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国:美国式民主的衰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25 次 更新时间:2020-07-23 16:57:47

黄光国  

  

   在中美“文明对抗”的“大国博弈”中,中方即使有所斩获,也必须用下“围棋”比“气长”,以“小满”的心态,来应付“西洋棋”的挑战,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五月十八日,世界卫生大会开幕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卅天内做出重大改善,调查中国是否隐匿疫情”,否则将退出世卫并停止资助。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通过祝贺的方式致词说,他支持在新冠肺炎“疫情获控制后”,独立调查全球在世界卫生组织下的抗疫表现。欧盟和澳洲先前提出最新版建议草案,内容呼吁“独立评估世卫抗疫措施和疫情起源”,但完全没有提到中国大陆。

   习近平说:“面对疫情,中方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世卫及相关国家通报疫情,第一时间发布病毒基因讯息,毫无保留地分享防控经验,尽己所能,为相关国家提供大量支持资源帮助。”习近平还称许世卫,在秘书长谭德塞带领下领导推进国际抗疫合作。

  

   一、特朗普推卸责任

   五月十九日世界卫生大会闭幕,一百九十四个成员国无异议通过欧盟版提案,承诺“在疫情告一段落后”,对世卫进行全面性评估。此刻世卫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在抗疫与支援弱势国。纽约时报指出,这个结果显示美国明显被孤立。

   事后,俄罗斯国会上议院议长马维颜科说,俄国支持世卫,“没必要举行假审判或任何调查,摧毁人类花了数十年累积的有用事物。”

   欧盟对外事务部外交安全政策发言人巴图恩利克森表示:“此刻应该团结,而非交相指责或破坏多边合作。欧盟支持世卫控制及缓解新肺疫情的努力,也已提供额外的金援资助这些行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有个别国家在磋商中要求将病毒溯源作为优先事项,但绝大多数国家认为当前重点是疫情防控,不赞成将病毒溯源作为优先事项,拒绝了有关措辞。这说明将溯源问题政治化根本没有市场。”

   当天新冠肺炎全球确诊人数超过五百万,各国疫情以美国最为严重,确诊人数152万,死亡人数超过九万!《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目前面临个人政治及国家公卫危机,如此严重的疫情将影响他在十一月总统大选能否连任。特朗普攻击世卫,用意在推卸防疫与经济不振的责任。特朗普虽然扬言退出世卫及永久停止资助,但这两件事都不是他说了算,必须由美国会通过。

   既然如此,特朗普为什么会发表那份“与世界敌对”的声明?事实上,在美国国务院发表那份声明之前,白宫官员就曾经针对美国的防疫政策“撕破脸”,公开对杠。5月17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会晤新闻界”节目上,严厉批评美国疾病防治中心(CDC)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措施,特别是疫情爆发初期CDC坚持自行研发的病毒检测套件出现瑕疵,导致全美筛检进度延迟数周,“在危机早期,在此领域最受信赖的品牌CDC,真的在筛检方面令国家失望。因为他们不仅把筛检局限在官僚体系内,筛检品质也不良,那真的拖累了我们。”

   主管CDC的卫生部长阿查尔随后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对全国”访谈中反驳纳瓦罗,称CDC从来没想当“美国采检、大规模采检的骨干”,“我不认为CDC让全国失望。我认为CDC扮演重要的公卫角色,而且一直都很重要的是,让民间单位参与筛检。”

   当天纳瓦罗又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本周”节目专访时,指控大陆对全世界隐匿新冠肺炎疫情,并把美国经济搞差。

   纳瓦罗说:“我并不是说中国故意搞坏美国经济,不过他们的中国病毒在武汉省产生,11月出现零号病人。中国被世界卫生组织掩护两个月,对全球隐瞒疫情,接着把数以十万计中国人用飞机送到米兰、纽约和全球各地,埋下疫情种子。”

   纳瓦罗说大陆当局故意把游客送出国传播病毒,却未提出证据。他说:“他们大可以把病毒控制在武汉,但结果变成大流行,所以我才说中国人对美国人做了这件事,他们要负责。”

  

   二、不实的错误指控与美国政治信任的危机

   最后,美国国务院还是听从纳瓦罗的建议,发表致世卫秘书长的抗议函,结果是遭到重大挫败。5月20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信函中的许多指控,不是错误就是误导。

   特朗普指控,世卫一直忽视关于病毒在去年十二月初、甚至更早在武汉扩散的可信报告,包括医学期刊“刺胳针”的报告。

   华邮查证,医学期刊“刺胳针”表示,特朗普的说法错误。该刊去年十二月并未刊登任何关于武汉新冠病毒的报告。该刊第一篇关于新冠病毒的研究,描述武汉第一批四十一名患者状况,证实新冠病毒是人传人,见刊于今年的元月廿四日,是由大陆学者撰写。

   特朗普指控,隔天(去年十二月卅一日),台湾当局向世卫组织通报关于一种新病毒人传人的资讯。世卫组织可能出于政治理由,选择不与其他国家分享任何这些重要资讯。

   华邮查证,此事一直有争议,世卫说当天第一份疫情通报来自武汉,台湾疾管署表示当天寄了电邮给世卫,表示自网路上得知在武汉市发生至少七例非典型肺炎。台湾后来表示,非典型肺炎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人传人疾病,但世卫说,台湾电邮并未提到人传人。

   特朗普指出,今年一月十四日,世卫再度肯定大陆所称冠状病毒不会人传人的说法,此说法缺乏根据,现在已被揭穿。

   事实上,这项指控引述世卫当天一则推特。然而,世卫新兴疾病部门代理主管范科霍芙同一天召开记者会说,新冠病毒有“有限度”人传人情况,主要是家人间的小规模群聚感染,但疫情有可能扩大蔓延。

   特朗普批评谭德塞:今年一月廿八日,他在北京见过习主席后,称许中国政府在冠状病毒一事上“透明”,并宣称中国设立了“控制疫情的新标准”、“替全球争取时间”。

   华邮指出,当时谭德塞的确赞许大陆防疫,但那段时间特朗普也同样多次称赞大陆,从一月廿四日到二月七日,特朗普至少六度公开称赞大陆的防疫措施“很好”、“成功”。

   如果理性决策是民主体制的基础,那么这个事件的经过,充分显现出:当前美国式民主的衰败。《历史终结论》一书的作者福山最近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什么决定一个国家抗击新冠病毒成败〉。文章开宗明义提出,有效应对危机的主要分界线不是“专制”或“民主”,决定履行职能绩效的关键因素不是政权的型态,而是国家的能力,以及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所有的政治制度都必须将便宜行事的权力授予行政部门,尤其是在危机时候。居首位的人的能力和他们的判断决定结局的好坏。

   所有的现代政府都必须形成一个强健的行政部门,因为这是任何社会赖以生存的。所有的社会都需要一个强壮、有效、现代的国家,能够在必要时集中和调度权力保护社区,维持公共秩序并且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民主政体授予其行政部门紧急权力来处理快速变化的威胁。愿意授权及其有效的行使首先取决于一个因素,即信任行政部门将明智而有效地行使这些权力。

   信任建立在两个基础上。第一,公民必须相信他们的政府具有专长和技术知识及才能,能够公正地做出最佳的判断。第二,必须信任居首位的领袖,在美国制度下就是总统。林肯、威尔逊和罗斯福在应对他们所面临的危机期间都享有很高的信任。作为战时总统,这三个人都成功地将自己融入了举国奋战,成为其象征。今日美国面临的就是政治信任危机。

  

   三、美中开战的起点

   特朗普总统的基本盘只占人口的35至40%,他们无论如何都支持特朗普。可是,特朗普在他任职三年半的期间里,从来没有想要团结没有投票给他的另一半人口,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建立全国人民对他的信任。

   他所任命的行政团队,只会“投其所好,避其所恶”,拟出逢迎他的行政规划,其中最重要的人物,就是纳瓦罗和庞培欧。

   纳瓦罗(Peter Navarro, 1949-)。1986年,他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从1988年起,开始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讲授企业管理,曾经出版过十余本专书。2006年,他先出版《中国战争即将到来》(The Coming War on China);五年后的2011年,他又和安一鸣(Greg Autry)合写了《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一书,书中详细披露,中共如何使用八项“摧毁美国就业机会的武器”,实践经济帝国主义,包括:非法的贸易出口补贴网络,巧妙操纵严重低估的货币;公然仿冒、盗版和彻底盗窃美国的智慧财产权;大规模环境破坏;极其宽松的工人健康和安全标准;非法进口关税和配额,等等。

   该书出版后,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位钢铁大王捐赠了一百万美元,资助纳瓦罗将该书内容拍成纪录片。该片在全美公映后,造成了极大的轰动,同时也惹出了不少风波。该书第一章标题为《如果本书所言都是真的,那就不是在抨击中国》。到了2019年下旬,有一位澳洲国立大学学者举报,纳瓦罗在这本《致命中国》和其他多篇投书中,长期使用一个名为“罗恩·瓦拉”(Ron Vara)的哈佛学者强硬发言,并为中美贸易战的观点背书,该人物其实是虚构的,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事件曝光后,舆论哗然,该书出版社培生集团(Pearson)紧急表示:将大幅修改后续印刷版本和库存书的内容,并加注警语“提醒读者该书含有一位虚构人物”,强调“我们非常严肃地对待任何违反诚信的行为”。

   2019年10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外交记者会上表示,该事件反映美国“有一群人对于中国的发展已经恐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抹黑手段也到了无底线”。但纳瓦罗却因为此书而和特朗普交上朋友,2015年特朗普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后不久,就任命纳瓦罗作为他的经济顾问团成员。

   特朗普上台后,又整合原有美国国家安全会议(NSC)、国家经济会议(NEC)及国内政策会议(Domestic Policy Council),由纳瓦罗担任新设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主任。

   纳瓦罗在进入白宫担任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前的最后一本著作,是《美、中开战的起点》。其英文题目为“伏虎:中国黩武主义对世界的意义”(Crouching Tiger:What China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语出“六韬”兵法:“猛兽将搏,弭耳俯伏”。书中第一章便提到米尔斯海默的“攻击现实主义”,他也认为:中国跟美国一样拥有可以“保证毁灭对方”的核武力,是一头不可轻惹的“伏虎”。双方要想开战,最好先推代理人上阵,其中之一,就是台湾。所以这本书的繁体中文译名叫“中、美开战的起点”。

   纳瓦罗这本书的基本论点是:“中国虽然加入WTO,享尽各国开放市场的好处,中国本身却没有开放市场”。中国享尽加入WTO的好处,却拒绝遵守加入WTO的义务。中国更透过国家大规模补助企业的做法,使得美国与其他盟国的企业无法与中国企业公平竞争。

换句话说,将中国视为“商业伙伴”,不但没有为中美之间带来和平,美国反受其害。特朗普上台后跟中国展开“贸易战争”,纳瓦罗可说是最重要的“战略顾问”。然而,纳瓦罗关注的问题,并不仅此而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224.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7月号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