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大明:新文化源于教会论——以张亦镜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 次 更新时间:2020-07-12 22:54:29

进入专题: 新文化运动   基督教   张亦镜   民主   科学   白话文  

范大明  

   摘    要:

   新文化运动是中国近代思想史转型时代中最重要的一次思想启蒙运动。清末民初, 张亦镜站在基督信仰的立场上探讨基督教与民主、科学和白话文的关系, 从文化交流的层面阐释自己的主张:民主来源于争自由之教会;科学出自上帝;白话文始于教会之先觉, 最后得出结论:新思潮所标揭的各种主义统统都是从最旧的教会里头偷出来的。虽然这种认识局限于教会或者说“从教会里头偷出来的”观点可能值得商榷, 但是他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新文化运动应当值得肯定, 或者说至少表明作为中国人对构建近代国家观念的参与, 从而呈现出中国人认识近代思想的多面性。

   关键词:新文化运动; 基督教; 张亦镜; 民主; 科学; 白话文;

  

   张亦镜(1871—1931) , 字鉴如, 名文开, 笔名亦镜 (1) , 广西平乐人。 (2) 作为一位基督教“卫道明星” (3) 的知识分子, 清末民初时他以《郇报》、《大光报》和《真光杂志》 (4) 等基督教刊物为阵地, 发表了大量关于基督教与新文化运动关系的文章, (5) 比较全面地探讨了基督教与民主、科学和白话文的关系。 (6) 通过张亦镜对新文化运动认识的个案研究, (7) 既可以窥见作为“双面人”的中国基督徒在新文化运动与宗教信仰之间所经历的心路历程, 也可以挖掘长期被埋没或忽略的基督教与新文化运动之间在学理层面上平等对话和真诚交流的可能性及其深远意义, 从而摆脱学术界在此领域的政治对立和斗争研究模式 (1) , 呈现两种文化潮流之间的学理对话和思想交流的一面。

  

   一民主:来源于争自由之教会

  

   民主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议题, 其含义丰富多样, 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制度上的民主, 一类是思想上的民主。当时中国大部分基督徒特别强调基督教的人格改造对民主建设的重要性 (思想上的民主) 。然而, 以“卫道”著称的张亦镜与当时绝大多数中国基督徒不一样, 他关注制度上的民主, 而这种关注是在民国刚刚建立的时候就开始探索了。

   (一) “民主与共和不能两存” (2)

   民国肇建, 关于共和的言论不绝于耳, 引起了基督徒张亦镜的深深思考。他敏感地意识到此问题的重要性, 认真研究古代文献, 得出结论:民主与共和不能两存, 民主制不能称共和制。

   1.“共和者专制之代名也” (3)

   共和是专制的代名词, 专制来源于中国古代的“三纲”, 是“制必自君出父出夫出”, 否则“不君出而臣出, 则为臣专制;不父出而子出, 则为子专制;不夫出而妇出, 则为妇专制”。 (4) 因此, 共和就是“以人臣而行君之制”(5) 的称呼罢了, 要把共和的“以人臣行君之制”彻底弄清楚, 他认为有必要认识共和之名的来龙去脉。根据《史记·周本纪》记载, 古代由于周厉王残暴统治被国人所逐出, 而其太子静又年幼, 于是周召 (周定公和召穆公) 二相代替太子静摄行王政十四年, 史称“共和” (6) 。实际上周召二公“蜷伏于君权之下已久, 不得已而摄行王政十余年”, 感觉此“专制 (以人臣行君之制) 不合故”, 于是等太子静长大后, 立即取消共和, 立太子静为君, 自己则辅助君主, 使“诸侯复宗周, 而不敢终其身以人臣专君制”。因此, 张亦镜最后得出结论:“共和实质上是专制之代名, 浅言之即是双摄政。” (7)

   张亦镜还指出古代共和与“当今”的矛盾。他说, 今日之民国推倒满清君主政府, 意味着“中国是永不许复有君主出现者也”, 既然再无君主出现, 也就必然消灭“人臣专君制”, 一旦“人臣专君制”被消灭, 那么大臣摄行王政之共和也就不复存在了。他还指出古共和实际上是贵族政治, 并非平民政治, 这一点与中华民国所建立的目标截然不同, 犹如“黑白不能混同”, “不能以平民政治袭用贵族政治”。 (8)

   2.“共和断断不是取义于合众” (9)

   从西方的民主制度来说, 张亦镜认为共和也不是取义于合众。合众是美国的国体, 不是美国的政体。美国国体之所以命名为合众, 主要是因为建国时是由十三个邦联合抗英, 在当时无所谓君主民主, 革命成功后美国人民选择一个最能实现自由的教会会规, 也就是现在的民主制。这种民主与合众“决无相涉”。他又举例说, 德意志由数十个盟邦合为一个国家, 类似于合众国, 而其国体乃是君主。由此观之共和并非取义于合众。显然, 当今共和如果真是取义于合众, 那么只有民主国的美国才是合众国 (瑞士或者也可以称为合众国) , 共和既然是取义于合众, 自然只有合众方可名为共和, 当今的法国、墨西哥、葡萄牙, 古代的希腊罗马皆不是合众国, 即皆不得称之为共和国。仿观中国, 民国成立后, 并非合众国, 也就自然不能称为共和国。 (10)

   张亦镜还进一步解释了中国人以共和称欧美民主制的原因是近代中国思想家误读了《史记·周本纪》中周召二公的摄政, 把西方的民主误认为中国古代的共和, 主要有三误:一误是章炳麟著书称周召共和二千七百几年;二误是严复译《天演论》导言所谓主治者或独具全权的君主或数贤监国如古之共和或合通国民权如今日之民主;三误是最近国民悼哀会总代表吴景濂等所撰的公启, 称前清隆裕皇太后以尧舜禅让之心, 赞周召共和之美。 (1)

   3.“速去共和, 绝复辟论之来源” (2)

   张亦镜认为共和与专制有关, 与合众无关, 应当要“速去共和”。特别是在1914年11月劳乃宣复辟案后 (3) , 他认为共和与复辟有关, 于是特意提醒袁世凯政府, “速去共和, 绝复辟论之来源”, 否则会以共和“邪词惑众”而达到复辟的目的。张亦镜非常担心“共和不速去, 君主之复活明甚。” (4) 为此他提出了一种建议:销毁古代有关史书的“共和”记载, 如《史记·周本纪》、《竹书纪年》、《郑樵通志》、《通鉴纲目》等书, 里面凡是记载有关“厉王出奔彘, 至宣王立, 中间十四年事之文字, 及凡注释评论此十四年事之文字一例作邪书毁禁, 不许中国人再知二千七百年前有所谓二相夹辅幼主之共和, 以与今日之五族共和、南北共和相冲突”。(5) 凡是宣传, 鼓吹“共和而冠以周召”的一律严惩不贷。例如章太严、劳乃宣、宋芸子等人鼓吹共和, 对于这些人要么永远软禁;要么给予千金放归其田土, 交地方官永远看管, “不许其口再出声, 手再作文, 方能使复辟论不复活”。只有这样才能“永绝君主之复活”, 达到“存民主之真”。但是, 同时张亦镜也感到非常矛盾, 因为此事不容易办到, 而舍去此法又没有别的办法消灭共和。

   当然, 如果上面的方法做不到, “共和名要存, 民主制又要存, 毁古书禁言周召事之意又不可行”, 那么只有一种两全齐美的办法:倒共和为和共。这种方法是模仿广东人称西方人为“老番”, “番者反也之例”, 例如“称人曰某先生, 西人之语例则曰先生某”。根据这个比喻, 张亦镜指出见人称呼“某先生”可以解释为“此中国旧俗也”, 如果称呼“先生某”可理解为“此从西国传来之洋派也”。依此理可得, 见人称“共和”可以理解为“此周召夹辅幼主事之君主政体也”, 见人称“和共”则为“此系从美法等国输入之新名词, 民主政体也”。张亦镜对这种办法颇为满意, 认为“此法较他法易而较有效, 亦可绝复辟论必不能缘之以复活”, 希望政府采用并公之于众。(6)

   (二) “民主来源于争自由之教会” (7)

   既然共和不是民主, 那么民主是什么?张亦镜指出:中国今日之民主应当效仿美民主, 而美民主制成于争自由之教会。从这里看出, 张亦镜所指的民主来源于美国的民主, 而美国的民主成于教会之自由, 因此民主来源于争自由之教会。在《论称民主国为共和政体之非》一文中张亦镜对美国民主制的产生进行了详细的分析:美国人多来自英国, 他们之所以离开英国而航海来美是为了脱离英国国教的束缚, 寻求宗教的自由。作为在美国创设浸信会第一人的勒哲威林在“寰球万国宗教自由之发祥地”的鲁拉伦邦浸信会上立了一个约定:“永远不得立国教会, 政教务分立不能相统, 人信仰何一会所说教理, 与皈依何一种宗教, 或并不信教, 悉听自由。” (8) 那么在鲁拉伦邦主张宗教自由的浸信教会与后来的“美民主国” (张亦镜对美国的称呼) 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他认为“唯美民主国与宗教自由有涉”:自鲁拉伦邦浸信会成立之后, 自由精神逐渐散播, 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 在十三联邦中浸信会教徒已不少, 他们以“国教争自由之气勇, 助军帅华盛顿与英兵血战八年事定”。独立后, 美国以浸信会教制为基础制定宪法, 其国家是“浸信会之放大影也”。 (1) 张亦镜详细地解释, 在鲁拉伦邦成立的浸信会实际上是一个小民主国, 虽然寥寥数十人独居一处, 但是俨然是一国家之形体:一是会政以全体会友为主体, 牧师及其他教徒无论开拓多少教会都与最初成立的教会平等, 没有总会与支会的区别;二是每年举行大会一次, “各独立教会咸选派代表赴会, 报告一年会务及陈说催促教会进行政见, 议事必取取决多数, 不专断, 会正职, 一届一易, 此浸会教章之大略也, 美政体即全类乎是”。 (2) 这些足可以说明美国政体脱胎于浸会, 也是宗教争自由之一大效果。

   为了充分论证“美民主制之成于争自由之教会”的观点, 张亦镜还摘要日本井上圆了的三种观点来证明:一是美国人从来唱宗教之自由, 教会之独立, 此为其精神之起点;二是有自由之思想, 其思想向他方而发。三是“美国宗教若入于我邦, 其不酿成政治之大不利者, 未之有也。今我邦有耶稣新教, 大抵皆自美国而来也, 而其教会之组织, 全以模写美国之组织, 本于共和自由之主义而成立者也。若此宗教一入于人心中, 时于不知不识之间, 养成共和自由之思想, 而唱其思想发于政治上为共和自由, 可胜道哉。我辈生当今日, 不可不预防其结果如何也”。 (3) 他认为日本井上圆了的以上观点与他在《论称民主国为共和政体之非》的按语中的民主主张是不谋而合的。

   通过对美国民主制成于教会争自由的梳理, 张亦镜认为美国的民主制来源于浸信会教徒争宗教自由的结果, 这种自由就是当下之民主的来源。“寰球民主之国, 无先于美, 中国今日之能推倒异族专制, 而为中华民国实步美后尘, 即间接而食基督教之福也。” (4) 最后说明民主与自由有关, 而自由又与基督教会有关。很明显这是他作为美南浸信会信徒的宗教使然。然而, 张亦镜有别于其他同时代的基督徒从基督教的人格改造的角度探讨民主, 他从民主制度上探讨对民主的认识, 在当时中国基督徒中是极少见的, 这是因为受到近代民主思潮的影响。张亦镜彻底否定共和与民主的关联性, 其目的是为了表示与清朝决裂的决心, 使民国走向正常的民主轨道, 这是一种对民主的期盼。他非常担心民国的民主成果遭到对民主产生重大威胁、与专制有紧密联系的共和言论所毁弃, 正如1913年康有为指出的“夫名为共和, 而实则共争共乱;号为共和, 而必至分争分裂;号为博爱, 而惨杀日加酷烈;号为自由, 而困苦日不聊生;号为平等, 则大将中将勋位金章, 多如鲫焉。”他悲叹:“呜呼!共和共和, 此则一年中共和之所积, 其反影之着象矣。”梁启超更清楚描述“共和之在我国, 不过一时幻象”。 (5) 在“共和”的烟幕下, 潜流着复辟帝制、恢复专制的思想潮流。

  

   二科学:出自上帝

  

科学是新文化运动者高举的另一面大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文化运动   基督教   张亦镜   民主   科学   白话文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78.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4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