,也不曾建醮做法事,而是依照儒家之礼则,守孝4年,或许彼时全真弟子还不时兴斋醮仪式吧。不争的事实是丹阳、重阳之后,全真各支脉皆有了科仪,他们从何处学得科仪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运用属于陆修静、张万福、杜光庭等人持续整理、厘定的名义上属上清、灵宝、正一的科仪范本,在此基础上,全真教派再去发展出来属于全真的科教仪轨。

  

   二、正一与全真斋醮法事的科仪与科本

  

闵智亭《道教仪范》将道教的科仪分为戒律、醮坛威仪和斋、章表三大类。其中戒律方面因道教各派要求不同,诸如坚持十方丛林制度的全真教对出家道士的要求与主张不出家的正一道,各自立了一套不相同的戒律,全真道的《三坛大戒》要严于正一道的《道门十规》,且在宗派传承上全真以传戒为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全真道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294.html
文章来源:《宗教学研究》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