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传明:摩尼教“五大”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5 次 更新时间:2020-07-27 22:50:52

进入专题: 五大   明尊   永世  

芮传明  

   正是鉴于摩尼教经常将物人格化, 故“五大”之“神灵说”和“地域说”实际上并无特别明显的差别。或许, 这仅是同一说法的不同表现形式。

   但是, 必须指出的是, 有的学者将大明尊的“五荣耀” (Five Glories) 或“五妙身”、“五净体”、“五国土”、“五智”, 即汉文所谓的“相心念思意”, 比同于“五大”, 则并不正确, 应当予以纠正。

   翁拙瑞在讨论“Five Glories”时说道:“The Five Glories作为一个集合名称, 在叙利亚文中作‘五škīnā’”;该škīnā“具有两种含义:居处、荣耀”。48而“按照摩尼教传统的宇宙起源论,在大明尊周围居住着他的五škīnā。沙畹与伯希和试图将这汉文的‘五大’比定为明尊的五体;亨宁则认为此说不确, 因为这五大乃是明界的五部分。实际上汉文经典表明, 亨宁与沙畹、伯希和都是对的。……盖因原文称:‘于是明性五种净体, 渐得申畅。其五体者, 则相、心、念、思、意。是时惠明使于其清净五重宝地, ……相、心、念、思、意等五种国土’”“因此十分明显, 明尊的‘五大’——大明尊、他的十二永世、永世之永世、活灵之气、光明之地——即是明性的五种净体。之所以出现这一双重比定, 是因为叙利亚词škīnā兼具‘居处’和‘荣耀、高贵’双重含义。”49

   在此, 翁拙瑞试图以škīnā兼具居处和荣耀双重含义的现象为理由, 将亨宁的“五大为地域”说与沙畹、伯希和的“五大为五净体”说调和起来, 亦即认可“五大=五妙身”之比定。但是, 有清楚的中外文证据表明, “五大”与“五妙身”并非同一。首先, 叙利亚文文献谈到, 最初, 暗魔入侵明界之时, 大明尊经过深思熟虑后说道:“我将不派遣我之五居地的五荣耀前去作战, 因为他们是我为了宁静与和平而创造的, 而是由我自己前去应战。”“ (然后, ) 明尊召唤出善母;善母召唤出先意;先意召唤出他的五子, 犹如一个人穿上甲胄去作战一样。”50十分明显, 在摩尼教的创世时代, 大明尊有意将五荣耀 (五妙身) 排除在与暗魔的战争之外, 然后再逐一“召唤”出善母、先意等神灵, 以与暗魔搏杀。而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 被称为“五大”的神灵, 都是明尊三次“召唤”出的诸神。所以, “五大”与“五妙身”迥然不同, 是十分清楚的事实。此外, 按照汉文典籍, 亦可知“五大”与“五妙身”并非同一:《残经》云:“或时故人兵众退败, 惠明法相宽泰而游。至于新人五种世界无量国土, 乃入清净微妙相城。于其宝殿敷置法座, 安处其中;乃至心、念、思、意等城, 亦复如是, 一一遍入。若其惠明游于相城, 当知是师所说正法, 皆悉微妙, 乐说大明、三常、五大, 神通变化, 具足诸相。”在此, “五妙身”或“五体”被分别称作相、心、念、思、意“五种世界”或“×城”;同段出现的“五大”丝毫没有展示它与五妙身的等同关系, 而是只与“大明”、“三常”等概念一起, 作为“正法”, 由惠明使演讲而已。

   总之, “五大”与“五妙身”或“五荣耀”、“五净体”、“五种国土”决非同一对象, 将它们混淆起来是不正确的。对于这一点, 我曾经有过更具体的论证。51

   最后, 拟比照佛教的“五大”, 稍作一点推测。按佛教教义, 也有“五大”之说, 是为梵语paňca mahābhūtāni之意译, 用以指称体性广大, 能生成万法之五种要素;亦称“五大种”, 即地大、水大、火大、风大、空大;并有以“五佛”、“五方”配“五大”之说。按密宗教义, 金刚界的五佛为毘卢遮那 (梵语Vairocana) 、阿閦 (梵语Aksobhya) 、宝生 (梵语Ratna-sambhava) 、阿弥陀 (梵语Amitābha) 、不空成就 (梵语Amogha-soddhi) 。以空大配东方阿閦, 火大配南方宝生, 风大配西方阿弥陀, 水大配北方不空成就, 地大配中央大日, 即毗卢遮那。

   于是, 我们看到了佛教“五大”的大致框架:相应于“五大”的五位神灵, 分别是大日、阿閦、宝生、阿弥陀、不空成就五位如来;而相应于“五大”的五个地域则是中央、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五个方位。颇有意思的是, 上文所讨论的摩尼教的“五大”, 既涉及到相应于此的五组或五位神灵, 又涉及到相应于此的五个地域。尽管其所指对象并无佛教“五大”说那样明确, 但同样以神灵和地域相配“五大”, 却是很清楚的现象。

   更令人产生联想的一个情况是, 佛教密宗不但有“五佛”与“五大”相配之说, 并且“五佛”之首正是本教的最高神灵——大日如来。有时亦用其音译名“摩诃毗卢遮那”或“毗卢遮那”;“摩诃”译自梵语Maha, 义为“大”, “毗卢遮那”译自梵语Vairocana, 义为“光明遍照”。密宗称毗卢遮那是释迦牟尼佛的法身, 即是绝对真理的佛身;其最大特征便是“光明”, 谓佛以身智无碍光明, 遍照理事无碍法界。反观摩尼教相应于“五大”的五位神灵之首, 正是本教的最高神“明尊”;而明尊的最大特点, 如其名所示, 也是“光明”;且此“光明”也是智能、知识 (Gnosis) 的象征!

   根据以上的比照, 我们不无理由推想, 摩尼教的“五大”之说, 与佛教的“五大”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或许, 摩尼在创教之初, 有意无意地借鉴了若干佛教因素。就当时的时代背景而言, 这种可能性并非绝对不存在;当然, 具体的论证则不在本文的范围之内了。

  

   注释

   1 例如, 克林凯特曾指出, 五、七、十二“是摩尼教的神圣数字”;“东方摩尼教吸纳了摩尼训导的观念, 并作了进一步的发展, 形成了以神圣数字为原则的一个概念体系。三、五、十二概念组尤其具有重要含义。”见Hans-J. Klimkeit, Gnosis on the Silk Road: Gnostic Texts fromCentral Asia (下文简称Gnosis) , p.47, p.53, note30, and p.77,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New York, 1993.

   2 C.R.C.Allberry,A Manichaean Psalm-Book (Part II) (以下简称Psalm-Book) ,“ψαλμο; Σαρακωτv”, p.16115-32, Stuttgart, 1938.

   3 20世纪初, 在敦煌莫高窟藏书中发现了3部汉文的摩尼教文书, 一为《下部赞》, 被斯坦因带至伦敦大英博物馆,

   编号为Or.8210, Ms. Stein 2659;后被收入日本的《大正新修大藏经》, 54册, 第2140号。是为中国摩尼教徒举行宗教仪式时使用的赞美诗, 虽然亦有残缺, 但较诸其它文字的摩尼教赞美诗更为完整。二为《摩尼教残经》, 最初由罗振玉定名为《波斯教残经》, 后也收入《大正新修大藏经》, 54册, 第2141B号。原件今藏国家图书馆 (原北京图书馆) , 编号宇字第56。陈垣正其名曰《摩尼教残经一》。林悟殊认为此即《证明过去教经》, 原文系摩尼亲自撰写的7本著述之一The Pragmateia (论见林氏《摩尼教及其东渐》, 中华书局1987年版, ) 第191-207页。三为《摩尼光佛教法仪略》 (陈垣曾称之为《摩尼教残经二》) , 现存两份残卷, 前一份由斯坦因发现, 今藏大英博物馆, 编号Ms. Stein 3969;后一份由伯希和发现, 今藏巴黎图书馆, 编号Collection Pelliot 3884。该文书也被收入《大正新修大藏经》, 54册, 第2141A号。

   4 E. Chavannes& P. Pelliot, Traité Manichéen Retrouvé en Chine—Traduit et Annoté, p.552,note 1, Journal Asiatique, November-December, 1911.

   5 E.Waldschmidt & W. Lentz, Manichäische Dogmatik aus chinesichenund iranischen Texten, p.495, SPAW, 1933.

   6 W.B.Henning,A Sogdian Fragment of the Manichaean Cosmogony (下文简称A SogdianFragment) , pp.307f,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12, 1948.

   7 IainGardner, The Kephalaia of the Teacher——The Edited Coptic Manichaean Texts inTranslation with Commentary (下文简称Kephalaia) , Ch. XVI, 49, 13-49, 32, pp.54-55, E.J.Brill, Leiden,1995.

   8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Father of Greatness之意, 则可译作“伟大之父”。

   9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Mother of Life之意, 则可译作“生命之母”。

   10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 FirstMan或the Primal Man之意, 则可译作“初人”或“原人”。

   11 在汉文文献中, 先意的五个儿子称“五明子”、“五明身”或“五种光明子”等, 下文将进一步论及。

   12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Friend of the Lights或the Beloved of the Lights之意, 则可译作“明友”。

   13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 GreatBuilder之意, 则可译作“建筑大师”。

   14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Living Spirit之意, 则可译作“活灵”或“救活之灵”。

   15 在汉文文献中, 净风的五个儿子有时也称“五明子”, 或者称“五骁健子”。

   16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 ThirdAmbassador之意, 则可译作“第三使”。

   17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thePillar of Glory之意, 则可译作“光耀柱”。

   18 此名见于汉文文献;若按西文Jesus theSplendour或Jesus之意, 则可译作“光辉耶稣”或耶稣。

   19 原文为粟特文书, 编号M 178, 本引文据亨宁之英译文转译,见Henning, A Sodian Fragment , pp.307-308。

   20 Allberry,Psalm-Book, CCXXIII, p.912-16, Stuttgart, 1938.

21 见Prods OktorSkjærv⌀, An Introduction to Manicheism, 载http://www.fa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五大   明尊   永世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277.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07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