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颖:缅甸军政之下的佛教、道德合法性与社会构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8 次 更新时间:2020-06-09 08:56:16

进入专题: 缅甸军政   佛教   道德合法性  

段颖  

   【内容提要】 在缅甸,南传上座部佛教传播历史悠久,深入人心,影响着民众的价值观念、人生态度与民族精神,并在国家建设与社会生活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通过人类学田野调查与文献研究,本文意图阐明,缅甸民众在佛教信仰的实践中完成着精神与物质世界之间的互惠,并由此建立僧俗共同体,与蕴含其中的业力与修行一起,共同成为缅甸社会构成的重要基础以及军事专政之下道德合法性的来源。与佛教信仰相关的文化政治将各种力量引入开放的公共领域,在连接国家与社会,形塑彼此关系的过程中,充分体现出佛教“入世”的实践意义。

   【关键词】 缅甸 佛教 军事专政 僧俗共同体 道德合法性

   “牛车轴声响不断,蒲甘佛塔数不完”,这一民谚勾勒出佛教在缅甸社会广为流传的历史图景。作为社会之集体表象,缅甸佛教并非隔断红尘,孤立于现实社会之外,而是与民众的日常生活、文化传统、社会经济乃至国家政治息息相关。以“业力”①为基础的宗教观,作为佛教信仰的基本逻辑,将民众的福祉、期待、行为与日常生活、现实处境连接起来,成为其认识、理解所在世界的文化图式与行动指南,同时,业力不仅指向个体,而且延伸至群体,乃至社会构成。②

   英国殖民以来,缅甸随之卷入现代民族国家体系与世界政治经济进程,殖民政府分而治之的治理策略以及殖民地政治秩序的确立,对缅甸的文化传统、宗教组织与社会秩序,以及佛教与社会乃至国家的关系产生了极大冲击③,各种现代佛教组织应运而生,以应对殖民统治所造成的文化与宗教的断裂及佛教与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④,并在缅甸民族主义运动以及国家建设中扮演重要角色⑤,一直影响至今,在最近缅甸的宗教、族群冲突以及选票政治中也显现出来。⑥

   缅甸独立后,宪法赋予佛教特殊的地位,并一度“国教化”,也因此激化了少数民族与缅族之间的矛盾,成为诱发军事政变的一大动因。奈温(Ne Win)执政后,开始推行“政教分离”,1988年缅甸民主运动之后,新军人政府力图将专政建构为合法且凌驾于政治之上的制度⑦,致使行政权力高度军事化与政府效能低下,加之政治合法性的缺失,进而导致“强权弱国”的政治格局与合法性危机。⑧缅甸特殊、复杂的局势促使以往的缅甸研究大多聚焦于军事专政之下的政治、民主、经济、宗教、族群问题,且倾向于结构性和制度性分析⑨,而对合法性危机之下缅甸国家社会运作的动力机制,以及作为文化传统、道德资源与社会基础的佛教在军政时期的缅甸所发挥的作用与变化之分析较少关注。⑩

   因此,综合人类学田野调查11与文献研究,本文意图从佛教业力与修行的实践逻辑及其与现实世界的关联展开,结合布施中精神与物质世界的互惠与交换,探讨僧俗共同体对民众日常生活与地方社会运作发挥的重要影响与作用,以及佛教成为道德合法性源泉的历史基础与社会动因,进而阐明,在军政专制之下,为应对合法性危机而将佛教作为共享之价值规范引向公共领域,这意味着将军政府与包括僧侣在内的其他能动行为者,一并置入更为宽广、开放的博弈空间,而业力的逻辑,使得对社会不公的自我消解与批判反思,同时存在其中。最后,从业力、修行到社群生活、道德资源与文化政治,均体现出缅甸佛教“入世”的实践意义,这也使我们得以重新审视缅甸的国家建设与社会构成。

  

   一、 南传佛教国家的业力与修行

   佛教传入缅甸历史悠久,据仰光大金塔内的碑文记载,距今2500年前,释迦牟尼初创佛教之时,便有欧格拉巴(仰光的古称)商人将佛陀的六根头发迎至缅甸,建塔供奉。传说佛陀得道之后,曾云游至曼德勒传道。据传,公元前3世纪,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在位时,僧众开始云游传教,佛教即在此时期传入缅甸,经过不同历史时期的传播与发展,历经不同朝代之更替,佛教逐渐与缅甸本土社会与文化高度融合,绵延不绝,其教义、仪式、生活方式以及道德、伦理观念逐渐深入人心,并对缅甸的社会、政治、经济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应当说,佛教于缅甸之发展,不仅是一部宗教的历史,也是一幅反映缅甸社会生活的人文画卷。如今,佛教之仪式与信仰遍布缅甸社会的各个角落,可谓凡有村落处,必有佛塔,缅甸也因之有“万塔之邦”的美誉。据统计,2015年缅甸人口约为5390万,其中信仰佛教者约占总人口数的85%。12

   佛教教义素以深邃、精妙著称,以缅甸盛行的上座部佛教为例,其要义大致体现为物质、无神、无常、悲观、舍弃等基本意旨,其中所体现的形而上学思想精深缜密,实非常人所能开悟。但是,作为世界宗教,佛教又广泛地存在于世俗社会,尤其在缅甸及东南亚其他地区,信徒众多。那么,玄妙深奥的佛教教义如何与世俗生活相结合,节气、庆典、人间、地狱、极乐世界等观念又如何逐渐融入佛教知识体系之中?这源于两者之间存在着可以相互沟通的桥梁,亦即,在宗教与世俗之间,存在着能够被双方共同接纳、阐释且极具可塑性的观念与实践体系,即业的修行与实践。

   业(karma),即事物的因果关联,于道德层面体现为善恶报应。南传佛教修行的目的,在于涅槃,即超越轮回界,无因无果,无善无恶,得大自在。因果报应的时限与佛教的轮回观相结合,称为三时业,我人之业,必引起果,“其一、现世作业,现世受其果报;其二、现世作业,来世受其果报;其三、现世作业,次次生或以后受报”13。由此可见,业是一种解释祸福因由的理论,同时具有宗教的一般特征,即“通过阐述关于一般存在秩序的观念,确立人类强烈、普遍、恒久的情绪、经验与动机”14。

   于经验层面,业表现为:其一,注定的命运观,人总被置于无尽的轮回之中;其二,既然因果环环相扣,人们便有必要也有责任采取行动,以获得积极的果报。业的心理、意念及其行为的因果关联是可见可察的,道德乃至现实意义的善业可依靠自身的努力达到。因此,在现世生活之中,所谓业及其原则,与其说是一种富有哲理的心智诉求,毋宁言其为一种蕴含道德伦理和社会秩序的规训与惩戒15,简言之,相信业报,对于社会个体而言,就是对自我的行动与生活负责。

   业的因果关联无处不在,而非局限于善恶福祸的道德判断。在缅族心中,一对夫妇之所以能够结合,也属于他们彼此所作之业。人出生于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地点,也归因于自身所作之业。因此,业是由无限时空中诸多行为的因果关系交织而成,乃为广泛、深入的社会观念和认知模式,其源于宗教,又超越其中,成为人们基本的动机与行为方式。对于现世的人而言,业既然由无数因果组成,那么,业所涉及的因果也是相对和辩证的,并且可以相互中和(neutralization),善恶可以因作业而相互抵消,尽管行善或许不能消解一个人所有的恶业,但它至少可以减轻、抵消他/她的苦难,这也是业同时具有形而上学意义与道德规训功效的前提和基础。修善不在于行为本身,而在于背后的意图,这些行为不一但动机一致的个体实践的集聚、整合,成为佛教社会中认知论和宇宙观的表达与实践。16

   对于民众而言,“业”与“轮回”并非抽象的形而上的逻辑与思维,而是具体的日常想象与实践,因此更具世俗意义。在他们看来,决定命运的要素有二:一是因果报应,二是智慧的观念与勤奋的修为。佛教的业和轮回观使人们相信命运是业的结果,相信前世、今生、来世,因此,他们会忍受现实中的贫穷与痛苦,因为这来自于前世的业。他们同时相信善行能改变命运,于是便有理由追求未来的富足与幸福。由此,“相信业所带来的因果报应,显然会促使人们去期许、计划、努力,而不一定导致颓废、冷漠和缄默”。17此外,对大多数人而言,他们所追求的并非涅槃,而是更为现实的目标——脱离苦厄,生活舒适,平静安乐。业报与轮回的世俗观已成为缅甸佛教徒的行为准则与生存动力。

   更重要的是,业的修善积德与自省式救赎所带来的社会后果便是将与矛盾冲突相关的社会互动引至个人层面,从而减轻了因不平等现象而引发的紧张关系,由此体现出佛教作为共同体的约束与规范。但是,对于更大的社会范畴,如国家及权力结构而言,也可能因为业、轮回、无常,而导致不断的变动与更替。可见,业的教义运作于社会秩序之中,同时具有宗教之理论意涵与社会之实践价值,更为重要的是,它已成为缅甸数千万佛教信徒基本的世界观、人生态度与生活方式。换言之,在缅甸,佛教通常以生活的形式存在,并与现世密切关联。

  

   二、 布施、互惠与僧俗共同体

   虽然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修道更多在于个人的顿悟与修行,但对于缅甸人民而言,佛教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与文化体系,蕴含着历史过程中绵延下来的传统与秩序。缅甸的佛教信徒十分虔诚,每日拂晓即开始准备布施僧侣的食物,每逢缅历月盈、月亏之日都要到佛寺礼拜,布施钱财、物品。遇有红白喜事或庆生等,也常请僧侣到家奉养或到寺庙布施。逢年过节(缅甸大部分节日均与佛教相关)还要到寺庙献花礼佛,为佛像贴金。建寺造塔成为一些虔诚信徒一生的心愿。佛教信徒平时严守五戒(杀、盗、淫、妄、酒),一有时间就在家或到寺庙静修。我在缅甸田野调查期间曾短暂出家18,出家时就经常接受附近信徒的布施,一般为食物,或是毛巾、牙刷、洗衣粉等生活用品,有的信徒还主动到静修中心帮忙处理日常杂务。

   布施是缅甸民众寻常可见的信仰实践。我的缅族朋友貌貌丹全家均为佛教徒。点灯节当日,她们准备在家门外布施僧侣。貌貌丹头一天买了十斤鱼,连夜烹调,她妹妹与妹夫则准备了椰奶面及蔬菜、咖啡,米饭则由她父母准备。布施从早上五点半开始,他们首先在家门外摆放好桌椅,由她妹夫去将沿路化缘的僧侣请过来,僧侣吃完后还会收集一些饭菜带回寺庙作为午餐。之后,他们又去迎请另一批僧侣就餐。整个早上一共布施了两百多名僧侣,布施费用约为四万缅甸元19。貌貌丹的父母现已退休,他们在曼德勒城郊的一所寺庙捐建了僧舍,每月15日至25日都会到寺庙静修。此外,受戒出家是修行积业的最好方式,缅族将出家作为成年礼,一旦有过出家经历,社会地位将大大提高,对个人事业、家庭以及人生大有帮助。人们通常会将自己或家人出家受戒的相片挂于家中,以示荣耀。在曼德勒,很多学生都会选择在假期受戒,短则一星期,长则数月,为自己也为家人修善积德。如果条件允许,人们还会在不同时期多次出家。

   由上可见,信众通过供养、布施僧侣,积累善业,僧侣则为信众祈福,回报众生。在施与受之间,完成物质与精神世界的互惠与交换,同时强化了神圣与世俗世界之间的联系。在远离国家权力中心的农村地区,佛教的功能与意义不只局限于宗教层面,僧侣会参加当地各种世俗活动及宗教典礼,向人们布道说法,提供道德规范与行为准则,给人们某种归属感和安全感,并抚慰处于困厄与不幸中的人们。佛寺成为社区的公共空间,不仅佛事活动于此举行,寺庙与佛教仪式同时也是社会关系的纽带。如果没有佛寺及相关的宗教活动,缅甸社会仅仅为许多零碎、互不关联的村落组成,在同一村寨中,各个家庭也只是自给自足的单一实体。20

   僧伽组织的运作与功能及其与世俗世界的密切关系则从另一层面显示出佛教对缅甸社会的重要性。从某种意义而言,无论静修中心还是佛寺,都是僧俗结合的社会实体。我受戒出家的静修中心,当时有僧侣10名、尼姑15名、静修者70名、工人13名21。静修中心建于1950年,起初人数不多,中心真正的发展始于1962年,奈温政府开始实行收归国有计划,社会动荡,人心惶惶,很多人来到中心,希望通过静修摆脱俗世的不安与烦恼,与此同时,很多民众全力捐助静修中心或佛寺,这样既可行善积德,又避免了自身财产被军政府无端收归国有。由此,静修中心影响力日益扩大,逐渐成为民众心灵与现实生活的庇护所。

静修中心成立伊始即设立了管理委员会,现有委员一百余名,为社会各界人士,大多为缅族。委员会主席由委员在年会上推荐产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缅甸军政   佛教   道德合法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659.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0年第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