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洋:古代希腊的城邦与宗教——以雅典为个案的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5 次 更新时间:2020-05-17 19:23:34

进入专题: 希腊宗教   希腊城邦   雅典  

黄洋  
一些地方群体共推某个传说中的英雄为祖先, 由此形成“宗族”。也有一些“宗族”以地方的名称为名, 例如“撒拉米斯宗族”(Salaminioi) 。它们明显是以地域为单位组织起来的, 而非血缘组织。另外, 并非所有雅典人都属于“宗族”的成员。 (6)

   公元前509/8年克里斯剃尼改革建立十个新“部落”时, 分别以十个英雄命名它们。各个“部落”为他们建造圣地, 在专门的节日祭祀他们, 这便是“部落”的公共节日。同样, 所有“兄弟会”都分别庆祝祭祀“兄弟会之神宙斯” (Zeus Phratrios) 的节日阿帕图里亚节 (Apatouria) 。这是一个重要的节日, 历时三天。在节日里父亲将年满三岁的儿子介绍进“兄弟会”, 向所有成员发誓其子为合法婚生子。“兄弟会”成员则可质疑其合法身份。 (1) 这个仪式是雅典公民身份认定的重要环节之一。到年满18周岁时, 村社对公民身份进行正式审查和登记, “兄弟会”的认可是重要的依据之一。 (2) 而作为城邦基层组织的村社, 则既是基层公民政治活动的单位, 也是重要的祭祀单位。村社公民大会需要讨论节日与祭神的事务, 村社长则需要负责祭祀活动。 (3)

   “宗族”同样具有重要的宗教崇拜功能。传统认为, “宗族”是古风时代贵族的政治组织, 但这一说法遭到质疑, 因为事实上操纵政治权力的往往是家族———例如雅典显赫的贵族家族阿尔克梅昂(Alcmaeonidai) ———而非“宗族”。雅典宗教研究的权威罗伯·特帕克则认为, 并不能排除“宗族”的政治特性, 不过它在宗教崇拜方面的作用更值得注意。“宗族”通常和特定的崇拜联系在一起, 一些神明的祭司通常由某个“宗族”的成员担任, 如“城邦女神雅典娜” (Athena Polias) 的祭司由厄特奥布特斯宗族(Eteoboutadai) 的成员担任, 埃琉西斯秘仪的祭司由欧摩尔波斯宗族 (Eumolpidai) 的成员担任等。因此他认为, 无论“宗族”的起源如何, 也无论它还有什么功能, 但它的一个重要功能是, 城邦通过“宗族”组织分配祭司职能, “宗族”祭司代表城邦在它和神明之间进行沟通。 (4) 由此, 许多雅典人通过“宗族”而与崇拜中心紧密联系在一起。 (5)

   因此我们看到, “部落”、“兄弟会”、村社和“宗族”编织了雅典城邦的社会、政治与宗教崇拜的结构。它们既是祭祀崇拜的组织, 也是政治活动的单位。“兄弟会”和“宗族”的成员资格成为村社确定公民身份的重要依据。“部落”、“兄弟会”以及村社的公共祭祀节日和城邦的公共祭祀节日一道, 编织成了城邦共同体的认同。

   另一方面, 公共祭祀节日和宗教崇拜完全纳入城邦的管理与监督之下。亚里士多德的《雅典政制》告诉我们, 城邦的“王者执政官” (Basileus) 负责管理所有传统的祭祀活动, 包括埃琉西斯秘仪的祭祀, 火炬比赛等。 (6) 这是雅典城邦的传统官职, 在古典时期成为管理宗教崇拜的最重要官员, 从公民中抽签选出。此外, 城邦每年还从公民中抽签选出10人担任祭祀官(hieropoioi) , 负责神谕指示的祭祀, 并配合占卜者获取吉兆。另抽签选出10名年度祭祀官, 负责一些特定祭祀, 并管理除了泛雅典人节之外的所有四年一度的祭祀大节, 这包括前往提洛岛朝拜的节日、布饶戎节、在马拉松举行的赫拉克利斯节 (Herakleia) 、在埃琉西斯举行的埃琉西斯节 (Eleusinia) 以及在公元前4世纪后期开始举行的赫菲斯托斯节(Hephaestia) 。 (1) 所有的祭司也都受到城邦的监督与审计。 (2) 虽然一些祭司属于特定的“宗族”, 但祭司并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阶层, 而是从属于城邦的管理之下。约公元前450至445年间的一件铭文记载了雅典公民大会选拔胜利女神雅典娜女祭司的情况, 正是城邦管理祭司的明证

   [……]阿科斯提案:胜利女神雅典娜的女祭司[……]应从所有雅典妇女中[任命], 圣地应按照卡里克拉特斯规定的那样安装门。拍卖官 (poletai) 应在莱昂提斯部落担任主席团 (prytaneia) 期间招标雇工。女祭司的薪资应为 (每年) 50德拉克玛 (drachma) 以及公共祭祀 (牺牲品) 的腿和皮。应按照卡里克拉特斯规定的那样建造一座神庙以及一个大理石祭坛…… (3)

   多年之后, 在公元前424/3年, 公民大会再次通过法令, 明确规定支付上述法令中规定的薪资:

   议事会和人民决议。 (其时) 埃格伊斯部落担任主席团, 尼奥克莱德斯担任书记官, 哈格诺德谟斯担任主持人, 卡里阿斯提案:对胜利女神雅典娜的祭司[……]。应由财务官(Kolakretai) 在 (每年的) 塔尔格利昂月支付给胜利女神雅典娜此前刻录于石碑所规定的50德拉克玛…… (4)

   公民大会对于看似如此细小的事情做出决议也许出乎现代人的意料之外, 但却不仅透露出雅典人对于何为国家大事的看法, 而且反映出雅典城邦对于神明崇拜管理的细致程度。对于埃琉西斯秘仪的管理, 公民大会更是通过了多个法令, 其中约公元前460年的一个法令规定了秘仪节期间每个入会者应向得墨忒耳女神交纳的钱款数额、其女祭司所支配的用度额度、入会仪式的场所与主持、两女神所获敬献款的管理等 (5) ;公元前5世纪中后期的另一项法令则规定, 城邦每年抽签选出5人管理两女神崇拜中心的收入。 (6) 约公元前422年, 雅典公民大会再通过法令, 规定雅典人必须按照祖宗习俗和德尔斐的阿波罗神谕, 向两女神敬献新收成, 其比例为大麦不少于1/600, 小麦不少于1/1200, 由村社长具体负责征收, 并规定提洛同盟城邦也应敬献。法令还详细规定了所征收谷物的储藏、用途以及新收成祭祀的程序等。 (7) 它同时反映了雅典城邦对宗教崇拜的细致管理及其推行霸权的情况。政治与宗教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政治与宗教的交织最为突出地表现在雅典的城市狄奥尼索斯节之中。这个祭祀酒神与戏剧之神的节日持续5天, 由执政官 (archon) 负责组织, 另抽签选举10人 (每部落1人) 担任节日监察官, 配合执政官负责节日的活动。 (8)

   在第一天, 举行盛大游行, 公民、外邦人都可参加, 雅典殖民地的代表也应邀参加。游行队伍把狄奥尼索斯的木神像护送到雅典卫城南坡上的狄奥尼索斯大剧场, 在此宰杀上百头公牛, 举行祭祀, 分享肉食并举行歌颂狄奥尼索斯神的合唱比赛。在接下来的4天时间里, 举行悲剧和喜剧的表演与竞赛, 竞赛的评判者由执政官从公民中抽签选出。在悲剧表演正式开始之前, 还要由十将军祭酒。 (9) 同时城邦还要表彰为国做出贡献者, 宣读他们的名单以及宣布授予他们的具体荣誉。 (1) 这个节日还有两个重要的内容, 一是为城邦而牺牲的公民, 如届时其子年满18岁, 即登上舞台, 由城邦赠与一套重装步兵的武器和盔甲 (2) ;二是在公元前5世纪中后期, 提洛同盟的成员国要在节日上象征性地向雅典人交纳贡金, 在前台上向人们展示。 (3) 节日结束后的次日, 雅典人在狄奥尼索斯大剧场举行公民大会, 总结节日的各项活动, 评判议事会当月主席团的表现。我们看到, 城邦最重要的官员都积极参与了节日的活动。年满18岁的孤儿的展示意在宣扬城邦的爱国热情, 而贡金的展示则向雅典公民和外邦宾客显示了雅典强大的力量, 是“城邦军事与政治成功的公开展示”。 (4)

   政治与宗教崇拜的交织与互动还反映在节日上演的悲剧和喜剧的内容之中。公元前5世纪雅典三大悲剧家的绝大部分剧作均以神话为题材, 但却常常透露出对当时雅典社会和政治的关注。希腊文献中最早对民主政治的讨论出自埃斯库罗斯的《祈援女》。该剧取自传说中达那俄斯带领50个女儿从埃及逃到阿耳哥斯请求避难的故事, 上演于约公元前463年。面对达那俄斯及其女儿的祈援, 剧中的阿耳哥斯王说道:“在我和所有公民 (astos) 交流这些事之前, 我不会作出允诺。”之后悲剧家又将阿耳哥斯人的决定说成是“人民主权之手” (demou kratousa cheir) 制定的“法令” (psephisma) 。 (5) 在此, 雅典的民主政治观念和制度被注入进了神话叙述之中。反过来, 神话又成为阐述雅典民主政治的方式。公元前458年, 埃斯库罗斯上演了其著名的《俄瑞斯提三部曲》。神话中阿伽门侬所属的伯罗普斯家族恩仇绵延世代, 最终发展到俄瑞斯提弑母报父仇。按照神话的传统, 这个家族的恩仇仍将传延下去。但埃斯库罗斯在三部曲的最后一部《美惠女神》中, 却让俄瑞斯提接受雅典娜女神亲自主持的雅典战神山议事会公正的审判, 从而彻底了结了家族的恩怨。在此四年之前即公元前462/1年, 民主派政治家埃菲阿尔特斯进行改革, 剥夺了战神山议事会的政治权力。学者们相信, 埃斯库罗斯的剧作很可能是对这一事件的评论。剧中以雅典娜的权威确认了战神山议事会作为杀人罪审判机构的新职能, 而且剧作还通过复仇女神之口, 呼吁雅典城邦避免愈演愈烈的内部斗争(stasis) 。整部剧作可以被看成是对城邦正义的歌颂。 (6) 在欧里彼得斯的同名悲剧《祈援女》中, 传说中的雅典国王忒修斯则被塑造成了民主政治的代言人。忒拜信使到达雅典时问道:“谁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tyrannos) ?”忒修斯回答说:

   陌生人, 你首先就问错了, 在这里寻找一个统治者。因为这个城邦不是由一个人统治, 而是自由的。人民 (demos) 每年轮流当家做主, 并不给予富人更高的 (权力) , 穷人也同等分享 (权力) 。 (7)

   因为如此, 上演戏剧的狄奥尼索斯节常常被学者们视为民主政治的节日, 在于它集中表达了雅典城邦的政治意识形态。 (8)

   和城邦政治意识形态密切交织的还包括英雄崇拜和公共葬礼, 这也是古代希腊人宗教崇拜的重要内容。一些传说中的雅典国王成为人们崇拜的英雄, 也受到城邦的极力推崇, 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埃里克托尼俄斯 (Erichthonios) /埃瑞克特乌斯 (Erechtheus) 和忒修斯 (Theseus) 。埃里克托尼俄斯和埃瑞克特乌斯被视为雅典人的祖先, 在公元前5世纪以前被看作是同一个英雄。传说埃里克托尼俄斯从大地中生出, 为女神雅典娜所收养, 后来创立了崇拜雅典娜的“泛雅典人节”。埃瑞克特乌斯是早期的国王, 雅典卫城上的埃瑞克特昂神庙(Erechtheon) 以他命名, 神庙中设有他的祭坛, 雅典十部落之一也以他命名。对雅典人而言, 这对英雄的重要意义在于他们是“土生的” (autochthonos) 。这成为雅典城邦起源和公民意识形态的重要内容, 强调了作为一个城邦的雅典原初的统一性及其公民身份的独特性。 (1) 忒修斯则是传说中统一了雅典的国王和英雄, 雅典城邦的直接创建者。他的一系列功绩如击退阿马宗女人族的进攻、和半人半马族作战等, 体现了雅典人作为希腊世界的领袖对抗蛮族人的勇气和成功。雅典人为他设立了专门的“忒修斯节”(Theseia, Pyanopsion月的第8日) , 而且每个月的第8日都是崇拜他的日子。公元前476/5年, 雅典将军客蒙受神谕指引, 在斯库罗斯寻找到忒修斯的遗骸, 将它运送回国, 雅典人“以隆重的游行和祭祀欢迎它, 宛如忒修斯本人回国一样” (2) , 并且修建忒修斯堂 (Theseon) 供奉他的遗骸。 (3) 在宙斯柱廊 (Stoa of Zeus) 的墙上还绘有忒修斯与“民主” (Demokratia) 和“人民” (Demos) 的形象。他的统一成为一个重要的公共节日, 即“统一节” (Synoikia, Hekatombaion月第16日) 。宗教崇拜成了城邦政治意识形态赖以巩固和渗透的途径。

但也许最能彰显城邦政治意识形态的还是公共葬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希腊宗教   希腊城邦   雅典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25.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Peking University(Philosophy & Social Sciences) 2010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