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 :心魔狀态与逆反的冲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6 次 更新时间:2020-05-27 14:51:20

进入专题: 心魔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我们心理控制的努力通常产生的不只是失败,更糟的是我们试图控制的某种思想反而会得到加强。换句话说,当我们努力控制自己的思想时,常常经历一种反向的逆转:我们越试图抑制一种思想,它就越折磨我们。

  

                                                                                                                                                               ——《社会认知》,P219

  

   “心理折磨”一词很传神。

  

   本文将探讨:在自我强迫的心理压迫或争强好胜的情境下,会爆发逆反冲动心理。逆反的冲动可能呈现为心魔状态。

  

   一、反常的小鬼:潜意识心魔状态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悬崖晕眩感与跳崖欲望”的潜意识冲动。

  

   每当我站立在悬崖、高楼边缘时,首先就会感觉到腿发软,心虚脱,头眩晕,恐惧盘旋在腹间,几乎站立不稳的状况。但那时候却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耳边怂恿道:“跳啊,跳啊!”或者心底里就有一种不由自主控制不住要跳下去的推力,总会害怕自己会失控,纵身消失在万丈深渊之中。

  

   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用“心中反常的小鬼”来形容这种心魔的冲动。

  

   “反常的小鬼”出自爱伦坡一篇同名的短篇小说。小说里,主人公执行了一个完美的谋杀案,继承了死者的全部遗产,靠着这笔不义之财,他过着快乐逍遥的日子。但偶尔他会想到自己今天的享乐生活是来自谋财害命的罪恶时,他就会喃喃自语:“我很安全。”就这样他过了好多年平安的岁月。

  

   忽然有一天,他在喃喃自语中把习惯祈祷的句子顺口改成了:

  

   “我很安全,只要我不会笨到在众人面前说出真相。”

  

   就在这一天之后,他的祈祷句就变成了新的说法,这个说法成为一个固执的念头盘旋在脑海,糟糕的是,整天缠绕在心中的不再是“我很安全”的意念,而是“在众人面前说出真相”的念头。他开始变得坐立不安,越是感到恐惧,越是极力压抑这个骇人的念头,越是想把真相一吐为快。

  

   最后,他吓得惊慌失措地拔腿狂跑起来,于是就引起一些人跟在后面追他,跑着跑着他突然就昏了过去。等到他恢复意识之后,别人告诉他:

  

   你刚才原原本本地说出了曾经对某人谋财害命的整个过程。

  

   “反常的小鬼”就是心魔。

  

   海特举出很多例子,说明他自己内心经常出现“反常的小鬼”捣乱的情境,例如参加晚宴时,旁边坐了一位他很尊敬的宾客,他心里的小鬼就会趁机作乱,拼命鼓吹他说出最不恰当的话。又例如看到别人额头上有颗痣就想要批评,看到肥胖的人就想发出尖叫,看到美女就想说“我爱你”等等,那些都是在那些情境中突然跳进脑中的想法,如果不是每次都要反复念叨着“不要让自己出丑”,就很难抑制得住。

  

   海特对此的解释是:

  

   每当我们追求目标时,心理有一部分便会自动监控进度,一边进行必要的修正或知道目标达成与否。当设定了一个心理目标时,例如要抑制去想“那颗痣”,大脑的反馈系统就会出状况了,因为自动化处理过程会一直自我检查:“我没在想‘那颗痣’吧?”如果大脑一发现没有在想“那颗痣”,“那颗痣”的念头马上就又跑出来。于是要花更大的力气才能转移注意力。最后,自动化处理过程跟控制化处理工程会花更大的力气跟对方对抗。

  

   海特引用社会心理学家丹尼尔?韦格纳的一个实验来解释它:

  

   在实验中,韦格纳要求被试努力不要去想某样东西,这个“要求不去想”就成为一个念头盘旋在被试的心中。结果被试很难办得到:只要他们一停止压抑那个念头,那个念头马上就会排山倒海地涌入他们的脑中,这时要摆脱那些念头就变得更加困难。

  

   海特说:

  

   “我们越想摆脱某个令人不快的念头,这个念头就越会阴魂不散地缠绕着我们不放。”(《象与骑象人》,P26,李静瑶译,浙江人民出版社)

  

   二、逆反心理中的心魔状态

  

   我之前曾经研究过安娜?卡列尼娜的罪恶感心魔和其自杀之复杂的心理原因,我认为安娜通过打开了情欲之门,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以前所自信和自负的那样高贵、优雅和端正,她的生命一下子放纵开来,她重新发现了真实的本我和自我原来是那样的疯狂和没有理智。从此以后她一直陷在了严重的肮脏感、丑陋感、羞耻感和罪恶感之中。

  

   于是她每天都生活在一种时而放纵、时而自我谴责的矛盾心理之纠结状态中,此即心魔状态。她时时刻刻都在控制与放纵之间徘徊,越控制,便需要进一步的放纵来获得释放;越释放,便越感到罪孽深重而需要更严厉的忏悔和自控。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她痛苦缠夹,歇斯底里,性格完全改变了。有时像一个荡妇,有时像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有时又回归到优雅安宁的贵妇人状态。最后她被“压抑”和“疯狂”折磨得心力枯竭了,生无可恋,投轨自尽。

  

   这就是佛教说的“心魔”,安娜被情欲心魔所惑乱,出轨之后就被另一种心魔所控制:是罪恶感、绝望感和厌恶感的心魔。

  

   海特只是提到“自动化处理过程跟控制化处理工程会花更大的力气跟对方对抗”,但是他没有更深入地指出,人的心魔状态是源自潜意识的“幽暗意识”对自我控制系统不断产生一种“逆反的冲动”所形成的恶性膨胀心境。

  

   韦格纳的实验和海特都反复提到“压抑”和“强迫症的做法”,弗洛伊德说:“压抑的本质不是取消或废弃本能的‘观念性呈现’,而是迫使它不能进入意识,或者说,不使它成为‘意识的’(或自觉的)。即使它是无意识的,却仍然在起作用,最终甚至会影响到‘意识’。任何一种被‘压抑’的东西都是无意识的。”(《性学与爱情心理学-无意识》,P215)

  

   这就是逆反心理中隐藏着的心魔状态。

  

   我们的意识里充满了被教化所铸造的种种观念和信念,政治正确的和符合道义论的,而我们的无意识里充满了完全不能为我们自己所理解和所接受的“幽暗意识”。

  

   于是我们的意识便会时时与我们的无意识产生逆反冲动的运动。

  

   有些意识里的内容是我们通过反思认知而获得的新知智性,但我们的无意识却残留着在青少年时期受影响的很多积淀的情感和文化记忆,于是我们的意识与无意识也会产生一种“新知智性”与“文化原型积淀”互相逆反冲动的对抗运动。

  

   举个例子来看:

  

   我们从小至青春期被教育过很多那个时代的革命歌曲,到了今天依然耳熟能详、脱口而出。但自从思想成熟和经过文化反思之后,我便重新批判过记忆中的那些歌曲。在我后来的意识里,我不愿意再唱那些歌曲,听到了就想逃避,看到媒体传播而来我就会立即删除。

  

   然而见鬼的是:当我再散步的时候,或者在干活无聊的时候,却总是没头没脑地在脑海里忽然蹦出那些熟悉的调子和歌词,我的意识会立即加以阻止,可是没用,那些歌曲就像幽灵一样在脑子里回旋,挥之不去。

  

   人的心性在过了几十年后会出现一种青少年积淀的东西重新复苏的现象,所以人喜欢怀旧,对过去了的故事会洗净其苦况味道,在那亲切动人的意味中重新体验自己青春美丽的生命。

  

   于是我深深地理解了我的同龄人他们内心中那些积淀的文化之根的强大的决定作用:是那些根的经验和情感继续影响着他们的价值观和信念,任何新的经験和理性都无法改变他们的集体无意识。

  

   逆反冲动是人类无法绕过去的心理动作,你刻意想要的,它就给你相反的内容;你努力想忘记的,它就会时时来提醒你不要丢掉。

  

我们总是生活在“强迫症”中,强迫症无时无刻无处不在,但程度不严重时,它只是采取逆反冲动来达至平衡。凡是强迫症很严重的,就会最后形成一种心理疾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心魔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47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