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我对平水韵改革的看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82 次 更新时间:2020-05-17 20:38:12

进入专题: 诗词   诗词歌赋   平水韵  

史啸虎 (进入专栏)  

  

   我在上月发表的《我对近体诗及其韵律的看法》一文中回顾并分析了近体诗及其韵律——平水韵的形成与发展历史。从中可以看出,写近体诗是不可能脱离平水韵的,而十多年前中华新韵的推出显然无益于并搅乱了中国古典文学精华——近体诗在现代中国的继承和发展。

  

   这主要是因为中华新韵破坏了自古以来汉语的“平、上、去、入”四声韵律体系,人为废除了大多数中国人方言中依然保留的入声发音,不仅使得古人流传下来的很多近体诗诵读起来失去了美感,也给现代大多数说方言的国人创作近体诗造成了障碍和麻烦。现在是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了,即格律诗词必须扬弃新韵,返回并遵循保留了入声韵部的平水韵。

  

   但是平心而论,格律诗词所依据的平水韵并非完美无缺,或者说,它的弊端也是有目共睹,我也从不认为平水韵不需要改革。但是,我们应该如何改革平水韵呢?也像中华新韵那样简单粗暴地废除入声韵部?显然这绝无可行。普通话在推行了近七十年后,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中国人却还依然说着带有入声发音的各地方言。这个事实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可以说,入声发音方式及其韵律就是汉语及其相关文化载体的精髓所在。失掉了入声,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汉民族语言文化的传承就会因此而断掉甚至永远失去,更不要说与其原本就形同鱼水关系的格律诗词了。所以,我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讨论平水韵改革都得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在保留入声韵部的基础上进行。舍此免谈。

  

   那么,平水韵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改革呢?有意思的是,迄今学界很少有人撰文谈及平水韵改革问题,多是在谈创作格律诗词是否应该使用平水韵。即便如此,赞成并论证必须使用平水韵而不是中华新韵的文章也不多。找不到讨论的对象虽然有点遗憾,但在这里谈谈自己对平水韵改革问题的看法似乎也有必要,至少可以引起读者及业界的重视或引发讨论吧。

  

   众所周知,平水韵最大的问题就是韵部过多且杂,韵部划分也与现代人的发音习惯存有差异,即有的韵部包含了好几个读音不同的韵母,或者同一韵母的字又被划分到一个甚至几个不同的韵部,等等。所有这些都会给并且已经给现代人的格律诗词创作增添了困惑和麻烦。下面拟具体分析一下。

  

   我们知道,平水韵一共收录了近万个汉字,分为106韵部,其中平声韵部30个(上平下平各15韵部),上声29个,去声30个,入声韵部则有17个。每个韵部包含的常用字多少不一,少则10来个字(如去声三十陷,包括所有冷僻字在内则有58个字)甚至几个字(如上声三讲和去声三绛韵部),多则214个字(如上平四支,包括冷僻字则有963个字)。作为近体诗用韵,平水韵还要求其韵脚的字必须出自同一韵部,不能错用。

  

   写诗填词都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吟诵的,因此人们创作诗作时都是尽量使用常用字,极少有什么人喜欢使用冷僻字。因此本文下面所谈论的都是基于平水韵的常用字而非其收录的全部汉字。

  

   人们在创作格律诗词时,时常会感到因平水韵韵部划分太细太多,很多韵部的常用字太少而常常不敷使用。而且,有些韵部收录的字原本就不算很多,如按现代发音,这些原本不多的字又分属于两个甚至更多的韵母,读音差别较大,诵读时还易给人以混韵甚至不押韵的感觉。如果写诗人自我要求严格,仅选其中韵母相同的字作为韵脚以使自己的诗作诵读起来音韵更美,那么他必然会发现某些韵部中可供其选择的字更是少得可怜。所有这些都会在无形中成倍地放大创作格律诗词的难度。这也成为后来一些人使用中华新韵写诗词的籍口所在:中华新韵宽,平水韵窄呀。

  

   其实,平水韵有些韵部常用字数还是很多的,如上平四支(常用字约216个)、七虞(常用字约160多个),下平一先(约130多个)、七阳(约170多个)、八庚(130多个)、十一尤(120多),上声七虞(110)、去声四寘(130多)以及入声一屋(110)和十一陌(120)等,这些韵部的常用字动辄上百甚至更多,当然足够诗词创作者选用了。

  

   但平水韵也确有不少常用字数较少的韵部,属于仄声韵部的较多,如上声一董(12个)、三讲(6个)、九蟹(9个)、十二吻(12个)和二十九豏(11个)以及去声三绛(5个)和三十陷(10个),还有入声八黠(15个)等。平声韵部也有如上平三江(常用字约17个)、九佳(31个)、十二文(36)、五微(41个字)和下平十五咸(18个)以及下平三肴(41个)等。表面看,平声韵部常用字相对仄声韵部普遍较多些,但其中有的韵部收录的字分属2个或以上不同韵母,如只选用相同韵母的字,那该韵部可供选择的字实际上也不多。

  

   比如上平五微韵部常用字有41个,但其中还包括17个韵母为“i”的字和20个韵母为“ei”的字,而韵母为“ui”的字则还有4个。这3个韵母的字读音之间都有一定区别,而韵母“i”与另两个区别还挺大。如在一首诗中同时使用“ui”和“i”韵母的字作为韵脚,比如“飞”和“稀”两个字,读起来似乎都有点不押韵的感觉。

  

   其他韵部也存有这种情况。比如,上平十二文韵部就是如此。该韵部36个常用字居然也有3个读音不同的韵母,如“en”、“un”和“in”,对应的字则分别有14个(如文、分和氛字等)、15个(如云、君和群字等)以及7个(如勤、斤和殷字等)。如果一首绝句分别用了这三个韵母的字作韵脚,诵读效果显然不会好。但如为了追求较好的诵读效果,写诗人只选用其中某个韵母的字,那么可供其选择的常用字当然就更少了。

  

   格律诗词,尤其是近体诗,虽然字数较少,韵脚用字也不多(律诗最多5个韵脚,而绝句最多仅有3个),但不少韵部原本收录的常用字就不多,再加上前面所说同一韵部存有不同韵母汉字的现状,韵字不敷使用或者使用起来总让人捉襟见肘也就成为常态。结果就近体诗而言,流传下来的使用这些字数较少韵部的诗作也就没有多少了。

  

   比如,以收录字数仅18个的下平十五咸韵部为例。据检索得知,宋以降迄今古人一共才写了14首韵脚使用了咸韵的近体诗(古体诗和词除外),其中七律9首,七绝5首。即便如此,这些七律或七绝等近体诗多在使用这个下平十五咸韵之同时还混用了同为下平韵部的十三覃韵或十四盐韵(尚未见3韵混用)。如宋代诗人苏轼的这首绝句《和子由除夜元日省宿致斋三首其一》,诗云:

  

   白发苍颜五十三,家人强遣试春衫。

  

   朝回两袖天香满,头上银幡笑阿咸。

  

   这里“咸”和“衫”均属下平十五咸韵部,而首句韵脚“三”则属下平十三覃。这才3个韵脚,精通近体诗格律的大诗人苏轼就混用了两个韵部的字。由此可见古代诗人在使用字数较少的下平十五咸韵部时是多么的无奈。就此亦可见平水韵韵部划分之不合理处。

  

   历史上完全遵循咸韵的近体诗作也不是没有,但很少,据我检索,只有寥寥2-3首。虽然一般情况下平水韵要求不可混韵,但对于那些选用字数原本很少的窄韵写诗的诗人来说,不能混韵的规定就显得勉为其难也不现实了。有人说,邻韵通押是许可的。但为何要通押呢?如果将这些所谓的邻韵按照音韵学原理归类合并的话,不就不需要所谓的通押了吗?

  

   这还是举的常用字并非最少的下平十五咸韵部的例子。如仅选用上平十二文韵部中只有几个字的“in”韵母字来创作近体诗,这个难度就更大了,或者说,几乎不可能。在这方面我就有很深的体会,《我对近体诗韵律的看法》一文中对此也有介绍。

  

   人们可能会问:既然如此,我们在推行平水韵改革时为何不能采用合并韵部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呢?这就是我对平水韵改革的第一个看法,即将平水韵去繁就简,将其106个平水韵部进行归类调整,以合并成新的数目较少而收录字数却较多的韵部。

  

   但是又将如何对平水韵进行去繁就简呢?这句话说得容易,做起来却颇费心思,须作通盘考虑。但首先必须明确的是保留入声的原则,即平水韵韵部的归类合并必须基于保留所有的入声汉字。这是我对平水韵改革的第二个看法。

  

   仅就韵部如何归类合并问题,前人已做过探索和实践,平水韵改革也可以借鉴。比如现代人编撰的《中华新韵》和清代人编撰的《词林正韵》就可以借鉴,虽然这两部韵书也都存在很大的问题。我认为,它们最大的问题也都是在入声韵部的处理上。

  

   比如,中华新韵遵循“入派三声”改革原则,即将传统汉语的精髓——入声字(平水韵17个入声韵部包含了近1000个入声常用汉字)根据普通话没有入声的发音原则全部废除,并将它们全部分别并入了平上去三声的韵部之中。格律诗词,尤其是近体诗,如果没有了入声,其传统的发音和声调之美就荡然无存。说实在的,尽管有如此大的失误,中华新韵在将韵部归类合并的方式本身还是值得借鉴的。具体后面会谈到。

  

   《词林正韵》也可以借鉴,当然也不能全盘照搬。因为《词林正韵》也有很多问题。比如,《词林正韵》虽然单列了5个入声韵部,收录了2000多个入声常用字,但其也存在入派三声的做法,即将1700多入声汉字派入了“平上去”三声,其中约500字被派入了平声。如第三部支微韵,《词林正韵》就入派了“食、夕、笛”等100多个字。上海古籍出版社的《词林正韵》版本未将其入派三声的那些字列出,这时值得赞誉的。

  

   从时间顺序来看,我们在二十一世纪初颁行中华新韵时采用的入派三声做法其实就是从19世纪中期成书的《词林正韵》抄来或学来的,只是学得更彻底,丝毫不留情面,整个废除了入声韵部,一个入声字也没留下。

  

   《词林正韵》之所以会选择“入派三声”但又保留入声,我分析可能有如下三个原因:一是编撰者载戈虽说是江苏吴县人,会说带有入声音调的江浙方言,但却是满族人,通晓流行于北京地区没有入声的满族汉语发音,即北京话。其二,填词多是为了写曲吟唱,而北曲吟唱起来有入声就不好听(南曲除外)。就此,《词林正韵》显然参考了元代人编的也是首次实行入派三声做法并消除了入声韵部的《中原音韵》。其三,《词林正韵》在将大部分入声字派入三声后还专门列出了入声韵部,不得不面对很多词牌的韵脚是入声这一事实。当然这也是载戈的明智之处。

  

其实,载戈在《词林正韵发凡》中也是这么说的。他说:“词韵与曲韵,亦不同制,曲用韵可以平上去通叶,且无入声。如周德清中原音韵,列东钟江阳等十九部。入声则以之配隶三声,例曰广其押韵,为作词而设,以予推之。为痖音欲调曼声,必谐三声。故凡入声之正次清音转上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诗词   诗词歌赋   平水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