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宝玉 吴丽娱:唐懿宗析置三节度问题考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6 次 更新时间:2020-06-25 21:27:52

进入专题: 河陇析置   凉州   张议潮   归义军  

杨宝玉   吴丽娱  

   摘    要:

   本文针对目前学界异议较大的唐懿宗咸通四年 (863) 析置三节度问题, 对唐廷通过析置三节度削弱归义军并与归义军争夺凉州的观点进行了辩驳。文章分析指出:新设立的凉州节度所辖诸州并非原属归义军的势力范围;河陇析置是唐廷从国家 (尤其是西南、西北地区) 客观形势和全局出发做出的战略部署, 并非意在削弱归义军势力, 也未导致归义军称号被取消;新设立的凉州节度并非由灵武节度使兼领, 而很可能是由张议潮兼管;咸通四年三节度的分设为唐廷日后经营河陇留下了余地, 而唐廷与张议潮的分歧主要是在西北防御问题上的消极与积极之别, 归义军并没有强大和重要到让朝廷处心积虑防范的程度。

   关键词:河陇析置; 凉州; 张议潮; 归义军;

  

   归义军史, 尤其是归义军政治史一向备受学界关注, 其中张氏归义军时期的凉州问题由于涉及该藩镇与唐廷的关系, 也成了相关学者热议辩难的焦点之一。

   就目前所知, 对9世纪后半叶凉州统属有所关注, 并据以讨论归义军与唐廷关系的论著主要有:20世纪90年代荣新江先生出版《归义军史研究———唐宋时代敦煌历史考索》, ①该书是治归义军史的必读书, 对归义军政治史研究贡献良多, 包括有关凉州问题在内的很多结论和看法都被后来的研究者视为参照和坐标;近年李军先生发表多篇论文, 尤其是《晚唐凉州相关问题考察———以凉州控制权的转移为中心》②《晚唐政府对河西东部地区的经营》③《晚唐凉州节度使考》④《晚唐政府对河陇地区的收复与经营———以宣、懿二朝为中心》⑤等文均集中探讨了晚唐时期凉州管辖权问题, 诸文多发表于国内权威或核心刊物而影响相当大;2013年冯培红先生出版《敦煌的归义军时代》, ①该书吸收近年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 在着重研究归义军时期敦煌地区的政权兴替、内部政争及发展过程和特色的同时, 亦以较多篇幅探讨了归义军政权与甘州回鹘、西州回鹘等部族政权以及与唐宋辽统治者的关系和矛盾, 其中也涉及凉州问题。值得注意的是, 最初荣新江先生曾据张议潮与唐廷的奏答文书提出“凉州节度使的设置, 很可能是唐朝企图从归义军手中夺取凉州以及部分名义上已属于张议潮而实际上还未被其控制的陇右州郡与西州飞地的一种努力”, 并判断“随着归义军势力向东发展, 必然和唐朝产生矛盾, 在表面归顺唐朝的背后, 实际上存在着明争暗斗的关系”②。此后李军、冯培红两位先生又通过大量论证, 重申和看似坐实了唐朝与归义军争夺凉州的观点。近年他们的意见已被敦煌学界一些同行视作无可置疑的定论, 甚至被作为进一步论证晚唐西北地区其他政治问题的前提依据和当然基础。

   但是, 在认真拜读上述论著的过程中, 我们却产生了一些困惑与不解, 通过对某些关键性史料的重新解读, 进而形成了一些与前贤不同的看法。我们认为, 探讨唐懿宗析置三节度, 尤其是析置凉州节度问题, 对研究晚唐归义军和西北边疆政治史而言确实十分关键。不过, 若想形成正确的导向, 必须拥有正确和充分的依据, 并且真理也只有通过争论才能愈辩愈明, 这乃是促进认识提高与学术进步的唯一途径。有鉴于此, 本文即拟围绕懿宗咸通年间于河西陇右析置三节度问题略陈管见, 不当之处, 敬祈专家学者教正。

   我们的困惑虽早已有之, 但促使我们集中时间精力探究相关问题的, 是冯培红先生的新作《敦煌的归义军时代》。该书第四章第二节的标题即是“唐懿宗析置三节度使”, 其论述依据的主要史料来自《旧唐书·地理志一》:

   上元年后, 河西、陇右州郡, 悉陷吐蕃。大中、咸通之间, 陇右遗黎, 始以地图归国, 又析置节度。

   秦州节度使。治秦州, 管秦、成、阶等州。

   凉州节度使。治凉州, 管西、洮、鄯、临、河等州。

   瓜沙节度使。治沙州, 管沙、瓜、甘、肃、兰、伊、岷、廓等州。③

   对于这条史料, 由于此前不久张议潮收复凉州, 故李军、冯培红先生遂认为唐政府是从张议潮手中接管了凉州。冯培红先生提出:在咸通四年 (863) 接管凉州城以后, 唐朝并不满足, 还想要扩大对河陇地区的统治, 遂采取措施, 将河陇地区析置为三节度, 分而统之。①他又进一步分析道:

   这次析置三节度使, 是唐朝对河陇地区的一次重大战略调整, 目的是为了削弱归义军的势力, 把它的领地一分为二, 凉州节度使实际上主要是从归义军辖区中独立出来的。这对张议潮打击极大, 使其统治区域大幅减少, 甚至连“归义”这一军号也被取消了, 改称为瓜沙节度使。②

   河西道原来只有张议潮一位节度使, 且治在沙州, 故将三节度的析置看作是对河陇地区的重大战略调整, 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 凉州节度是否真的“是从归义军辖区中独立出来的”, 并使张议潮“统治区域大幅减少”?河陇的析置是否确实是针对张议潮, “是为了削弱归义军的势力”?河陇析置三节度是否最终导致“‘归义’这一军号也被取消, 改称为瓜沙节度使”?河陇析置时凉州节度更可能由谁兼领?张议潮与唐廷在凉州问题上的矛盾的表现与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些乃是关系到晚唐西北地区政治形势、唐廷基本治国方略、归义军存亡兴废的重大问题, 以下依次讨论。

  

   一新设立的凉州节度所辖诸州并非原属归义军的势力范围

  

   三节度中, 秦州节度使的统辖范围是在收复三州七关过程中自然形成的, 与归义军的原领地也没有关系, 因而我们需要着意讨论的是归义军领地与凉州节度辖地之间的关系。

   《新唐书·方镇表四》“陇右”条记大中五年 (851) :

   置归义军节度使, 领沙、甘、瓜、肃、鄯、伊、西、河、兰、岷、廓十一州, 治沙州。③

   这十一州之名又见于《新唐书》卷八、④《资治通鉴》卷二四九, ⑤只是前者仅记张议潮遣兄进献这十一州的图籍, 后者则称“张义潮发兵略定”诸州并遣兄奉图籍以献及唐廷以张议潮为十一州观察使, 在表述上有所区别。仔细参稽诸史籍, 它们为张议潮的观察州是没有问题的, 但却不都是张议潮“发兵略定”的, 十一州中仅五州 (即沙、瓜、甘、肃、伊) 是张议潮攻打下来并实有的, 其他六州当时还在吐蕃或回鹘人手中。相关学者早已对此达成共识, 但这里还有必要对其他六州的情况予以细述。关于这六州当时的状况及为什么被划入张议潮的观察区, 冯培红先生做了很有说服力的分析:

   这十一州中无凉州, 是因为851年凉州尚未收复, 仍在吐蕃手中, 与微松系的论恐热或属同一势力集团。至于处在凉州东南, 属于陇右地区的鄯、河、兰、岷、廓五州, 则因为尚婢婢及其部将拓跋怀光的关系, 而成为张议潮势力的影响地。唐军在收复秦州以后, 没有继续向陇右腹地挺进, 就只好藉助于张议潮的力量, 所以在给他授予十一州观察使时, 自然就把原尚婢婢系的陇右五州划入张议潮的观察范围。在851年归义军初建时, 应该还看不出唐廷与归义军之间有任何矛盾。至于西州, 此时由回鹘人所控制, 建立了西州回鹘汗国, 张议潮对其有名义上的观察权。①

   这样, 若将河陇析置后凉州节度所辖州与归义军创建时张议潮观察州相比, 就可以看到三种情况:

   其一, 洮州、临州。凉州节度所辖洮、临二州原本与归义军没有关系, 更谈不上原属归义军势力范围的问题, 不需要再做讨论。

   其二, 凉州。凉州的情况比较特殊。一方面, 不仅归义军设立时没能实领凉州, 就连唐廷授予归义军节度使的观察州中都不包括凉州, 因而凉州根本不涉及归义军辖地是否被划给了凉州节度的问题。另一方面, 凉州是张议潮于咸通二年收复的, 析置三节度时也是主要由他实际管理的, 那么, 如果新设的凉州节度真的与张议潮没有任何关系, 似乎张议潮的实际辖区就因此缩小了, 前引冯、李两位先生所持“这对张议潮打击极大, 使其统治区域大幅减少”的主张正是基于这种假设提出的。但问题是, 若这种假设本身不成立, 建立在它基础上的推论就难免值得商榷了。本文第五部分的论述将证明新设立的凉州节度乃是由张议潮兼管, 即那时及稍后一段时间的凉州仍受张议潮节制, 故凉州未隶归义军而隶凉州节度同样不能被用来论证张议潮的势力范围被压缩了。

   其三, 西州、鄯州、河州。关于这三州, 正如上引文中冯培红先生所分析的那样, 以前张议潮所有的只是“名义上的观察权”, 大中五年将它们划进张议潮的观察区, 实质上是唐廷以自己根本无力处置的敌对势力的占领区, 给张议潮指点了几个征战目标。那么, 析置三节度时这三州的情况怎样呢?《资治通鉴》卷二五○记:咸通七年 (866) , “春, 二月, 归义节度使张义潮奏北庭回鹘固俊克西州、北庭、轮台、清镇等城”。注文谓:“《考异》曰:《实录》:‘义潮奏俊收西河及部落胡、汉皆归伏, 并表贺收西州等城事。’《新·吐蕃传》曰:‘七年, 俊击取西州, 收诸部。’按大中五年, 义潮以十一州图籍来上, 西州已在其中。今始云收西州者, 盖当时虽得其图籍, 其地犹为吐蕃所据耳。”①既然咸通七年西州才收复, 那么三年前析置三节度时的西州便称不上是归义军的势力范围, 因为所谓“势力范围”须是能掌控左右的, 而当时张议潮对西州所能做的仅仅是“观察”而已。鄯州, 大中咸通间长期被尚婢婢的部将拓跋怀光占据, 关于他何时投降唐朝, 史籍缺载, 但《资治通鉴》卷二五○在上引文之后紧接着记:“论恐热寓居廓州……仇人以告拓跋怀光于鄯州, 怀光引兵击破之。”注文谓:“《考异》曰:《实录》:‘义潮又奏鄯州城使张季颙押领拓跋怀光下使送到尚恐热将, 并随身器甲等, 并以进奉。’《新·吐蕃传》曰:‘鄯州城使张季颙与尚恐热战, 破之, 收器铠以献。’”此事排在上引西州事后, 《通鉴》对两事的记叙方式也完全相同, 依理推测, 鄯州归唐应在西州收复之后, 即也是析置三节度之后的事, 故河陇析置时鄯州实际上也不属于张议潮的势力范围。至于河州, 长期被吐蕃诸股势力争夺角逐, 《新唐书·吐蕃传下》在记唐廷建立归义军之后又记“其后河、渭州虏将尚延心以国破亡, 亦献款。秦州刺史高骈诱降延心及浑末部万帐, 遂收二州”②, 是知归义军建立时河州仍为吐蕃人盘踞, 以后他们归降于高骈而不是张议潮, 张议潮在这里并无作为。因而, 西、鄯、河三州虽曾被划入归义军节度使的观察区, 但归义军从来也没有真正拥有过它们, 当然也无从将其纳入势力范围。

   以上我们对凉州节度所辖诸州的情况进行了逐一剖析, 归纳起来看, 凉州节度所领六州中, 洮、临二州原本就与归义军无关;凉州原本也不在归义军节度使观察范围之内, 被张议潮率众攻取后成了建立凉州节度的基础, 但因最初的凉州节度由张议潮兼领 (论证详后) , 自然没有脱离张议潮的势力范围;至于新设的凉州节度的辖地中包含的三个归义军原观察州, 则因归义军此前从来就没有真正领有过它们而与所谓势力范围无涉, 即便是名义上的曾经领属, 仍因析置初期张议潮兼领凉州节度而并未使张议潮统治区域大幅减少。

  

   二河陇析置并非意在削弱归义军势力而是时势使然

  

既然凉州节度并不是从归义军势力范围分割而成, 秦州节度使统辖地区也本就与归义军无关, 那么, 析置三节度是为了削弱归义军势力的说法恐怕就不能成立了。然而为什么还要析置呢?我们认为, 如果不固守夺地争权的惯性思维, 换个角度思考, 或许能有一些不同的认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河陇析置   凉州   张议潮   归义军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840.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ical Studies 2017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