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军:近代上海名园爱俪园考辨

————以黄宗仰有关爱俪园的佚文等材料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0 次 更新时间:2020-07-11 23:52:01

进入专题: 爱俪园   哈同夫妇   黄宗仰  

李军  

   摘    要:

   爱俪园是英籍犹太富商欧司·爱·哈同和罗迦陵夫妇的私家园林, 被誉为清末民初上海私人花园之首。爱俪园为私家园林, 平常极少向公众开放, 因此留存下来的可靠记录和资料相对较少。本文以新发现的黄宗仰关于爱俪园的佚文、园景照片、题咏等材料为中心, 在纠正有关爱俪园不实说法的基础上, 对营建爱俪园的缘起、爱俪园建造的起止时间、占地面积、园景布局及变迁等问题展开讨论。

   关键词:爱俪园; 哈同夫妇; 黄宗仰;

  

   爱俪园, 习称“哈同花园”, 是英籍犹太富商欧司·爱·哈同 (Silas Aaron Hardoon, 1851—1931) (1) 和罗迦陵 (1864-1941) 夫妇的私家园林。爱俪园原址东起西摩路 (今陕西北路) 、西迄哈同路 (今铜仁路) 、南自长浜路 (2) (今延安中路) 、北至静安寺路 (今南京西路) 。 (3) 全园80余景, “楼台重叠、山水纵横, 塔影湖光, 相映成趣”, 其“规模之大, 居上海私人花园之首”。 (4) 1931年哈同去世后, 爱俪园逐渐衰落。至解放初期, 爱俪园已是“园林荒芜, 房屋仅存楼房5幢, 附屋2幢, 门房2间, 往日之风采已荡然无存”。 (5) 1953年起在爱俪园原址上建造中苏友好大厦, 即今上海展览中心。从1909年落成到1953年被改建, 爱俪园存在时间仅40余年。爱俪园平时“非有人介绍不得入览”, (6) 进入人员非常有限, 因此, 爱俪园留存下来的可靠记录和资料相对较少。本文以新发现的黄宗仰关于爱俪园的佚文、园景照片、题咏等材料为中心, 在纠正有关爱俪园不实说法的基础上, 对黄宗仰主持营建爱俪园的缘起、爱俪园建造的起止时间、占地面积、相关记录的可靠性、园景布局及变迁等问题展开讨论。

  

   一

  

   2010年2月, 笔者从广州旧书肆觅得爱俪园相关资料一册。这册资料原封面、封底均已佚失, 也没有版权页。资料正文用铜版纸, 以珂罗版方式印制, 主要内容依次为乌目山僧黄宗仰撰文手书的《爱俪园序》《爱俪园八十三景小记》两篇文章以及爱俪园园景照片80幅, 每幅园景照片对页配有手书题咏, 题咏共存79篇。这种集图像、题诗、园记于一体的形式脱胎于中国古代园林绘画经常采用的册页形式, 是摄影技术与传统册页形式结合和创新的产物。 (1)

   经考证, 新发现的这册资料应为郑逸梅在《哈同花园设计者黄中央》一文中著录的《爱俪园全景之写真》一书。 (2) 主要依据有:1、该书印制技术、用纸、内容等方面均与郑逸梅记载吻合。根据郑逸梅记载, 该书“用珂罗版印在铜版纸上”, 内容“都是照片”, “每一照片后, 均由宗仰加以简短的题识”。2、该书刊载的《爱俪园序》一文与郑逸梅文章摘录部分的内容、文字基本相同, 仅有少量文字出入。3、郑逸梅文章共抄录爱俪园园景名称75处, 并录有其中部分景点的文字题咏, 这些园景名称与题咏均与该书刊载内容一致。4、据郑逸梅记载, 《爱俪园全景之写真》刊载有黄宗仰《爱俪园八十三景小记》一文, “详述园的方位”。本书也刊载有同名文章, 其内容与郑逸梅描述相符。5、郑逸梅文章刊出的“哈同夫妇”像、黄宗仰手书“图咏”、爱俪园园景“水心草庐”照片等3幅图片, 该书均有刊载, 且完全一致。 (3)

   这册《爱俪园全景之写真》有少量散佚, 但可与郑逸梅文章中关于爱俪园的记录相互补正。郑逸梅共抄录爱俪园八十三景中的七十五景, 该书刊载八十三景中的七十九景, 两者互补缺漏, 可以得知爱俪园八十三景的名称。郑逸梅文章中没有抄录的其余八景名称分别为扪碧亭、引泉桥、九思庼、延秋小榭、飞流界、千花结顶、石笋嶙峋、万字亭。而这册《爱俪园全景之写真》则缺少冬桂轩、千花结顶、涌泉小筑3景照片及绿天澄抱、笋蕨乡、驾鹤亭、涌泉小筑4景题咏。

   这册资料佚失的绿天澄抱、笋蕨乡、驾鹤亭、涌泉小筑四景题咏文字, 郑逸梅抄录了绿天澄抱、笋蕨乡的题咏文字, 驾鹤亭、涌泉小筑的题咏则没有提及。在佚失的冬桂轩、千花结顶、涌泉小筑照片方面, “冬桂轩”照片可以在《广仓学会杂志》第5期的《爱俪园百景图咏》中找到。 (4) “千花结顶”照片在“上海年华”、《上海市静安区地名志》等均有刊载。 (5) 因此, 83景中目前仅有涌泉小筑照片、题咏及驾鹤亭题咏暂时缺失, 有待更加完备资料的发现和公开。

   《爱俪园全景之写真》是记录爱俪园园景、风貌、布局最为直观和形象的第一手珍贵资料, 其史料价值尤为珍贵。郑逸梅在未见到该书以前, 曾“写了一本《上海旧话》, 谈到了爱俪园, 历数其景迹, 仅二十有六”。见到该书后, 郑逸梅评价说:“属于非卖品, 很是珍希难觏的。既饱眼福, 始知以前所涉及的二十六景, 未免小乎言之了”, 又说:“照版所留的境域凡八十有三, 对之足恣卧游”, 他还“深希有好事者, 翻印问世, 不但园林史上可占一页, 且亦属沪上唯一的文献”。 (1)

   《爱俪园全景之写真》的发现, 为黄宗仰及爱俪园研究提供了新的第一手史料, 其意义主要有:1、发现了黄宗仰佚文、墨迹, 包括《爱俪园序》《爱俪园八十三景小记》两篇文章及部分题咏文字。《爱俪园序》一文, 虽然郑逸梅文章已有摘录, 但引用并不完整, 且与原文存在一定出入。《爱俪园八十三景小记》则被黄宗仰研究专家沈潜称为“惜已失传”, 可归入佚文之列。 (2) 此外, 尽管该书在题咏部分缺少4景题咏, 但除郑逸梅《哈同花园设计者黄中央》公开的44篇题咏文字外, 本书尚有37篇题咏文字未见著录。2、为研究黄宗仰活动、造园思想以及爱俪园园景布局、造园艺术等提供了新资料, 为考证爱俪园建造起始时间提供了直接证据, 可以纠正现在流传的不实说法。3、为研究李恩绩、胡祥翰、丁翔华等人关于爱俪园描述的真实性, 提供了可供对比的第一手资料。4、发现了更多的爱俪园影像和文字资料, 可以补园林史、地方志、摄影史之缺。

  

   二

  

   《爱俪园全景之写真》文字部分的撰写者是黄宗仰 (1865—1921) , 他是江苏常熟人, 俗姓黄, 原名浩舜, 法名用仁, 后改名中央, 别号楞伽小隐, 自署乌目山僧, 晚称印楞禅师, 曾被梁启超誉为“我国佛教界中第一流人物”。 (3) 1884年, 黄宗仰赴镇江金山寺, 依从密藏隐儒禅师受戒。1899年, 黄宗仰应上海英籍犹太富商哈同夫人罗迦陵延聘, 由镇江金山寺赴上海主持佛经讲座。此后几年间, 他深受上海日益高涨的爱国情绪感染, “从参加张园拒俄集会, 到绘图纪念庚子国耻, 从发起中国教育会, 组建爱国女校、爱国学社, 到结缘《苏报》, 无论赋诗为文、募助经费, 还是登台讲演, 所言所行充分表现了他满腔的忧时之心、爱国之情、济世之志”。 (4)

   1903年6月29日, 清政府查封《苏报》馆和爱国学社, “苏报案”发。在上海道开出的第二次缉捕名单上, 黄宗仰与蔡元培、陈范、冯镜如、章太炎、吴稚晖等被一并列入。 (5) 在章太炎、邹容入狱, 蔡元培、吴敬恒、陈范诸人先后出亡后, 黄宗仰千方百计营救章邹二氏。章太炎后来回忆说:“余以《驳康有为书》贬绝清室, 与邹容同下狱, 禅师 (黄宗仰) 百方为营解, 卒不得。” (6) 冯自由也记载说:“山僧 (黄宗仰) 独留沪, 百方为《苏报》及章邹二氏营救。卒不得, 始赴日本暂避。” (7) 沈潜则明确指出, 黄宗仰东渡日本有赖于罗迦陵的资助。他说:“ (黄宗仰) 虽身遭名捕, 仍独留上海, 营救不得, 随即由罗迦陵资助, 东渡日本避祸。” (8) 事实上, 罗迦陵对黄宗仰的资助不仅限于资助其东渡日本, 在黄宗仰之前参与的组建爱国女校、爱国学社等活动中, 罗迦陵就是积极的支持者和资助者, 而黄宗仰能够在蔡元培等人均被迫出走上海后, 从容地留在上海, 多方营救章太炎、邹容, 应该说这与时任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的哈同及其夫人罗迦陵的帮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关于黄宗仰自日本返回上海的时间, 过去一般根据《革命逸史》的记载, 认为是1904年春。 (9) 事实上, 黄宗仰返回上海的时间为1903年冬, 他在《爱俪园序》中自叙道:“癸卯 (1903年) 冬, 余自东瀛归, 薄游沪上”, 而黄宗仰自日本返回上海的时间与爱俪园建造的起始时间有着直接的关系。

   学界对建造爱俪园的起止的时间有多种不同的说法, 其中较有代表性的说法有:《静安区志》认为“爱俪园于光绪三十年 (1904年) 筹划始建, 宣统二年 (1910年) 建成, 历时六年”; (1) 《上海市静安区地名志》也认为爱俪园建造起始时间为1904年, 而落成时间则认为是1909年秋; (2) 高拜石则回忆说, 爱俪园“于光绪二十九年 (1903年) 落成”; (3) 薛顺生认为, 爱俪园于“光绪二十八年 (1902年) 兴建, 至宣统二年竣工”。 (4) 而根据《爱俪园序》记载, 黄宗仰1903年冬从日本返回上海, 适哈同夫妇“购地百数十亩, 拟葺园林”。他受哈同夫妇邀请, 决定“以生平游历所至, 凡名胜之接于目而会于心者, 就景生情, 次第点缀”, 为哈同夫妇营造私家园林, “凡六阅寒暑, 而楼台亭榭山水桥梁胜境毕呈”。“己酉 (1909年) 秋九月, 爱俪园落成。”此外, 姬觉弥也记录说, 爱俪园落成于宣统元年己酉。 (5) 由此可见, 爱俪园建造、落成的时间应确定为1903年冬至1909年秋较为合适。

  

   三

  

   哈同夫妇营建爱俪园的土地, 是哈同自1897年任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后从几十名业主手中购得。关于爱俪园的占地面积有多种不同说法, 范围从170余亩到300余亩。黄宗仰说, 1903年冬哈同夫妇拟葺园林的土地为“百数十亩”。薛顺生认为, 爱俪园“占地面积有170余亩”。 (6) 1917年9月上海《时报》刊载的爱俪园举办赈灾游览大会的广告说, 爱俪园拓地200多亩。 (7) 同年10月出版的《广仓学会杂志》则说, “园在沪上静安寺路, 周围约三百余亩”。 (8) 1936年丁翔华游览爱俪园时, 也认为该园“园址约三百亩”, (9) 曹聚仁也回忆说爱俪园“占地三百亩不下”。 (10)

静安区内的哈同地产以爱俪园为轴心, 向东西两侧展开, 东起西摩路 (今陕西北路) , 西至哈同路 (今铜仁路) 西侧, 与安南路 (今安义路) 相交, 南起福煦路 (今延安中路) , 东端与威海路相交, (11) 北至静安寺路 (今南京西路) 。而综合历史记载, 爱俪园东起西摩路 (今陕西北路) 、西迄哈同路 (今铜仁路) 、南自长浜路 (今延安中路) 、北至静安寺路 (今南京西路) 。由此可见, 静安区内的哈同地产虽然以爱俪园为轴心, 但并不是说周边的哈同地产均在爱俪园范围内, 因此也不应该将哈同周边产业全部计入爱俪园占地面积内。这些不在爱俪园范围内的地产主要包括慈厚北里、慈厚南里、慈惠里、沧州饭店、林村等。从《静安区志》“境内哈同房地产业分布表”可以看出, 哈同在爱俪园周边的地产共有土地11幅, 计土地面积268.90亩, 主要以开发房地产业为主, 表中将这些地产“建筑物情况”一览均标注为市房若干幢、住房若干幢。 (12) 其中, 地籍编号为静安区15号1丘的慈厚南里占地18.594亩、编号为静安区16号1丘的慈厚北里占地25.096亩, 均位于位于今铜仁路以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爱俪园   哈同夫妇   黄宗仰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73.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4年0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