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相辉:宋刊典籍中所见题衔考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 次 更新时间:2020-07-09 10:28:44

进入专题: 宋刊典籍   题衔  

沈相辉  

  

   四、富弼(1004-1083)

  

   《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推忠协谋同德守正亮节佐理功臣、开府仪同三司、行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兼译经润文使、上柱国、郑国公,食邑一万一千户,食实封四千户臣富弼。”[36]《外台秘要方》:“推忠协谋同德佐理守正亮节佐理功臣、开府仪同三司、行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兼译经润文使、上柱国、郑国公,食邑一万一千户,食实封四千户臣富弼。”[37]二者所署时间皆为熙宁二年五月二日。

   《脉经》:“推忠协谋同德佐理守正亮节功臣、开府仪同三司、行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兼译经润文使,上柱国、郑国公,食邑一万一千户,食实封四千二百户臣富弼。”[38]所署时间为熙宁二年五月二日。

   按,三书所署时间皆同,所记富弼官名亦同,而前二者记富弼食实封数为四千户,《脉经》则记为四千二百户,其中必有一误。熙宁二年十月丙申《富弼罢相除武宁军节度判亳州制》云:“推忠协谋同德守正亮节佐理功臣、开府仪同三司、行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兼修国史、兼译经润文使、上柱国、郑国公、食邑一万一千户、食实封四千二百户富弼”[39],熙宁四年六月甲戌《富弼落使相制》称:“推诚保德崇仁忠亮佐运翊戴功臣、武宁军节度、徐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行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行徐州大都督府长史、上柱国、郑国公、食邑一万一千户、食实封四千二百户富弼。”[40]则富弼食实封数当为四千二百户,《脉经》所记无误,《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外台秘要方》所记皆脱“二百”二字。

  

   五、范镇(1007-1088)和欧阳修(1007-1072)

  

   《伤寒论》:“翰林学士、朝散大夫、给事中、知制诰、充史馆修撰、宗正寺修玉牒官、兼判太常寺、兼礼部仪事、兼判秘阁秘书省、同提举集禧观公事、兼提举校正医书所、轻车都尉、汝南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三百户,赐紫金鱼袋臣范镇。”[41]又:“推忠协谋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吏部侍郎,参知政事,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食实封八百户臣欧阳修。”[42]所署时间为治平二年(1065)二月四日。

   《扬子法言》:“翰林学士、朝散大夫、给事中、知制诰、充史馆修撰、宗正寺修玉牒官、判太常寺、兼礼部仪事、权判尚书,礼部、工部兼管勾修纂《类篇》,兼判秘阁秘书省,同提举集禧观公事,兼提举校正医书,上轻车都尉,汝南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二百户,实封二百户,赐紫金鱼袋臣范镇。”[43]又:“推忠协谋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行尚书吏部侍郎,参知政事,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二千八百户,食实封八百户臣欧阳修。”[44]

   按,《扬子法言》刊刻时间已如上条所考,当为治平二年。而比较《扬子法言》与《伤寒论》二书所记人物,有五人二书皆见,分别是范镇、赵㮣、欧阳修、曾公亮、韩琦,其中赵㮣、曾公亮、韩琦三人的题衔二书皆同,唯范镇、欧阳修之食邑数略有小异。范镇食邑数,《扬子法言》记为一千二百户,《伤寒论》记为一千三百户;欧阳修食邑数,《扬子法言》记为二千八百户,《伤寒论》记为三千户。先谈欧阳修食邑数的问题。《欧阳修行状》载:“熙宁四年六月,以观文殿学士,太子少师致仕,阶特进,勋上柱国,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45]宋制,“加食实封,自一百户至六百户分六等(笔者按:则一次最多加六百户)。待制以上加食实封一百户、食邑三百户,直学士以上加食实封二百户、食邑五百户,降麻官加食实封三百户、食邑七百户,宰相每加食实封四百户、食邑千户。”[46]《扬子法言》《伤寒论》所记治平二年时欧阳修食实封数皆为八百户,则此数字可靠。欧阳修早在嘉祐六年即拜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故其加封时当享受宰臣级别[47]的待遇,也就是每加食实封四百户,加食邑千户,《行状》记熙宁四年加封后欧阳修食实封数为一千二百户,即是加食实封四百户,恰合加封前之八百户。由此,则加封前欧阳修食邑数为四千三百户减一千户,为三千三百户。这一数字虽与《扬子法言》《伤寒论》所记皆不合,但与影宋本《太常因革礼》所记合。陆心源《影宋淳熙本太常因革礼跋》云:“《太常因革礼》一百卷,题曰‘推忠协谋佐理功臣、光禄大夫、行尚书吏部侍郎、参知政事、上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三千三百户,食实封八百户臣欧阳修奉敕编’。”[48]这说明欧阳修食邑数当为三千三百户。《扬子法言》《伤寒论》中所记欧阳修官名与《太常因革礼》所记基本一致,且食实封数亦完全相同,故《扬子法言》所记欧阳修“食邑二千八百户”应属讹误,《伤寒论》所记“三千户”,应是脱“三百”二字,二书皆应书“食邑三千三百户”。如此,则《扬子法言》《伤寒论》共见之五人中,唯范镇一人之食邑数有异。实则“二”与“三”形近易讹,考虑到二书所记范镇题衔仅有此二字不同,笔者推测此二字当属此种情况。至于是“二”讹作“三”,还是“三”讹作“二”,文献不足,只能阙疑。

   又按,宋制除特旨、特例外,凡加食邑一千五百户以上,始加食实封。《扬子法言》记范镇有食实封二百户,而稽诸《宋史》,未见特旨赐食实封之事;《宋大诏令集》所载元祐三年闰十二月甲辰《赐范镇进新乐诏》、元祐元年十月十八日《赐新除落致仕依前光禄大夫范镇赴阙诏》、熙宁三年十月己卯《范镇户部侍郞致仕制》皆未见赐食实封之事。故疑《扬子法言》所记范镇“食实封二百户”一句为衍文。然《李汉琼刘遇加恩制》中记李汉琼、刘遇皆“食邑一千二百户、食实封二百户”[49],政和七年八月十八日《郭仲罢军职除建武军节度使佑神观使制》所记郭仲食邑亦为一千二百户,食实封数则达到三百户[50]。《宋大诏令集》本有二百四十二卷(含目录两卷),今存一百九十六卷及目录下卷,并非全帙。范镇或许曾经受到过特旨加食实封,只是文献亡佚不可征而已。若如此,则《扬子法言》所记,竟为孤证。是耶,非耶,文献不足,唯有存疑。

  

   六、赵抃(1008-1084)

  

   《荀子》:“朝散大夫、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上护军、天水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赐紫金鱼袋臣赵抃。”[51]所署时间为熙宁元年(1068)九月八日。

   《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推忠佐理功臣、正奉大夫、行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上柱国、南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一百户,赐紫金鱼袋臣赵抃。”[52]所署时间为熙宁二年五月二日。

   《外台秘要方》:“推忠佐理功臣、正奉大夫、行左谏议大夫、参知政事、上柱国、南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一百户,赐紫金鱼袋臣赵抃。”[53]所署时间为熙宁二年五月二日。

   《脉经》:“推忠佐理功臣、正奉大夫、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上柱国、南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赐紫金鱼袋臣赵抃。”[54]此书所署时间为熙宁二年七月十四日。

   按,四书刊刻时间相近,而《荀子》《脉经》二书谓赵抃食邑一千户,《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外台秘要方》题一千一百户,此其不同者一。又《荀子》谓赵抃为天水郡开国侯,其馀三书则皆题南阳郡开国侯,此其不同者二。

   先谈赵抃的食邑数问题。宋制,除特旨、特例外,凡加食邑一千五百户以上,始加食实封,故四书所题衔名,赵抃皆无食实封数。《外台秘要方》所载食邑数,据编校本,知本无“一百”二字,故四书中实际只有《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题为“一千一百户”。今考,熙宁二年四月壬戌《皇太后册文》载:“摄司徒、推忠佐理功臣、正奉大夫、行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上柱国、南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赐紫金鱼袋臣赵抃。”[55]知赵抃食邑数亦为一千户,故归纳而言,《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应是衍“一百”二字。\r

   再谈赵抃的爵号问题。据《宋书·地理志》,南阳郡为中央直辖,属京西路[56];天水郡在陕西,属秦凤路[57],可知天水郡与南阳郡迥别。《宋史·赵抃传》:“赵抃字阅道,衢州西安人。”据《宋史·地理志》,衢州属两浙路,与天水、南阳二郡皆无涉。然据《赵清献公神道碑》:“公讳抃,字阅道。其先京兆奉天人。”[58]京兆,在陕西,属永兴军路管辖[59]。虽然当时朝廷对赵抃的封爵是虚封,但念及赵抃先世,封赵抃为天水郡开国侯也不是没有可能。然《脉经》《黄帝针灸甲乙经》《外台秘要方》及前引《皇太后册文》皆云赵抃为南阳郡开国侯,四证俱在,难以推翻。稳妥起见,仍当以后者为宜。

  

   七、吕公著(1018-1089)

  

   《夏侯阳算经》:“金紫光禄大夫、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上柱国、东平郡开国公,食邑六千二百户,食实封壹仟玖佰户臣吕公著。”[60]所署时间为元丰七年(1084)九月二十八日。

   《资治通鉴》:“金紫光禄大夫、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上柱国、东平郡开国公,食邑七千一百户,食实封贰仟叁百户臣吕公著。”[61]此书重行校订时间为元丰八年(1085)九月十七日,镂板时间为元祐元年(1086)十月十四日。

   按,二书所题吕公著官名、爵位完全一致,而食邑数有别,恐有一误。元祐元年四月壬寅《门下侍郎吕公著拜右相制》载:“金紫光禄大夫、门下侍郞、上柱国、东平郡开国公、食邑五千四百户、食实封一千六百户吕公著……可特授依前金紫光禄大夫、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加食邑七百户、食实封三百户。”[62]则元祐元年四月之后,吕公著食邑为六千一百户,食实封一千九百户。如此,则元祐元年十月十四日镂板的《资治通鉴》所记吕公著食邑数有误,当题“食邑六千一百户,食实封一千九百户”。而元祐元年加封之前,吕公著食邑数为五千四百户,食实封一千六百户,则元丰七年进呈《夏侯阳算经》时所题“食邑六千二百户,食实封壹仟玖佰户”亦有误。

  

   八、吕大防(1027-1097)

  

   《夏侯阳算经》:“中大夫守尚书右丞、护军,东平郡开国侯,食邑二千三百户,赐紫金鱼袋臣吕大防。”[63]此书刊刻在元丰七年(1084)。

   《资治通鉴》:“中大夫守尚书右丞、上柱国、汲郡开国侯,食邑一千八百户,食实封贰百户,赐紫金鱼袋臣吕大防。”[64]此书重校时间为元丰八年(1085)九月十七日,镂板时间为元祐元年(1086)十月十四日。

   《伤寒论》:“太中大夫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上柱国、汲郡开国公,食邑二千九百户,食实封六百户臣吕大防。”[65]此书初次雕板完成于治平二年二月四日,元祐三年北宋政府以初板“册数重大,纸墨价高,民间难以买置”,乃命国子监重新雕刻,元祐三年(1088)八月八日礼部通过提议,同年九月二十日议案下送国子监,开始雕板。故该书所附进呈表有二,一为初刻时所上表,时间为治平二年二月四日;二为重刻,完成时间在元祐三年九月二十日之后。吕大防之题衔在重刻时所上进呈表中。

按,元祐三年三月丙子《吕大防转官制》:“大中大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吕大防……可特授右正议大夫,依前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加食邑七百户,食实封三百户,馀如故。”[66]元祐四年《吕大防加恩制》载:“大中大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上柱国、汲郡开国公、食邑二千九百户、食实封六百户吕大防……可特授依前大中大夫、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加食邑一千户、食实封四百户、勋、封如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刊典籍   题衔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4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