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光同志谈党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17 次 更新时间:2002-10-08 10:06: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孙大光  

  

  编者按:

  原中顾委委员、原地矿部部长孙大光同志在于1988年7月20日给原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宋任穷的信中,谈及了共产党党风问题。此信收录在公开发表的《孙大光文选》上(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7)。

  

  我想特别谈谈党风问题。

  

  现在社会风气之坏,是建国以来所未有的。当然这不能完全归咎于党风不正,但党风仍然是决定性的,这应该是一个常识问题。

  

  1、人们谈论的所谓“三上三下”,即:“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者下效”、“上有所好下必有甚焉”,是有道理的。我曾提过端正党风必须从中央做起,中央党风正了,则草上风必偃。现在则不然,国务院自己违反规定,成批进口高级豪华轿车,旅游旺季在旅游胜地开会。三令五申不许滥建楼堂馆所,但建得最多的是北京。南京中山陵五号院一号楼,原是毛主席住过的,现在又化了八十万(一说一百万)美金重修,卫生设备等全部进口,浴池柱子是镀金的。每天房价七千元,而我们的国务委员和书记们住起来却心安理得。

  

  整党的所谓“自上而下”是从部长、省委书记开始,而高级决策机关和关键人物却例外。这就注定整党要走过场。整党是有收获的,但没有根本解决问题,我们失去了一次大好时机。

  

  2、关于高级(不是一般的高级)干部的子女出国和工作安排问题,社会上流言甚多,有真有假。小平同志说:“要从我的子女查起”。这证明小平同志是伟大的,希望不要辜负了他的愿望。因为社会上对小平同志的子女也是颇有非议的,而就我所知,有些议论不是毫无根据。在这类问题上,我认为要特殊警惕那些抬轿子的,这些人出于个人的动机,干一些讨好卖乖的事,使我们的高级领导在不知不觉中陷于窘境,实在不可不防。必须在最高领导层重打破一切庸俗习气,切不可搞官官相卫。我在中央会议上反复建议,要把社会上关于高级领导的一些传言查清,公诸于众,以正视听,但没有人理睬。我主张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子女一律不要经商,更不要担任一些大公司的总经理一类职务,已经担任的一律退出,到基层艰苦环境中去锻炼。如果他们是真正的人才,群众一定会发现并被推荐的。切不要把人代会上落选的子弟,又用党的组织手段,安排在中央机关担任相等的职务。这在群众中说的难听极了,说这是资本主义国家都不会干的事。

  

  3、关于干部的使用,我们也还没有真正做到任人唯贤。这一点我想不必多说,大家都是明白的。

  

  4、革命和战争年代,我们的党员从最高领导人起,都是生活在群众中,和人民是心连心的。现在我们的高层领导住的深宫,吃的是“特供”,出门时火车是专列,汽车则警车开道(政协副主席以上都是如此),下车后前呼后拥,里外三层,有哪个平民百姓敢在这种情况下向领导倾诉衷肠?人民,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士兵乃至广大干部,哪个阶层没有相当的不满情绪?党中央不能令行禁止,言者谆谆,听着藐藐,一部分党员不听中央的话,党的威信不高,已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在党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长此下去,将伊于胡底?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岂是危言耸听?

  

  今天,已不是一般的号召所能扭转的情势,中央必须下最大决心,采取一些重大措施,处理几件重大案件,包括一些大人物的案件,才能振聋发聩,震慑全国,张扬正气,打击歪风。我坚信我们的党还是能够领导全国人民,走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坦途的。但这要看我们今后怎么做。我建议在经过充分调查研究和周密准备的基础上召开一次中央全会,专门讨论党风问题,并做出相关的决议。

  

  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忠荩之言,难免逆耳。心所谓危,不敢讳饰,党性犹存,其能为个人之苟安计?我并且深信:我的意见在老同志中式有代表性的。不当之处,恳请批评。

  

  最后,我想引用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一书最后的一句话:“我已经说了,我已经拯救了自己的灵魂”作为结束。

  

  顺致

  敬意!

  

  孙大光

  1988年7月20日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html
文章来源:《孙大光文选》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