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岛涉:作为历史教训的邮轮检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 次 更新时间:2020-06-05 11:05:41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邮轮检疫  

饭岛涉  

   【内容提要】 2月初,日本面临了一个疫情难题,即停靠在横滨港的邮轮中发现了新冠肺炎患者。面对此种复杂状况,该如何应对?邮轮是外国船籍,乘务员和乘客也有多种国籍,并且这种船舶的构造很难应对传染病,应该由谁来负责该船的检疫和患者的治疗,都没有明确的国际规定。其间,该邮轮的应对没有顺利进行,应当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也始终不明朗。结果是,抵达横滨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近七百人感染,还有人感染后死亡。本文主要介绍日本政府对该邮轮的应对措施,并提出,这次邮轮检疫的经验与国际社会共享的必要性。为此,需要保留乘务员和乘客的采访记录,保存并公开经得起验证的相关资料。

   【关键词】 邮轮 检疫 传染病

  

   一、序言

   2020年1月末的国际话题本应是非英国脱离欧盟(Brexit)①莫属。事实上,英国脱欧的前后,日本新闻媒体报道最多的却是在中国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因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以下简称“新冠病毒”)所引发的新型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因感染地区不断扩大,在1月30日晚(日本时间1月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WHO)由专家委员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宣布新冠病毒所引发的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虽然英国保守党在之前的大选中获胜,脱欧已是时间问题,大家对其关注度不高也情有可原,但日本报纸对英国脱欧和新冠肺炎的报道失衡,让我切身感受到这场新型传染病在中国和一些国家的蔓延已经引起了日本和世界的极大关注。

   2020年1月末到2月初,日本国内对新冠肺炎蔓延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两方面。其一,是否应该接回在武汉的日本人(准确来说,是持有日本护照的人),如果接回,要在什么时候进行,该如何实施。截至2月中旬,日本派出5架专机从武汉接回约800人。②后期接回人员中除了持有日本护照的人,还有中国国籍的相关人员。另外,持有日本护照的人员之中,也有人选择不回国。在乘坐专机的回国人员中发现新冠肺炎患者后,日本政府对患者进行了隔离和治疗。其他人在税务大学的宿舍隔离约两周后返回家中。另外,从武汉回来的人员中,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查(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以下简称“PCR检查”)呈阳性的有15人,所幸没有死亡。③采取这种措施是为了保护持有日本护照的人员,很容易被理解,但也有人对接回感染者表示担心。事实上,该对策并未导致新冠肺炎在日本国内的传播,从传染病对策上来看是妥当的。这一时期向武汉派出专机的还有美国、新加坡、韩国等,这些有财力的国家有能力这样做,应该也有一些国家和地区无法做到。

   另一个话题是,2月初超大邮轮“钻石公主号”停靠在横滨港,船内出现了新冠肺炎的感染者,日本政府该如何应对的问题。该船2020年1月20日从横滨港出发,当月25日在香港下船的乘客被发现感染了新冠病毒。其间,该船继续前往越南和台湾,在日本的那霸停泊后,返回横滨港。抵达横滨港发现感染者后,乘客与乘务员在船内隔离了两周,但隔离期间感染者激增,引起了世界各国对日本政府应对措施的关注。搭乘该船的乘客与乘务员加起来共计3711人,PCR检查结果中,判定为阳性的感染者达700人(其中400人并无症状)。结束两周的隔离后,乘客和乘务员开始依次下船,3月1日全员下船。在此期间,很多患者都接受了治疗,很遗憾的是有6名患者在治疗中死亡(含一名回澳大利亚后死亡的乘客),使用人工呼吸机和进重症监护室的患者人数达到34人,依次出院人数为242人。④

   这次日本国内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主要是与该次邮轮相关的人员。但是,之后北海道等地出现了社区获得性感染(community-acquired infection)病例,感染在日本全国范围内扩散,感染人数也在逐渐增加,到目前为止(3月12日)情况不容乐观。2月末,日本政府为了防止感染扩大,要求小学、初中、高中一律停课,各种活动也开始被取消。接着,把日本指定为危险地区的国家和地区开始增加,它们呼吁或劝告国民不要前往日本,并且对从日本来的入境人员实施医疗隔离。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美国政府对欧洲国家实施暂停入境的强硬措施。在中国,特别是湖北省的疫情逐渐稳定,但在意大利、伊朗、韩国等地感染却在扩大,全球开始蔓延。始于2019年年底的新冠肺炎进入了下一阶段。换言之,直至我完成此稿时(3月12日)仍无法看到结束的阶段,因此现在还很难叙述它的起承转合。但历史就是“现在和过去的对话”,作为专门研究传染病历史学的人,这是我非常想提笔的一个题目。本论文的主题之一就是邮轮问题,在全部人员下船后到现在的这样一个阶段,对其现状进行整理是十分有意义的。针对邮轮的一系列事件,可以对传染病对策以及检疫方法提出各种问题。

   历史学家的工作是对过去发生的事情,探明已被认定的事实并整理其关系,说明事件的背景和原因,判断是否是历史事实。历史事实像是很难入会的高级会员制俱乐部,其入会条件十分苛刻。“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一系列事件,恐怕会被作为历史事实记录下来。或者通过本论文,让其成为历史事实的一员。

  

   二、 “钻石公主号”的漫长航海

   “钻石公主号”邮轮(Diamond Princess,以下简称“DP邮轮”)到达横滨港的时间是2020年2月3日,乘船的乘客和乘务员共计3711人。DP邮轮于1月20日从横滨港出发,22日到鹿儿岛,25日停靠香港,之后前往越南和台湾,2月1日途经那霸返回横滨港。接受PCR检查显示阳性的乘客是从横滨港上船的,1月25日在香港下船,1月30日在香港医院接受检查,2月1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其间,邮轮途经那霸(很多乘客下船到市内观光),返回横滨港。

   在香港下船的患者于2月1日被确诊后,邮轮仍照常航行。2月4日到达横滨海域后,日本政府对船内可能感染的人员进行了检疫,其中10名显示阳性,被日本国内的医院收治。从2月1日患者被确诊到5日早晨,DP邮轮船内的乘客行动未受限制,各种活动仍照常进行,乘客和乘务员都处于感染性很高的密闭空间内。发现阳性患者后,全部乘客和乘务员被要求在船内隔离,类似于罐头状态。就这样,度过了两周。⑤

   像DP这样的邮轮检疫究竟该由谁负责?在日本,国外的船舶入港时通常会和当地的几个政府机关进行衔接。但像这次发生传染病的情况下,该如何处理, 似乎没有国际协定。船舶的日本入港手续属于国土交通省海事局管辖,其负责人表示:“根据船籍和本国国民所占比例,国家考虑如何应对。危及生命时,出于人道主义还有转移到其他近邻国家的方法”。国土交通省没有拒绝邮轮入港的权限,如果限制入港,要求管理港湾的地方自治体(横滨港的地方自治体就是横滨市)进行处理。DP邮轮的情况是,持有日本护照的人员占多数,这也是此次事件的一个重要背景。《联合国海洋法条约》没有预想到港口会有无法决定的事情,至于应该由邮轮的船籍或其公司所在地(登记地区)的所属国家,还是前往目的地的国家相关机构负责,都没有明确规定。⑥值得一提的是,DP邮轮是英国船籍,美国公司经营,菲律宾国籍的乘务员占大多数,这次没有公布乘客、乘务员的具体国籍。

   让乘客和乘务员留在船上的行为,日本政府解释为“依照检疫法,正在检疫”。之后,在船内隔离的两周里,不断有乘客和乘务员感染新冠病毒,连参与这项工作的日本检疫官也被感染。其间,因为检查没有顺利进行,乘客向日本政府提交了请愿书,希望对全员实施检查,证明自己“不是感染者”。请愿书中也指出船内医药品和生理用品不足。⑦乘客按照要求长时间隔离在客舱内,别说请愿,就算抱怨也是理所当然。

  

   三、针对日本政府的应对,评判之声日渐高涨

   随着船内感染人数的激增,针对DP邮轮应对的各种评判声接踵而来,指责DP邮轮不仅是一艘检疫船更是病毒培养皿的声音也越来越高。美国等媒体也开始对DP邮轮的应对进行批判性报道。比如,《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专题 “日本政府此举是公共卫生危机应对的反面教材”介绍了专家的意见,日本的报纸也对此进行了报道。⑧这恐怕也是基于“面对邮轮乘客的很多质询,日本政府基本不作回答”。⑨只读日本的报纸很容易理解为,《纽约时报》批评日本对DP邮轮的检疫方法,特别是让乘客、乘务员在船内隔离14天这些措施导致了感染者增加。但是仔细阅读原来的报道,会发现原报道旨在提出“政府此举是公共卫生危机应对的反面教材”(“The government was offering a textbook example of how not to handle a public health crisis”)。发表该意见的是一位危机管理专家(experts in crisis management),该专家是日本医疗交流和健康管理顾问公司的职员,其批评的重点是(日本政府)“要反复说明哪些是已经清楚的,哪些是未明确的,另外应该说明剩下的问题何时可以明确。这样简明扼要并且持续说明的话,能减少人们的不安”(“Repeatedly explain what is known and what is unknown, and when people ge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what remains,… It sounds very simple, but by continuing to do this, people’s concerns  will be reduced”)。这不是针对公共卫生对策的批判,而是批判进行危机管理时采取的沟通方法不对。并且,该专题同时介绍了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对日本应对的肯定,日本的报纸是在误导公众。

   最初,美国政府表示在船内隔离是最安全的选择,但随着事态的发展,美国改变了方针,派出专机接回了本国国民。美国疾控中心对日本应对的指责也成为美国政府改变方针的依据。⑩2月17日,美国政府迅速派出专机接走328人,澳大利亚也紧随其后。因为其他国家接回国民后又追加了14天的检疫,因此外界对日本不追加检疫的评判声很高。11其间的原委,不经过一段时间很难评论。世界卫生组织或各国政府,基于对日本公共卫生和医疗水平的信任,一开始并未接回有可能感染的国民,给人一种全部交给日本横滨港处理的感觉,而后来更像是随着DP邮轮内感染者激增,根据本国国内舆论的动向而改变了方针。总之,邮轮这种管辖不明确的船舶内发生了传染病,并且还是未知疾病,或者说新型传染病时,该如何应对并无明确的规定。

   因为害怕有乘客感染新冠肺炎,而被拒绝靠港,因此不得不改变停靠港口的邮轮不止DP邮轮。“威士特丹号”(Westerdam,荷兰船籍)邮轮就被菲律宾、台湾、关岛、日本拒绝入港,最后停靠在柬埔寨的港湾。在乘客未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时,乘客在夏威夷观光的情景曾被报道,运营公司也返还了乘船费用,并承担乘客回国的机票,同时免除在船内14日的费用,整个航海旅行充满了愉快的氛围。12但是,之后随着该船内有人被确诊,气氛骤变。

  

   四、乘客、乘务员下船后的问题

经过14天的隔离之后,2月19日DP邮轮的乘客开始下船,检查结果为阴性的高龄者优先下船。令人担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些人一旦有机会与更多的人接触,难道不会引起第二次、第三次感染吗?但是,在船内隔离的14天内,PCR检查未被测出阳性的情况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邮轮检疫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612.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0年第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