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匪夷所思的自我憎恶情绪与任性的自毁根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0 次 更新时间:2020-07-05 14:32:42

进入专题: 左右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我最伤心的事情不是被性侵,而是我的遭遇,使你们这些难民遭受到更多的种族歧视。”

   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左的脑袋被驴踢了,問題有以下几点:

   1,已經丧失了对犯罪和社会危机的正义感标准;

   2,让犯人逍遥法外,直接增加了其他妇女受害的几率;

   3,不惜牺牲本地族群应享有合法正当的安全权利去奉行自己抽象的大爱心;

   4,违背不得说谎做假证的法律規則和道德律,去帮助罪犯逃脱法律的惩罚;

   5,將抽象的怜悯难民的道义滥用到对具体个别难民品行的评判处分上,违反了逻辑同一律的界限;

   6,始终將“种族歧视”作为一个假定设置的罪错安放在基本事实和复杂問題之前,作为她所有推理的前提。

   这就叫理想可以很血淋淋,也可以很弱智。

   犯罪者本身已經缺乏良知和自知之明,正因为其劣根性受到过度宽容,无疑相当于纵容他们犯罪,將他们推到了丧失进步动力的危险边缘。低端族群假如继续通过野蛮行为或触犯法律来满足自己的愿望,他们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低下,而在获得一种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的默许或宽容下,他们將会更放纵自己野蛮文化的丑陋心性。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上层精英非常清醒和冷血,他们策略性地利用“政治正确”的价值观,在社会上制造一种势力,以髙尚政策号召以获得支持者。他们借助一批真心相信并且身体力行的人,去制造一场运动。这些人是大学生,和分布在社会中下层的普通白左。他们是政治正确观念的支持者、传道者、维护者,还是义无反顾的殉道者。

   美国的白左精英集中在学术界、大学、媒体。2007年美国学者尼尔·格罗斯(Neil Gross)与索隆·西蒙斯(Solon Simmons)完成The Social and Political

   Views of American Professors的统计得出,美国教授中只有9.2%自认是保守派,44%则认为是左派,46%认为是中间派。比1970年代的数据还糟糕。

   多项统计指出,保守派学者不论是聘用和升迁都会面临歧视,在人文社会科学类科尤其明显。在左派的多元文化眼中,却缺少对保守派观点的包容。

   单一的意识形态趋于消灭中间的声音,而让身为多数的左派在同温层中越来越左倾。近年来许多左派挟进步价值和“政治正确”之名抵制不同的声音进入校园。

   教授在课堂上不但不敢对政治正确的主题发表争议性的辩论,甚至在敏感的学术内容上,如果引述历史文件,假如里面出现历史性的概念(如“黑鬼”),都会遭到学生的检举弹劾。

   越来越极端的政治正确禁忌出现,连称呼男女性别的词语都要被取消。奥巴马做总统時,公开在仪式上倡导使用“假期快乐”(Happy Holiday!)的祝词,而反对继续使用“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的祝词。

   在这次运动里,只有表达对“黑命贵”示威异见的人士遭受解雇或废除入学资格,更多的人对这种一面倒的强势主流野蛮示威以沉默来对抗。

   在运动期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群黑人学生給一位教授Gordon Klein发email,说你看最近的抗议活动,说明我們黑人一直受到不平等对待,这周的考试你得给我们通过。教授回信拒绝了,说现在是在线课程,我怎么根据名字判断你的人种?如果是混血儿呢?是全部让步还是让步一半?他引用马丁‧路德‧金的话说,不应该基于肤色来评估他人。于是黑人学生向学校投訴该教授种族歧视,学校就停了这位教授的课。

   非裔黑人女孩、保守派代表坎迪斯•欧文斯(Candace Owens)发布了视频,公开反对把黑人弗洛伊德英雄化的言论,并且详细陈述弗洛伊德五次犯罪的事实,在此次事件中他被警察搜查時,还随身携带着毒品,并使用假钞。

   但欧文斯的发声导致她在筹资网站GoFundMe的筹款网页被关闭。该筹资网站在声明中表示,欧文斯散布了“反对黑人社区的仇恨、歧视、不宽容以及谎言”,所以停掉欧文斯的咖啡店筹款,当时她的筹资已达20万美元。

   “绝大多数黑人社区的暴力事件都是由黑人实施的。几乎没有为这些看不见的受害者举行游行,没有公开的沉默,没有来自加州大学的管理者、院长和部门负责人的心声信。信息很明确:只有当白人夺走黑人的生命时,黑人的生命才是重要的。黑人的暴力是意料之中的,是无解的,而白人的暴力则需要解释,需要解决。请扪心自问,看看这种表述到底有多畸形偏激。”

   “黑人社区所面临的困难完全由白人系统性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和其他形式的白人歧视等外在因素来解释的说法,仍然是一个有问题的假说,应该受到历史学家的有力挑战。相反,它被当作一个公理和可操作的真理,而没有认真考虑它的深刻缺陷,或它令人担忧的黑人完全无能的暗示。这种假说正在改变我们的制度和文化,在严密的监控和狭隘的话语之外,没有任何异议和讨论的空间。”(《黑人被歧视的数据站不住脚》,转引自风闻(网),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麦教授随笔)

   结论就是:高阶愚蠢的白左和低端野蛮的黑暴两种文化结合的怪胎,不是种族歧视的恶果,而是文化模式癌症的死穴。


三.白左自毁根基的高阶愚蠢

  

   之所以说白左的天真属于“高阶愚蠢”,因为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却不懂得基本的现实主义常识。他们欠缺三个道理:

   1,一个合乎人性的好的社会,应是健康的个人主义和适当的集体主义互相平衡的社会,健康的个人主义是自治、自制和自我负责的独立自由主义,适当的集体主义是以合理的救济和公共法治制约维系平衡的系统,不能以过度的集体主义破坏自我负责和自制自治的个人主义;

   2,残酷即仁慈,仁慈即残酷,社会不能以过度仁慈宽容懒惰任性的生活模式,尤其不能宽容罪恶,否则会适得其反;

   3,不能以同情心损害理性,不能以高尚道德为名纵容劣质弱势群体去损害正常族群的正当权益。

   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承诺,如果他当上总统,將給黑人发放14万亿美元的补偿金。这是要损公共权益以奉寄生虫。

   白左丧失了是非正誤的标准。將机会平等改变为要求结果平等,不但宽容品质恶劣:懒散、不努力、不学习、能力低下、破坏,还宽容罪恶:吸毒、强奸、杀人。似乎只要宽容这些低端文化和犯罪文化才叫种族尊重。不但要給他们更好的福利、优先照顾的机会,还要对他们毕恭毕敬。

   虚无概念大都充满血腥。它们被看作比生命还重要,并通过两条規則来促进这一过程。第一,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第二,不接受该崇高性思想的人将被看作低人一等。换句话说,虚无概念鼓励极权主义式的思考方式。(《洗脑心理学》,P23,重庆出版社)

   这次极左运动和黑色暴乱中最出风头的城市是西雅图。西雅图的市长是一个印度裔的移民Kshama Sawant,她46岁。一个社会主义者。早先是一个极其厉害的议员。原来是一个码农,和丈夫一起到西雅图工作。之后为了其坚定信仰的社会主义改学了经济学,为了参政和丈夫离了婚,全身心投入了社会主义政治运动中。

   Sawant在这次事件中,带领一批无政府主义者、白左占领了市政厅。白左們把西雅图市最热闹地段(Capitol Hill)的几个街区封住并建立了一个自治区,简称“CHAZ”。用路障、隔离墩、铁丝筑起了隔离栏,解散了警察,说这个自治区不归警察管了。

   就在他们号称“爱的夏天”,白左們发生了群殴基督教传教士的事件,一个演讲者号召白人做一个游戏,要给每个黑人10块钱“过家家”,以消除种族歧视。整个区就是一个不受法律管辖的以“黑命贵”横行散发着种族气息的神经病院。

   西雅图市议会在全美国是最左的市议会。市议会经常会推出很不符合常理的议案。比如为了保证吸毒者可以合法、安全地吸毒,通过了议案,在市区内每年花费纳税人几百万美元,配备两辆流动吸毒车。还率先在全美国把最低工资从7.5美元/小时提高到15美元/小时。

   Sawant女市长为了实现她的政治主张,决定打土豪,分田地。2018年,市议会要求西雅图所有年收入超过2,000万美元的公司,要替每个公司员工每年交500美元的人头税。这些人头税收上来,用于服务流浪汉。

   此事后来由于受到各大公司的强烈抵制而作罢。但Sawant宣称要发动更多更大的群众运动来接管亚马逊公司。

   之前Sawant还主张要波音公司的员工接管波音,让波音不再生产飞机,去生产公共汽车。可能她认为飞机是富人坐的,公共汽车才是穷人坐的,这种激进思维简单粗暴、毫无逻辑。

   从西雅图的社会主义革命可以看到,传统坚实的宗教信仰和道德规训、积极进取和自我启蒙进化都忽然成了罪过的东西。无政府主义者用暴动的方式夺权,將一切秩序否定,只因为简单的自认为不公平的结果,而重复千百年来一直惯用的抢夺财产、占领公共资源和压迫原来成功的阶级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失落感。

   “在从前被视为天经地义、如今已經衰朽或正在衰朽的众多观念的废墟上,在连续不断的革命所摧毁的众多权威之源的废墟上,这股在底座之上崛起的唯一力量——看来很快注定要把其他力量吸收进来。在我們所有的古老信仰正在摇摇欲坠、消失不见的同时,在古老的社会支柱一根接一根轰然倒塌的同时,群氓的力量是没有受到任何威胁的唯一力量。我們即将进入的这个时代,实实在在是一个‘群氓的时代’。”(勒庞:《乌合之众》,P8)

   这种群氓力量成为巨大的影响力,乃西方后现代社会和高科技时代所带来的严重恶果,精英阶级与底层阶级之間的鸿沟越来越巨大,而底层阶级很有可能成为无用阶级,连从事基本劳动的资格都可能丧失。与其成为废物,不如夺权快意一时。

   实事求是地说,黑人族群既是低端文化的族群,也是犯罪文化的渊薮。黑人文化是与现代文明差距越来越大的对立文化。

   谓汝不信,请看:

   CNN报道,6月10日,黑人和左派要求美国所有大学关闭STEM课程(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科目),他们说这些课程属于种族歧视,因为黑人在这些课程上无法获得好成绩。

   “种族现实主义”研究人员和机构顶住政治正确的压力公布的研究结论显示:在基因测试中,黑人的智商是最低的(包括土著)。东亚人的平均智商是105,白人的平均智商是100,而黑人的平均智商则是85.

   黑人体内的荷尔蒙激素过高,导致他们以冲动和暴力为第一天性,尤以即时满足和高潮宣泄为最幸福事,所以黑人以大量的高强度性行为满足作为生活习性,并且缺乏自制力,没有稳定性,适宜从事行动性强的工作。

   黑人文化模式的主要特征是:

   从不考虑长远计划,缺乏勤劳工作动力、责任感、遵守规则意识、财富积累欲望、学习求知欲、自制力、稳定性和文明修养种种心性,他们没有野蛮和文明区别的概念,將流氓行径、暴力、抢劫视为人性的正常行为模式,因此缺乏罪恶和羞耻的观念。

请看这样的例子: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左右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9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