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郁:求善原则和柏拉图的灵魂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7 次 更新时间:2020-06-08 13:38:11

进入专题: 柏拉图   灵魂观   求善原则  

谢文郁 (进入专栏)  
为此,他用了很大的篇幅对人们的各种自以为是的看法进行深入分析,指出它们的自相矛盾,并企图由此推动人们对善知识的追求。归结为一点,就是,虽然人人都拥有自己的善恶知识,而且往往会顽固地认为自己的想法就是真理;但是,为了得到善知识,我们必须摆脱自己的偏见,从可见世界进入可知世界。真理和善在可知世界中。人的灵魂只有进到这可知世界中,才能认识真理,掌握善知识,最后完成自己的求善历程,进入最高境界。

   《国家篇》讨论的中心问题是如何理解“正义”(dikaiosyne)概念。Dikaiosyne这个字的原意是“正确行为”,“恰当做法”等。[6]人的行为和做法是受一定的观念所引导的,因而它的引申含义就是正确的生活原则或指导观念,即真理和善知识。我们读到,柏拉图对流行的一些“正义”概念进行了分析,“借钱还钱”,“善对朋友恶对敌人”,“强者说了算”,等等,认为这些说法在逻辑上难以立足。如果正义的意思是正确的恰当的,那么正义就是好的。但是,有人提出,“不正义是好的”。柏拉图觉得这个问题对他灵魂求知论来说非常关键,涉及什么是“好”(善)的定义,需要深入分析。

   就一般的人来看,正义这个字的定义是清楚明白的,即正确行为或好的行为。因此,正义是好的。但是,从另一方面看,人们会认为,一个只图自己的利益的人是不正义的人,按理就是不好的人。但谁不为自己的利益着想呢?从每个人自己利益的角度出发,有利的就是好的。因此,不正义是有利于自己的因而是好的。不难看到,这里争论焦点是:什么是好(或善)?从某种大众接受的定义出发,正义是好的;从某种个人的想法出发,不正义是好的。尽管苏格拉底的论证指出,当人们说“不正义是好的”时,实际上是混淆了“不正义”和“正义”的定义。然而,问题并未因此消失。比如说,从某种个人的想法出发所得出的善概念是不是一个善概念?换句话说,究竟哪一种关于好的定义,大众的还是个人的,才是正确的善概念?而且,即使是大众的关于好的看法也是因时因地而异。实际上,根本的问题是,我们能够提出一种普遍接受的绝对的善概念吗?[7]

   我们可以回到本文开始时谈到的柏拉图的求善原则。柏拉图认为,人的灵魂是求善的。人的求善活动需要一种善概念来指导。因此,拥有什么样的善概念就有什么样的求善活动。如果人们所拥有的善概念实际上是恶概念,那么,他们的活动就一种名义上的善活动,而实际上是一种恶活动,即以善的名义作恶。也就是说,找到绝对的善概念对我们满足自己的求善冲动来说就是至关重要了。

   为了寻找绝对的善概念,柏拉图对人们的现有善概念进行了考察。令柏拉图心寒的是,在现实中,每个人都自以为拥有了真正的善概念。当然,如果一个人自认为他拥有了善概念,他就不必要去寻找其他的善概念了。结果是,当人们在自己的现有善概念的指导下去生活时,就不自觉地过一种罪恶的生活。为了唤醒人们对自己的这种可怜生存状况的认识,柏拉图给出了著名的“洞穴比喻”来描述人们的现实状况:

   让我们想象一个洞穴式的地下室,它有一长长通道通向外面,可让和洞穴一样宽的一路亮光照进来。有一些人从小就住在这洞穴里,头颈和腿脚都绑着,不能走动也不能转头,只能向前看着洞穴后壁。让我们再想象在他们背后远处高些的地方有东西燃烧着发出火光。在火光和这些被囚禁者之间,在洞外上面有一条路。沿着路边已筑有一带矮墙。矮墙的作用象傀儡戏演员在自己和观众之间设的一道屏障,他们把木偶举到屏障上头去表演。[8]

   人的知识来自于人的感觉和经验。由于这些人一直生活在洞穴里,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只能来自于他们的这些感觉经验。柏拉图继续说,如果有人把他们领出洞穴,让他们观看在太阳底下的万事万物,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显然,他们会眼花缭乱,反而认为太阳底下的万事万物不真实,因为它们和他们的现有感觉经验完全不同。因此,他们宁愿回到他们认为是真实的世界(即洞穴)里去。

   在柏拉图看来,这些洞穴中的人就是我们现实中的人。我们知道,当时的雅典人有相当多的一批人无所事事,终日在戏院里消遣。也就是说,他们是通过看戏剧来了解社会人生的;更为甚者,干脆认为那就是真实的世界。或者,即使人们不去看戏剧,他们的生活范围不过是能看见的现象世界。现象世界变化不居,并常常出现错觉或幻觉。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人们是不可能认识真正的善概念的。

   人们怎样才能认识真正的善概念呢?柏拉图谈到,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其实是由两部分组成的:现象世界和理型世界。现象世界就是我们用感官所能接触到的世界。它还可以进一步一分为二:影像和实物。对它们的认识形成我们的各种变化不定的意见。理型世界虽然不为我们所见,但可以为我们理性所知。它也可以一分为二:数学对象和理型。如果我们只停留在现象界,我们的认识就不过是善概念的影子。或者说,我们只有一些意见。因此,为了满足我们的求善追求,我们就必须进入理型世界,把握善概念。[9]

   然而,问题在于,在柏拉图的观察中,当人们持有某种意见时,认定这种意见就是最好的。如果已经拥有了最好的意见,人们就没有理由放弃它们,转而去寻找别的什么。对柏拉图来说,善概念在理型世界中,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这一点。怎么样才能让人们按照柏拉图所设想的真理之路不断走下去呢?而且,当人们还不理解柏拉图时,人们凭什么要接受他的说法,认为真正的善在理型世界中?柏拉图对这种内在于人们思想中的固执是有深刻体会的。

   为了解释这种现象,柏拉图提出了三种灵魂的划分:理性灵魂,激情灵魂,欲望灵魂。一个人在欲望灵魂的控制下想到的只是满足欲望。只要能满足欲望,就是好的。对他们来说,谈论荣誉,美德,以及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都是没有意义的。他们的标准很简单,即满足欲望。要他们放弃他们的欲望去追求善概念,那是不可能的。一个在激情灵魂控制下的人,为了他的荣誉,为了他所认定的美德,可以控制自己的欲望。但是,如果他的激情高于理性,他就会鲁莽,冲动,并抵抗理性对它的指令。这样的人也无求于善概念。能够执著追求善概念的只有那些受理性灵魂所控制的人。当这些人从理性出发来控制自己的激情和欲望时,他们就引导了一种有理性有秩序的生活。柏拉图接着说,这三种灵魂分别居住在人的头部(理性灵魂),胸部(激情灵魂),和腹部(欲望灵魂)。[10] 从这个角度看,一个社会中只有少数人执著追求善概念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如果在欲望灵魂或激情灵魂控制下的人不追求善概念,而是依照欲望或激情的驱动去生活,那么,从社会的角度看,就会出现混乱。柏拉图在提出他的理想国构想时,目的是设计一个按善概念来统治的理想社会,即由那些拥有善概念,遵循理性原则行事的人来做统治者。如果人们不追求善概念,人们也就不会尊重并服从拥有善概念的人,于是统治者的意志就得不到贯彻。因此,唤醒人们对善概念的追求,在柏拉图看来,是十分重要的。其实,柏拉图在《国家篇》中的主要谈论,就是要揭示善概念,并向读者指出,人在本性上是追求善的,但在假的善概念的指导下是无法达到真正的善。因此,人人都要努力认识善概念。

   在结束《国家篇》时,柏拉图叙述了一个故事,作为对那些不去努力认识善概念的人警示。柏拉图谈到,人的灵魂是不朽的。死亡是肉体的死亡。人死后,他的灵魂离开死去的肉体,以后还会重新投胎再世。因此,人在有生之年不努力去认识善概念,他的来生就会很悲惨。这个故事说,有一位英雄名叫厄洛斯在战斗中死去,12天后在葬礼中竟然复活了。他在复活后讲述了自己在过去12天中遇到的事情。厄洛斯谈到,他和一批人到了天堂地狱的分界处;这些人都按正义和不正义的原则进行判决,有些人进天堂,有些人进地狱。但他却被分配了一个特殊的任务,这就是,去天堂地狱转一圈,然后把他的所见所闻告诉世人。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是,厄洛斯最后来到一个大厅,那里有许许多多的灵魂准备再投胎。他听到“必然女神”在为每个人宣布命运:每个人都一次机会选择他的来生。于是这些灵魂就开始选择。人在选择时都是挑选最好的。问题在于,人们对好坏的认识并不一致。如果一个人在他的前生没有很好地认识善概念,他的好坏观念就受到意见的左右。当他进行选择时,他就可能挑选表面上是好的,而实际上却是痛苦不堪的生活。比如有一个灵魂,他挑了一个最大僭主的生活。这个人的前世生活倒是规规矩矩的;但他的好坏观念是由于风俗习惯而不是学习哲学的结果。当他看到他来世的僭主生活还包含着吃自己孩子等等可怕的命运在内时,他后悔了,但已经太晚了。他必须面对自己的选择。所有的灵魂都有要挑选自己的命运,并走向自己的命运。[11]

   这个故事的中心点是,人在此时此刻学习哲学,认识善概念,无论达到什么程度,只要肯努力,就必有好的报偿。同时,如果人们疏忽于对善概念的认识,结果是在来生还要受苦受难。

  

   4,灵魂理性回归说

   柏拉图在《国家篇》谈论灵魂时,虽然努力证明认识善概念对人有益,但总的倾向是:人应该认识善概念。但在《蒂迈欧篇》中,他提出一种说法,认为灵魂是造物者根据理性原则制造的,尽管和肉体结合后搅乱了灵魂的理性秩序,但它还是内在地具有回归原有理性秩序的自然倾向。柏拉图在谈论灵魂的理性秩序时有一条基本预设,即,秩序是善,混乱是恶。[12] 因此,回归灵魂的原始秩序就是一个趋向善的过程。我把这样一种说法称为“灵魂理性回归说”。

   我们先来看看灵魂是怎样被造的。造物者把存在,同,异三者合在一起作为灵魂的原始材料,[13] 然后根据一定的数学比例关系对原始材料进行划分,使之和谐并拥有理性。这便是灵魂的生成。[14] 这样造出来的灵魂就内在地拥有了概念关系和数学关系,从而内在地拥有理性秩序。造物者首先造的是宇宙灵魂;按上述方式造好后,他让这宇宙灵魂充满整个宇宙的每一处;接着造就各种星体,让灵魂居住于其中。这便是我们看见的天体。每一天体都是一个灵魂。造物者称之为不朽的被造神。接着,造物者把剩下的材料继续搅和在一块,但每搅和一次,其纯洁度就下降一级。造物者用这些材料来造人类的灵魂。人类灵魂虽然在理型秩序上比不上诸神,但他们和诸神一样也是不朽的。做完这工作后,造物者便指示那些不朽的诸神为这些灵魂制造身体,包括人类和其他生命体的身体。

   诸神遵循造物者的指示,从水土火气中取原材料,揉成一定的形状,把灵魂拴住。他们先造一种圆形体,即人的头部,然后再造其它部位,把灵魂分别放在头部,胸部,和腹部。头部圆形,乃是模仿天体的形状,作为灵魂的最高贵部分(不朽部分)居住地,作为统治者。当灵魂进入身体后,因着和身体的交往而开始作激烈的运动,并导致混乱,使灵魂失去原有的秩序和理性。只有当人成长起来后,灵魂和身体的交互作用缓慢下来,灵魂渐渐有了固定的路径,恢复其自然状态。这时,理性就重新出现。如果人们能够在理性重新出现后积极回应,顺应理性的带领,并通过学习和教育来推动这种理性的回归,那么,人们就能恢复他们的本性,从而当他们身体的束缚脱落后,他们的灵魂便能回到它们所属的天体中,过幸福的生活。[15] 柏拉图是这样来定义幸福美满生活的:

   我们应该通过改正在出生时被弄乱的大脑运动,通过了解知道世界的和谐运转,并根据其原始本性把理性部分带到理性自己的相似者那里去。这样,我们就能完全实现诸神在造人时所安排的最好生活,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16]

但是,对于那些不对理性作出回应的人,他们的灵魂理性回归就会极其缓慢,甚至完全停止。这样的话,当他们的身体朽坏后,诸神收回他们的灵魂,并重新放到新造的身体中。诸神是根据灵魂的理性水平来重新置放灵魂的。如果人们在此生没有好好顺应理性要求恢复原是理性秩序,他们的灵魂就会被安置在较低级的身体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文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柏拉图   灵魂观   求善原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637.html
文章来源:《灵魂面面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