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洋:古代希腊的城邦与宗教——以雅典为个案的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5 次 更新时间:2020-05-17 19:23:34

进入专题: 希腊宗教   希腊城邦   雅典  

黄洋  
一年一度, 雅典要为牺牲的战士举行国葬, 邀请最有声望的演说家发表葬礼演说, 颂扬这些英勇献身的公民, 但歌颂的重心往往落在了城邦本身, 从而成为阐述城邦意识形态与核心价值的重要场合。 (4) 在公元前431年的国葬礼上, 伯里克利对于雅典民主政治的经典阐释经过修昔底德的记载而世代流传下来:

   我们的政体称为民主政体, 因为权力不是在少数人手中, 而是在多数人手中。在处理私人争端的时候, 所有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当优先选取某人担任公职时, 所考虑的不是他是否属于某个等级, 而是他的实际能力。任何人只要能对城邦有用, 亦不至于因贫穷而被埋没。我们在政治生活中是自由和开放的, 在日常生活中的相互关系也是如此。……在私人关系中我们宽容大度, 但在公共事务中我们总是遵守法律。 (5)

   至此我们也许能够回到本文开头所引渎神案所引发的一些问题。在雅典人乃至古希腊人的观念中, 宗教崇拜与城邦政治是交融在一起的。神明是城邦秩序的守护者, 敬事神明和城邦政治秩序的稳固息息相关。因而凡敬神祭神之事, 城邦都须过问。城邦是宗教崇拜的引导者与管理者, 反过来, 宗教崇拜亦强化城邦政治秩序及其政治意识形态。用克里斯梯娜·苏维奴-英伍德的话说, “希腊城邦表达了宗教, 亦为宗教所表达”。 (6) 对神像的破坏、对神明的亵渎是对城邦与神明关系的破坏, 因而同时也是对城邦政治秩序的破坏。在这个意义上说, 公元前415年的渎神案被雅典人看成是政治颠覆的阴谋, 也就不难理解了。也是在这个意义上, 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的案件。苏格拉底被控腐蚀青年、不敬城邦神明和发明新神, 都涉及危害城邦根本的政治秩序, 雅典人是不可能等闲视之的。我们看到, 敬事神明是城邦最重大事务之一部分, 亦即城邦政治的一部分。乃在于, 古代希腊人的“政治”概念大不同于源于现代 (以及中世纪) 西方的政治概念。在中世纪, 随着基督教兴盛后形成和俗权分立的局面, 宗教逐渐脱离政治权力, 形成了政教分离的局面。而在古代希腊人的观念中, “政治” (ta politika) 意为“城邦事务”, 即所有涉及城邦共同体的公共事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希腊宗教在根本上是城邦宗教。也是在这个意义上, 甚至可以说, 国家和宗教这一对区分开来的概念也许并不能适用于对古代希腊宗教的分析。

  

   注释

  

   1 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VI,27.1-28.1。除特别说明之外, 本文所引古希腊文文献均系笔者根据古希腊文原文译出。此处括号内文字为笔者在原文外增加的说明。

   2 修昔底德:前揭书, VI, 53.2.

   3 (1) 修昔底德, 前揭书, VI, 60-61。

   4 (2) R.Meiggs and D.M.Lewis (eds.) , A Selection of Greek Historical Inscriptions to the End of the Fifth Century BC,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8, 修订版 (1969年初版) , no.79.

   5 (3) Jane Harrison, Prolegomena to the Study of Greek Religion,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22, 第三版 (1903年初版) .

   6 (4) 例如Martin

   P.Nilsson, A History of Greek Religion,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25 (德文初版为Geschichte der griechischen Religion, 载Handbuch der Altertumswissenschaft, Teubner, 1906) ;Walter Burkert, Greek Religion:Archaic and Classical, Oxford:Basil Blackwell, 1985 (德文初版为Griechische Religion der archaischen und klassischen Epoche, 1977) .

   7 (5) 该词亦指“敬奉父母”。

   8 (6) 见Jan N.Bremmer, Greek religion,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1-2;Robert Parker, Athenian Religion:A History,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3-4.

   9 (7) Christiane Sourvinou-Inwood, “What Is Polis religion, ”in Oswyn Murray and Simon Price (eds.) , The Greek City from Homer to Alexander,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13-37。此前希腊宗教研究的专家、瑞士学者Walter Burkert已经使用“城邦宗教”一词, 见Walter Burkert, 前揭书, 277。

   10 (1) Fran9ois de Polignac, Cults, Territory, and the Origins of the Greek City-State, Chicago and London: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5 (法文版题为La naissance de la citégrecque, Paris:éditions la Découverte, 1984) .

   11 (2) 巴特侬神庙建于公元前438-前447年间, 建于公元前480年被波斯人摧毁的老巴特侬神庙之上, 后者可追溯到古风时期;埃瑞克特昂神庙建于公元前421-前407年间, 用于取代亦被波斯人毁坏的公元前6世纪的雅典娜神庙;胜利女神雅典娜神庙同样建于一座被波斯人摧毁的雅典娜神庙之上, 建于公元前435-前420年间。

   12 (3) 参见Robert Parker, Polytheism and Society at Athens,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256.

   13 (4) 关于分配肉食的规定, 见IG II2, 334。

   14 (5) Walter Burkert, 前揭书, 286-287。

   15 (1) 有关雅典到埃琉西斯的游行的记载, 见公元前220左右的一件铭文 (IG II2, 1078) 。关于秘仪节的详细过程, 可见Margaret Miles, The City Eleusinion (The Athenian Agora:Results of Excavations Conducted by the American School of Classical Studies at Athens, vol.XXXI) , Princeton:The American School of Classical Studies, 1998, 2;Kevin Clinton, “The Sanctuary of Demeter and Kore at Eleusis, in Nanno Marinatos and Robin H?gg, (eds.) , Greek Sanctuaries:New Approaches, 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 1993, 88-98;Walter Burkert, 前揭书, 287-289。对于埃琉西斯秘仪的详细分析, 见Walter Burkert, Homo Necans:the Anthropology of Ancient Greek Sacrificial Ritual and Myth,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3, Chapter V.

   16 (2) Robert Parker, Athenian Religion:A History, 73.

   17 (3) Robert Parker, Polytheism and Society at Athens, 58.

   18 (4) 参见D.Roussel, Tribu et cité:études sur les groupes sociaux dans les citégrecques auxépoques archa6que et classique, Paris:Annales littéraires de l’universitéde Besan9on 193, 1976.

   19 (5) 古希腊文中的“兄弟会”一词为φρατρα通常谬译为“胞族”, 乃是运用人类学的部落、胞族、氏族等血缘组织概念来解释古代希腊社会状况所致。

   20 (6) 对于“宗族”的细致考察, 参见D.Roussel, 前揭书;F.Bourriot, Recherches sur la nature du génos:étude d’histoire sociale athénienne-périodes archa6que et classique, Lille:Champion, 1976.

   21 (1) 公元前4世纪早期的一件铭文记载了德谟提奥尼斯兄弟会 (Demotionidai) 审查成员资格的程序, 见IG II2, 1237, 英译文见David G.Rice and John E.Stambough, Sources for the Study of Greek Religion, published by The 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2009, corrected edition, 106-108;参见Robert Parker, Athenian Religion:A History, 105及其Polytheism and Society at Athens, 23.

   22 (2) 对于“兄弟会”的详细讨论, 见Nicholas F.Jones, The Associations of Classical Athens:the Response to Democracy,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Chapter 7, “The Phratires”.

23 (3) 对于村社的详细研究, 见D.Whitehead, The Demes of Attica 508/7-ca.250 BC,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6.对于村社政治作用的探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希腊宗教   希腊城邦   雅典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25.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Peking University(Philosophy & Social Sciences) 2010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